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72章 激突,被狙击的英灵卫宫(求订求收藏)

  乐渊与神谷光大战的半天之后,正在静养的乐渊便收到了来自于骑士王阿尔托利亚的邀请,如果说这个邀请是来自于其他人乐渊或许会拒绝,但以阿尔托利亚的个性多半还真的有事相商。

  离开前,乐渊对着还在疯狂解决食物的贞德以及英灵卫宫打了声招呼:“骑士王找我,我去去就回,这里的事情就交给你们了,圣杯降临的日子不远了,你们小心为上!”

  阿尔托利亚约见乐渊的地方,乃是距离卫宫切嗣名下的道场最近的一座公园。由于处在深山镇的居住区附近,在日落时分来到这里玩耍的孩童、老人数目不少。

  在这种地方,怎么看都不像是要发动奇袭的样子吧……

  以阿尔托利亚的个性,就算要狙击乐渊也定会选择一个一个没有人的地方,绝对不会把聚集地点放在这么一个一不小心就可能波及到普通人的公园里。

  当乐渊来到公园的时候,距离约定的时间还有差不多10分钟的样子,看着在家长的带邻下一个个准备回家的孩子,乐渊现在的模样怎么看怎么像是等待女友的年轻小伙。

  而乐渊坐在一边的长椅上,身体后倾仰望天空,脑袋进入了一种空冥的状态,虽然看起来像是在发呆,但是实际上却在进入一种极速思索状态。

  阿尔托利亚找自己会是什么事情?

  1、关于乐渊的身份疑问,不过乐渊早已经在酒宴上解释过了,自己并非历史上的英雄,就算阿尔托利亚见到自己这一副像极了她记忆中兰斯洛特的模样,但是由于能力差别也让她相信了乐渊的解释。

  那就是乐渊≠兰斯洛特的结论,应该已经没有问题了才对,难道说她还想要在确定一次?

  2、关于圣杯战争的日后导向问题,不过这种事情的可能性并不大,毕竟按道理来说,明面上还有着两位从者卫宫切嗣才是这次圣杯战争的最强候选者。而乐渊虽然掌握了裁决者Ruler,但是并非Ruler的主人仅仅是饲养者的身份,根本决定不了什么。

  3、有关半日前被阿尔托利亚送回英灵王座的小莫的事情,乐渊身为小莫的伙伴,阿尔托利亚用“不正当”手段击败了小莫,的确有很大可能性令阿尔托利亚心生芥蒂想要进行解释。

  就在不断的思考之中,那阿尔托利亚也在乐渊的感应之中现身了。

  只见一身男式丽装的阿尔托利亚带着中性之感来到了公园之中,仅仅是一眼般见到了公园内的乐渊。

  几息之后,阿尔托利亚便已经坐在了乐渊的身旁。

  “说吧今日来找我有何事情?按照Ruler制定的规则,我想你应该不会是来和我战斗的吧,那可是违规的事项!”

  从第二阶段开始,战斗就是禁止事项,任何一个试图私斗引起其他从者退场的人,都将受到来自Ruler贞德的绞杀。

  “这是自然,我来此是有两件事情想要和你商量。其中之一就是关于上午的比试,我深感抱歉,关于莫德雷德的事情并非出自我的意愿……当我取得圣杯之后,我将改变那破灭的命运,莫德雷德的命运我也将一并改变,到时候她应该不会……”

  如果说阿尔托利亚所说的开头道歉的几句话还令乐渊比较满意的话,那么她之后所说的借助圣杯的力量改变命运的话那么就让乐渊有些看不起她了。

  否定过去,改变历史。许多人都尝试过,毕竟后悔药这东西如果真的存在,那绝对是供不应求的东西,人类的历史伴随着后悔这种情绪,这是否认不了的事情。

  但是阿尔托利亚经历过的历史虽然算不上完美,但是也觉不对算不上失败。她被万民敬仰,从而走上权力巅峰,成为流传千古的骑士王,她同样从巅峰落入地狱,信任的人被一个个离心离德,最后甚至王国也被颠覆,但这一切都是在她和她的子民选择中完成的,纵然是后悔也是她一手缔造的历史,现在却被她亲自否定,这对得起她曾经的努力吗?

  就在乐渊对着阿尔托利亚开始说教的时候,在远离他们这片地区的几十公里外的深山之中,作为明面上乐渊御主的英灵卫宫却来到了这个在深山中被废弃的教堂旁。

  “远坂家主,既然已经来了就请现身吧,你想要结盟何必躲躲藏藏的?”

  英灵卫宫的话如果被乐渊听到绝对会大吃一惊,他这才离开多久,便传来了远坂时臣想要和乐渊这一方势力结盟的消息。

  而英灵卫宫同样带着疑惑,就在乐渊离开后不久,从远坂时臣那里便传讯要结盟,如果英灵卫宫有兴趣的话便在30分钟内赶到这个废弃的教堂商谈。

  不过英灵卫宫本以为出现的会是已经坐上轮椅的远坂时臣,谁曾想不仅仅是他,一并出现的还有雪妍、吉尔伽美什以及罗凯。

  “嗯?这是什么意思,远坂家主,如果我没记错的话那边那个似乎是已经背叛了你的从者哟,难道说你们联手了?”

  瞧见三名从者现身的英灵卫宫,怎么会还不清楚自己落入了圈套之中,不过英灵卫宫怎么也不觉得,眼前的三人竟然想要拼着被Ruler贞德惩罚的可能性来杀他。

  “嘿嘿,要怪就怪你的从者太强大了,那近乎妖怪般的身体,还有强大的对城级别的宝具以及源源不断的手段,这种从者继续存在对于我们的威胁实在是太大了!”

  远坂时臣的话令英灵卫宫有些无奈,没想到这些家伙竟然忌惮乐渊的实力到如此地步,以至于想要通过击杀御主的方法令从者强制退场。

  不过事实上就目前的所有从者表现来看,除了还没有动真格的吉尔伽美什以及雪妍之外,还真的没有一个人能够与乐渊媲美,无论是战绩还是表现力,乐渊的实力都是超规格的存在。

  不过一旦从者动手,从这爆发的魔力绝对会引起Ruler的感知,毕竟作为裁决者,贞德的感知力是最强大的的。

  只见雪妍踏出一步,推着远坂时臣的轮椅,下一秒从她脚下开始无尽的冰霜开始向外蔓延,而在所有人反应过来之前,所有人便已经置身于一片茫茫雪原之中。

  “不愧是本王看重的女人,果然有一手!”

  “固有结界,并非魔术师却使用了固有结界,果然是强大的人物……”

  “领域?这个女人究竟是何方神圣?如此程度的领域,比起那个乐渊更强,闻所未闻、见所未见?”

  和雪妍暂时是同一组的其他三人见证雪妍的领域后,不由心理面产生了各自的小九九。

  而领域展开的下一秒,作为敌人的英灵卫宫便感受到了罗凯他们没有感受到的压力。

  与世界为敌这种感觉,英灵卫宫能够站着没有直接跪下已经算是他很行了。

  “他,现在交给你们了!”

  雪妍只做了这么一件事情便不再动手,安心当起了路人。这也是他们当初约定的事情,由雪妍的领域屏蔽贞德的监控,同时其他两人负责下杀手。

  “哼!这种家伙,你来出手吧,本王的宝具可不是杀他这种家伙的!”

  罗凯那是当仁不让,提着他那霸王破阵枪三两秒来到了英灵卫宫的身前。

  “安心上路吧!”

  锵——

  就在罗凯一枪欲要干掉英灵卫宫,谁知原本空着手的英灵卫宫的双手多出了一黑一白两柄短刀。

  “别太小看人啊,混蛋!”

  英灵卫宫临危之际投影除了自己最为熟悉的干将·莫邪两柄端到避过了来自于罗凯的攻击。

  连续两个后跳退出了超过50米的距离,英灵卫宫举起右手靠在了自己的心脏上。

  Iamtheboneofmysword.(吾为所持剑之骨)

  Steelismybody,andfireismyblood.(钢铁为身而火焰为血)

  Ihavecreatedoverathousandblades.(手制之剑已达千余)

  UnknowntoDeath.(不为死所知。)

  NorknowntoLife.(亦不为生所知)

  ……

  短短数秒的时间,英灵卫宫便已经将自己的固有结界咏唱执行了大半,那心灵的映像也在咏唱开始之时反过来撕裂眼前的冰雪领域。

  “固有结界?这种气息,间桐家的混蛋,他们竟然用Caster进行违规召唤,这家伙根本不是御主,是Caster啊!”

  英灵卫宫的身份率先被作为御主的远坂时臣所看破,但是现在纵然看破也没有办法,既然已经狙击上了英灵卫宫,那么就要将他彻底地葬送。

  咏唱还在继续——

  Havewithstoodpaintocreatemanyweapons.(曾承受痛苦创造诸多武器)

  Yet,thosehandswillneverholdanything.(然而,留下的只有虚无。)

  SoasIpray,UnlimitedBladeWorks.(故如我祈求,无限之剑制)

  “为你们的行为付出代价吧,Lancer、Arhcer、Berserker!”

  虽然卫宫士郎展开了自己的固有结界,但是他发现自己竟然无法突破属于雪妍的领域,自己的固有结界仅仅是在雪妍的领域内撑开了一个小领域,从而暂时免除威压而已,根本没有从根本上解决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