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62章 撂担子,老子不陪你们玩了(三更国庆快乐)

  刑天的情况很糟糕,糟糕到什么地步呢?肉体四肢已去其三这就不说了,体内被轩辕剑的剑气侵蚀五脏六腑已经几乎报废了,肉身除非神农再世,或是三皇级别的亲手救治,否则恐怕谁来了也没用。

  而更糟糕的是他的神魂,轩辕剑气不仅伤了他的肉体,还进一步令他的神魂受创,加上刑天不顾身体的燃烧生命力,令他长时间处于回光返照的状态之中。

  一旦刑天力尽身死,那么别说投胎转世,恐怕会在死亡的瞬间灰飞烟灭。

  想要用正常的方法救下刑天,别说乐渊没有那么通天的本事,就算有恐怕也来不及了。而在这种时候,乐渊只能用非常规的方法试上一试,保留下刑天的灵魂。

  当刑天说出愿意之时,乐渊一把将魔剑插在了刑天的身前。这就是乐渊的想法,将魔剑转化为属于他的魔人兵器,将刑天的灵魂化作魔剑的剑灵,就如同后世的龙葵一般,以魔剑之力蕴养刑天之魂,令其灵魂重新平静下来。

  按照乐渊的想法,这刑天之魂和魔剑的匹配性还是很高的,魔剑的特性之一便是化无穷战意为魔剑的力量,刑天的战意通天彻地,三族之中谁人不知谁人不晓。

  抽魂、注魂、熔炼……

  三步之间每一步都是小心谨慎之下完成的,为的便是能够令刑天的灵魂安然无恙。

  当三步完成之后,刑天的灵魂暂时陷入了沉睡之中,纵然乐渊小心谨慎,整个[魔人武装]期间对于刑天的伤害还是很大的,需要用时间和灵气对刑天的灵魂重新蕴养。

  这就是现如今的魔剑,彻底成为了乐渊可以携带走装备的,第二件魔具——

  魔剑·刑天(大剑型魔具)

  等级:A++

  品质:完美

  攻击力:强

  属性:战意无双——战场之中的仇恨、怨气、战意全数化为持剑者的力量,并且持续化成魔剑自身的攻击力(可吸收的范围、强化程度视持剑者实力影响)

  神剑有灵——除了受到魔剑剑灵刑天所认同的人之外,其他人均要承受如泰山之不可承受之重

  附带技能:魔剑技——具备24中效果不一的魔剑专属技能(唯有熟练掌握五灵之术的人才能够将其施展,威力受自身研习五灵之术的深浅影响)

  备注:古姜国太子未完成的魔剑之躯,由天时相助成为天成之剑的剑胚,千年后经过景天十颗龙精石强化恢复其灵性,经过妖王蚩尤以五大魔兽止血辅以万兽祖血强化其力量,最后以战神刑天之灵化作剑灵,具备超凡入圣之能

  这柄剑毫无疑问是乐渊目前最强的装备之一,尤其是配合已经成长起来的五灵术法施展的魔剑技,完全当得上是地图炮。比起金轮转生爆的战场切割伤害,天地元灵斩的攻击更加具有覆盖性。

  望着乐渊在他们眼前打造出一柄更强的魔剑,九天玄女这轩辕两人都已经惊得说不出话来。

  “你,就是这么对待自己部下的吗?纵然是他死了,也不放过他的灵魂!你果然是大恶,蚩尤!”

  九天玄女这时候还是不忘打击乐渊在兽族之中的声望,希望用刑天成为魔剑剑灵之事,挑起兽族对于刑天的不满。毕竟在绝大多数普通人看来,这蚩尤就是亲手杀了刑天这个大功臣。

  “恶?刑天灵魂消散在即,纵然我不出手他也难逃一死,刑天他一生,为战生,为战死。现如今能成为魔剑之灵,随我继续征战,这就是他的夙愿!”

  乐渊说着话锋一转,看向了眼前已经受到重创的轩辕和九天玄女,手中的魔剑一抬指着两人道:“而他的力量,会和我一道结束这一场战争!”

  “行动!”

  就在乐渊举起魔剑的这一刻,九天玄女不知是在对谁说话。只是她在话语刚刚落下之际,在涿鹿之野的边缘升起四道光幕,将整个涿鹿之野战场全数笼罩了起来。

  此阵名为五灵封魔大阵,一旦开启纵然是神族伏羲出手想要将其解除也要费些手段。这个阵法的最大功效之一就是困人,在这个阵法限制实力超过B级的人离开。

  其二就是镇灵,在阵法之内五灵之气将会受到约束,常人根本无法再度调用。换句话说,在这个法阵内施展五灵仙术威力会骤减,只能依靠自身法力驱动,也就是乐渊若是使用魔剑技·天地元灵斩,威力同样大打折扣,根本够不上杀招。

  这就是在上一次乐渊斩杀了六名神族长老后,由唯一幸存的长老句芒布下的局。在涿鹿之战开始之前,神族便已经秘密在涿鹿之野地下布下了五灵封魔大阵,为的便是在关键时刻封住蚩尤的绝招。

  “哼!为你的自大吃下恶果吧,蚩尤!”

  看着魔剑已经被封锁,战斗力下降最起码三成的蚩尤,九天玄女只觉得自己这一方的胜率顿时增加了不少。

  不过九天玄女这自以为是的话语换回来的是乐渊那毫不在意的大声嘲讽。

  “哈哈哈哈……哈哈哈……”

  乐渊的笑声传遍了整个涿鹿之野,在乐渊出现之后大战几乎停止之下,所有人望向了这一次大战的关键人物妖王蚩尤,他的笑声究竟针对的是谁,难道还有后招?

  只见乐渊手一转,手中的魔剑下一秒从手中消失。魔剑在转眼之间进入到了小世界英灵殿内,在那里它将享受最好的修养,只不过乐渊根本没有注意到,自己的那一柄轩辕剑似乎对于这位新到的伙伴便显得并不亲热。

  而面对轩辕剑上的皇者之气,魔剑似乎也有些排斥,不过比起英灵王座的氛围,魔剑突然被英灵殿后方的灵冢内气息所吸引。在这里所埋葬的都是小世界内最强的英豪所死去后的武器,乐渊曾经的紫薇龙魂剑便埋葬于此。

  而另一边放下魔剑的乐渊不仅没有令人、神两族感到轻松,相反这种状态下的他才更加令一群人感到恐惧。

  只见乐渊的身上突然释放出一种深邃的暗红光芒,随后几乎所有的兽族都感受到属于妖王蚩尤的身上带上了和他们有相似之处的血的气息,在感受到这股气息的同时他们不由自主的产生了膜拜之意。

  万魂血变,神农为乐渊打造的至尊之躯所蕴含的隐藏能力,发动这一招的要点还是乐渊在神农所留下的古卷上找到了,同样对于这一招的效果和代价也有所了解。

  本随着身体中的血脉被激发,乐渊的气势在短短数息之间像是做过山车一般直线上升,那恐怖的气息令兽族之人无一不俯首叩拜,而神人二族中的绝大多数人也在这恐怖气息中跪倒在地失去了反抗之心。

  唯有极少数的神人二族,凭借对妖王蚩尤的恨意和自身的意志强撑了下来,不过撑下来的代价就是他们无一例外咳出了一点血,受到了小小的内伤。浑身上下都被汗水打湿了。

  当被血色红芒包裹的乐渊再度现身之时,出现在所有人面前的不再是人身的乐渊,而是以完全体魔人为基础,长有赤红色的双角,后背的甲翅一旦展开足足超过三米,整个一杀戮机器的造型。

  而乐渊的力量在化身为如此模样之后飞速提升,随后在提升到某个临界点之后,几乎所有人同时再也无法察觉到乐渊力量的存在,似乎那一瞬间乐渊已经和他们处于两个世界。

  在场的人中唯有极少数人呆住了,在这么一瞬间他们似乎在乐渊身上感受到了三皇才有的未知感,那种根本无法理解的强大出现在了他们的脑海之中。

  “轩辕,九天玄女,你二人可知为何我会将这决战之地,定在这涿鹿之野?”

  已经施展了万魂血变的乐渊,刚一开口对面的二人便如遭雷击,不由自主向后退了两步,惊骇地看着乐渊,那一瞬间他们只觉得乐渊似乎仅凭声音便足以将他们二人杀死。

  听闻乐渊的问题,九天玄女那已经混乱成浆糊的脑海也不知增的突然灵光一闪,之前的种种不解之处全都得到了解答,望着乐渊的脸上已经露出了一丝惊恐之色。

  “难道,难道你早已经在这涿鹿之野布下了…陷阱…”

  “哈哈哈……陷阱?那种东西需要吗?以我今时今日之力,杀死你等不费吹灰之力,早在五十年前我便已经在这涿鹿之野布下一阵,从涿鹿之战开始我便在此阵之中住持,直到刚才此阵的准备才刚刚完成……”

  阵法?一听乐渊的解释,九天玄女顿时大骇,什么阵法需要准备50年之久,而且直到刑天差点陨落还不能出手,诸多的准备工作无疑说明此阵惊世骇俗。

  突然,一道震天动地的巨响响起,这巨响宛如牛嗥,其中蕴含了巨大的生机勃勃的力量。这声巨响,响亮得瞬间传遍九州,凄厉的声波还恒快超周围的八荒八殥扩散。

  几乎所有听到这一声巨响的人,脑海中都不由浮现出兽族牛头人身的三皇祖神神农氏。

  与此同时,涿鹿之野中数道巨大的光柱冲天而起,旋转沸腾着无数难以理解的光线徽纹。它们的颜色或金或赤,或紫或白,全部都沐浴在一种鲜红到极致的红光中,共同组成了一个仿佛鲜血流动的巨型赤红光柱。

  “很可惜,轩辕、玄女,这一战我兽族的牺牲已经足够了,他们将离开这盘古大地,你们神人二族谁想要就自己去拿吧,他们将前往神农为他们准备的九幽大地,那里会成为他们新的家园!这片已经死亡的大地,赏给你们了!”

  就在神人二族为了这一片大地的主权打生打死的时候,乐渊却抛出了一个重磅炸弹,一副你们爱咋办咋办,老子不陪你们玩了态度。

  而之后无论是轩辕还是九天玄女都明白了这赤血色的阵法究竟是什么,这绝不是一个攻击阵法。

  不然的话,兽族大可以通过此阵将神人联军一举绞杀。而在这血色阵法之中,神人二族感受到了浓郁的血气,这血不仅仅有人,有神,还有着兽族自己的鲜血,三族的血在这一刻交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