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53章 共工反叛,妖妃遭劫(四更)

  共工,在后世拥有水神之名的人。但是事实上他却是兽族的一员,并且还是受到兽族追捧的一位首领。

  要说这共工究竟有多么的有威信,这可以用一个类比来说明。现如今妖王蚩尤之名足够响亮了吧,兽族中人没有一个不对其表示臣服,名头之响仅在兽族开创者神农之下。

  而在乐渊来到上古时代成为妖王蚩尤之前,共工的地位便相当于今日的乐渊。想当初神农创造兽族,这在兽族诞生之初脱颖而出的众兽之中,修炼有成的有共工、瑶姬、刑天、相柳、女娇、女丑、欢兜、冰夷、猰貐、凿齿、大风、封豨、修蛇、计蒙、骄虫等人。

  而其中修为之高尤以共工、刑天为尊,不过比起身为兽族战神的刑天,共工智谋更高,在兽族之中更得人心,可以说论起威望,十个兽族里面获取会有7个选择支持共工而非刑天。

  事实上,在神农经常外出并不管理兽族事物的时候,在诸多兽族首领之中已经隐隐以共工为尊,就连刑天这样天不怕地不怕的人都尊称共工一声大哥,就更别提瑶姬、相柳等首领了。

  在这种情况下,几乎所有人都将共工当作神农的接班人,也有意捧共工成为他们兽族的最高领袖。毕竟从三族被创造的千万年来,共工无论是资历还是能力都无可挑剔,是当时兽族最强大的一个人。

  不过这一切都在乐渊成为蚩尤的那一天被终结,神农血脉的继承者,正面战斗不逊于战神刑天,谋略智慧更是令兽族在短短数十年之内飞速发展,甚至有盖过神人二族的趋势。

  乐渊以他的能力向所有人诉说了,他的的确确超越了共工,这个妖王之位并非借着神农之子的身份上位的。

  对于乐渊的空降,共工并没有表示出什么不满。神农血脉这样的身份岂容他人质疑,况且乐渊的的确确比他做得更好,共工心服口服无话可说。

  但是共工心服也仅仅是对待乐渊而已,当重楼在三族大战崭露头角,兽族之中隐隐将其称为妖王蚩尤的继承人时,共工那是彻底不服了。

  本体人面蛇身的共工,号称“水神”,就身体而言和被浊气侵蚀部分妖化的女娲一族倒是有着几分相似。性格表现得急躁暴烈。不过却鲜有人知道,在他那暴躁和勇武的外表之下,有着超越女子的阴柔细腻的心。

  共工什么都好,有能力又深受兽族中许多首领的爱戴,除了脾气有些暴躁之外,是一个非常优秀的领袖。但是却没有人知道,其实共工比所有人想象得更加重视权势和名誉。

  比起什么都比自己强一头的乐渊,共工那是完全升不起对抗之意。但是面对重楼这个小辈,在短短数十年里面声名鹊起大有在兽族之中超越自己的趋势,共工心里那全然不是滋味。

  三族的大战造就了重楼和飞蓬的威名,也令重楼这个兽族的少主在兽族之中证明了他的谋略和果敢,其勇武也绝不逊于刑天。若仅是如此,共工倒也不惧,但是比起重楼,他却有着最为致命的一个弱势——血缘。

  兽族不同于神族和人族,通过血脉传承力量、地位、声誉乃至于民心。作为神农氏血脉的继承者,重楼只要不是个傻子或是窝囊废几乎都能够得到万民敬仰。更何况重楼非但不傻,而且还比一般的天才更加聪明,悟性更高。

  在不知不觉只见,重楼伴随着他声名远播,他在兽族之中已经惹来了一个空前绝后的强者。

  而伴随着乐渊的失踪,兽族的不断战败,和每况愈下的战局。兽族资格最老、力量最为强大的元老共工,最终还是没能压制住内心的邪念,在这兽族最为关键之际他并没有选择和兽族同生死共患难,恰恰相反他选择了向神族投降。

  在兽族不断衰弱,势力不断收拢的现在,三族大战进入到了第四阶段,而其中最标志性的事件就是共工作为投降神族而递上的投名状。

  为了能够成为自己跻身神族高层得到重用的投名状,共工简直一百八十度的转变,将自己手中的屠刀转向了他过去的那些兄弟姐妹、族人小弟。

  当共工派亲信联络上神族大军的统帅飞蓬递交自己的投诚的计划时,看过这计划的神族高层包括飞蓬在内无一人相信,皆认为这是共工的诈降计划。

  但是随着共工一次次将兽族的防御计划透露,令兽族在神人联军守住连连吃亏之后,纵然神族的人再怎么不相信也于事无补了。

  作为乐渊埋进神族的内应,飞蓬非常知道作为兽族元老的共工一旦反叛究竟会发生怎么样的后果。不过飞蓬纵然想要挽救,他也根本什么都做不了。

  先不提乐渊这个妖王已经数十年未曾现身,就算飞蓬秘密约见重楼将共工的消息透露出去,但是作为神族大军同时统帅的飞蓬会被信任吗?

  飞蓬和重楼交战数十年,自然明白战场之上各为其主的原则,就算两人打出了深厚的情谊,面对现如今的情况也不可能相信对方的话。

  而现在麻烦的不仅仅是乐渊,作为主帅的飞蓬的情况同样不容乐观。飞蓬虽然统帅神族胜多败少,但是往往并未赶尽杀绝,这多少令神族长老感到不快。虽然数次命令飞蓬无需留手,可惜飞蓬一再抗命,神族内部已经有不少双眼睛盯着他,若走错一步非常有可能暴露了自己的身份。

  就这样,在兽族最不可能背叛的人成为了乱成贼子之后,已经风雨飘零的兽族迎来了自三族大战开战以来最为致命的一击。

  共工心思细腻之极,在经过精心准备,做足了姿态排除自己的布下声势浩大地装模作样寻找着乐渊以及神农的下落。随后假借发现了失踪已久的神农大神的踪迹为名,传召了诸多兽族首领、战将前往赴会。

  当时整个战场对于兽族极为不利,作为领军的兽族首领们正在为此心中苦闷不已,这时候骤然听到了神农大人的消息,顿时一个个欣喜若狂,一时之间心中所想的都是兽族有救了,根本没来得及细细分辨其中的真伪。

  这其实并不怪兽族一群首领级人物会分辨不出消息的真。首先问题一,现在战线全线吃紧,想要派人打探消息真伪根本不可能;问题二,神农消失数百年,而乐渊同样不知所踪,而一群首领又忙于战事,早已经被一群事情搞得七上八下,无暇顾及;问题三,最关键的是一群人依然把共工当作他们那个心目中爱戴的大哥,根本想不到他会选择背叛兽族。

  于是包括刑天、瑶姬在内的一群兽族大佬,以及妖妃九凤、苏月以及蚩尤之子的重楼便欣然前往了赴会地点。

  谁也没有想到,当一群人感到通知的那个山谷的时候,见到的不知满心期待的神农大人,而是共工预先埋伏的精锐亲信部队,以及神族、人族高手的埋伏。

  一群人措手不及之下被打得全然没有机会反抗,随后又由于寡不敌众更是被一举擒下。在这个过程中,许多性格勇猛的兽族战将殊死抵抗,但是在共工和一群神人两族高手的准备之下,被无情的绞杀,其中就包括了兽族的高手计蒙、女丑。

  而谁都没有想到,兽族最为刚烈的战神刑天,和他那几乎算得上亲手教出来,一个性子最不服输的重楼竟然没有抵抗,而是选择束手就擒。

  共工的计划一举擒下了十多名兽族的首领级人物,这对已经岌岌可危的兽族而言是犹如天崩地裂般的打击。

  当共工将这十几名兽族擒获之后,当即就向领军的飞蓬提议杀了重楼,如此一来既可进一步打击兽族的气势,也可以提高神人二族的士气。

  可惜这个决定被飞蓬毫不犹豫地拒绝了,别开玩笑了。重楼可是后世怎么也不能缺少的人,怎么可能就让他死在这里。别的不说,重楼怎么说也是本体的儿子,自己真要是让他死了,本体会产生怎么样的后果那完全是个未知之数。

  飞蓬立即拒绝了共工的提议,理由是人才难得。他希望共工能够顾全大局,去说服重楼也像共工一样归顺。

  飞蓬将这事推给共工,共工也只能捏着鼻子硬着头皮上了,结果自然没有完成飞蓬交代的事情。重楼的确没有奋起反抗,但这不过是为了保留自己的力量,不做无谓的牺牲罢了,要他这个神农之孙,蚩尤之子投降,那无异于白日做梦。

  兽族的强韧,超乎了所有人的想象。本来神、人二族认为在遭到共工的背叛重创之后,兽族虽不能说再无一个能打的,直接一蹶不振。但谁曾想,现如今这样的绝境之下反而激发出了他们悍勇的血性,许多本来不出名的兽族战士,在穷途末路之中站了出来,成为了独当一面的勇士。

  因此在共工叛变之后,兽族又再次坚持了十年。随后在乐渊从九幽之地出来之后,在乐渊的带领之下再一次反抗起神人两军。

  飞蓬在这种时候竟然选择了移交兵权,主动把主帅职位让给了九天玄女,而他自己则默默站到了一边冷眼旁观。

  别人不清楚,但是作为乐渊的分身,他能不理解自己的本体最讨厌的就是威胁,尤其是当别人胁迫他利用了他的亲人的时候。

  别看神、人二族擒获了苏月、九凤还有重楼等一干人等,但是这无异于钢丝上跳舞,万里悬崖上玩蹦极,简直就是拿自己的性命在开玩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