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86章 亚瑟与摩根

  尤瑟王的城堡,作为中世界里难得还能让乐渊看的过眼的一座城堡,这里的采光和通风依然和后世的建筑有着极大的差距。

  不过好在这里还是魔法盛行的时代,因此在有魔法的帮助下倒也不是那么无法接受。

  而这一天,尤瑟王秘密接待乐渊,作为尤瑟王的心腹,乐渊也算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存在,虽然乐渊并不稀罕这所谓的地位。

  “亲爱的梅林,你总算来了……”

  王位上坐着的尤瑟王一见乐渊来到了宫殿内,那是顿时站起身来就想要上前迎接,眼神中的激动就像是见到了救星一般。

  “伟大的尤瑟王,如果是有关伊格赖因夫人的事情,我想您大可不必担心,我已有准备。您将会得到您想要的所有东西……”

  乐渊从怀中掏出了一瓶药水,这正是快要被乐渊遗忘的一份魔药复方汤剂,虽然乐渊也能够对着尤瑟王施展变形术,但是却没有复方汤剂来得有效果。

  “这份魔药能够令你在12个小时内变成康沃尔公爵的模样,到时候你将能够毫无困难地进入到伊格赖因夫人的所在地……”

  眼见乐渊拿出了这么及时的一份魔药,尤瑟王没有表现出丝毫的惊讶。这些年来尤瑟王已经习惯了乐渊的种种神奇之处,不过当他接过药水之时,他猛地想起了什么,随即询问道。

  尤瑟王询问的乃是关于自己和伊格赖因夫人结合的事情,曾经乐渊对他有过一份预言,曾经声称他的子嗣之中将会诞生一位伟大的王者。

  尤瑟王虽然有情人,但是至今没有子嗣,因此这一次对伊格赖因夫人心有所属之后,尤瑟王非常想要知道是否是他们的孩子会是预言中的那个人。

  对于尤瑟王的怀疑,乐渊并未直接指明答案,毕竟有些东西虽然能够称之为命运,但是谁有能知道以后出生的阿尔托利亚究竟会是个身材娇小的妹子,还是个五大三粗的大汉呢?

  就在某一日中,尤瑟王亲自下令给康沃尔公爵,令他前往南部剿除匪患。而等到康沃尔公爵离开之后,尤瑟王化身的假康沃尔公爵便就此登场了。

  这些守护着高塔的士兵们一见自己的老大来了,顿时一个个低着头向其行礼,就算尤瑟王扮演的康沃尔公爵和正版的之间有着极多的不同点存在,依然无法分辨得出来,毕竟他们作为属下怎么可能有那个疑心去怀疑自己的老大呢?

  尤瑟王这一下那是畅通无阻,直接轻轻松松越过了康沃尔公爵布下的天罗地网的守护,前往到了高塔之中。

  目送着尤瑟王进入高塔,乐渊总算是松了一口气,这样看来距离阿尔托利亚诞生恐怕也无需多少时间了。为了尤瑟王能够和伊格赖因怀上阿尔托利亚,乐渊可是费了一番功夫,在复方汤剂里面做了一点点的手脚。

  这改版的复方汤剂不但有着变形的能力,同样具备的壮阳药的功能,同时增加了尤瑟王小蝌蚪的活性,令他一炮中奖成为了可能。

  某种意义上,这也正是乐渊会用复方汤剂而非变形术的根本原因,不但省去了伪装壮阳药的功夫,更是令整件事情神不知鬼不觉。

  不过当尤瑟王上去高塔后没多久,从高塔内便由一个五岁还是六岁的精致小女孩从高塔内走了下来,虽然离得很远很远但是乐渊依然能够将她的表情看得一清二楚。

  那小女孩刚刚走出来,一直守护着高塔的士兵纷纷向着她行礼,口中呼喊的名字是“摩根小姐”?

  摩根?这个名字在乐渊的脑海中回荡了一圈,随后便望着那小女孩产生了不少的兴趣。

  传说中那个阿尔托利亚同母异父的姐姐,同时也是一个水平不俗的女巫。能够做到女女生子这种传说故事的人,也算是古今第一人了。

  当然从小莫,莫德雷德的口中,乐渊也曾经了解过一点摩根的情况。根据小莫的说法,莫德雷德有着不输于“父亲”亚瑟王的智慧,更加兼具了超越凡人的野心。

  小莫对于自己的这位母亲,那是打心眼里的惧怕。这并非来自于实力,而是对于摩根的智慧与果决感到害怕,为了能够得到王位,甚至利用药剂从阿尔托利亚身上获取了他的血脉,制造出了人造人小莫。

  不过现如今的摩根在乐渊的眼中不过是个小姑娘而已,当摩根远离了那高塔之后,乐渊听到了这个孩子口中惊世骇俗的言论。

  “……那个人会是谁呢?父亲大人,似乎被尤瑟王支开了,我记得在一天前的早餐便已经离开了领地,现在的这个父亲不可能是真……”

  这摩根远比其他人更加观察入微,或许一般的士兵迫于阶级关系,无法观察到尤瑟王假扮中的破绽,但是作为一个孩子,摩根对于自己父亲的变化非常敏感。

  或许摩根和尤瑟王之间接触仅仅是一个照面,甚至于只有短短不过十几秒的样子,但是却已经令她看到了其中的破绽。

  不过摩根也不知道出于什么样的原因并没有拆穿尤瑟王的伪装,也许是因为自己也觉得自己这是胡思乱想,亦或者她的直觉告诉她拆穿那个人会给她带来灭顶之灾。

  咚——

  正在低头思考的摩根根本没有注意到前面的路况,又或者这一条被她走过无数次的路根本没有让她值得规避的东西。

  “哎呀!”

  一声轻呼,摩根便被撞得仰面向后倒了过去。就在她以为自己会摔得屁股开花的时候,一只手将她扶了起来。

  “无论在思考什么,走路都要昂首阔步才是啊,路边的风景可比你想象得更加值得注意,不是吗?”

  正当摩根想要向撞倒自己的人呵斥的时候,她一抬起头便愣住了。眼前这个被一身灰色长袍笼罩着,根本看不出模样的男人,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作为康沃尔公爵的私人领地,理论上这里不可能出现摩根不认识的人存在,更何况乐渊的打扮是如此的奇怪。

  不过摩根的观察力远远超过乐渊的想象,仅仅是通过扶起她的那只手,那出现了仅仅数秒的指环,便立马回忆出了乐渊的真实身份。

  “您好,梅林大法师!康沃尔公爵之女摩根勒菲,很高兴见到您!”

  奇才,一个学魔法的奇才。

  看着眼前的摩根,乐渊有种见到了赫敏的感觉,这种观察力以及心性,如果是个魔法师的成就绝对不低。

  再结合刚刚摩根隐隐猜到了尤瑟王假冒康沃尔的事情,乐渊想要通过另一种方式堵住摩根的嘴,同时打发阿尔托利亚长大之前的这段时间。

  “小摩根哟,想要学习魔法吗?用另一种方式来观察这一个多姿多彩的世界!”

  “魔法?世界?那是怎样的呢?”

  摩根看着自己身旁初冬凋零的万物,似乎刚刚乐渊口中也曾说过什么“美景”的,难道这里真的有什么她看不见的东西吗?

  乐渊嘿嘿一笑,什么也不多说。将右手按在了摩根的肩上,同时将乐渊自己用雾魂之眼看到了初夏美景展现在了摩根的面前。

  四周的春夏秋冬四季变化、岁月流逝,在短短数分钟之内快速地改变,令摩根这个根本没有见过合围电视、电影的姑娘看得目不暇接。

  “好,好厉害!”

  对于仅仅五岁不到的摩根而言,这样的画面是她根本无法想象的存在,而曾经被女仆经常谈起的梅林法师更是她从前根本无法想象的存在,在女仆的口中,梅林法师甚至比起尤瑟王更加伟大。

  就在乐渊准备将魔法入门用最为浅显的方式传授给摩根的时候,那尤瑟王却是已经成功和伊格赖因夫人这个大美人颠龙倒凤起来。

  虽然伊格赖因也隐隐觉得今日的康沃尔公爵和平日里不一样,但是她绝对不会想到自己的枕边人会是尤瑟王,更加不会想到就是这么一次,她便已经怀上了尤瑟王的孩子。

  随着乐渊正式将摩根收入门下,那边的尤瑟王也越来越失难以忍受和伊格赖因不能在一起的无奈,心中更是坚定了搞死康沃尔公爵的决定。

  三个月之后,伊格赖因怀孕的事情也传入到了尤瑟王的耳中,为了确认伊格赖因怀的究竟是不是自己的孩子,尤瑟王还特地召见了乐渊。

  对于这件事情,乐渊同样亲自确认过,利用雾魂之眼在伊格赖因的身上观察的结果,已经能够100%的确定伊格赖因怀的便是将来的亚瑟王阿尔托利亚。

  有了乐渊的肯定,尤瑟王更是直接和乐渊商量起该如何搞死康沃尔公爵的事情,对于这件事情乐渊没有明说,仅仅是让尤瑟王自行决定即可,毕竟他才是这里的王。

  当时间推进到伊格赖因怀孕到了8个月的时候,尤瑟王突然发难,用康沃尔公爵意图谋反的罪名将他处决了。

  不过康沃尔公爵虽然死了,但是尤瑟王却是一直忍到伊格赖因将阿尔托利亚生出来之后才将她纳为皇后。

  而乐渊,此时却看着眼前这个不到一个月大的小婴儿发愣,谁会想到为了的亚瑟王就这么被尤瑟王抛给了乐渊。

  阿尔托利亚名义上是康沃尔公爵的孩子,但是只有乐渊以及尤瑟王明白他是尤瑟王的私生子。

  私生子是很难得到拥戴的,尤其是尤瑟王为了得到伊格赖因所使用的法子并不得人心,因此为了能够让阿尔托利亚有一个更好的机会成为国王,尤瑟王将她交给了乐渊教导,务必令她成为伟大的王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