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98章 审判,我要理智又有何用?

  别墅的废墟上,乐渊一手变形术就地取材,用已经破碎的石头变化出了一把不错的木椅,随即就这么大大方方地坐了上去,而他的身旁被掐着脖子无法动弹的罗柔还在痛苦地嘶吼,而在这周围百米更是有不下于三十人想要取走他的性命。

  “一、二、三……”乐渊盯着不断挣扎的罗柔,意识却分出了一部分扫过了周围的环境,随后像是在夸奖又像是在断绝不远处罗柔的希望,不屑地说道,“还不赖嘛!整整36人的护卫队,而且还能雇佣到一个半步A级以及26个B级,应该说你家家大业大,还是现如今的现实真的已经这么奢侈……”

  虽然嘴上点出了将自己包围起来的一群人的力量,但是乐渊却丝毫布局的有任何的威胁。毕竟能够对抗A级的只能是A级,那个半步A级的人在其他地方或许能够逞一逞威风,但是敢到他的面前那就是自寻死路。

  “呃……为什么没有杀我?你在畏惧,畏惧凯哥的力量?哈哈哈……”被掐住脖子的罗柔虽然知道自己随时都有可能丧命在乐渊的手上,但是依然想用言语去试探,“……不是你,你果然没有取得最终大胜利……”

  罗柔只能如此相信,相信乐渊之所以不杀了她只是忌惮来自于罗凯的力量。但是如果这样推论,却又无法解释乐渊会在原地不动,有恃无恐地像是在等待着什么。

  很快,乐渊便注意到那群超凡战力的守卫已经在周边布置完毕,随后一个老者在那名半步A级的战力保护下来到了距离乐渊不过50余米的地方。

  罗元,罗家的主事人,也是最有资格和乐渊谈判的人,虽然乐渊并不这么觉得。

  “年轻人,我认识你……”看着坐在椅子上的乐渊,罗元稍稍辨别了一下,便如此说道,“既然你已经过去了这么长时间都没有再次来找小柔的麻烦,如今又何必趟这趟浑水?不如,卖老朽一个面子,老朽代替小柔向你赔礼道歉,你想要什么尽管说,我们都能尽量满足你……”

  “面子?你的面子不值钱!算了,和你说这些没有丝毫的用处……”乐渊手一招,下一秒他的身旁一刀人影化虚为实,正是乐渊的使魔结衣,“小结衣,替我将这里的一切转移到全网络上,我可是迫不及待开始执行审判了!”

  “好的,爸爸!”

  随着结衣化作电子之躯,顿时周围的全部电子网络开始陷入她的掌控之中,这种入侵方式直接而且致命,是普通人类根本无法阻挡的。

  “年前人,别冲动!”

  罗元的头不经意地别过来看了一眼他身旁的半步A级的高手,下一秒那个男人的身影动了。

  比风更加迅捷,比起云更加无形,这个男人的速度在所有人都没有反应过来之前已经来到了乐渊的身后,随后抬起了自己的右手,一柄刻有精灵铭文的匕首出现在了他的手上。

  “小子,你惹到了你根本惹不起的人头上!”

  幻影刺客,虽然并不是以破坏力为其主要力量的人物,但是在单对单的厮杀之中,去鲜少有人能够躲过他的攻击。速度就是他的最强武器,而刺杀就是他的生存之道。

  嗤——

  幻影刺客手中,那柄带着腐蚀魔咒的匕首向着乐渊的喉咙割了下去。他手中的匕首可是带着极高等级魔咒的武器,就算是A级的人被刺中,也无法讨得了好,这也是他引以为豪的武器。

  落空?

  一刺之下,幻影刺客只觉得自己的手感不对,而下一秒他便觉得自己胸口一疼,一只手已经插入了他的胸腔。

  B+级的内甲被刺穿了?

  受到攻击的那一刻,幻影刺客只觉得自己的三观被刷新了。凭借一双手穿过了B+级的内甲,罗柔小姐究竟惹上了什么样的敌人。

  “爸爸,直播开始了……”

  下一秒,无论是在哪里的存在,只要没有进入到里世界中的人,电视、网络全都被强制转移到了乐渊这边。

  “哇……什么情况,现在的电视也能放这么血腥的一幕,这都18×了吧?”

  “不是中病毒了吧,我刚刚还在交易啊,混蛋!”

  “不对,那边那个被监禁PLAY的女人,似乎是火过一段时间的,叫什么……罗柔?”

  ……

  无数人在这一刻看到了罗家别墅内的惊爆一幕。

  嘭——

  被乐渊穿胸刺过的幻影刺客被甩了出去,他的胸膛被刺穿,一身实力恐怕想要保住他的一条命都困难。

  “各位屏幕前朋友们,现在这里是蜀都川绫别墅区的特别实况……虽然劫持了各位的网络有些抱歉,但是我想今日的节目会令所有人毕生难忘!”

  乐渊说着走到了罗柔的身前,随后对着屏幕笑了一下,就在众人奇怪乐渊这个名不见经传的人物究竟想要做什么的时候,乐渊却突然一拳种种地砸在了罗柔的腹部。

  “哇啊……呃——”

  罗柔猛地遭受重击,疼得连胆汁都快吐了出来,这也多亏她由于直觉的影响一直没吃多少东西,不然的话刚刚那一下她可就要大吐特吐了。

  “哇……好凶残的家伙,连美女也吓得去手……”

  “什么仇什么怨,你不想要那美女,给我也好啊……”

  “靠了,这是虐待吧,难道就没人阻止他?”

  ……

  虽然乐渊并不在那些观看这一幕的人面前,但是仅仅是从结衣的一点点反馈就能了解到其他人的想法。不过那又如何,他意志可不会随那些家伙的话而轻易改变。

  至于罗元和那群护卫为什么不动手?不远处那个就快要断气的幻影刺客就是最好的样板,随随便便动手指挥步他的后尘。

  “或许你们中的绝大多数人不知道我是谁,那么这个样子或许会有人想起些什么!”

  下一秒乐渊的外表产生了变化,变成了当初在竞技场时的装扮,同时脸上多出了一张黑色面具。

  “初代斗王!这大概就是你们真正第一次认识我的面貌,不过这才是真正的我——乐渊!当然若是可以,我更想说另一个身份……”乐渊将面具从自己的脸上剥下,同时啪的一声将那张面具捏成粉碎,“……世界级任务的胜利者,也是世界最强之人!”

  初代斗王,这名字或许并不见得能够引起多少人的在意,毕竟里世界更新换代实在是快,再加上初代斗王已经消失了两年,对于绝大多数人而言根本已经没有了意义,但是“世界级任务”的胜利者,这个称呼可就太让人在意了。

  “现在,就让我们听听这个罪人的自述吧!”

  乐渊手指一伸,顿时被掐在半空中的罗柔飘到了镜头前。

  “你这混蛋,罪该万死!活该被呃——”

  罗柔还想继续谩骂,但是脖子猛地被掐住,顿时再也说不出话来。

  “首次最初的能源矿夺取的战斗,我也是其中一员,但是很可惜,由于过分的活跃,我啊……被这个女人!”乐渊转过身将罗柔展现在所有人的面前,同时加大了那只无形能量手的力量,让罗柔再次露出了痛苦扭曲的脸,“……被烈士了,而且还是个无名烈士,你们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

  被烈士?

  几乎理解这个词的人不由脸一抽,虽然不知道详情,但是只要明白“被”字诀厉害的人,都知道乐渊绝对是被罗柔坑到了,不然绝对不会闹出今天的这一出。

  “住手!”

  就在罗柔的快要被那无形的手掐断脖子,脸已经变得铁青的时候,罗凯从天而降落在了乐渊的面前手中的霸王破阵枪一枪将你能量手斩断。

  “表哥……杀了他!”

  罗柔刚刚被解放下来,她的下一句便是让罗凯替她上了乐渊。

  而屏幕前的所有人全都像是看大戏一般看着现场,围观看戏总是人类免不了的习性。

  “乐渊,还请给我一个面子,放过我表妹……你,这不是没有死吗?就不能给她一条生路?”

  罗凯这一句话在他看来算是比较客气的,而且说得也不算错,乐渊既然能够出现在他的面前自然代表着没事。在罗凯看来,既然没有杀了乐渊,那么顶多算是杀人未遂,顶多他出点血,大家大事化小小事化了算了。

  可惜这样的想法根本不可能在乐渊的面前得逞,如果说在进入型月世界前,凭借罗凯的能力还有资格站在乐渊的面前,那么如今他和被乐渊掏心的幻影刺客没什么区别。

  乐渊向前走了伊布,那被罗柔寄予厚望的罗凯便被瞬间击飞出去十公里以上,一下子就没了人影。

  一旁的罗柔脸上还带着恶狠狠的表情,根本没有察觉到他的依仗已经被乐渊打飞了。

  “啊咧?”

  没等罗柔转过头来,看一看她的那位表哥,便再一次被乐渊高举了起来。

  嗤——

  魔剑穿过了罗柔的身体,但是没有要了罗柔的命,下一秒罗柔便被乐渊用魔剑钉死在了地上。

  魔剑中的鬼力在侵蚀瓦解着罗柔的意志,鬼力会在十分钟内慢慢令她由内而外地死亡,而在这个过程中,罗柔更是会尝受到世间最为痛苦的折磨。

  罗柔想要哭嚎,想要挣扎,但是被魔剑刺过的她根本没有那个力量反抗,只能仰望着天空,忍受着从肉体到灵魂的痛苦。

  “OK,处理了不必要的垃圾。我们该说今天的正事了,大家都知道这个世界变了,由于地球那些被隐藏的真正部分显露,大家的生活都变了……”

  “……或许有些人觉得如今的生活不错,还在得过且过的过日子,那么我在此声明!人类只有10年的时间,十年之后一切归于无……”

  乐渊的再次出现,向罗柔复仇真的只是添头,宣告末日这才是他的真正目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