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57章 最伟大的爱,牺牲(求订)

  神族隐藏起来布阵的八位长老可是双眼一直没有离开过战场,见到乐渊动用魔剑的时候,没有人感到意外。这一柄威力无穷的魔剑几乎已经成为了妖王蚩尤的标志性武器,早已经随着共工的投诚被研究了通透。

  魔剑很强,前所未有的强大。但是这种强大是建立在妖王蚩尤实力超凡的基础之上,实力大降的妖王手中,魔剑自然发挥不出那惊天动地的力量。

  但是乐渊的下一招就让所有神族长老看不懂了,一招将蚩尤、苏月、九凤这三个虽是蚩尤最亲密,但是实力绝不是最强的人放出来,又能产生什么作用?

  要知道为了能够压制住兽族俘虏的实力,神族煞费苦心以神树之果为引特制的药剂,不仅是特地针对兽族炼制的麻痹药剂,光是他们制作解药就不得不依靠神树之果的力量,蚩尤难道还能凭空变出不用神树之果的解药来吗?

  没有得到解药,重楼三人就算被放出来,也不过时三个最弱小的“凡人”而已,在先天八卦之下甚至不需要专门派人去看守,乱战之中可能直接就死了。

  到时候施展魔剑的蚩尤反倒可能会亲手害死他的两个夫人以及自己的亲子,到时候心神受到打击的蚩尤必定露出破绽,那时候就是他的死期。

  可惜神族的八大长老想的挺好,但是很可惜他们根本没有想到一件事情,那就是重楼三人并非全然没有力量,就算在先天八卦阵内力量再怎么被削弱,他们依旧拥有了动摇神族长老计划的力量。

  伴随着重楼三人将刑天等一众失去力量的兽族首领从柱子上解救下来,他们现如今要做的就是如何从这被先天八卦阵包裹的地域内逃离。

  凭借重楼三人的实力,现如今别说飞行,恐怕带着刑天等人离开这里都是件难事,这一点从场上的情况便可以看出。

  在力量受到压制的现在,乐渊的一招魔剑技仅仅将眼前的百人困住不过一盏茶的时间,这点功夫乐渊甚至只来得及斩杀了三人。

  伴随着其他人脱困,来自于后土的声音传入到了剩下的一群神族的耳中。

  “分出十人去擒下俘虏,其他人拦下妖王,誓必令他无法触及到那群俘虏!”

  神族之所以能够将妖王蚩尤拖入先天八卦阵内,不是因为他们的能力有多强,计谋有多么高明,靠的仅有一个,那就是人质。神族的长老非常清楚,一旦这群人质要是除了什么问题,恐怕这一次的围剿计划就要功亏一篑了。

  对此,非常重视的神族长老为此派出了十名精英,这足以证明他们已经对自由的重楼等人的重视。要知道现如今的重楼等人的能力虽然没有受到先天八卦阵的重点压制,暗示实力也降低到了一个可怜的水准。

  真要数据化对比,那么只要派三名神族精英理论上便已经足够压制住重楼等人了。但是为了以防万一,神族长老派出了三倍还多的人。

  “妖王看枪!”

  当围剿乐渊的神族看到乐渊竟然想要越过他们,直奔那一群人质的时候,处在最强方的几名战士当即将枪一横,靠着人流将乐渊硬生生挡了下来。

  如果是在其他地方,这种实力的神族早已经不被乐渊放在心上,但是偏偏在先天八卦阵的配合之下,这群本应该在乐渊眼中是杂兵级的神族却有了和他一战的资本。

  望着已经被崩坏的地面,乐渊仿佛没有看见向他击来的银枪一般,身子一模糊随后瞬间突入到了神族之中,随后再一次将手中的魔剑插入破碎的地面之中。

  “大家小心脚下!”

  望着这熟悉的一幕,其中一名神族当即对着所有人提醒道。毕竟刚刚他们一群人才吃了一招魔剑技·裂地岩的亏正当一群神族身体刚刚脱离地面,漂浮而起时候,地面发出了轻微的震动。

  正当包围在乐渊身旁的神族感到庆幸的时候,地面上突然温度升高,随后赤红的亮光从地面上喷涌而出,所有一道、两道……百道从地心涌上天空的地心之火形成百十道火柱袭击向了半空之中的神族。

  魔剑技·地火惊天,乐渊掌握的魔剑技可不是区区一种而已,虽然这状态下的地火惊天威力已经不足以将神族杀死,但是也没有人会愿意被这地火灼烧一下。

  原本是为了躲避而飞行的选择,此时却令一众神族失去了灵活闪躲的机会。数百道火柱将能够躲避的间隙压缩得几乎一点不剩,一群神族慌手慌脚之下完全无法再度紧盯着乐渊。

  而在这时候乐渊已经丢下一群自顾不暇的神族冲向了远处重楼等人。

  乐渊率先接近的刑天等一种首领,他们几个一点实力都没有,在重楼几人将神族来敌引开之后,基本上就没人理会他们了。毕竟刑天等人想要靠自己的实力离开,几乎不可能成功,与其这样还不如花力气对付麻烦的重楼三人组。

  “诸位,不要反抗,随我来!”

  望着接近的刑天等人,乐渊当即将世界之力笼罩与他们身上,通向天书仙境的通道打开,在短短3秒之内,十名兽族首领全数被转移至了天书仙境。

  正当乐渊准备乘胜追击,在绝大多数神族还没有从地火造成的混乱之中恢复过来之前,将另一边的重楼等人也带入天书仙境之内。

  只要所有的被俘人员全数安全撤离到天书仙境内,那么乐渊一人纵然面对神族八大长老联手,也是丝毫无惧。

  一个逃跑,总好过掩护一群累赘逃跑。如果不是在先天八卦阵内空间移动一次,不但距离减少了,使用间隔加长了,乃至于用一次的副作用都产生了,乐渊恨不得一连几个空间移动前往重楼他们身边,直接抓着他们丢入天书仙境。

  正当乐渊还想要继续奔跑赶路的时候,突然他只觉得自己身上的压力似乎骤减,先天八卦阵貌似解除了的样子,正当乐渊准备尝试空间移动之际。他猛地察觉到八股超强的气息全部向着重楼三人冲了过去。

  不好,要快!

  察觉到那八道气息就是神族八大长老之后,乐渊便意识到他们似乎见到乐渊那将刑天等人瞬间变没的能力之后急了,连住持的先天八卦阵都直接撤了,似乎打算就这么直接擒下重楼三人。

  没等先天八卦阵的力量完全撤去,乐渊就这么硬顶着先天八卦阵的残余力量使出了远超现在极限的空间移动。

  目标距离自己最近的重楼——发动!

  随着乐渊身上蓝光一闪,乐渊的左手已经搭在了重楼的肩膀上,而右手则是干净利落地将魔剑当作巨大的******,将一个正准备一掌拍向重楼的神族男子给拍飞了出去。

  拍向的目标正是冲刺过来的羲和、望舒。

  正向乐渊赶来的羲和、望舒见到被拍向自己的神族下属,没有选择继续前进,而是一抬手一股神力将飞向她的神族下属身上的劲力击散,保下了对方的一条命。

  而当乐渊想要再去救下九凤和苏月两女的时候却是已经来不及了,她们两人身旁已经被后土、雷泽主这样的神族长老堵住,至于其他四位长老则是将乐渊的退路全部封锁。

  “妖王蚩尤,你还不束手就擒?难道想要眼睁睁看着两位妖妃,就此死在你的面前吗?”

  “卑鄙……”

  重楼这个年轻人望着眼前掐着苏月脖子的神族长老后土不由骂出声来,他的声音不大,但是在场的所有人都是听得清清楚楚。

  不少还有几分羞耻之心的神族此时也不由撇过头,对于这样的一幕有些看不下去了。堂堂三族之首,堪称三族楷模的神族竟然会做出要挟之事,而且做这事的还是他们的长老后土……

  “哼!黄口小儿,你懂些什么?”后土手一提,顿时被她掐着脖子的苏月顿时表现出痛苦之色,双脚已经脱离了地面,整个人就这么被后土提了起来,“这就是战争,这就是你们兽族违逆我等神族的下场……”

  “我神族兽伏羲大神护佑,乃是这盘古大地上真正的主宰,你等兽族只须匍匐在地,和人族一般接受我族的领导,又怎会发生如此大战?”

  后土的样子颇有些偏执狂的模样,不但没有把三族大战的原因联系到神族当初的不公判决上,反倒是将神族通知兽、人二族看作是理所应当的事情,这简直有违当初伏羲创造神族的初衷。

  “荒谬……你神族和我兽族以及人族有何区别?不都是三皇所创造的生命,我等本应该是平等的,是你们的欲望造就了现如今的一切,投降……永不可能!”

  “那么你就准备替她收尸吧!”

  伴随着后土越来越用力,乐渊此时甚至都能听到苏月的脖子似乎快要断掉的声音。

  “呃……”

  苏月看起来都要窒息了,站在乐渊身旁的重楼一副马上又要冲上前去拼命一搏的样子,但是被乐渊拦下的他根本就动不了。

  虽然苏月现如今没有能够说出口,但是他的那一双眼睛却像是会说话似的,无声地向着乐渊传递她的一切想法。

  只见被掐着脖子的苏月突然对着乐渊露出了一个凄凉而又绝美的笑容,这笑容深深烙印进入了乐渊的心中,伴随着这个笑容苏月身体开始放出超越太阳光芒的银色之光。

  望着这突然产生变化的苏月,后土突然像是见鬼似的尖叫道:“九尾天狐?啸月挽歌?”

  所有明白这两个词意义的神族长老,几乎是在同一时刻向着远处闪开,而里苏月最近的后土脸上却透露着无尽的苦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