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70章 好师侄,这是为你好

  打量完了望舒剑,乐渊可不想继续令其与一边上的韩菱纱再产生共鸣,韩菱纱的命格本来就极易夭折,现在再被望舒剑的力量刺激,恐怕一不小心无需等上几年便会直接翘辫子。

  望舒剑这样寻找宿主的方式异常特殊,本身就是一把至阴之剑,寻找的宿主同样是至阴之命,因此两者之间的契合度实在是惊人,就算宿主是个什么都不懂的人,依然能够令望舒剑的力量得到解放。

  望舒剑在确认宿主的那一刻,便会将自己剑身中的阴之本源分散一小块进入宿主体内,从而令宿主可以以极快的速度进行修行,而宿主由于修行而获得的力量又反馈回望舒剑内,两者同源共生,简直就像是将宿主当作小号的望舒剑培养。

  望舒和羲和则两柄剑与其说是旷世仙剑,不如说是另类的魔剑。在琼华派的手中传承下去不知道要坑多少人,上一代宿主夙玉因此而亡,玄霄更是疯魔被冰封,这一带宿主韩菱纱如果乐渊不做点什么也是死亡的命运。

  而当乐渊将望舒剑收起来之后,一旁的云天河还想要继续说些什么,乐渊直接从空间背包里面掏出一件东西甩到了云天河的手上。

  “诶,这是,剑?”

  云天河双手接住乐渊甩过来的黑影,当接住之后才发现这是一柄和望舒剑虽有不同,但是同样特异的一并长剑。

  云天河将其抽出剑鞘,凭空挥舞了几下适应了一下此剑劈砍的顺手度,发现这第一次使用的新剑竟然是如此的顺手,并且挥舞之间还带着阵阵寒光,颇有吹毛即断的意味存在。

  “这算是我赔你的新剑,你的这柄剑我替你保管了,你和我说说你爹都和你提了我些什么,你怎么认出我来的?”

  乐渊绝对不会认为云天河从前见过自己,不然以云天河的目力绝不会要隔这么长的时间才把他认出来。

  “呃,这个思博,我爹他曾经给我一张画像来着,上面就有思博的样子,爹还嘱托过我一定要把这画像上的人记牢了,说是以后见这要叫思博,还有如果真的遇上了一定要抱紧大腿,跟着思博绝不会饿死什么的……”

  云天河挠着脑袋不断回忆道,似乎年代有些久远了,有些事情他还需要稍稍回想一下才能够回答乐渊。

  “难道你爹就没有提到点更加重要的东西?”

  乐渊快要被云天河还有云天青这对笨蛋父子气到了,说什么不好尽说些废话,从云天河的话中乐渊完全没有发现什么值得注意的事情。

  “呃——我想起来了,我爹说过思博做得菜特别好吃,比起烤肉好吃百倍!”

  只见云天河说着说着突然瞪大了眼睛望着乐渊,双眼放光的样子简直和那个啥饿狼一般,就差没把乐渊瞪出花来,云天河现在他的独自可还是饿得咕咕叫,刚刚和邪风兽打了一架那是更加饿了。

  不仅仅是云天河的肚子叫了,一边盯着乐渊还有云天河说话坐在地上无力起身的韩菱纱同样饿得羞红了脸,都不好意思和乐渊对视下去了。

  “一个两个都这样,还好我有所准备,这个你们拿去吃吧,我先把那边的家伙解决了,再来处理你们两个的问题。”

  只见乐渊一甩手,还冒着热气的一大堆粽子出现在了云天河还有韩菱纱的面前,云天河那是根本不会讲什么客气不客气的,抓起粽子就吃了起来。

  而韩菱纱就相对而言懂分寸得多,对着乐渊歉意地说道:“对不起,我这身体也不知怎的回事,无法起身向前辈道谢,还请恕罪。”

  韩菱纱的身体还不是由于刚刚云天河乱动用望舒剑的力量,导致还未完全苏醒的望舒剑直接将韩菱纱那本就不多的修为差点抽干。

  对于这种问题,乐渊右手手指一点韩菱纱的额头,一道风水混合仙术[风饮露]施展到了韩菱纱的身上,顿斯原本韩菱纱亏空的身体顿时精气神全满,她只觉得全身的状态远超从前的任何时候。

  就在韩菱纱惊喜于自己的这种状态的时候,乐渊却在不经意间皱了皱眉头。风饮露的治疗效果的确很强,但是不代表它能够解决所有的症状。

  韩菱纱的问题出在她自身上,风饮露作为外来的力量能够治标却不能治本,而且灵饮露是乐渊自身精气神的传输,虽然治好了韩菱纱的精气神亏空,但是终究是外来的力量不可能频繁为韩菱纱做出补充,不然反倒会伤及韩菱纱自身的精气神根本。

  将韩菱纱的问题暂且处理好,乐渊下一秒便来到了慕容紫英坠落的地方。由于乐渊释放的雷电之枪带有麻痹的属性,就算是慕容紫英暂时性的能够活动手脚,但是他体内的力量还是暂时性地失去了活性。

  而不凑巧的是,慕容紫英掉下来之后引起的巨大声响吸引了其他的邪风兽来袭。如果是正常状态,以C级中也算是一流的慕容紫英根本无惧这群邪风兽,可惜的是慕容紫英在体内真元被禁锢,只能靠着肉身和剑术御敌之时,面对邪风兽也只能靠游走来对付。

  在之后赶来的怀朔、璇玑两人想要出手相助,但是他们忘记了自己身中禁咒根本无法驱动法力,虽然有心相助但是反倒拖了慕容紫英的后腿。

  “紫英师叔,对不起……”

  正拿着剑御敌的璇玑望着慕容紫英的背影道,如果不是璇玑拽着怀朔跳出来想要帮助慕容紫英,恐怕慕容紫英在不断游走下已经将四只邪风兽解决了,哪会像现如今这样为了保护怀朔、璇玑两人而被抓伤了左臂。

  “咄咄咄咄——”

  一连四声之后,原本还在不断紧逼的四只邪风兽纷纷倒在了地上,慕容紫英望着邪风兽的尸体都忘记了自己的伤势,用一种凝重的声音道:“好强的剑气,凝而不发,带有破体之势,连妖物那强横的肉体都能在须臾之间洞穿……”

  危机解除,当慕容紫英抬起头看着这个解救他们于危难之中的人时,慕容紫英那是彻底纠结了。将他的力量暂时封印的是乐渊,现在出手救他的人还是乐渊,这就是是玩他呢,还是玩他呢,还是要玩死他呢……

  不过慕容紫英还是非常懂得什么叫做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对着乐渊抱拳敬礼道:“昆仑琼华派弟子慕容紫英参见前辈,不知前辈尊姓大名,在哪座仙山洞府修行?”

  乐渊挥挥手,对于慕容紫英这种上来就报门派名头的做法是完全没兴趣。要说对慕容紫英的了解,乐渊还在他自己之上,完全没有兴趣了解这些有的没有的,反倒是想要实验一下自己的名头在琼华派还有没有知晓。

  这慕容紫英拜师在玄字辈弟子名下,但是那名琼华弟子早夭,后来由琼华的执剑长老宗炼一手带大,要说辈分在整个琼华也算是挺高的,知道的事情同样不少,因此要说除了夙瑶和长老之外,谁最困难了解乐渊的详情,就要属他这个宗炼的徒孙。

  “慕容紫英?宗炼的徒孙?不知道你有没有从你师公那里听说过一个名字,乐渊!”

  当乐渊提及宗炼之名的时候,慕容紫英也是眉头一翘。虽然宗炼是整个天下难得的铸剑大师,但是逝去久矣,应该没有多少人了解才对。

  而当乐渊再次提及“乐渊”这名字的时候,慕容紫英的脑海中浮现过他师公宗炼的一句警告或是称之为嘱托。

  不接触,不过问,不拒绝。

  这“三不”就是宗炼对于慕容紫英的警告。不主动与名为“乐渊”的人接触,不过问乐渊所做的任何事情的原因,不拒绝乐渊主动提出的要求。这三点就是宗炼提及乐渊时所说的话,而更为关键的一点就是,宗炼曾经说过乐渊乃是慕容紫英的师叔。

  慕容紫英望着而乐渊那张颇为年轻的脸,根本不觉得乐渊可能冒充师伯。毕竟修为高盛之人驻颜有术那是很正常的事情,而乐渊更不是一般人可以知道的。

  “难道您就是乐渊师叔?”

  就在慕容紫英提问之时,乐渊身形一转顿时在转瞬之间来到了怀朔、璇玑两人的身后,举起自己的双手点在了两个人的后脖颈位置,通过自己的力量对着两个人消除刚刚的这一段记忆,将乐渊的一切从他们的记忆之中删除。

  “好了,我已经抹除了他们刚刚的这一段记忆,接下来这是只有我们两人才能知道的话,我想知道宗炼和你都说了些什么?”

  乐渊出声询问道,毕竟想要知道自己从前都做了些什么无疑是询问知道的人最为方便。

  “师公并未谈及师伯的其他事情,仅仅是让弟子不问缘由,不拒绝任何师伯提出的要求,竭尽全力协助师伯!难道师伯不准备回琼华派吗?琼华派即将面临又一次的妖界降临,琼华人才凋敝,还需师伯鼎力相助!”

  慕容紫英还没等乐渊继续说话,便直接向乐渊求助了。

  “等等,我还有不得不做的事情,这琼华派我终归是要去的,但绝不是现在,我要你向我保证,绝对不向琼华派的人透露我的任何消息,是任何人,包括夙瑶你清楚了吗?”

  乐渊郑重地说道,毕竟只要从乐渊当初出手杀出琼华派的那一点来看,就算宗炼并未将乐渊当作是仇人,恐怕乐渊的名声也决不会比当作叛徒的云天青还有夙玉两人来得好。

  真要是明目张胆地出现在琼华派,最好的情况就是被一群人围殴,到时候恐怕又要再现一次19年前的一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