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66章 Ruler突现,阶段二开始(求订)

  伴随着魔力洪流充斥着整个山洞,乐渊只觉得自己在瞬间来到了那个曾经带给他极大震撼的地方——英灵殿。

  脚下依旧是那片不知名的星空,不远处属于北欧风石质宫殿,不过此时的这里可没有当初的百名晋升者齐聚的热闹气氛。而且在乐渊的感知之中,眼前的一切全都是投影,他自身其实还在圆藏山埋藏大圣杯的山洞内。

  嘭——嘭——嘭——

  正当乐渊疑惑这究竟是要做什么的时候无数声礼炮响起,同时彩带横飞献花如雨,圣堂歌声在这一片空旷的星空之上想起,好似正在庆祝着什么重大的节日一般。

  “恭喜(恭喜)!”

  只见曾经见过两面的盖亚和阿赖耶这两个精致得如同瓷娃娃一般的女孩儿突然出现在了乐渊的身旁,一左一右一边撒花,一边向乐渊恭贺着。

  “喜从何来?两位如果有什么事情就请直说,不必拐弯抹角的。”

  乐渊对于眼前的两个小女孩可不敢有丝毫的放肆,毕竟论位格这两人的地位等同于仙剑世界的重楼,金书红颜录世界中灭世纪的玄女分身,都是那种能够对一个世界进行最终命运裁定的人物。

  “违规者……”

  盖亚这银发的伪三无萝莉还是一副机器人模样,说话简洁得差点令乐渊没有明白她究竟想要表达什么意思。

  违规者,目前整个圣杯战争中算得上违规者的大概就要属违规召唤的乐渊这一组,以及大肆屠杀召唤亡灵的灰Saber泰隆,至于之前肯主任和他未婚妻索拉玩得那一套分开令咒和供魔的方式也不知是否算是违规。

  见乐渊默不作声,话多的阿赖耶便手一挥出现了刚刚乐渊与灰Saber大战的那一幕。

  “就是这个家伙,他妄图盗取大圣杯的魔力以及Ruler的能力,多亏有你及时制止他……”阿赖耶手指着灰Saber,脸上满是恼怒的样子,“这个家伙竟然一次性杀死了那么多的人,知不知道会加大我们的工作量的……”

  “工作?你们准备怎么做,那近百万的人员伤亡,难道你们能够全部逆转吗?”

  乐渊不由好奇的问道,毕竟造成这么大的事件已经不可能用一两句话掩盖过去,除非施展全球级别的记忆清除术,不然冬木市圣杯战争别想继续下去。

  “复活……不能!”

  盖亚对于乐渊的问题仅仅说出了这么四个字。

  复活对于绝大多数的世界而言都是禁忌的事情,更何况现在需要复活的还是如此大量的生命,别说盖亚不具备如此能力,就算真的能够做她也不会选择如此麻烦的掩盖方式。

  对于盖亚和阿赖耶而言,能够偷懒的事情绝对不会多花一分的力气。因此她们两个并不打算用复活加上洗脑的方式将大规模死亡掩盖过去,而是仅仅打算洗去绝大多数“一般人”的记忆。

  这里的一般人包括非圣杯战争参赛者之外没有达到根源的人类,至于死徒这样的不死者就不再盖亚她们的考虑范围内了。

  记忆变更之后,虽然大批量的死亡会令这些人感到疑惑,但是会被他们下意识地忘记,因此圣杯战争的秘密会被保留下来。

  比起这些,乐渊更加好奇的是之前提到的灰Saber想要窃取Ruler能力的事情,这个所谓的Ruler又是怎么回事?

  Ruler,并非圣杯战争七个正规职阶中任何的一个。人如其名,她是圣杯战争争夺的圣杯本身选定的裁决者,或者说比赛的仲裁人。

  Ruler的出现条件非常特殊,只有当圣杯战争的规矩出现变化,从而令最终的胜负变得难以判断的时候,或是圣杯战争会引发世界重大变故的情况下才会出现。

  按照现在圣杯战争的变化,最终结局的确令人生疑。毕竟在圣杯战争已经闹得这么大的情况下,还可能再次闹出惊天动地的事情来。

  而为了预防此类事件的发生,盖亚和阿赖耶便在大圣杯那里提前孕育了一个Ruler,为的便是在危机发生前提前阻止。但是谁错想到,灰Saber提前找到了大圣杯的所在,并且抢先一步对Ruler出手了,令Ruler不但没能安全出世,反倒被弄得成为了非正常状态。

  “非正常状态,什么意思?”

  乐渊隐隐有不详之感,这似乎就是眼前两个装嫩的大神将他拉到这个地方的最主要原因。

  “呃……这么说呢?由于出生前遭受到非人对待,导致自身魔力被抽取使得个体发育出现畸形,大圣杯为了令Ruler实力不受损,从而减少了对其情感与语言处理系统的培养以及……”

  “等等……能不能简略一点说话,你说的这些貌似并不重要,问题是……Ruler,她怎么了?”

  听到阿赖耶大段地解释词,乐渊只觉得脑袋都要炸了,这些究竟是个什么情况,怎么突然转进到了医学上的事情。

  似乎意识到了乐渊显得颇为不耐烦,一旁显得异常沉默的盖亚抬起头吐出了三个字:“脑残!”

  脑残,这个词非常简单直接,但是却令乐渊一下子就明白了现况。

  “脑残就脑残呗,和我有什么关系?圣杯战争照样进行,大不了你们再继续召唤一个新的Ruler,不就行了吗?”

  乐渊那是没有丝毫的紧张,这种事情他们两个大神处理不久够了吗,何必特地找他来?

  不过乐渊的想法注定要落空,先不提灰Saber这个搅屎棍为了维持他那近百万的亡灵大军抽取了大量的大圣杯魔力,令大圣杯的消耗远超估计,恐怕在持续下去连圣杯降临都难以实现。

  而召唤Ruler的魔力本来就大,再重新召唤一个新Ruler誓必影响到最终的圣杯召唤,因此不得不用眼前的脑残Ruler来当仲裁者。

  似乎为了让乐渊了解这个Ruler的具体情况,阿赖耶继续解释道:“由于心智发展并不健全,令她会产生雏鸟破壳认亲的举动,换句话说她第一个见到的人等同于成为她的Master……”

  “监护人!”盖亚补充说明的同时望向了乐渊。

  “你们什么意思?难道那个人还肥沃不可,别开玩笑了,我可不会当别人奶妈!”

  就算没有Ruler,按照正常的比赛,乐渊这边可是有着三名从者,无论怎么看都是有着最大的优势,赢面不是一般的大,根本用不着一个不稳定的脑残Ruler来帮倒忙。

  “办不到,你已经站在了她的身前,再加上Ruler本身需要日常魔力供给,我想跟在你这个会用料理补魔的人身边,应该不成问题吧……Ruler可是很强的,一定能够帮到你!”

  阿赖耶像是妈妈桑一般向着乐渊推销Ruler,看样子是不把Ruler推给乐渊誓不罢休了。

  “这么一个‘好’战力送给我做什么,我的优势已经很大了吧?我有这么受欢迎吗?”

  乐渊狐疑地看着阿赖耶,一旁的盖亚是伪三无根本看不出任何的心理变化。

  而阿赖耶却是右手一抖,拿着一把折扇挡在了自己的嘴巴前呵呵轻笑。

  “我们看好你哦!圣杯战争究竟谁输谁赢都无所谓了,既然如此给你这个看起来顺眼的人,也是无所谓的,而且你一定能够让这次的圣杯战争变得相当有趣……好了,安心回去吧!”

  阿赖耶不给乐渊继续追问的机会,手中的扇子一扇,随后乐渊便意识到自己周围的一切变得模糊,当再次清晰的时候已经回到了山洞内。

  而时间,直到他清醒过来才刚刚过去一秒钟不到,近乎没有变化。

  而那从球型巨茧上散发出的蓝光也在逐渐散去,随后茧的外壳慢慢剥落露出了里面的存在,一个身着蓝色披风,金黄色短发的少女闭着眼睛出现在了乐渊的眼前。

  当那金色短发的少女睁开眼睛的下一秒,直接对着乐渊道:“爸爸!”

  说她脑残绝对不是污蔑,而是这个金色短发的少女思维模式的确迥异于常人。乐渊问她什么,她就回答什么,自己的身份、使命全都明白,偏偏就是一见乐渊就喊爸爸,真的搞不清她究竟在想些什么。

  金发少女名为贞德,就是那个Cster青须一直误认Saber想要寻找的存在。

  说强也强,说弱也弱。关键时刻还能当个人肉炸弹来用,不过以她的脑残程度,乐渊怀疑到时候会不会坑到自己这边。

  而当乐渊问及她关于圣杯战争接下来的进展时,贞德却是回答为了预防像灰Saber这样的事情再度发生,以后每次从者之间的战斗都必须在她的安排之下才能够进行,无人可以改变这条规则,包括乐渊。

  说起规矩的时候,贞德表现得那是一点也不像是个脑残,但是当她话刚刚说完,立马又变得合格三岁孩童一般,抱着乐渊的胳膊不放直喊爸爸。

  带着贞德离开了圆藏山,盖亚和阿赖耶这两人力量随着战斗的结束开始展现,周围的一切虽然还是大战后的模样,但是路人们却对昨晚上那犹如战争般的变故没有丝毫的怀疑,还是日常生活工作,仿佛根本没有受到打搅一般,所有人都忘记了那百万人失去生命的事情。

  就在讨伐灰Saber之后的第二天,由于从者全部阵亡,已经准备脱离冬木市的言峰绮礼背刺了他的老师远坂时臣成为了吉尔伽美什的御主,继而再次加入了圣杯战争中。

  而远坂时臣则由于雪妍的帮助保下了一条命,但是下半身瘫痪成为了一个离不开轮椅的残疾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