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89章 拔剑之始,命运选择(求订求收藏)

  尤瑟王虽然说将阿尔托利亚交托给了乐渊照顾,但是却从未忽视过这个被他送走的孩子,为了能够确认阿尔托利亚的情况,甚至请求乐渊施展魔法能够令他时刻看到阿尔托利亚的成长。

  尤瑟王并没有能够继承自己王位的子嗣,就算是阿尔托利亚由于女子之身也是很难服众,再加上阿尔托利亚那个私生女的身份更是令她用正统方式继承王位的可能性微乎其微。

  为了能够令阿尔托利亚继位,尤瑟王可以说想过无数方法,但是最终却也只能将一切交托给他最为信任的乐渊。

  国王的子嗣问题一直都是维持一个国家安稳与否的重要因素,而尤瑟王在年纪逐渐大了以后,能够诞生后代的可能性也是越来越渺茫,因此整个卡美洛王国可谓是风雨飘摇,一大群骑士贵族变得越来越不安分。

  为了让这样的氛围消失,也是为了让所有人都信服,就在阿尔托利亚向乐渊学习的第5个年头的冬天,位于卡美洛王国北部,毗邻埃克特爵士领地的一所教堂内,在圣诞夜的前夕,在忏悔之后,众目睽睽之下出现了一把插入四方的石头上之中的华丽宝剑。

  这样的奇异一幕不但令所有人都感到惊讶,但是更加惊讶的却是那柄剑所在石板的周围写着金字:“凡能从石台上拔出此剑者,而且生于英格兰,它便是英格兰全境的国王。”

  好大的名头,拔出一柄剑就能够成为英格兰全境的国王。要知道,就算是尤瑟王也仅仅统治者卡梅洛这一片地区而已,距离统治整个英格兰可是还有着很大的差距。

  要是拔出一把剑,就能够成为整个英格兰的国王,那岂不是太过于简单了吗?

  当所有人都做过弥撒之后,在教堂主教的见证之下,所有的在场人员一一上前试图将剑从石台上拔出来,但是所有人无论是强壮的骑士,还是德高望重的神职人员,全都无法将这柄剑动摇分毫。

  眼见这柄剑越发的神奇,主教当即派出十名武艺不凡的骑士守护着这柄剑,同时将这柄“石中剑”的事情不断上报。

  随着石中剑的名头越来越响,来自于英格兰各地的人络绎不绝地想要试着将那柄剑拔出来,但是这些人全都是乘兴而来、败兴而归,全都失败了。

  卡梅洛王国的王宫内,已经带着苍老之色的尤瑟王看着水晶球内显示的拔剑失败者,依旧还是不怎么放心地询问着他身前的乐渊道:“伟大的大法师梅林啊,这石中剑不会出现意外吧,难道真的没有其他人能够将其拔出?”

  对于尤瑟王的疑问,乐渊面带笑意,脸上说不出的轻松。

  “这是自然,那柄石中剑可是我的得意之作。虽然并非真正的天赐王选之剑,但是想要拔出它还需要几个苛刻的条件。”

  “条件?难道说是只有亚瑟才能符合的条件?”

  尤瑟王也不傻,既然最后要由阿尔托利亚将其拔出来,那么将它拔出来的条件肯定只能是阿尔托利亚才能符合。

  乐渊竖起了自己的三根手指,随后对着尤瑟王道:“条件一,此人血统必须身负您的血脉,换句话说必须是您的子嗣才行!”

  光是这一条便能够拒绝所有的拔剑者,乐渊施展在石中剑上的魔法虽然并非专业的DNA检测,但是根据那个魔法的效力准确率在90%以上。

  “条件二,必须身负龙之血脉。亚瑟经由我的培养,经过红龙之血的强化,力量极限会是普通人的百倍,这一点更是一般人无法达到的条件。”

  “而条件三,则是此人必须有着正义之心,拔剑时若带有私心则绝无拔出石中剑的可能。这柄剑在正直者手中绝对是无坚不摧的神剑,但是若用之不义,则会令其脆弱得好似残品。”

  当初乐渊将这柄剑从阿瓦隆那群长耳朵的家伙宝库中挑出来,也算是未雨绸缪了。

  看着一旁满意地点头的尤瑟王,乐渊其实还隐瞒了这拔出石中剑的其他条件。想要拔出石中剑最关键的一点,是当初乐渊设定时就添加的一条:唯有女性方可拔剑。

  而现如今试着拔剑的人之中,男性占据了9成的人数,就算偶尔会有女性尝试,但是在前面三条限定条件的制约下同样拔不出石中剑。

  随着石中剑的出现,卡美洛王国内的不稳定因素暂时平息了下来。虽然没有从根本上解决卡美洛王国隐藏的危机,但是却给阿尔托利亚赢得了时间。

  就这样时间又再度过去了三年,这三年里身为王后的伊格赖因不幸染病逝世,而尤瑟王的情况同样不好。虽然病魔没有令他立刻逝世,但是却令尤瑟王更加显得衰老。

  随着王后伊格赖因的逝世,这样的打击令尤瑟王再也撑不下去了。

  就在阿尔托利亚13岁的那一年,尤瑟王逝世。整个卡美洛王国根本没有来得及悲伤他们的国王死去,整个王国便陷入了内乱之中。

  不过所幸尤瑟王还留下了一部分的力量,结合乐渊作为梅林大法师的威望,整个卡梅洛王国的混乱虽然比较严重,但是最红还是被镇压了下去。

  而乐渊更是借助梅林的身份下达了来自于尤瑟王最后的遗言:拔出石中剑者,即可继承他的王国。

  虽然这样的做法略显儿戏,但是作为前任国王的命令却是无人感正面反抗,汪国内部所有的骑士、贵族都在寻找着各种办法,试图将那石中剑拔出来。

  就这样,卡美洛王国度过了两年没有国王的日子。虽然这样的日子显得有些荒唐,但是在诸多贵族势力的维持之下韩建德和平。

  在那样的时代,只有成为骑士才算是真正的拥有了令其他人尊重的身份。而一般的贵族想要成为骑士也是需要一定的资格验证的,唯有达到21岁的贵族,在经过比武会的考验后才能被授予骑士的资格。

  就在阿尔托利亚15岁的那一年,他的那位义兄凯终于达到了参与比武会、成为骑士的资格。

  凯在他的父亲埃克特爵士的训练下,进行了长达10年的训练,长得人高马大的凯可以说对于自己颇为有自信。

  这一日,骑上战马的凯将头盔带上,对着一旁的阿尔托利亚道:“嘿,还不快去将我的骑枪拿过来,距离比武会还有不到一个月的时间,我要的可是万无一失!”

  一支骑枪的重量可不轻,不过这对于阿尔托利亚而言不过是小意思。

  而看着自己那义兄凯破绽百出的骑术,早已经在乐渊那里训练了学习了10年的阿尔托利亚只是觉得无聊。虽然对于所谓的比武会很感兴趣,但是一想到自己还需要再等6年的时间,便觉得时间过得太慢了。

  想要骑士,便意味着他的实力已经足以以一敌百,对付所谓的没有经过剑术训练的平民能够造成屠杀的实力。就算是面对所谓的魔物也是丝毫不落下风。

  而阿尔托利亚现如今的实力已经高出了一般骑士一个档次,以人类之身单挑巨魔也不是不可能,这就是当初那瓶龙血药剂带来的效果。

  比武会,考验的东西有两条。其中之一便是剑术,另外一项则是骑枪术。毕竟马上战斗,骑枪的威力可比什么剑来得强大,那才是一击决胜负的武器。

  年仅15岁的阿尔托利亚虽然无法参与骑士的选拔,但是这一次她将作为凯的扈从,随凯一起前往比武会。

  随着在城堡内的事情全部解决,阿尔托利亚再度一人前往了外人看起来颇为危险的森林。

  吼——

  一声震天的啸声自山林深处传来,而远处的丛林之中无数飞鸟离开了树梢。山林深处的飞鸟走兽那像是一个个慌不择路向着山外逃来,活像是在躲瘟神。

  阿尔托利亚眼前的树丛一阵摇晃,随后一颗硕大的脑袋重中蹿了出来,嗷的一声冲向了阿尔托利亚的胸口。

  而阿尔托利亚则是不躲不闪,张开了自己的双臂迎面抱着那颗冲向自己大脑袋。

  “哈哈哈……别舔了,辛巴……太痒了……哈哈哈……”

  被扑倒在地的阿尔托利亚没有丝毫的不高兴,对于自己的伙伴辛巴的热情欢迎她早就已经习惯了。不过辛巴的热情可不是什么人都能够享受到的,那舌头上的倒刺舔在一般人的皮肤上那绝对是划破一层皮。

  而早已经将龙的特性融入己身的阿尔托利亚,已经可以用非人来形容,因此才能够无视这样的伤害。

  拍了拍辛巴的脑袋,阿尔托利亚循着那条走过无数次的道路来到了乐渊的小屋之中。

  十年的时间,阿尔托利亚每一次来到小屋中的时候都只能见到辛巴或是乐渊,而摩根则是像故意躲着阿尔托利亚一般。一感受到阿尔托利亚的存在,便自动隐去了自己的身形,或是更加干脆离开了小屋。

  “好香,难道说梅林老师在做蛋糕吗?”

  要说城堡和梅林的小屋哪里是阿尔托利亚的最爱,阿尔托利亚能够百分百的告诉你,那是在梅林的小屋才是她的最爱。

  被乐渊的各种点心、大餐培养出来的阿尔托利亚可谓是在食之一道上精益求精,虽然不能说吃不下其他食物的地步,但是在乐渊这里那是从来都不会浪费一点的食物。

  “恭喜,这份蛋糕是专门做给你的……”乐渊端着一份精致的蛋糕走了出来,“它是你的毕业礼物,你的学习已经暂告一段落,接下来你要面对的困难才是你一生最重要的选择!”

  “王的荆棘拯救之路,亦或者是一条普通的平民浑噩之路,做出你的选择吧,阿尔托利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