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82章 圣杯之战终

  在阿尔托利亚送走了吉尔伽美什之后,原本还在不断倾倒熔岩灾厄的裂缝不知怎的渐渐减少,最后完全平息了下来。

  就算是已经濒临消散的阿尔托利亚在见到那来自上空裂缝的金色光辉时,也不由自主地抬起头,在拿到金色光辉之中她感受到了追寻已久,一个永恒的王者才能拥有的光辉。

  耀眼的光辉之中,视线已经有些模糊的阿尔托利亚举起自己的左手遮挡着晃眼的金光,从那金光之中一道令她搜寻许久的身影再度出现在了他的视野。

  “梅林老师,终于……能够再度见到你了吗?”

  “老师?骑士王,现在发梦是不是太早了一点,亦或者你觉得我像是个老头子呢?”

  随着乐渊的声音回应了阿尔托利亚的呢喃,她那原本已经模糊的视线再一次凝聚,看清楚了出现在自己眼前的人影。

  “真是何等耀眼的身姿,你这家伙真的不是王吗?我啊,有些嫉妒你了,在你的身上有着我追寻许久都没有得到的的东西……告诉我,Berserker乐渊!这真的是你的真正身份?”

  “大概吧,等梦醒了……或许会有人告诉你一切,现在可曾还有后悔?”

  望着眼前这一脸平淡,不再带有丝毫留恋的骑士王,乐渊觉得或许这个状态的她才是最美的,圣人之姿,斗心、战意全都散去,人世间的一切已经和她再无半点瓜葛……

  “后悔?不曾有,我努力过、拼搏过,贝狄威尔卿还在等着我,还请倾听我最后一个愿望!”

  “作为对亚瑟王的敬意,同样并肩战斗过的战友,我答应你,无论你所说的愿望什么!”

  看着已经注定要退出的阿尔托利亚,乐渊出生说道。

  “谢谢!我曾答应过做爱丽丝的守护骑士,可惜我没有办法做到,她被我追寻的圣杯吞噬……”说道这里,阿尔托利亚的眼中带着些许的落寞,还有着自嘲的笑容,或许是对于自己追寻圣杯的事情感到后悔,“爱丽丝有一个孩子,她不应该成为下一个牺牲品,我向请你代我拯救她,拯救那个无辜的孩子……”

  阿尔托利亚的声音变得越来越轻,已经周身重新化作魔力流消失在天地间,至于属于阿尔托利亚的意识却消失于这个时空中,回到了她所在的中古时代。

  “如何?和你的小情人聊天聊完了,那么我们两人之间的事情也该处理一下了吧,亦或者你想要主动向我跪下……道歉!”

  伴随着乐渊身边的温度瞬间降低到零下三十多度,乐渊就算没有转身,也知道这是艾斯德斯“吃醋”说出的话。不过有件事情艾斯德斯说得没有错,他们之间的确有些事情不得不处理一下。

  理论上圣杯战争其实到了现在已经完全结束了,那黑圣杯流出来的熔岩已经随着贞德的结界被当了下来,虽然造成的损失依旧不小,但是比起冬木市十几万人的伤亡来说,这已经好上太多了。

  而圣杯已经被乐渊拿在了手中,虽然这个“圣杯”乃是第三法的混合体,拥有了这个圣杯的乐渊理论上已经能够通过它进行第三法的施展,但是以它的能量乐渊顶多能够使用三次。

  而在外界大圣杯消失的现在,没有了魔力供给的从者们,如果不靠着自己的魔力马上就会回归英灵王座。贞德现在的情况就非常接近消失,不过她还有十多枚令咒可以用来补魔暂时不用担心。

  而接下来的乐渊和艾斯德斯就是属于第二种情况,艾斯德斯是身体经过黑泥的重铸,令自身达成了黑化版的灵魂物质化,虽然和正统的第三法并不完全一致,但是也算是拥有了无需御主的身体,从而停留在了这个世界。

  乐渊则是更加干脆,一直使用手中的圣杯为自己补魔,从未维持不出局的状态,这也是主线任务三保有圣杯三天本来的做法。

  不过现在的局面是,无论是乐渊还是艾斯德斯都没有随着圣杯战争的落幕而退场,令这个世界的晋升者最后还剩下了两人。

  其中艾斯德斯虽然暂时存活了下来,但是由于并没有持有圣杯,因此根本不能够算是完成了主线任务三,现在摆在艾斯德斯面前的路有两条。

  其中之一,那就是选择就此罢手,毕竟能够得到黑化版的灵魂物质化强化,将她从一个残余的意识重新拿回身体的控制权,也就是她赚大了,根本不比继续和乐渊自相残杀。

  而第二条路,那就是选择夺取乐渊手上的圣杯。换句话说让乐渊出局,由她得到这个世界级任务世界的最终奖励。

  “哈哈哈……别开玩笑了,艾斯德斯!”乐渊摊开自己的双手,随后下一个瞬间已经来到了艾斯德斯的面前将她拥入了怀中,“欢迎回家,能够再次见到你真好……”

  乐渊寻找过艾斯德斯无数次,不过在雪妍闭门不见的情况下那是没有丝毫的办法。但是没想到一次世界级任务,便将久违的艾斯德斯重新送回到了他的身边,这恐怕是他在这一次任务世界中最大的收获。

  面对乐渊的怀抱,就算是刚刚一副要打打杀杀模样的艾斯德斯,同样脸色缓和了下来。支撑着艾斯德斯一直坚持到现在的,恐怕便是再次和乐渊他们相见,而久违的感情爆发的确是让人难以忍住的事情。

  但是热烈相拥的两人仅仅温存了不过十分钟,一份突然而来的变故令原本已经平息的干戈再一次掀起了争斗。

  滴——滴——

  属于乐渊的鲜血一滴又一滴地滴落在地上,不过乐渊却没有时间顾及自己腹部那已经被一阵冰霜冻结的伤口,而是一刻不停地望着对面那被不详黑气笼罩的艾斯德斯。

  现如今笼罩在艾斯德斯身上的气息,正是已经被乐渊干掉的此世之恶的。只不过乐渊虽然消灭了此世之恶,但是仅仅是圣杯内的根源,被此世之恶分离出去的部分依旧存活着。

  而作为艾斯德斯重新获得自主权的力量,此世之恶同样在无形之中获得了操控艾斯德斯行动的能力,只不过这种能力对于它自身而言很伤。

  “咯咯……真是可惜,下一次一定要将你的心脏一并挖出来!!”

  虽然依旧是艾斯德斯的声音,但是乐渊却明白此时操控着那具身体的已经换成了此世之恶的分身。

  属于他和艾斯德斯之间的战斗,一触即发!

  世界领域VS永恒冰界——

  两人在同一时刻都选择了用领域作为先手攻击,顿时双方的领域冲撞在了一起,相互之间领域的吞噬最终角力在了一起,只不过和艾斯德斯掌握的领域比起来,乐渊的世界领域无疑是被压制的那一方。

  永冻之风——

  自永恒冰界吹拂而起的寒风,吹拂过了乐渊的世界投影出来的领域,在这一阵风的影响之下,属于乐渊的世界顿时被冰晶覆盖,领域内的一切都有被冰冻的倾向。

  连对方的领域都能够影响,这正是艾斯德斯领域强于乐渊的最好体现,在这种情况下乐渊的领域已经无法成为保护他的绝对领域。

  哗——

  突然出现在乐渊身后的艾斯德斯,手上一柄冰剑划破了乐渊了一只胳膊,同时从那被划破的上开开始,乐渊的手臂在短短一瞬间被冰覆盖住。

  瞬间移动?刚刚被伤到的乐渊否定了这一种可能性,如果说瞬间移动不可能连一点能量波动都没有,相反冰的力量还有刚刚的突然运动无不是说明着另一个恐怖的招数——摩珂钵特摩。

  这个用于冻结时间的招数,此时竟然无声无息地被艾斯德斯使用了出来,简直就像是变成了常规技能一般。

  雷瞳+白眼+水银时间,在一瞬间整个世界都变成了水银色的世界,所谓的色彩在乐渊的眼中已经没有了意义。所有的一切全都暂停了下来。

  而乐渊同样来到了艾斯德斯的身后,右手化作绽放蓝光的魔人右臂,想要通过这恶魔的力量将艾斯德斯体内的黑泥处理了。

  嗤——锵——

  一道冰剑划过了乐渊的眼前,不过还在被魔力包裹的魔人右臂并非单纯的肉身,勉勉强挡住了这陡然出现的攻击。

  只间不知何时,原本水银色的世界披上了一层蓝色的霜迹,而艾斯德斯更是获得了在这个几乎静止的世界中活动的能力。

  战斗再开,双方的速度相对于原本的世界而言无疑是快到了不可思议的地步,但是他们两人却无法获得超越对方的速度,战斗还在僵持着。

  就在再度分离之后,无论是乐渊还是艾斯德斯都退出了那种加速的状态。

  而在黑化艾斯德斯的注视之中,乐渊坐在了石质王座上,虽然那石质王座并非散发出其他气息,但是却带来了致命的威胁。

  嗡——

  世界在颤抖,这是黑化艾斯德斯从自己领域中得到的感受,她的领域仿佛遭受了灭顶之灾一般,在恐惧着眼前那坐在王座上的乐渊。

  对界宝具,英灵王座·界灭——

  将乐渊小世界的投影化作实体状,形成犹如世界冲击般的自杀性攻击,造成的攻击犹如世界毁灭造成的最终破坏力。是唯有作为小世界中枢的英灵王座才能发挥出来的终极攻击。

  在这样的攻击下,那高出乐渊的世界领域不知道多少档次的永恒冰界在刹那间被粉碎,而作为领域主任的黑化艾斯德斯更是直接重伤倒地,身上的气息直接陷入到了濒死状态,来自一个世界的毁灭力量可不是她能够抵挡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