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90章 剑踪成谜,寻剑(二更)

  阿尔托利亚,尤瑟王之女,红龙血脉的继承者……

  这种种身份隐藏下的阿尔托利亚,虽然过着犹如平民的生活,但是却不代表她的理想仅仅是一个普通人。

  由于尤瑟王的逝去,整个王国其实已经开始了下坡路,阿尔托利亚这两年见到的背井离乡的难民不在少数。能够成为骑士贵族的女仆、下人,谋得一份混饭吃的差事已经殊为不易,运气差的人甚至死在森林的野兽口中。

  经常要进入森林中梅林小屋的阿尔托利亚,在这两年之中便见过不止一位被咬得血肉模糊的尸骨,这些全都是为了生计不得不进入森林的普通人。

  她想要改变,或许她还没有意识到自己可能会成为王,但是拥有了非凡力量的阿尔托利亚渴求变革。

  “我想走第一条道路!梅林老师……”就算是美味的蛋糕在前,阿尔托利亚此时竟然也没有急着享用,而是低下头沉思道,“若是世上真有您描述的没有歧视,没有饥荒的地上天堂,那么我将会让它在英格兰出现……”

  阿尔托利亚竟然想要将乐渊曾经闲聊时提到过的“完美大同”社会重现在这个中世纪,虽然乐渊觉得难度近乎于不可能完成,但是对于她的梦想却给予了肯定。

  梦想太高难度实现不了,这也总比成为一条没有梦想的死鱼好得多。

  一个月的时间转瞬即逝,又到了一年一度骑士比武会的时候。作为不少渴求得到骑士身份的年轻人,这样的大会可是他们准备了多年的绝世机会,能不能一步登天、继承父辈的荣耀,就要看这一次的努力了。

  想要成为骑士,需要通过两个考验。在这个时代并不分文科和武科,所有的考验全都是为勇武准备的。

  而这第一个考验,拼的便是参加试炼者的骑术以及骑枪术的水平。

  仅仅是这第一条选拔内容,便足以刷下绝大多数的平民参加者。

  骑术,想要学会它便必须拥有一批马。而想要拥有良好的战术,一匹战马更是无法省略的训练道具。但这些对于一般人而言根本是可遇而不可求的东西,他们有的连自己都养活不了,如何去照顾一匹战马?

  靠想象,亦或者是木马模拟?这些方法可不能完全替代平时的真马训练,因此对于许多骑士家庭以及贵族后代而言,并不是无法越过的障碍,却筛选下来无数的参选者。

  “哈哈哈……你看那个家伙,连上马都不会,那样子他是想要当死鱼吗?惊人卧在马背上,哈哈哈……”

  “谁说不是呢?每年都有些不知死活的年轻人,想要拼一把,成为尊卑的骑士。哎呀……你看那个家伙,他的腿不会被马踩断了吧?”

  作为凯的扈从,阿尔托利亚自然也来到了比试场内,他的身旁还有一起跟来的埃克特爵士。他可是想要亲眼见证自己的儿子,是如何夺得骑士的称号的。

  只见一匹雄壮的战马上,凯已经穿上了全身的铠甲,望着远处的另一名身披铠甲的挑战者,他的脸上露出了不屑的笑容。

  “波克特家的人吗?那半吊子的骑术还想要使出好的枪术,看我如何把你打下马来!”

  凯将自己的面罩合上,从一旁的阿尔托利亚的手上接过了金属骑枪。

  “驾!”

  伴随着一声呵斥凯纵马向着对面的竞争者策马奔去,而凯的对手至今还没有习惯身下的战马,面对这向他冲来的凯,慌忙之间唯有抬起手上长长的骑枪。

  咚——

  伴随着两匹战马交叉穿过,凯依旧稳稳地坐在自己的马匹上,而他的对手则是被凯手上的长枪高高挑起,随后看着已经失去了战斗意识的对手随手一甩,将他摔在了地面上。

  “哈哈哈哈……不愧是我的儿子,阿尔托利亚,你看到了吗?凯,他是如何漂亮得干掉对手的,哈哈哈……”

  看到凯的出色表现,埃克特爵士忍不住高兴地说道。而他一旁的阿尔托利亚则是看着凯的动作,不由露出了羡慕的表情。

  阿尔托利亚,几乎被所有人看作是男孩子。但是只有少数人明白她是一个地地道道的女孩。而一个女子上战场,恐怕没有几个人能够接受的吧。

  这骑士比武会的第一天,光是骑术以及枪术便淘汰了超过6成的参赛者。

  虽然说是两两参赛者比赛,但是也不是说两人参赛者中必定就能有一个晋级下一轮的。

  前来作为见证者的成名骑士,会对每一位参赛者的表现做出评价,若是侥幸取得胜利但是自身的骑术和骑枪术根本不知一晒的话,那么同样会被判出局。

  骑士比武会,按照往常的惯例会持续两天。第一天的骑术和骑枪术仅仅是筛选掉第一批不合格者,而第二天的剑术对决才是真正考验人力量与胆气的时候。

  如果说前一天的比赛还有着铠甲保护,一般人绝对不会丢掉性命的话,那么第二天的剑术对决可就是要拼上一个人的生死,在刀光剑影中拼杀的要命考验。

  根据往年的经验,在第二场的考验中,死亡率搞不好会达到3成,而伤残的概率则最高可达到7成。

  埃克特爵士为了庆祝自己的儿子凯听过第一轮的考验,特地在落脚的旅馆置办了丰盛的晚宴。就算是阿尔托利亚这个扈从,在这一餐中都得到了不错的食物。

  第二天,当埃克特爵士带着凯志得意满地前往了比赛场地。这一日,剩下的参赛者还剩下34人,而其中能够得到骑士称号的恐怕不足10人。

  比赛开始于上午10点的时候,而凯按照时间来估算大概要等到邻近正午的时候才能轮的上。

  当凯想要拿出自己的剑找找手感的时候,却猛地意识到他犯了一个致命的错误,那就是他竟然将自己的佩剑遗漏在了旅馆之中。

  不仅仅是凯慌了,连一旁的埃克特爵士都为此变得不知所措。来到这个比赛场地的人,除了参赛者和作为监管者的骑士意外,便再无其他人。

  向参赛者借剑?不说别的参赛者巴不得减少对手,就算是裁决者的骑士看到一个忘了带剑的参赛者,那印象分恐怕便会把凯直接踢出局,到时候凯恐怕就要成为一个笑话。

  而没有了剑的凯,在这样的比赛之中不行落败而死的可能性高达7成,这简直和把他送上竞技场送死没什么区别。

  时间,他们还剩下时间。

  埃克特爵士慌忙之下立马命令自己的样子阿尔托利亚赶回旅馆,把凯的佩剑给带回来。

  作为埃克特爵士一手带大的人,阿尔托利亚虽然过得不怎么样,但说到底还是将埃克特爵士当作了自己的养父,同样也不愿意看到自己的义兄凯身死,令养父老来丧子。

  点头之后立马向着旅馆的方向赶了过去,一路上万人空巷,所有人都感到了竞技场去围观骑士比武会,就连埃克特爵士都没有想到,旅馆的人同样关闭了大门全员离开了。

  看着已经关闭的大门,阿尔托利亚要说不着急那是假的。

  她抬起头看了看眼前旅馆,发现旅馆二楼的某个窗户并没有关上,随即他纵身一跃、手脚并用,轻轻松松翻入了旅馆之中。

  现在的她也顾不得什么这样的行为有违法纪,匆匆忙忙地跑到了埃克特爵士他们住的房间。

  没有,没有还是没有!

  阿尔托利亚的眼睛没有问题,同样的她的细心成都也比一般人高得多,但是纵然如此整个房间就差掀地板、拆房子了,但就是没有找到凯的佩剑。

  找不到剑,凯就会死。阿尔托利亚也顾不得其他,连忙前往了其他屋子,想借一下其他人的佩剑,但是消失的不仅仅是凯一个人的剑,整个旅馆内没有一柄剑剩下。

  找其他人帮忙?别说现在的人全去了竞技场,一个人都不剩,就算真的还有人剩下又能怎样?

  急得不知道如何是好的阿尔托利亚此时恨不得立马飞到自己的老师乐渊身边,乐渊可是号称梅林的人物,随随便便使个魔法,一把剑不就出来了吗?

  正当阿尔托利亚就快要绝望的时候,突然从窗外传来了一声咆哮声。

  “辛巴!”

  这一声咆哮,阿尔托利亚怎么可能会忘记,十年的玩伴和好友,阿尔托利亚听到这声音后飞身跳出了旅馆,一下子扑到了狮子辛巴的身上。

  “哈哈哈……好痒,别舔了……辛巴你既然来了,那么老师他是不是……”

  阿尔托利亚连忙抬起头四处打量着,寻找着乐渊的身影。但是无论看多少眼都没有丝毫的改变,四周没有乐渊的身影。

  “怎么会?梅林老师他这是不在,还是不想出来见我?辛巴,你知道梅林老师在哪里吗?”

  “吼呜——”

  一旁的辛巴摇头晃脑,一副我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

  “可恶……究竟,究竟要到那里才能找到一把剑,没有剑的话,凯他……就要死了!”

  正当阿尔托利亚失魂落魄的时候,一边的辛巴张开嘴巴轻咬在了阿尔托利亚的衣袖上,随后拉着她向着某一个方向拖拽。

  “辛巴,你这是什么意思,难道说梅林老师他,子啊那个方向?”

  辛巴摇摇头,依旧在拽着。

  “那么说那边能够帮到我,有剑?”

  辛巴听闻后点了点头是,随后松开口,猛地撒开脚丫子向着那个方向狂奔而去。

  阿尔托利亚此时也不再隐瞒,使出自己的全部实力,身子像是一道风一般紧随在飞奔的辛巴身后,向着那一座藏有石中剑的教堂跑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