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95章 手滑引发的命案

  忍者大陆在忍村体系诞生以前长时间处于混乱局面,从来没有能够建立起相对稳定的国家统治制度,在这种朝生暮死混乱无比的时代忍者的力量被进一步放大。

  不过时间追溯到数千年以前,忍者还未被称之为忍者的时代,那时候查克拉还仅仅是只有极少数人才能掌握的神之力量。而统治忍者大陆的也不是有数的几个国家,而是以名为大筒木辉夜的神秘女子为首的独裁统治。

  大筒木辉夜,谁也不知道这人从何而来,仅仅有传闻其于月夜中从天而降,疑似“仙女(妖怪?)”。同时也是现如今唯一一个能够与神树沟通,并且从神树那里得到力量的人。

  说起大筒木辉夜,这个女人自降临忍者大陆后所经历的一切便是不幸的累积。本身疑似逃难来此的名媛,但是本身所具备的力量等级远超这个时期还保持着无武力修炼状态的普通人类。

  不过就是这么一个本可以按照种田流主角般随便找个山窝窝发展力量的天之女,却在遇到一个小国的国主之后直接委身与他,并且还直接像是放下了一切为他怀上了孩子。

  之后的一切就是一切不幸的开始,那个辉夜的丈夫像是吃了脑残片似的,仅听领国二五仔的几句话便追杀了还有身孕的辉夜,并且杀死了以身护主的侍女爱野,这一举动不仅令辉夜断掉了刚刚生出来的爱,也断绝了她对于这片大陆人类的一丝怜悯。

  这一夜辉夜成神了,吃下了神树之果的辉夜在一瞬间完成了对于附近诸国的压制,成为了当之无愧的女王。而这一切保持到了她的两个孩子长大成人,大筒木羽衣和大筒木羽村这兄弟俩成为了出辉夜之外仅有的两个掌握查克拉能量的人。

  原本按照发展,一直生活在辉夜余荫之下的兄弟俩是不可能反抗自己母亲的统治。不过一切的转折点还是一个女人,身为兄长的大筒木羽衣也就是未来的六道仙人因为自己所爱之人的死亡,第一次对自己母亲的残酷统治产生了质疑。

  有一就有二,从最初不信任的火苗燃起之后,这种感觉大有星星之火可以燎原的趋势,而有了蛤蟆一族的指引使得大筒木羽衣渐渐开始掌握足以推翻自己母亲大筒木辉夜统治的力量。

  而就在深处蛤蟆国的大筒木羽衣听闻自己的弟弟在母亲镇压叛乱国回来失去联系后,再也顾不得进一步研究仙人查克拉的力量,选择了在此之际与自己的母亲好好聊一聊。

  不过还是太年轻的大筒木羽衣最终不得不走上了与自己母亲对抗的一条路,而站在他面前的第一个敌人不是其他,正是已经被辉夜操控的大筒木羽村,他的亲弟弟。

  两兄弟从室内打到室外,而他们的母亲辉夜则是冷眼看着一幕。或许对于辉夜而言,这也正是她对于自己两个孩子的一次考验,或者说是对自己长子的一次试探,只需要大筒木羽衣低下头来求她,按照辉夜的性格原谅自己的孩子也不是不可能。

  不过辉夜说到底还是低估了自己的长子,低估了他那和自己这个母亲一样与生俱来的执着。次子羽村所拥有的白眼非常容易被辉夜拥有的最高等级的白眼掌控,尤其是在被辉夜击败后施术操纵之后更是如此。

  凭借羽衣现如今的能力,根本没有创造出众多忍术的他根本没有那个经验破解这种操控。心一狠的羽衣选择了最为原始也是可能性最大的破招方式,那就是将他的弟弟一村击杀,用死来唤醒羽村。

  “嗤——”

  当闪着雷电的右手贯穿羽村胸口的那一刹那,被操控的羽村终于从被操纵的状态中脱离,而在脱离操控之后的羽村没有要求先治伤或是质问自己受伤的问题,相反率先对着自己的哥哥羽衣道声歉。

  “对不起,兄长!我……”

  看着这个对自己流出歉意,为自己被操纵而感到懊悔的弟弟,大筒木羽村再一次流出了他一生中难得的眼泪。无比的伤痛令他的写轮眼再一次进化,一跃成为了最高等级的轮回眼。

  一直旁观的辉夜在看到一村被打穿胸口的那一刹那也是猛地一怔,就算她已经放出狠话要回收自己孩子体内的查克拉,但是真得看到自己的孩子快要死的时候,作为母亲的她依旧无法释怀,久已忘记的痛苦再一次涌上心头。

  不过身为兄长的羽衣可不是真的想要杀了自己弟弟,在看到弟弟终于拜托了操控之后,羽衣立马将胸口被重创的他平放在地上,随后从自己的怀中掏出了蛤蟆国的至宝,一张充满了仙术查克拉的符纸。

  随着这张仙术查克拉符纸被贴在羽村的身上,那极富生机力量的查克拉顿时顺着符纸流到了羽村的身体内,在短短十秒钟的时间内便将羽村那残破的身体修复完整。

  虽然自己的次子被救回来了,但是辉夜却在喜悦的同时感到愤怒,自己的长子羽衣并没有按照她预想的那般来求她,相反还靠着自己的行动进一步与之对抗,似乎打算对抗到底。

  这中犹如被背叛的感觉怎么能不令一个母亲感到失望、感到痛心。随着辉夜的愤怒,远处扎根于大地的神树也像是愤怒的辉夜一般开始暴动起来,以神树为核心的地震令羽村和羽衣这两兄弟差点没有站稳。

  “兄长,你看神树!”

  拥有白眼的羽村连忙指着远处的神树,随着他的一指,羽衣发现那神树竟然像是长了脚一般从地上站了起来,而那原本是树木的神树也在短时间内开始了剧烈的变化,似乎成为了某种活物。

  环境的巨变可不仅仅是这些,就在此时神树方向了相反一面,一个犹如水面波纹的蓝色空洞产生,它足有十米长的直径,不仅仅是辉夜,连开启了轮回眼的羽衣都没有察觉到这一异象。

  “噌——”

  突然在那蓝色空洞中一道金色的光芒从中突现,随着穿透空洞径直飞向了不远处的辉夜三人。这金色光芒的速度奇快。甚至大有超越光的速度,就在辉夜三人还在对峙的时候,这一道金光猛地划破长空,将倒霉的羽村钉死在了地面上。

  羽村这个倒霉孩子,刚刚被自己的兄长打穿胸口,不过那是为了救他,而且还有仙术查克拉符纸救他。不过这一次当他被再一次钉死在地面上的时候,可就没有那么幸运了。

  这突然的变故同样令辉夜和羽衣感到意外,当他们看着被钉在地上的羽村时,发现他的身上已经被一柄闪着电光的金色长枪贯穿,而羽村的大半个心脏也被这一击完全摧毁,此时的羽村已经陷入了迷离之中。

  “咳咳,兄长,我……”

  自己也快陷入崩溃的羽村也在心里大喊冤枉,他这究竟是招谁惹谁了,一天之内陷入了两次濒死状态,感受着生命力正在流失的羽村像是个正常人一般开始说起了遗言。

  不过变故再起,就在所有人都以为事情已经暂时结束的时候,那个蓝色空洞中再次飞出一道黑影,黑影的速度不满,比起刚刚的金色长枪或许只逊一筹。

  黑影的速度很快,而前进的轨迹更是令在场还站着的两个人措手不及。

  “嘭——”

  一声激烈的碰撞之后,无论是羽衣、羽村亦或者是被撞倒的辉夜都愣住了。

  蓝色空洞在喷出黑影之后像是完成了自己的任务一般,自动消失无踪,再也找不到半点踪迹。而那个被喷出的黑影不是别人,正是刚刚破开时空点的乐渊。

  不过他现在的状态也不知该如何星人,他的眼前是一张绝美的容颜,虽然带着些许怒意使得这张脸看起来不太友好,但丝毫不损眼前这位美女的气质。

  不过乐渊可没有时间来欣赏美女,眼前这美女可是有着一双白眼,外加额头上的轮回写轮眼,这副模样令乐渊瞬间想到了一个人的名字——辉夜。

  这就是妥妥的最终大BOSS,尼玛这种刚刚从地铁站走出来就撞上最终BOSS究竟是什么节奏,难道说老天都对乐渊看不过眼了吗?

  “嗨——那个,这仅仅是个意外,你信吗?”

  乐渊面对的压力可不是一般的大,他现在可是直接推倒了最终BOSS,虽然这不是他的本意,这个过程也只是个意外而已,但是这不能否认他现在的动作。

  辉夜被乐渊按倒在地上,两人面对面看着对方,乐渊或许觉得仅仅是尴尬,而对于身为女王的辉夜而言这是从未有过的亵渎,而渎神的人面临的只有死亡。

  只见辉夜的白眼猛地一瞪,一道奇特的精神力量直接从她的白眼中喷射而出,以完全不可视的状态冲向了乐渊。

  “嗡——”

  感受到危机的乐渊在瞬间开启了雷瞳,靠着加快了不知多少倍的速度,乐渊迅速将脑袋向下按,试着靠着速度躲避过这精神的攻击。

  不过这一避却令辉夜那万年不变的脸再一次嫣红,这不是羞怒,更多是对于乐渊一而再再而三的无礼之举给气的。

  乐渊为了躲避刚刚的那一击,右手在不知不觉攀上了辉夜的禁忌高峰,同时那低下的脑袋更是靠了上去,这一幕令旁观的羽衣和羽村那是彻底看呆了,连羽村自己正在流血的胸口都忘了理会。

  亵渎卯之女神这种近乎大逆不道的事情,在这一刻接连出现,这种冲击令两人都在心中充满了对乐渊的好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