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15章 再见面,已是百年(一更)

  《蜀山仙剑志》,由蜀山派内部编纂的史书,以干支纪年记载了蜀山仙剑派历史上各个年份的重大事件。

  对于蜀山派在安溪的这一次重大损失,《蜀山仙剑志》中对其描述模糊不清,而且还有人为修改的迹象。

  书上记载:蜀山派第二十二代掌门清微,携门中四位长老与四十四位蜀山精锐弟子安溪伏妖,偶遇旷世大魔。掌门清微等人奋战力竭,终不能敌,门下弟子死伤无数,蜀山派就此衰退30年。有魔,赤红魔纹,右脸灼烧疤痕,有大恐怖,蜀山弟子,见之则避,切莫交锋。

  不过后世蜀山弟子在整理这一段仙剑志的时候,却发现安溪百姓在那一战中伤亡几乎可以忽略,除了被倒塌的房屋伤到的百姓,几乎没有一人在那一战中直接死亡。唯有那魔头像是认定了蜀山弟子一般,好似仅仅是私人恩怨。

  安溪一战已经再次过去了26年,百年时间过去昆仑琼华派已经被世人近乎遗忘,而海外琼华派却声名鹊起,大有媲美蜀山仙剑派的趋势,但是一方在中原大地,另一方在海外仙山,双方倒是交集不深。

  而在黄山,这里常年盛传有仙人出没,传闻此仙人偏爱弯弓猎野猪,剑法如神,不少希望能够觅得仙缘的江湖侠士曾经攀登黄山,却无一人能够得此仙缘。

  这一日,这位猎猪仙人再度带着自己的开元逐月弓飞出了自己的小木屋。云天河百年如一日,纵然百年已过,容颜不老,自己也已经成就仙身,他那嗜猪如命的性格依然没有改变。

  “哇哦哦——哈哈,看我今天猎一头山猪还有大熊,似乎又要到那个时候了,希望紫英他们喜欢!”

  云天河居高临下站在天河剑上,在半空中望着脚下的黄山青鸾峰,一边思考一边搜索着猎物。自从百年前琼华陨落,云天河四人分道三路,各自去开始自己的新生活。

  慕容紫英从夙瑶手上接下了琼华派掌门的位置,要为琼华派的复兴奔波劳碌,一行四人之中数他最为忙碌,如果不是已经修成仙身,恐怕早已经积累成疾。

  云天河则是最为轻松的一个,隐居于黄山青鸾峰,他在琼华坠落之前曾经答应过玄霄,会在他被刑满释放之时去鬼界见他,来世还要继续做兄弟。

  而唯有柳梦璃和韩菱纱两人行踪最为飘忽不定,这近百年来一直相伴而行,一边为韩氏一族的寿命问题而奔波,一边打探着乐渊的消息。

  正午时分,云天河已经带着一只被一箭穿过眼睛的大熊尸体和一只嗷嗷怪叫的小山猪向着自己所在木屋走去,已经成仙的云天河非但没有因此辟谷,相反他更加喜欢用吃的方式维持自己那作为人的存在感。

  只见云天河还没有进入屋内,不远处的天机一道剑光降落在了青鸾峰的山崖上,只见身穿琼华派蓝白仙袍的慕容紫英已经来了,100年的时间并没有在他的身上留下岁月的痕迹,无论是他还是云天河依然和百年前没有任何区别。

  唯一的不同,大概就是他的眼神已经带着些许沧桑,管理新琼华派的这些年他了解到了当年夙瑶的无奈,不过已经成仙的他有了和夙瑶完全不同的选择。

  “哈哈,紫英,你终于来了呢!我可是已经打到了两个猎物哦,现在只等梦璃和菱纱她们两个,我们距离上一次相聚已经有十年了吧……”

  十年一聚,这是当初分别的四人约定好的事情,相聚的地点自然是在这青鸾峰。而当云天河谈起韩菱纱和柳梦璃的时候,慕容紫英的脸上略显黯淡,等到云天河话毕之后他摇摇头道:“天河,不必再等了,之前菱纱飞剑传书给我……幻瞑界有变,她和梦璃两人要回一趟幻瞑界,这一次的聚会恐怕难以赴会了……”

  当听到韩菱纱和柳梦璃不会前来的时候,云天河动作一顿,随后再次露出笑容哈哈一笑道:“我知道,无论是紫英你,还是菱纱、梦璃都很忙嘛,哪像我这样一直没心没肺地度过每一天。只是菱纱和梦璃她们真的好辛苦,已经整整百年了啊,师伯他真的还好吗?”

  “不知道,但是我想以师叔的实力应该无碍。但是14年前和蜀山派爆发大战的那个人,据传和师叔非常相似,之前菱纱他们也曾去安溪打探过,但是再也没有其他消息了,也不知是否真的是师叔……”

  乐渊与蜀山派的那一场大战,自然也引起了整个修仙界的关注,作为琼华派掌门的慕容紫英也通过自己的渠道了解到了某些信息,并将这些汇总交给了韩菱纱和柳梦璃。

  云天河和慕容紫英两人有一搭没一搭地闲聊着,突然云天河像是注意到了什么,眼睛望向了慕容紫英的身后,惊讶道:“紫英,魔剑呢?你不是一直带着那柄魔剑的嘛,难道你把它彻底净化了吗?”

  魔剑,自不周山后被乐渊托付了魔剑的慕容紫英,在成仙之后的这些年便一直寻找着能够净化其中怨气的方法,可惜纵然是仙人也有力所不及之处,这魔剑的事情直到上一次前来还是全无进展。

  而慕容紫英闻言后摇摇头,这魔剑在7年前由于剑灵小葵产生莫名的变化,体内产生了一股完全相反的鬼力,根本无法处理的他听闻蜀山锁妖塔有着五灵阵法,能够通过五灵之力对妖魔镇压。

  他便借蜀山锁妖塔的力量打算用五灵之力帮助小葵镇压剑中怨力,而那柄魔剑现如今已经被放置于锁妖塔顶,看效果虽然专业不对口,但是五灵之力还是有着一点效果,不过想要完全净化没有百年根本做不到。

  两个男人就这么在美如画的青鸾峰封顶述说着各自十年来的种种,一边追忆着往昔,一边述说着他们接下来的打算。正当云天河将小山猪烤得肉香四溢之时,他的脸上带上了一丝惋惜道:“真可惜,如果是师伯在,恐怕我们就能和菱纱、梦璃她们聚在一起,到时候又能像百年前一样一起冒险,那该多好……”

  正当云天河漫不经心地吃着烤肉的时候,突然整个青鸾峰都在发生着剧烈无比的震动,第一时间慕容紫英和云天河御剑飞上了天空,他们两个很快便发现不仅仅是青鸾峰一个地方,而是整个黄山都在震动。

  “这是,地龙翻身?不对……”

  感到这地震来得蹊跷的慕容紫英,这是不由掐指运算这什么,这占卜之道博大精深,慕容紫英就算已经成仙也只能学会些皮毛,从他这次占卜的结果来看,这地震似乎和他们有着莫大的关系。

  “奇怪了,我在这黄山青鸾峰生活了百年,都没遇到过这么大的地震,怎么会突然出现这么大的震动,难道说有妖怪?”

  云天河同样在不断御剑查看,但是看来看去都发现不了这地震的原因,只见地震之中,黄山市的万兽纷纷向着山下奔去,似乎在远离着这巨大的灾难。

  “天河,随我来!”

  慕容紫英皱着眉头化作一道剑光,随后整个人瞬间向着青鸾峰东面飞去,云天河虽然不知道慕容紫英算到了什么,但是他同样操控着自己的天河剑紧随其后。

  两人在青鸾峰东面一座高山山腰处停了下来,慕容紫英右手捏起剑诀,下一秒脚下飞剑化作三道剑影,向着山腰猛地刺了出去。

  剑光将山壁完全粉碎,毫无任何阻碍地直接穿过山腰,一个一人多高的山洞在须臾之间被慕容紫英钻了出来。

  在山洞被钻出瞬间,一道灼热无比的火热气息从山洞中喷出,这不正常的热流引得慕容紫英皱眉。

  “这黄山应该没有火山才对,这哪来的这种炎劲,天河随我进去一探,看看是否是那妖孽作怪,这地震继续下去对于黄山的生灵威胁性太大了……”

  两人随即在这莫名形成空洞的山腹内前行,随着两人的不断进入,只觉的自己周围的温度不自然的上升,虽然二人寒暑不侵但依然觉得他们距离真相越来越近。

  当二人来到一个山脉地下百米多深的巨大空洞内的时候,一道白色的火焰出现在了两人眼前,从那看似安详燃烧的白色火焰上,无论是慕容紫英还是云天河都感受到了莫大的压力。

  云天河这身负凝冰诀和烛龙之息的人都对那白色火焰感到一阵恐惧,便足以说明那白色火焰的力量绝对不容小觑,那是能够对他们的生命造成威胁的恐怖之物。

  当那白色火焰开始随着地震的减弱而不断收缩的时候,无论是云天河还是慕容紫英都看清楚了在白色火焰之后的东西,那正是他们一直想找却找不到的人——乐渊。

  只见乐渊盘坐于空洞内,脸上的灼烧疤痕已经消失不见,而他身下周围全部都是那种恐怖的白色火焰,纵然是这样,乐渊还是一副全然没有感觉的样子,像是在打坐又像是在沉睡。

  “师伯(师叔)”云天河和慕容紫英忍不住叫道,他们根本想不到自己竟然会在这黄山地下见到他们搜索了百年还无果的乐渊。

  而乐渊正处于深度调养之中,虽然感觉到了云天河和慕容紫英的到来,但是根本无法动弹。他一个人可是在这黄山地脉中待了十年之久。

  当初自动穿越后,他便被送到了黄山脚下,随后不知那重楼怎么找到他的,把他直接送到了这黄山地脉之中,让乐渊能够通过地脉的力量压制炼化体内的净妖圣火,这十年时间令他成功化那恐怖的火焰为己用,可惜距离苏醒还需要不定的时间。

  “紫英,你先回琼华派吧,师伯这里由我照看着,我会看好师伯的……”

  云天河望着一边的慕容紫英如是说道,慕容紫英可和他这样的闲人不一样,根本无法长时间都留在黄山。慕容紫英随即点头,云天河虽然不靠谱,但是依然称得上黄山的地头蛇,交给他处理,足够令人安心。

  可惜,令慕容紫英失望了,云天河最后还是看丢了乐渊,就在一个多月之后,大功告成的乐渊正欲苏醒,那要命的回魂仙梦再一次启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