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99章 世界倒计时,疯狂的人类(二更)

  10年,这对于绝大多数人虽然漫长却又十分短暂的日子,平均下来等同于八分之一的人生。

  对于无所事事的人,或者早已经在这天地大变开始之前,便早已经放弃了希望的人,对于所谓的世界末日根本没有半点的感觉,他们的人生早已经是末日下的绝望。

  但是,绝望的人终究只是少数而已。并不是所有人都已经活够了,好死不如赖活着,这就是人的本能,求生的本能。

  因此当乐渊告知了所谓的距离世界被毁灭还有10年的消息时,几乎绝大多数的人脑海中只有一个年头“不可能”,不过或许还有些人会这么想“你是骗人的吧”。

  虽然乐渊之前表露身份的做法,让一些人认同了他的身份,但是随着乐渊说出了这么一个劲爆的消息,所有人本能地将之前已经认同的事情一并全盘否定。

  果然是一群连真相都不愿意接受的废物吗?

  从结衣反馈的消息来看,能够坦然接受这件事情并且冷静下来的人太少太少是,甚至绝大多数能够处于冷静状态的那是根本不相信乐渊所说。

  “三个月之后,兽潮会迎来第一次高峰,理论上如果你们撑下这一波攻击的话会在1年内迎来一个相对平稳期,但是这仅仅是一个开始……”

  或许是乐渊现在所说的“预言”的样子并不像是在说笑,几乎所有屏幕前的人都冷静下来,一边听着乐渊的话一边在记录着。

  “……自那第一次的兽潮高峰后,将连续五年以渐进式地增强兽潮强度,直到第六年——你们赖以生存的防护光罩将会自动消失……”

  防护光罩消失?

  这又是一个令人绝望的消息,毕竟如今的这个时代,正是有了防护光罩,这才能够将本就稀缺的兵力扩散开来,不然的话如此众多的城市根本无从防御。

  没有了防护光罩,那么所有的国家就和退去铠甲的骑士和一个重甲兵战斗没什么区别,根本是压倒性的不利情况。

  “……第九年,所有的能量矿场将会自动转移到更加深层的区域,你们将失去所有的能源供给……第十年,隐藏在中心区的超级异兽将会开始行动,对人类文明展开毁灭性的破坏……”

  能源矿场,又是一个在如今的时代无法舍弃的物品。什么火电、核电甚至于太阳能之类的根本无法与能源矿相提并论,无论是效率问题还是便捷性上都是甩下了几条街。

  从简入奢易,从奢入俭难。这个道理在如今的时代同样适用,用惯了便捷的能源矿,想要再回到之前的那种状态可就难咯。

  而最要命的果然还是第十年的超级异兽。

  安全区、外围区、混合区、核心区、中心区,这五大区域正是曾经的划分,随着晋升者的实力不断增强,即使是核心区的地方也无法阻挡人类的脚步,但是唯独中心区依然是绝对的禁地。

  超级异兽,便是中心区的霸主,若是用晋升者的实力来对比。那么这些超级异兽绝对是A级甚至A级以上的存在,每一个都是能够颠覆人类最强武器,甚至轻易破灭一国的杀戮机器。

  “咳咳……你说的,可是真的?”

  就在乐渊通知了这些震撼人心的消息后,只见从废墟之中摇摇晃晃爬起来的罗凯再度出现在了乐渊的面前。现实中的他,虽然并没有游戏中的百分之百的实力,但是总体而言身体还算结实,竟然还有力气回到乐渊的面前。

  “真的假不了,假的同样是真不了。如果我想要骗人,我会笨到只说个10年这种时间吗?要骗就干脆点,说个根本无法揭穿的谎言,50年,100年之后世界被毁灭,这样岂不是更有意义?”

  罗凯听到这里也是黯然,乐渊的确没有如此兴师动众欺骗所有人的意义。但是如果这一切都是真的,那岂不是太过于绝望了吗?

  “咳咳……我诅咒你,诅咒你这个……狗腿子!”罗柔现在的样子和最初擒住她时那略带病容,但是却花容月貌的样子完全不同,她此时活像是个脸色苍白的女尸。

  “……哈哈咳咳,我就算是死,你这混账也同样免不了一死,黄泉路上我要让痛不欲生……”

  这罗柔就算是现在这一副半死不活的样子,依然想要拉乐渊下水。不过她会出现这种想法也不奇怪,毕竟按照乐渊刚刚的解释,所有人最后谁都免不了一死。

  不过看着眼前此女至死都不忘诅咒的样子,乐渊顿时觉得像她这样或者恐怕才是最可悲的,苦心算计一世,终究免不了凄惨收场,只因为她惹到了她最不应该惹到的人。

  咔咔——

  啊啊啊——

  乐渊一只手搭在了魔剑上用力地搅了几下,顿时被魔剑插在腹部的罗柔那原本已经虚弱无比的身子,再一次由于疼痛发出了凄厉的惨叫声,她那原本带着魅惑的眸子此时只剩下恶毒可言。

  “谁说我会死?我会比谁都活得更长,活得更加痛快,不要把握和你这样的家伙混作一谈!”

  算算时间,这个女人似乎还剩下不到三分钟便会化作飞灰,从这个世界上彻底消失了,这么一想乐渊那有些不快的心情总算是好了一点。

  乐渊意念一转,那原本对着罗柔凄惨模样的镜头再一次调转到了他的身上。不过此时,屏幕前的所有人已经没有人计较罗柔的生死,他们更想知道乐渊刚刚说的话究竟是真还是假。

  乐渊会活下来,那岂不是说还有着能够在无尽兽潮中活下来的方法?

  没有人想死,纵然是罗凯也一样。他可是地地道道的军人,虽然说有些脾气不可避免的带上了二代的脾性,但是却无法更改他的大局观让他想要更多人活下来。

  “咳咳……刚刚说到哪里了?”乐渊这话纯粹是在吊人胃口,不过就算看着直播的人心里再怎么觉得无奈,此时也不不耐着性子听乐渊继续扯皮。

  “……想要活下来,那么只有两条路可选。第一条自然是变强,强到在第十年的最终审判下的兽潮中活下来……”

  坑,屏幕前的不少人对着乐渊比起了中指。兽潮诶,而且还是在超级异兽带邻下的兽潮,想要在这种近乎全灭的状态下存活下来,那实力要到何种地步?

  这第一条路,一听就是不靠谱的选项。整个世界,能有多少人在这样的情况下活下来,亿分之一?这大概也是最为乐观的想法了吧,谁知道最终兽潮的强度会有多大。

  不过乐渊的话可没有说完,后面的内容才叫真的劲爆。

  “……活下来的人可不是什么亚当夏娃,他们会成为新的异兽,在那个破灭的世界中苟活下来,沦为永远的爪牙,新人类的敌人……”

  果然是最为糟糕的选择。几乎所有听到这则消息的人全都在心里骂道,放弃人类的身份,成为噬人的异兽,这恐怕是只要脑子正常的人都不想要的生活。

  而在某些脑袋灵光的人,此时更是从字里行间得到了让他们不敢想,也不愿意想的事情,他们长久以来一直对抗的异兽究竟从何而来?

  “第二条路,我想你们绝大多数人都没有这个资格走!成为里世界三阶A级的人,可以选择褪去你们在这个世界的肉体,成为里世界的居民从而活下来。当然你们也可以试着挑战三阶的最终任务,成功者不但能够活下来你们还将成为神!”

  不过谈到第二条路,乐渊却觉得这是一条看不见终点的荆棘之路。

  为了活下来,谁都不容易。而想要一个人,却是再容易不过的事情。

  看着魔剑下只剩最后一口气的罗柔,乐渊将手按在了魔剑上。

  “不要——”

  罗元,眼看自己的孙女罗柔身死大声呼喊道。可惜他的命令对于乐渊而言完全没有丝毫的意义。

  咻——

  一阵风吹过,罗柔的身体化作了飞灰彻底消失在了这个世上。

  “啊——杀了他,杀了他……”

  突然失去了最为疼爱的孙女,罗元不顾一切地对着自己麾下的那群晋升者们下达着必杀的命令,但是却没有一人听从。

  “抱歉,忘了最后说一句。在现实世界我已经是一个死人,就是被你宠爱的孙女给害死的,因此啊,我已经立于不败之地……换句话说就算我什么都不做都将活下去……”

  “你……你……”

  罗元已经快要说不出话来了,但是很快乐渊的最后一句话让整个世界疯狂。

  “祈祷吧!祈祷这个世界诞生出新的愿意自我奉献的神来,神的诞生将会带给你们百年的和平,世界不需要无能的人类,向这个世界证明你们的价值!”

  说我拿着一句话,乐渊的停留时间已经逼近,他的身体逐渐从这个世界消失,再也没有人能够追踪到他的痕迹。

  乐渊的这一段直播视频被疯狂传播,不仅仅是华夏内部,甚至于周边的和国,更远的欧联、美利坚都在第一时间得到了这一段视频。

  绝大多数人疯狂了,他们虽然拜这个世界所赐获得了力量,但是却没有那个资格进入到里世界之中,只能在表游戏里面游荡。什么三阶A级,什么最终任务,什么成神都和他们一点关系也没有,这样的情况不是逼着他们死吗?

  不过混乱终究被镇压,真正冷静下来的人纷纷沉浸到了里世界之中。没有人愿意这么死去,十年的时间可是转瞬即逝,如果不抓紧时间,那么死亡便是他们的最终结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