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97章 奇袭,来自里世界的问候(二更)

  声势浩大的世界级任务世界最终落幕,但是一众为此筹划已久的国家却得到了令他们失望至极的消息。

  失败,失败,还是失败……

  被他们寄予厚望的诸多种子选手,甚至于连预选赛(职阶争夺战)都没有能够通过,而所有的国家高层目前都迫切地想要知道究竟是谁取得了最终的胜利。

  华夏、和国、欧联、美利坚、巴美……

  这些国家中官方指派的强者进入到了任务世界之中,虽然他们中被踢出局的时间有早有晚,但是相互联合在一起的话还是能够得到许多消息的。

  而其中无疑是华夏以及和国这两边的种子选手得到的消息最多。

  “斗王乐渊(华夏的那个斗王)!”

  在华夏以及和国,罗凯和神谷光在被踢出局之后,都受到了相关询问。只不过相较于和国那边,至今都没有打探到乐渊的真实身份,华夏却是完完全全确定了乐渊的身份。

  “如果,有谁能够得到那最后的胜利,最有可能的便是那乐渊了,虽然我同样觉得那个蓝发的不知名女人同样很强!”

  罗凯是倒数第二个被踢出局的,完完全全见证到了什么叫做不得不服。虽然遭遇黑泥侵蚀之后,罗凯的记忆并不是非常的清楚,但是从那稍微模糊的记忆之中,他还是能够感受到最后一刻乐渊那远超于他的力量。

  蜀都,罗氏别墅区内,属于罗柔的房间——

  劈哩啪啦——

  从接收到罗凯被踢出局的那一刻起,罗柔便像是接受不了这个结果,开始像是一个泼妇一般到处砸东西,名贵的青花瓷器好似玻璃一般被她当作垃圾道出乱砸。

  罗柔的确被乐渊在《天之痕》中废掉了角色,不过有着过去的力量以及经验打底,罗柔还是很快进入了二阶领域,虽然没有再一次进入三阶试炼,但是想来再度去尝试突破并不是不可能。

  而脱离了第一集团军的速度,罗柔没有能够参与到这一次的世界级任务中,而她却将自己的筹码全数压到了她的表哥罗凯的身上。

  罗凯,并不仅仅是罗柔的表哥,他的另一重身份则是罗柔从小定下的娃娃亲对象。

  虽然是表兄妹,但是对于罗氏而言并不是问题。血亲结合虽然容易造成畸形儿,但是不也是有着不小的概率孕育天才吗?

  而罗凯与罗柔,无疑是罗氏内年轻一代的翘楚。他们两个的结合,从多年以前就被认作是那一代最为合适的一对,而正是由于这个原因,令罗柔从很小的时候便培养出了一种对于其他男子看似柔情蜜意实则却是半点也看不起的性格。

  而要说罗柔,绝对不是一个愚笨的人,也正是因为如此才会在当初乐渊一人缠住BOSS大放光芒的时候,想出将乐渊解决,让罗凯成为英雄的主意。

  后悔吗?罗柔此刻自然是后悔万分,但是后悔的却不是曾经试图杀死乐渊,而是后悔为什么没有干得彻底一点,将乐渊彻底杀死。

  “不会的,最后赢的人绝对不会是他!还有一个蓝头发的女人,最后的赢家一定会是她吧?”

  罗柔此时可谓是一点也没有身为军人家庭的国家荣誉感,乐渊的确和她有着不共戴天的仇人,但是说到底还是华夏的一份子,虽然没有什么证据表面乐渊是一个多么忠于国家的人,但怎么说也是华夏人,不是吗?

  而另一边的艾斯德斯,先不提那一头根本不知道是哪一个国家的外貌,但是想来是华夏人的可能性也绝不会比起乐渊是外国人的可能性大。既然如此,一群已经被淘汰的军区大佬,此时可谓是无一不希望乐渊能够取得最后的胜利。

  罗柔怕吗?

  很怕,非常怕。虽然自从《天之痕》的世界之后便再也没有了乐渊的消息,但是从乐渊能够参加到世界级任务这一条来看,实力绝对是顶尖的那一小撮人。

  被这样的一个人视为生死大敌,恐怕只有傻子才能够睡得安稳。

  而罗柔并不是傻子,而是一个比起世上许多人都要精明的女人。因此,罗柔才会在现如今回到罗氏的祖宅附近,这里的守卫力度纵然不是全国最强,也是全国前十的存在。

  罗元,罗氏资格最老的一人,也是现如今罗氏一族的顶梁柱,虽然从西北军区一把手的位置上退了下来,但是依然无损他在整个西北军区的权威。

  不过他在罗家的确有着至高无上的权威,连现如今罗氏一族中的翘楚罗凯看到他的时候都是又敬又怕,所有人都将他当作是活祖宗对待。

  整个罗家,罗元对任何人都可以面不假辞色,但是唯独对待自己的那个孙女罗柔总是笑脸相迎。

  “小柔还在房里面摔东西?耍小性子总要有个限度,难道说我堂堂罗元的孙女,会被拿什么姓乐的小子给吓成这样?有本事让那姓乐的小子来,看我不抽断腿的一条腿!”

  罗元坐在红木椅子上,端起旁边的一杯茶对着跟随自己多年的管家唐忠道。

  “小姐不安也是自然的事情。那个叫做乐渊的人,虽然已经寻找了这么久,但是至今没有一点消息,看起来他很不简单啊……”

  为一旁的唐忠看到罗元的茶杯没水了,随即端起茶壶为其添水。

  “哼哼!老子年轻时候什么大风大浪没有见过,那个小子也就是能够躲而已,只要他敢路面,看他还能躲到哪里去!”

  就在罗元与唐忠两人聊着的时候,正在房间中的罗柔显得越来越急躁。不知道为什么,从早上开始她便显得坐立不安,这不仅仅是因为知道了乐渊消息的缘故,好似有什么不好的事情要发生了一般。

  拨通联络器,罗柔无法在忍受这般来自精神上的压迫,联络上了她的未婚夫罗凯。

  “凯哥,你能不能……能不能回来一趟,我觉得,那个人可能会来!”

  “阿柔,别疑神疑鬼了……”罗凯的声音中带着一丝疲倦,毕竟世界级任务被他搞砸了,现在可是有着一堆人在拿他的失败说事,他可是忙得很,“如果那个乐渊真的想要杀你,他还会等到今天吗?要杀,或许早就下手了吧!”

  罗凯的推论并没有什么关键性的错误,毕竟按照一般人的想法,在过去那种情况下杀人绝对比其现如今所有人都力量大涨的情况下容易,何必忍耐到谁也不清楚的未来再下手。

  不过罗凯的安慰并没有能够让罗柔的心平静下来,那种挥之不去的不安感依旧萦绕在他的心头,她就要被这种不安逼疯了。

  “回来,拜托你了哪怕是一天也好!”

  罗柔在哀求,这个在其他时候显得强势无比的女人,此刻却用一种苦苦哀求的语气对着罗凯说道。

  被这种语气一求,罗凯虽然觉得罗柔有些神经质,但还是觉得应该回去一次,随即点头答应道。

  有了罗凯的保证,罗柔总算是暂且安心下来,不过依然蜷缩在沙发上,不安地望着四周,一点风吹草动似乎都会引起她的警觉。

  就这样过去了半个小时,对于罗凯而言想要赶回来最起码还要再等一个小时的时间,但是罗柔此刻却觉得死亡已经扼住了她的脖子,让她快要窒息了。

  来了,真的要来了。

  罗柔此时越发肯定这绝不是自己的臆想,而是乐渊真的已经盯上了她。

  巴蜀罗氏别墅一百多公里外,乐渊却是已经划破虚空出现在了这久违的现实之中。

  “这里,就是现实?这游离的能量比起从前最起码强大了十倍,不过还是找到了吗?”

  盯着手中的罗盘,乐渊终于确定了罗柔的方向,顺着罗盘所致属于乐渊的精神在瞬间跨越那一百多公里的距离,瞬间锁定住了罗柔。

  嗡——

  依旧在自己别墅内的罗柔差点忘记了该如何呼吸,她看到了一直以来最为恐惧的一个人,就在她身前的三米处。

  天魔力场爆发——

  仅仅是一瞬间,属于罗柔的房间甚至于独属于他的别墅都在瞬间被摧毁,而那些仆人则是无一例外全部惨死在爆发的天魔力场之下。一个个活生生被扭曲的立场绞成了肉酱。

  房屋坍塌?在天魔力场的瞬间爆发下,可不是坍塌这么简单,那一栋别墅是整个消失无踪,比起高爆炸弹还要彻底的破坏。

  巨大的破坏声,同样惊起了整个罗氏一族的防御圈。不过只要稍稍熟悉罗柔的人,都能从刚刚的能量爆发之中感觉得到,是罗柔发动的攻击。

  而罗元这个罗柔的三爷爷自然也听到了部下的话,摇摇头道:“这丫头真的是越来越不像话了,能力能够在自己家里这么随便的用吗?一点儿也没有小时候的胆气,我罗元的孙女怎么能变成胆小鬼!”

  不过罗氏一族的警卫力量却不能由于粗浅的感觉而停下检查,当他们的观察手见到散去的烟尘后的一幕,所有人都忍不住了,那个大小姐罗柔被一只无形的手卡住脖子,提在了半空之中,而她身前不远处则是一个完全不认识的陌生男人。

  “所有人员注意,罗柔小姐被人劫持了,注意不要激怒对方……那个人也可能是晋升者!”

  看着从屏幕中传来的画面,总监控室内的指挥对着所有人如此说道。

  最起码从目前的状况来看,乐渊并没有对罗柔直接下死手,那么一切便还有继续商量的余地。如果罗柔已经死了,那么毫无疑问,所有的警备力量会拼尽一切将乐渊杀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