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91章 拔出此剑者,即为英格兰之王(三更求订)

  整个城内的人全都由于骑士比武会的盛况而前去观战,不仅仅是旅店或是城内的平民,商铺、酒馆、服装店……所有的营业性店铺全都歇业,甚至于连小偷这个行业也暂时停止了工作。

  而在那座看管石中剑的教堂中,原本应该全年无休看守着石中剑的骑士们,在这一天也是难得地放下了自己的职责,独自抛下了教堂内的石中剑。

  或许对于他们而言,五年来的看守已经令他们疲倦了。毕竟五年的时间,慕名而来拔剑的外来者没有一万也有八千,但是却无一例外根本无法拔起石中剑。

  既然没有人能够将剑拔出,同样也无法将石中剑带走,那么放一天假,让石中剑处于无人看守的情况下不也就是无所谓的事情了吗?

  没有一名骑士认为,会有谁趁着他们全都不在的情况下将剑拔出来,因此一个个安心地离开了教堂。

  而就是在这样无人见证的情况下,阿尔托利亚紧随着狮子王辛巴的脚步来到了空荡荡的教堂之中。

  剑,一柄从外表看起来非常显眼的宝剑。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有一柄剑插在教堂的终于石板之中,但是阿尔托利亚却高兴坏了。只要把这把剑带到凯那里,那么有了剑的凯便不会再比试之中死去。

  不远处,狮子王辛巴已经趴在了石板上,调转过脑袋对着阿尔托利亚不断地呜咽,似乎在呼喊着她快点来拔剑。

  或许阿尔托利亚对于辛巴的举动并不奇怪,但是她却没有注意到辛巴那身子刚好趴下的地方,正是石板上叙述着的关键内容:凡能从石台上拔出此剑者,而且生于英格兰,它便是英格兰全境的国王。

  看不到这一条信息,那么阿尔托利亚拔出此剑的心态便不会受到丝毫的影响,她前来拔剑的目的只有一个:救人。

  虽然从教堂内拿走一把剑并不是好事情,而且这柄华丽的剑也不像是便宜货色,但是人的性命难道还比不了一把剑吗?抱着救人重要的心理,阿尔托利亚一步上前站到了石台边上,双手抓在了剑柄上。

  嗤——

  当阿尔托利亚轻而易举地拔出这柄剑的时候,她自己也差点跌倒在地。

  刚刚见到这柄剑插在石板上过半的样子,还以为要拔出此剑要费一番功夫,谁曾想从石板里面将剑拔出来,好似切豆腐块那么简单,花的力气还比不上拿起扫帚扫地的。

  “好漂亮的剑,用这柄剑的话凯一定能行的!”

  稍稍检查了一下手中的剑,发现没有断裂、锈蚀的痕迹,阿尔托利亚便对着身旁的辛巴拥抱了一下,同时高兴地大喊着道:“辛巴,你还是快点离开这里吧,可千万别被其他人发现哦,今天的事情结束之后,我一定回去找你的!”

  粗略地估算了一下时间,阿尔托利亚发现时间紧迫,当即也不再逗留向着辛巴打了声招呼,随后再度提起速度向着竞技场方向奔去。

  竞技场内,距离凯的比试还有三组人马,但是直到现在为止依然没有见到阿尔托利亚的踪影。

  “怎么办、怎么办……阿尔托利亚怎么这时候还没有回来!”

  埃克特爵士来回踱步,那是一刻也坐不住了。眼看着就要轮到凯上场了,而凯依旧是赤手空拳,难道到时候随便抄起一根木棒就上场吗?

  “父亲,阿尔托利亚他不会是遇到意外了吧?要不然今年我便放弃吧,将剑遗忘在旅馆,我果然还未够格啊!”

  凯带着有些不甘的语气对着一旁的埃克特爵士说道,虽然他依然想要上场一试,但是他却非常明白自己的对手可不是他赤手空拳能够对付得了的,一起送死不如暂时放弃。

  正当这一对父子打定主意的时候,怀抱石中剑的阿尔托利亚总算是赶到了现场,一溜烟来到了埃克特爵士与凯的身旁。

  “抱歉,凯的剑不见了,我只找到了这柄剑,我想应该能够代替吧!”

  阿尔托利亚将手中的剑,双手托着递到了凯的身前。

  “剑不见了?阿尔托利亚,你确定吗?不会是你看错了了吧!”

  埃克特爵士也是一名骑士,自然明白一柄称手的剑对于一个人的实力影响有多么的大。他并没有第一时间看向石中剑,而是向着阿尔托利亚确认了一下。

  而另一边,刚刚结果阿尔托利亚手中剑的凯,此时却是直愣愣地望着石中剑剑身上的铭文。随后瞪大了自己的双眼上下扫过剑身,反复看了又看这柄剑的模样,随后张大了嘴巴,支支吾吾地呼唤着自己的父亲。

  “父、父……亲,这柄剑,这柄剑它是那个石、石中……剑?”

  铭文翻译过来就是一句话:只有国王才能把剑从坚石中拔出来。

  整个英格兰会有这样铭文的宝剑,凯从来都只听说过一把,那就是正巧安放在这个城市教堂内的石中剑,而他当初也曾试着拔过。

  现在凯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想要让他的父亲帮着确认一下情况。

  “什么?”

  骤然听到这柄剑会是石中剑,埃克特爵士也是瞪大了眼睛,连忙从凯的手中接过剑仔细地打量了几次,最后也不得不信了七分,这或许真的是那柄传说中的选王之剑。

  埃克特爵士试图平复自己那跳的好似跑马一般的心脏,却依旧压制不住嗓音中带着的颤抖。

  “阿尔托利亚~”埃克特爵士的颤音就连阿尔托利亚也听得出来,不过身为埃克特爵士的养子,她并没有觉得任何的不妥,“这柄剑,是你从什么地方哪来的?”

  “我找不到凯的剑,最后只在一座教堂找到了这柄插在石台中的剑,凯用完了我便将他还回去!”

  阿尔托利亚语气平淡地回答道,似乎一点也没有察觉到自己的行为有什么惊世骇俗的地方。

  “剑……真的是你拔的?”

  “是的,是我将它拔出来的!”

  埃克特爵士实在是无法在平静下去了,很快石中剑被发出的消息也传到了教堂的守护骑士那里,而一大群人虽然觉得“瘦弱”的阿尔托利亚拔出此剑不可思议,但还是暂时中止了比武会,一群人带着阿尔托利亚来到了教堂之中。

  空荡的石台上只剩下一个孔,看起来石中剑的确是被人拔了出来。

  而在这时候阿尔托利亚也看到了石台上的金字,埃克特爵士将手中的石中剑重新插入石台内,随后双手抓着剑柄试图将其拔出。

  “嗯?怎么会这样?”

  纹丝不动,就算埃克特爵士使出全身的力量依然无法将其从石台中拔起来。而在他之后,守护骑士还有其他几个人同样尝试了一下,果然和石中剑一直以来的感觉一样,根本无法拔出。

  而这之后,埃克特爵士让阿尔托利亚当着所有人的面再一次拔剑,证明她刚刚的话并没有说谎,石中剑的确是她自己拔出来的。

  为了证明自己的清白,同时也像是一种直觉指示,阿尔托利亚走到了石台上,双手握在了石中剑的剑柄上。

  嗤——

  那柄其他人都无法拔出的石中剑再度被阿尔托利亚轻轻松松地拔了出来。这样的实验又再度进行了数次,所有人最终都确信了一件事情,那就是阿尔托利亚的确是被石中剑选中的人。

  不过纵然如此,一般人也不可能接受阿尔托利亚这个年仅15岁连家世都没有的孤儿,成为他们的国王、

  “咴咴~~”

  这时候教堂外传来了一阵急切的马蹄声,随后紧接着一群身穿银白色亮铠的骑士跟在一个黑色长发的男子身后走了进来,那张面孔的主人赫然就是真正的乐渊的。

  只见“乐渊”领着一群骑士走到了手执石中剑的阿尔托利亚的面前,“乐渊”单膝跪下地下了脑袋,而同一时刻随他一起进来的十多名骑士同样低下了头。

  “白银骑士兰斯洛特,率白银骑士团星团前来参见天选之王,最伟大的法师梅林请您前往卡美洛王国就任王位!”

  乐渊,更加准确的应该说顶着乐渊外貌的骑士兰斯洛特的突然出现,引起了在场无数人的热议。

  兰斯洛特,传闻乃是受到湖中仙女祝福的传奇骑士,成名于五年之前,由于受到湖中仙女的祝福能够踏水而行,在短短五年的时间里面成为整个英格兰首屈一指的强大骑士。

  而他更是由梅林创建的白银骑士团的星团团长。白银骑士团分为日、月、星三团,每一名成员都是以一当百的骑士,而想要成为其中的团长,则需要以一人之力击败团中其他骑士。

  梅林认可的王,就算一群人再怎么不相信阿尔托利亚会是新一任的卡美洛王国的国王,但是在大预言家梅林以及石中剑的双重保证之下也没有人不相信。

  最后,兰斯洛特和他的骑士团带着阿尔托利亚以及她的义兄凯前往了王国首都。

  而在一群人离去之后,在教堂的屋顶上,所有人都没有注意到从始至终都有着两个人看着一切的发展。

  “老师,亚瑟她真的会成为王?你,为了让她成为英格兰的王,竟然不惜制造了以自己为蓝本的人造人——兰斯洛特,这样真的值得吗?”

  摩根,这个已经20岁的少女,不对,应该称之为御姐此时依然像是一个18岁的小姑娘。龙血药剂的作用已经开始起效果了,时间的作用会对她越来越小。

  “有一种命叫做宿命,阿尔托利亚……亚瑟她必定称王,这只是她宿命的开始而已,陪我一起看到最后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