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32章 竹篮打水一场空,殊明授首(一更)

  殊明是个聪明人,这一点无关乎他的人品问题。之所以说他聪明,是因为蜀山创立超过千年,但是能够得道成仙的却并不多,历代收下的正式弟子数量累计加起来没有十万也有七八万了,但是真正能够成仙的却不足30人,这还是诸多奇遇之下诞生的人数。

  殊明成仙的方法很无耻,逼迫自己师兄清冷修炼五灵轮,随后殊明不但用魔功将他的功力全数吸收,还在自己成仙之后反咬清冷修行禁法,令清冷失去了竞逐掌门的资格。

  不过这法子虽然无耻,但是除了清冷之外却无一人能够识破他的计谋,这就很说明能力问题了,殊明品格有差但是能力却冠绝蜀山九成九的人。

  而殊明的心比天高,成就仙身还不满足,随后又为了一己私欲屠杀妖界,用假的魔界之门试图坑杀大批妖怪,可惜被南宫煌等人破解。紧接着又向神界呈请改造蜀山锁妖塔一劳永逸,封锁住里蜀山妖界,将锁妖塔打造成绝对的牢狱。

  可惜人算不及天算,这殊明在改造好锁妖塔后由于雷元戈的阻挠下明升暗降,不但没有如愿封神前往神界,反倒是成为了不知所谓的镇狱明王,这就使得不但殊明再也无法离开锁妖塔,更是成为了典狱长一般的存在,根本没有自由可言,还要替蜀山派的子子孙孙看守锁妖塔。

  这对于心高气傲的殊明而言无疑是一种折磨,而自从进入这锁妖塔之后,殊明便靠着假身镇狱明王管理锁妖塔。至于他的真身则一直在为脱身离开而思索着布局着。

  而百年前姜清和月柔霞人与妖的不伦之恋本是殊明藉机离开的一个好机会,但是他没有想到姜清居然会自杀,这令他的计划无疾而终只能再一次陷入等待之中。

  而这一次,女娲族后裔赵灵儿的出现无疑给了殊明新的可能,而之后李逍遥、林月如闯塔能够安然进入接近乐渊也无疑是殊明他支开了一群麻烦的妖怪。

  而乐渊在其中也扮演着一个极为重要的角色,殊明他是锁妖塔的镇狱明王,虽然保护着锁妖塔但是也被锁妖塔所限,只要锁妖塔存在一天他便无法获得自由。

  因此殊明他要借李逍遥等人之手毁了锁妖塔,而如果放任凡人毁塔殊明难逃一个失职之罪,但是如果有乐渊这么一个妖王存在,纵然神界问责下来,殊明也能逃脱追究。谁让乐渊是一个连九天玄女都奈何不得的人物,这拦不住乐渊怎么能够怪罪他小小的殊明呢?

  这计划实行得非常干脆,镇狱明王现身了,并且与乐渊苦战不敌。这是殊明履行了身为镇狱明王的职责,只要有这一点便无法定他的死罪,但是当乐渊喊出他的真名之后,便意味着殊明如果再继续什么都不做,恐怕罪名不小。

  “哼——妖王你好大的胆子,竟然杀我分身,毁我锁妖塔,难道你不怕我状告天帝,定你个不敬神界之最吗?”

  殊明的真身现身了,真正的他可没有之前的假身那般狰狞恐怖。假身长成三眼六臂、狰狞恐怖完全是为了威慑锁妖塔内的群妖,但是真正的殊明原本就是由人得道成仙,一身气质如果不了解的人看到还真以为是得道高人。

  “我不仅胆子大,拳头更大!今日你必死无疑,想让我当你的棋子,你也为你算老几?”

  下一秒,乐渊瞬间出现在了殊明身前左手以及正拳向着他的脑袋砸了过去,光是想想乐渊那足以推开巨大铜门的力量便知道这一拳挨实,纵然是神仙也受不了。

  作为蜀山派修炼者的殊明同样不例外,面对乐渊这一拳他唯有闪避这一条路可选。虽然殊明修为来路不正,但是他对于蜀山道法的掌握却是实打实的,面对这避无可避的一拳,顿时脚下生风一道仙风云体术顺势使用出,以一个不可思议的角度避开了这必杀的一拳。

  殊明对抗乐渊丝毫不敢大意,一瞬间无数张符纸出现在了殊明的身旁,随后对准了乐渊一起发动。天师符、伏魔符……一系列用符法书写的符纸将乐渊团团包围,在瞬间乐渊所在之处被强大无比的气浪包裹了起来。

  “所有的攻击全都是伪装,为的就是令你隐藏在其中的束身定和禁咒封能够令全然不在意你攻击的我中招?的确是好心思,可惜依然是无效!”

  蜀山符咒的攻击自然打不破乐渊的防御,看似宏伟、壮大的攻击声势其实真正令乐渊在意的反倒是那几张非攻击符录,而这也恰恰是殊明精心准备的攻击。

  眼见自己的算计未能奏效,殊明手上白光一闪出现了一柄三尺青光仙剑,一看样子就知道并非凡剑。

  手中有剑,而心中亦有剑,剑气凝集,化无边弱水为至强之剑。只见殊明一抖剑花,随后剑身周围顿时出现了集团清澈透明的水团。

  不过那水团并非静止不动的存在,若是看得仔细便能够发现这看似平静的水竟然在以超高速运动,这哪是什么水,根本就是水压切割机。

  却见殊明这一招用出来之后没有射向乐渊,反倒是回身一剑将那几团水直接调向了躲避于一侧李逍遥他们几个。

  “卑鄙!”

  乐渊暗骂一声,却也没有丝毫办法,这殊明可以卑鄙无耻向着几个小辈出手,而乐渊却无法无视李逍遥他们几个受伤乃至于身死,这就是所谓的攻敌必救。

  乐渊也无法在继续和殊明交战,一个爆发出现在了李逍遥他们身前,手中的七星剑化作几点星光在半空中连点数下,将那打向李逍遥他们的攻击一一击落。

  乐渊的七星剑击破几团清水之后,四散的水化作水雾,其中一部分落在了乐渊的身上,乐渊初一接触并未感觉到不妥,但是仅仅过了一会儿便皱起了眉头,望着殊明道:“这是,化妖水?”

  殊明刚刚的一击竟然是以化妖水形成的,不但将化妖水的特性全数隐藏,连药性都延后了。若不是乐渊对于化妖水比较敏感,察觉得较快,可能还真会着了殊明的道。

  而殊明可不会让乐渊探清楚虚实再攻击,再度出手便已经是蜀山绝学的巅峰之技——天剑。以身化剑,人剑合一,身化利剑,从殊明身上爆发出来的剑气经由破云冲天之势,而纵然刚刚被殊明偷袭惊魂未定的李逍遥在看到这样的攻击时也不得不拜服,他的剑还未能够达到殊明现如今的境界。

  天剑,作为历代蜀山派唯有极少数人才能够掌握的剑技,论威力足以媲美琼华派千方残光剑。这一式一出,往往所遇妖魔便授首以待,实乃是蜀山派能够成为天下剑客所向往的最主要原因。

  化身为利剑的殊明依然觉得自己无物不斩,一柄冲天的巨剑当即对着乐渊一斩而下,若是乐渊胆敢躲闪,那么他身后的李逍遥等人必定横死当场,绝不存在侥幸的可能性。

  “当——锵……”

  站在乐渊身后的李逍遥等人面对这犹如灭世之剑的攻击临身,不由自主地纷纷闭上了眼睛,随后耳朵中只听得两声刺耳的声音。

  一声似乎是剑被接下的声音,另一声则像是金属物被这段的声音。当一切变得安静之后,李逍遥等人张开了自己的双眼,他们猛地发现乐渊依然犹如泰山一般站在他们身前为他们抵挡一切伤害。

  而那发动攻击的殊明却已经解除了人剑合一的状态,手上的那柄青色仙剑更是断成了两截,而殊明此时更是显得惨淡无比。嘴角的暗金色血液,还有胸口那心脏处像是被人用手挖出来的伤口,一看就像是遭受到了前所未有猛烈的攻击。

  “咳咳……不愧是妖王,也不愧是天下最大的魔头……琼华派的小辈,别以为他是那么的救星,焉知他这种大魔将带给天下怎样的……危害!”

  殊明话还没有说完,乐渊右手握拳竖起食指和中指对着眼前殊明的脖子一扫,顿时一道血色红线出现在了殊明的脖子上,下一秒还在说话的殊明顿时身首异处。

  “果然是狗改不了****,就算是死到临头还想要挑拨是非……”

  看着眼前殊明的尸体,乐渊如果不是顾及形象,甚至想要直接将黑火龙猫喊过来,直接用殊明这个小人的尸体来喂它,看看合不合它的胃口。

  而殊明那话虽然说得不多,但是李逍遥还是产生了一点忌惮。乐渊虽说是他的祖师叔,但是身为妖王的他真的对他们几个没有一点小算盘吗?而且乐渊进入锁妖塔的目的是什么,还是让他感到不安。

  而乐渊没有注意到李逍遥眼中的不对劲,蹲下身将一只手放入了化妖水行程单水潭中,只见乐渊那只进入化妖水中的手像是受到了蒸煮一般变得通红,而乐渊面不改色地看着这一幕随后有将自己的右手化作了魔人形态。

  只见在这样的形态下,化妖水的作用减弱了不止一筹。说到底化妖水针对的是妖,一旦妖蜕变成魔或是成仙了,那么化妖水的作用便会削弱,甚至是对半妖的效果也会削弱一半以上。

  除非九天玄女在这化妖水水潭中还加入了除魔雷霆之类的玩意,但是五灵相生相克,就算是同出九天玄女之手,但是想要五件除魔灭妖的灵物混合使用还是充满了困难。

  因此乐渊倒是可以放心,这化妖水的确只是化妖水而已,并没有混入其他麻烦的东西。

  “那么,现在谁和我一起下去推倒七星盘龙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