975 是谁?

  975无题

  伊多镇,霍莱汶国一个完全不起名的小镇。但最近它开始变得有些名气。原因也很简单,财富神教的圣女,亲临伊多镇‘扶贫’。

  财富神教‘牧师’下乡的举措,在整个霍莱汶引起了很大的反响。而圣女战斗在扶贫第一线,更是让很多人感觉到惊讶。

  包着灰色麻布头,穿着麻布衣的圣女琼,在烈日下挥舞着锄头,她的额头上没有一点的汗水。作为真正的圣女,现在她的实力也达到了精锐级别,农活这种重体力活已经难不倒她。

  在她旁边,有很多年轻牧师,以及老农在锄地。那些年轻的牧师,一边干着活,一边偶尔偷瞄一下圣女。

  琼现在越来越漂亮,虽然比起艾玛雪莉等人有所差距,但也是顶尖的美女。而且最重要的是,她是渥金高层美女中,唯一没有遭到教皇‘毒手’的女人。

  因此她的人气很高。

  琼也知道很多年轻男性在偷看自己,但她丝毫不在意,甚至心里连一点涟猗都没有产生。

  她的理想是实现自己的抱负,提高个人价值,不是来和年轻才俊们谈恋爱,浪费时间的。

  从小干农活的她,很快就把自己负责的那块地锄好,然后走到一边,坐在田陇的草地上,看着远处的云起云落。

  这时候,旁边一个年轻贵族巴巴跑过来,凑到她身旁说道:“圣女,你累了吧,要不要到我的家里休息一下。”

  “你家离这里有十几公里远,我跑过去又跑回来,岂不是更累?”

  “圣女你干麻要回来,这些粗活让下贱的农奴们干不就行了?”

  琼微微笑了下:“我也是你口中下贱的农奴出身。洛加子爵,很抱歉,我知道你的心思,但我要说一句,你真的没有资格待在我身边。你要能力没有能力,要相貌没有相貌,你连自食其力都做不到,我为什么要嫁给你这样一个废物?”

  琼的话声音不大,但这里很安静,周围所有人都听到了,很多人捂着嘴巴,但笑声依然还是此起彼伏。

  洛加的脸色很难看。

  年轻的牧师们笑意盈盈,他们太喜欢自家的圣女了,太有性格了。说话又辣又毒,据说教皇在外边怼人的时候,也是这样的德行。

  圣女想必深受他的影响。

  年轻的牧师们大多数不喜欢自家教皇,但几乎所有人在心里都很敬佩他。

  但凡是从牧师学校毕业出来的年轻小伙子,那个不是间接或者直接受到了教皇的恩惠。

  洛加子爵有些愤恼地看着琼,却又不敢发作。周围十几名牧师,外边还有几十名神殿守卫,他敢动手,周围的人就敢把他砍成肉酱。

  最后,他只得轻哼一声‘粗鄙’,然后离开了。

  看着洛加子爵狼狈而逃,琼松了口气。她实在是不喜欢与这些贵族们打交道。

  能把人气走,那是最好不过的事情。

  休息了一阵子后,她又开始锄下一块地。

  如此这般四个小时过去了,她锄了八块地出来。回到村民们为她建造的小茅屋中,把红边白框的笔记本拿出出来。

  先写上今天的日记,然后翻开桌边另一本记事本,细细看着上面的内容。

  这记事本是贝塔给她的,里面列了很多下乡扶贫会遇到的状况,以及应对的方法。自然也说到了如何对付那些‘狂蜂浪蝶’。

  就是三个简单的字:

  骂哭他。

  后边还有一句注释:由此产生的严重后果,渥金城会帮你摆平。

  正是有了这句话,琼才敢顶着那些烦人的贵族,用恶意的词句骂得他们狗血淋头。

  打开这个记事本,她又看到这句话,然后会心一笑。

  看了一会书后,她从旁边的粗糙的木制厨柜中拿出黑面包,慢慢啃起来。

  以前她觉得黑面包很好吃,就是太硬。

  现在她觉得黑面包很难吃,但因为实力变强了,牙口能轻易地咬碎黑面包,因此也能吃得进肚子里。

  她做了一些关于明天计划的笔记,看看外边的银月高悬,躺到木板床上,沉沉睡去。

  第二天,她继续带着牧师们给农民们锄地。只有帮这些农民们提前完成了农活,他们才空得时间出来,帮着修一条通往外界的石板大道。

  修路,没有足够的人手是不行的。

  然后就是她带着牧师们努力干活的时候,一支骑兵队慢悠悠地从外边走进来。

  这支是重骑兵小队,虽然人数只有三十多人左右,但这并不代表他们战斗力很差。

  相反,重骑兵的战斗力很强,其实就是相当于骑兵中的重型坦克,根本不需要骑枪,光是重铠加马的重量一旦跑起来,光是轻轻擦碰,都能把人带成全身骨折。

  领头的就是昨天那个洛加子爵,他很是得意地看着琼。

  琼抬头看着他:“洛加子爵,你有什么事情吗?”

  “圣女,不好意思,这座伊多镇是我的了。”洛加将一张印有红色魔法纹章的羊皮文书高高拿起,然后甩开:“我的父亲把它送给我了,现在我是这里的主人。”

  琼皱眉:“你来这里,就是为了我这件事情?”

  “不,我想和你合作。”洛加微笑道:“这座领地确实是需要一条通往外边的大路。但是作为通过我领地上的交通设施,你们是不是应该交些税?”

  “怎么个交法?”

  “说起来有些复杂。圣女可以到我的家谈谈吗?”

  啪……哦。

  琼空挥了一巴掌,洛加从马上摔下来,不知死活。那些骑兵个个发疯,正要冲上去救人的时候,却发现自己怎么无催动不了身下的战马。

  而且这些战马的叫声也不对劲,充满了恐怖的气息。

  这些骑兵往下一看,发现马匹四足已经深陷在泥沼之中,根本不可能走得动。

  原来是那些牧师们也开始动手。

  化石为泥术,可是贝塔的招牌技能之一,因此很多敬拜他的小年轻们,都会利用空闪的时候,修习这个法术。

  洛加捂着脸站了起来。

  琼说道:“你明知道我是个什么样的性格,为什么会觉得这张纸,就让我退缩吗?或者成为你的妻子?我觉得你应该没有胆子。”

  “你的背后到底站着谁?”

  琼冷冷地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