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94章 王的传说,永不结束

  最后的骑士贝狄威尔离开了阿尔托利亚,而阿尔托利亚的周围再一次恢复了平静,在风的吹拂之中她闭上了眼睛,似乎想要忆起刚刚做的一场梦。

  在梅林小屋中,一直奋笔疾书的乐渊终于停下了手中的笔,同时将那一本记载有亚瑟王传说的笔录彻底地阖上了。亚瑟王留在人世间的传说已经告一段落,他需要去迎接那个老朋友了。

  一直利用六芒星魔法阵将梅林小屋封印的摩根,刚从对即将死去的阿尔托利亚的监视之中脱离,便见到自己那花费了大量的精力用以封印梅林老师的魔法阵竟然发出像是玻璃破碎的声音。

  咔——咔嗤——咔咔嗤——

  那声音如梦似幻,仿佛是来自于虚空之中的声音,但是摩根却非常清楚,这是自己布下的魔法阵即将被崩坏才会发出的声音,但正是因为明白才更加无法接受。

  崩——

  那摩根引以为豪的魔法,被她加注了最强魔法的魔法阵此刻竟然如此轻易地便被破坏了,快得甚至于让摩根去阻止崩坏的时间都没有。

  乐渊终于在失踪了三年之后再度踏足了外界,而那被他建立起来的小木屋则随着他的出现消失在了这个世上,而在消失的那一瞬间是摩根根本无法感知到的领域力量的气息。

  “梅林老师……难道说,这三年是你故意被我困住的吗?”

  “故意?摩根,你误会了吧……”乐渊的声音很淡,淡的好似他正在交流的对象根本不是他的弟子,仅仅是一个普通的陌生人一般,“你从来都没有困住过我,我仅仅是想要一个安静的地方写书而已……”

  这并非乐渊胡说的,摩根的实力很强,在短短20多年的时间里面,从一个普普通通的小姑娘,到掌握了诸多秘书的大魔法师B级下位,虽然有着白龙之血的功效存在,但也不能全盘否认她的资质与努力。

  但正是因为乐渊的淡然,才更加令摩根接受不了。为什么乐渊永远是这么淡然地对着她,她现在宁愿乐渊愤怒地将她当作一个仇人,而不是这样一个好似全然没有瓜葛的陌生人。

  “狂乱之沼!”

  乐渊脚下的大地瞬间变为泥沼,而从泥沼下无数犹如触手一般的藤蔓向着乐渊挥了过来。

  踏在泥沼上,仿佛完全不受地形变化的乐渊,看都不堪那从四周袭来的藤蔓,一步步好似闲庭漫步般前进着。

  任何试图接近乐渊一米内的攻击,全都无疑列外被扭曲、粉碎、消失……摩根的攻击从未间断过,但是却丝毫无法打断乐渊前进的步伐。

  仅仅十秒钟的时间,整片森林已经像是被无数导弹扫过一边,已经看不出十秒钟之前的丝毫面貌。而此时乐渊已经站到了摩根的身前,距离摩根只有不到半米的距离。

  正当摩根以为自己会死在乐渊的手上时,却见乐渊像是表扬了学生的老师,用手揉着她这个已经30多岁的人。

  “很强嘛,摩根!一直很努力哦,继续加油把!”

  说完这些的乐渊再一次抛下了摩根,继续向前走去。

  “梅林老师!”这一声叫喊声中,已经带着摩根那特有的哭腔,而自从摩根成年之后,这样的哭腔乐渊已经不记得是多久之前的事情了,“这一切都是为什么?你将我当初什么?你的玩偶,或是一个爱吵闹的孩子,你为什么不能向对待亚瑟那样对待我!”

  “摩根~”乐渊没有回头,仅仅是以一种过来人的语气诉说着,“人和人永远是不可能相同的,世上只有一个阿尔托利亚,同样也只有一个摩根……你的愿望很久以前不是已经定下了吗?成为最强的魔法师吧,你的未来不应该被我束缚才对!”

  扑通——

  摩根无力地跪倒在了地上,忍耐了二十多年的她此刻却是毫无掩饰地哭泣了起来。渴望被认同,渴望成为乐渊所希望的那个人,这令摩根非常嫉妒阿尔托利亚的存在。

  而乐渊却是一刻不停地向着阿尔托利亚所在的森林赶了过去,此时此刻向着阿尔托利亚进发的何止乐渊一个人。

  “咴咴~~”

  闭着眼睛的阿尔托利亚被这一身马的嘶鸣声再度惊醒,还没有睁开眼睛她便出声询问道:“是你吗,贝狄威尔?剑已经还给了湖中仙女吗?”

  阿尔托利亚的声音显得异常的虚弱,当她睁开那双碧蓝的眼睛时,见到的却不是他想象中的贝狄威尔,而另一个令她一声难忘的面孔。

  “兰斯洛特?真是失态,竟然让你看到我这般丑态……格尼薇儿她,还好吗?”

  “她,已经成为了一名侍奉神的修女,而我特异来此拯救您,亚瑟王!”

  只见兰斯洛特从自己的背上拿下了一个包袱,将其解开之后露出的竟然是一个剑鞘,那在一场大战之中,被阿尔托利亚不小心遗弃的属于誓约胜利之剑的剑鞘——阿瓦隆。

  只见兰斯洛特将阿瓦隆至于阿尔托利亚的怀中,顿时有了作为主人的阿尔托利亚,那剑鞘顿时开始了工作,一阵阵治愈的魔法开始修复起阿尔托利亚那残破的身体。

  “鞘?”

  随着治愈的力量作用在自己的身体,阿尔托利亚那原本虚弱的声音都带着几分生气,她自己也没有想到自己这遗失的剑鞘竟然会在这种时候回归。

  望着这熟悉的剑鞘,阿尔托利亚就不由想要询问兰斯洛特这剑鞘究竟是从那里寻得的。

  而兰斯洛特却只吐出了一个人的名字——格尼薇儿。这阿瓦隆正是从格尼薇儿的手上得来的,更加准确的说这剑鞘阿瓦隆从来没有遗失过,在阿尔托利亚失去剑鞘的战场中,格尼薇儿同时得到了剑鞘,并一直隐藏着剑鞘。

  “为什么?”

  阿尔托利亚实在是搞不懂,自己的那个皇后究竟是为什么要这样做,隐藏自己的剑鞘对她有什么好处。

  “摩根,这一切都是摩根的命令。”

  阿尔托利亚通道这个回答随即了然,想到了之前莫德雷德的提醒,更是对于自己这个并不熟悉的姐姐产生了一丝戒备。

  正当阿尔托利亚想要询问更多的时候,她看见了自己寻找许久却没有一点消息的人——梅林。

  “梅林老师,你终于回来了吗?”

  说着,阿尔托利亚竟然想要站起身走进梅林。但是她的伤实在是重。剑鞘阿瓦隆虽然让她脱离了死亡,但是想让伤消失却不是一点时间能够办到的。

  “这句话因该是我问的吧,阿尔托利亚!从那场穿越千年的梦境中回来,你对现在的一切可曾还有后悔过?”

  现在的阿尔托利亚不仅仅是那个被乐渊一手推向王座的小姑娘,更是有着参加第四次圣杯战争记忆,是曾经与世界缔结契约的那个Saber阿尔托利亚。

  自从圣杯战争退场之后,她便再一次回到了这个她即将死亡的时间点,但是在接收了记忆后却发现了那相似确又不同的命运。

  “梅林老师,你——”

  阿尔托利亚不由显得有些吃惊,自己那梦中的记忆应该没有人知道,但是乐渊却显得比她自己都更加了解。

  褪去一切伪装,乐渊又再度变回了他最初的样子。当了这么久的大法师梅林,他可是很长时间没用自己的本来面目透气了。

  “Berserker乐渊?你就是梅林老师,我这是在做梦吗?”

  阿尔托利亚差点没把这个事实吓得精神错乱,她一只手扶着脑袋似乎在整理着自己的思绪。

  “是契约,就和你曾经与世界订立契约一样,我也和那家伙订立了相同的东西,让你拥有没有后悔的人生,那么现在我再次问你一遍,阿尔托利亚!”

  “你对现在的人生可曾后悔过?”

  回忆自己脑海中的记忆,阿尔托利亚的思想在回忆现如今的这个历史,发现自己的人生虽然是在梅林的牵引之下完成的,但是每一次战斗,每一次的胜利,每一次的悲伤……这些生命历程中虽然有伤痛,却不曾带着丝毫的后悔。

  “不——我不后悔,我的人生非常满足,谢谢你梅林老师,谢谢你——乐渊!”

  不过乐渊却没有因为阿尔托利亚的感谢而停下自己的动过,剑鞘恢复伤势的速度太慢,乐渊不由出手替阿尔托利亚自主恢复。

  随后在已经基本恢复的阿尔托利亚的面前,乐渊取出了圣杯。

  “圣杯?你这是想要?”

  阿尔托利亚不明白乐渊究竟想要做什么,而乐渊却非常明白自己想要的是什么。

  灵魂物质化第二弹!

  这一次的目标正是阿尔托利亚,一般人只能死后被人类信仰而成为英灵。但是阿尔托利亚,她作为亚瑟王的功绩以及传说,在配合乐渊手上的圣杯足以令她直接从活人晋升为等同于英灵的存在。

  圣杯的魔力在宣泄,虽然眼前的阿尔托利亚没有了誓约胜利之剑作为宝具,但是还有剑鞘的存在,为了将其一并宝具化,乐渊手中的圣杯可是耗费了大功夫。

  成功了!

  在阿尔托利亚成功的那一刻,乐渊左手按在阿尔托利亚的肩膀上,右手在瞬间化作了魔人手臂,随后在阿尔托利亚瞪大的眼睛之中插入了她的胸口。

  乐渊的手很快收回,而阿尔托利亚却表现出犹如灵魂被分离的快感,那种不可描述的强烈感觉让学过宫廷礼仪的阿尔托利亚的脸上差点露出被玩坏的表情。

  当那阵感觉消散后,阿尔托利亚那副英灵的躯体已经靠在了乐渊的身上大口地喘着气。

  “乐渊……你这家伙!”

  正想向乐渊询问的阿尔托利亚不由停下了,只因为乐渊竟然从阿尔托利亚的身体之中拔出了一柄红色宝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