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79章 VS黑泥,谁才是污妖王

  时间向前推移,当初雪妍与风水兽冰凤凰合为一体之后进入了被污染的圣杯之中。不过仅凭圣杯那根本只剩下意识的此世之恶,想要对付一个能力已经不可限量的雪妍,无疑是做梦。

  因此,此世之恶能够做的唯一一件事情那就是——精神污染。

  通过那数以亿计的人类积攒下来的恶念,试图令眼前的从者Berserker雪妍变为它进入现世的傀儡。

  不过并非所有的人都和被此世之恶污染的罗凯一样那么容易控制,甚至于为了能够将罗凯污染,此世之恶都耗费了不少的力量,更何况于吉尔伽美什和雪妍这两个比起罗凯来更胜十倍的人物。

  不过相较于傲气中二病的吉尔伽美什,看似冷淡却又如冰峰一般无懈可击的雪妍,却被此世之恶发现了一个致命的破绽。

  在雪妍那看似毫无破绽的心灵世界中,此世之恶感受到了一股诉求,一种可恶。一道几乎被完全忽略的意识,正在渴望着来自于此世之恶的力量,拿到意识在雪妍力量的笼罩之下显得如此的渺小。

  如果说雪妍的心灵力量犹如大海一般浩瀚,那么那一道夹杂在其灵魂之中苟且偷生,保留下来的意识就只是大海中的一叶孤舟,随时都有可能被颠覆。

  但就是这么一叶扁舟,却让此世之恶看到了那绝不比雪妍意志来的差的灵魂,不过和雪妍那从心底里对此世之恶表现出的拒绝意志不同。那一道渺小的意识却表现出了前所未有的强烈欲望,变成猎手,将其他人化作猎物的强烈欲望。

  有欲望就有破绽,而向雪妍和艾斯德斯这一体两面的存在,可比一般人都双重人格所具备的隐患更加大,尤其是在此世之恶的力量那防不胜防地越过了雪妍的防御,将原本显得微不足道的艾斯德斯变得足以押到雪妍的地步。

  救命恩人,某种意义上此世之恶当得起这个称呼,没有它的帮助艾斯德斯就算勉强保留下自己的人格,但是也绝对得不到翻盘的机会,尤其是当雪妍变得越来越强的时候。

  不过艾斯德斯可不是以德报德的好好先生,对于此世之恶这个抱着别样目的帮助自己的恶心黑泥,艾斯德斯同样是不抱有任何的好感。

  但是在接受了此世之恶那犹如毒苹果一般的馈赠之后,就算艾斯德斯有心想要拒绝,此时也已经显得有些晚了,因此才出现了上面的那一幕,艾斯德斯直接将乐渊扔进了圣杯内部。

  “这里就是圣杯内部?还真是略微让人不爽的地方……我去!”

  刚刚打量着周围的乐渊,一句话还没有说完,便被一道来自于自己身后的攻击奇袭了。

  好在乐渊自从被丢进这里之后便一直处于警戒状态,这才向一旁闪过了这一道奇袭。

  不过当乐渊看清楚袭击自己的东西之后,乐渊便没有继续游荡的心思。

  黑泥,此世之恶用来污染其他存在的根本,包含了人类负面愿望的化身,就是乐渊眼前这无穷无尽黑泥的真面目。

  “为什么,为什么不愿意和我合为一体?假如我们合为一体,你将获得无穷的力量,这不正是你所期望的吗?”

  一道来自此世之恶的声音,自乐渊的心底泛起。虽然这声音听起来很轻,但是却深深烙印进了了乐渊的心中。

  “合体?抱歉,我没有和自己女人之外的家伙合体的习惯,更何况你TM连个人都不是,合你妹的体!流星Gungnir!”

  乐渊的右手在瞬息之间闪耀除了璀璨夺目的光芒,这道光芒蕴含着希望之光,作为神的武器。永恒之枪对于此世之恶无疑是具备针对性的存在,在光芒闪耀起来的时候,乐渊能够明显感觉到围绕在自己周围的黑泥在瞬间向后退了一步。

  流星之枪,纵然闪耀出无比耀眼的光辉也只能如流星一般转瞬即逝。

  永恒之枪一击释放出之后,乐渊感受到冲刺向前的永恒之枪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冲击,虽然在无尽的黑泥之中杀出的一条血路,但是枪身的光芒终究在无法估量的黑泥阻挡之下变得越来越暗淡。

  “我的枪,你丫的多久没洗澡了,害我的永恒之枪都变黑了!”

  乐渊手上的永恒之枪已经从远坂的金色变得有些黯淡无光,相信如果乐渊再发出刚刚那样的攻击两三次,那就彻底没救了。

  “不识好歹,给我吞!”

  四周的黑泥可不管乐渊讲的是什么玩意,它现在只有一个目的——将乐渊化作它手里的棋子。

  四面八方全都是黑泥,乐渊纵然是想要逃也找不出个地方是能够落脚的。

  轰——

  犹如泰山压顶一般,黑泥从天而降将乐渊整个包裹了进去。

  被此世之恶吞噬,要说感觉乐渊只能说寂静。

  原本和间桐樱之间的魔力联系在这一刻被中断了,但是乐渊也完全没有担心自己会因为魔力不足而被踢出局。周边的黑泥虽然恶心,但却是完完全全由魔力构成的,只要乐渊愿意吸收,能后立马将魔力补充回来。

  但是此世之恶可不是开善堂的,虽然周围的黑泥随时可以补魔,但是吸收这些黑泥便意味着开始同步此世之恶的力量,要承担起被此世之恶同步的危险。

  一开始,乐渊是拒绝的……

  补魔什么的,他现在根本那个需求,更何况这补魔的方式更是和黑泥合体,这方式过于恶心了一点。

  但是随着被黑泥吞噬的乐渊再度被吐出来的时候,一直没有魔力需求的乐渊顿时投入了不得不消耗魔力的境地。

  黑泥,为了逼迫乐渊消耗自身魔力,竟然给他安排了无数的对手。

  Rider征服王、Lancer刷子哥、Assassin体操团、Saber小莫、Caster英灵卫宫以及Caster吉尔斯元帅。

  并非是从者本身,而是借助流向圣杯的魔力其中的烙印复刻出来的冒牌货,就和当初灰Saber制造的冒牌货是同一个道理。

  只不过由此世之恶操办的这些,更加精致,实力上自然也和他们的本体更加接近。

  1V6?

  如果只是单纯的1V6根本不可能消耗完乐渊的力量,真正让乐渊觉得恶心的是,此世之恶制造出了100组这样的对手。

  和刚刚那无穷无尽的黑泥如初一周,现在的冒牌从者犹如神风特攻队一般不要命地向着乐渊冲了过来。

  一个小时亦或者是两个小时?

  乐渊已经没有那个闲工夫估算自己究竟在圣杯内部待了多少时间,他只知道这无休无止的攻击仿佛没有终点一般。

  攻击需要魔力;闪避需要魔力;格挡需要魔力;解放宝具需要魔力;修复伤势需要魔力……

  这无休无止的战斗在远远不断地消耗着乐渊自身的魔力。自带的魔力耗尽了,宇宙魔方的三次充能同样消耗一空,到了如今乐渊已经不得不从周围的黑泥那里补充魔力。

  随着乐渊自黑泥的魔力中得到恢复,那魔力之中带着的无穷恶意同样在对着乐渊的意识发动者无休止地沉吟低语。

  或许吸收一点两点的魔力,对于乐渊这种等级的人而言不过是个笑话,但是量变引起质变。尤其是在这大量魔力消耗之下,乐渊对于这吸收进体内的魔力都来不及进行转化的时候,更是受到的影响无可计量。

  嗤——

  当最后一名翻版从者被斩杀之后,乐渊只能不断地喘着气,虽然四周已经没有了敌人,但是他现在的状态却比刚刚拼杀的时候更加糟糕。

  “放弃吧,你是没有办法从这里离开的,能够离开的只有一个,那就是与我合二为一,来吧,不要在顽抗下去了……”

  乐渊的身体也就被黑泥彻底包裹住,从里到外散发的魔力都是黑泥那独特的恶之魔力。不过有了吉尔伽美什和艾斯德斯这样两个特例存在,此世之恶也不敢随意放乐渊离开了。

  此世之恶需要的是犹如罗凯这般没有自我意识的傀儡,像吉尔伽美什和艾斯德斯这样虽然替它战斗,却有着独立意识的个体,到最后反倒有可能成为它的绊脚石。

  “放弃?投降?还真是一个完全不懂所谓人心的家伙,换取自由的代价可是很高昂的,我可不会把我的自由交到你这种家伙的手里!”

  “自由?人类就是被所谓的自由给欺骗了,因为自由,人类能够屠杀其他生物;因为自由,地球彻底病了;因为自由,互相残杀的事情屡禁不止……自由,是人类最大的奢侈品,应该从人类的手中予以剥夺!”

  “嘿嘿……想要剥夺我的自由,那么你最起码再把你的力量加强一千倍,有本事试着夺走我的自由试试,你会后悔的!”

  “自寻死路!”

  黑泥似乎也不想要继续和乐渊纠缠下去,四周的黑泥再一次变化,这一次竟然爬起了1000组的翻版军团,论起威胁比起刚刚多了千倍不止。

  光,本不应该存在光芒的圣杯内部出现了一道耀眼的光芒。这到光芒是划破世间黑暗的黎明之光,也是终结一切罪恶的毁灭之光。

  保有技能[救世主之证],乐渊最大的底牌也是最难以使用出的底牌,这一刻终于达成了他的激活条件。

  面对百倍于自己实力的敌人,毫不动摇,展现出救世主一般的精神。

  这一项保有技能是结合了乐渊自己的称号[黎明守护者]转换而来的,自然也保留了[黎明守护者]称号激发条件的限制。

  也只有在面对此世之恶的情况下,它才有了发挥的余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