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92章 须佐?须佐!

  面对四名S级叛忍的夹击,战斗了将近30分钟的时间,至今没有受到过一点外伤,仅仅是现在的表现便足以令晓之四人组感到棘手。

  角都的五种属性的复合攻击在抓不住乐渊的情况下没有丝毫作用,而飞段的诅咒术同样无施展之地,毕竟乐渊根本没有给他机会取血。

  而另一边的宇智波鼬和干柿鬼鲛的组合面对防御得滴水不漏的乐渊,同样感到无从下手。或许在他们成为组合以来便没有像乐渊这么硬的一个人,现在无论是忍术还是体术都根本压制不住乐渊,保持着三勾玉写轮眼的宇智波鼬望着不远处的乐渊不知道想些什么。

  “鬼鲛,你用你最擅长的那个术吧,现在的地形应该很适合吧!”

  鼬左右看了一眼现在他们所处的位置,只见原本的谷底在几人的连续交锋之下已经再度凹陷下去了不止一点,完全就像是个天然干涸的湖泊。

  干柿鬼鲛听到后嘿嘿一笑,战斗到现在他还没有尽兴,想到终于有自己用武之地的他双手飞快结印,同时鲨鱼脸上的那张嘴巴鼓了起来。

  “水遁·大爆水冲波!”

  干柿鬼鲛不愧是有人形尾兽之称的人,恐怕整个忍界能像他这样肆无忌惮使出这一招水遁术的人也非常罕见。

  这一招之下,足以淹没整个盆地的水流从干柿鬼鲛的口中喷出,怒涛般汹涌而来的水流组成一道高达数十米的水墙以滔天之势向着乐渊还有角都、飞段扑来。

  “该死,鬼鲛这个家伙太胡来了!”

  角都看着干柿鬼鲛的这一招脸色一变,虽然他自号不死之身,但是这可不是飞段那样的无死点的不死身,在庞大的水压之下他的心脏一旦爆了同样得死。

  心有顾忌的角都也不管眼前的乐渊,猛地一跃而起双脚地下布满查克拉,希望能够躲避开这汹涌的波涛怒击。而飞段虽然不怕死,但也不想试试被水压压成肉泥的滋味,随即和角都一样选择了避开。

  “哇喔,平地出现这么大的浪还真是罕见呢,嘿嘿陪你玩玩!”

  乐渊看着迎面压来的巨浪非但没有觉得可怕,相反兴致冲冲地跑向了大浪的方向,只见他脚一点底身体轻轻飞起,随即脚下无边的水汽在这一刻被他凝结,冰咒的作用在他手里反倒成为了制造玩具的工具。

  一块完全由寒冰凝结而成的冲浪板在短短一秒之内完成,而与此同时那大得惊人的海浪终于与乐渊接触了。

  “哇哈哈……就是这样的浪,才有征服的价值……”

  乐渊的举动在旁观的角都、飞段看来就是个疯子,面对那样的滔天巨浪,一个搞不好就是惨死的下场。毕竟这可是地地道道的攻击忍术,可不是专门用来游玩的。

  可是乐渊的动作却颠覆了所有人的想象,他以冰咒凝结的冰块为冲浪板,风咒产生的冲击力为动力源,在鬼鲛的[水遁·大爆水冲波]中自由穿梭,不知道的人还以为这是在海边度假。

  “真TM嚣张,我可不是任你玩耍的玩具,水遁·无限鲛!”

  当海浪的冲击过去,这一片巨大的盆地已经完全变为了一个庞大到不可思议的湖,而这对于干柿鬼鲛而言无疑是最好的猎杀场。

  只见鬼鲛的双手贴在水面上以后,无数鲨鱼型水弹以鬼鲛为核心诞生,同时一个个宛如真实的鲨鱼一般,在水中像是飞弹一般冲向了乐渊。

  无限鲛虽然不是真正的无限,但是也绝对不是妄言。只要负责供给查克拉的鬼鲛的双手不离开湖面,那么这1000条便能够无限次重生对敌人发动无休无止地进攻。

  “刚刚冲完浪就遇到鲨鱼,这运气还真是——幸运啊!”

  乐渊看着自己右手的雷神之剑,这把剑可以说对雷电能力有着近乎可怕的强化增幅能力。而至于增幅的极限乐渊却一直没有试探出来,这一次倒是正好来试一试。

  只见乐渊的右臂在晓之四人组的眼前毫无遮掩的变为了魔人右臂,真实来讲应该是将自己的右臂变为了他的正常状态。也只有这样的状态才能肆无忌惮地沟通体内属于魔人的雷电之力。

  “小鲨鱼们,来感受一下什么才是雷电的洗礼吧!”

  乐渊右手手臂上闪过一道蓝得发黑地闪电,随后猛地灌输入雷神之剑的剑柄中,随后一把将雷神之剑插入了自己的脚下的湖面。

  一群S级叛忍哪个不是直觉灵敏之辈,就算是鬼鲛还在施展忍术,在一瞬间见到自乐渊脚底下向着四周扩散而来的黑色闪电时,也是感到一阵头皮发麻。

  虽然不知道这黑色闪电有着什么样的威力,但是光是那闪电本身透露着的不详与毁灭便足以令鬼鲛望风而逃。只见那来不及撤去的鲨鱼型水弹在接触的瞬间便被完全蒸发了,或者说雷电所过之处的湖水都被那蕴含的力量完全蒸发。

  无论是鬼鲛亦或者宇智波鼬,还是不死二人组在这一刻的想法只有一个那就是逃,这种毁灭性的雷之地狱根本不是人能够抵抗的。

  不过人的速度哪能快的过雷电,就算乐渊手上释放的黑雷并不比闪电来得快速,但也笔这群人跑起来的速度更快。

  眼看乐渊的闪电就要追上晓中的一群人的时候,却见那黑色闪电在转瞬之间自己消失了。而乐渊此时亦将雷神之剑从湖面上移开,他盯着手中的雷神之剑直皱眉头。

  这雷神之剑的确是不可多得的利器,但终究不是个雷电增幅器,虽然有强化雷遁的作用,但是乐渊刚刚的那哪是什么雷遁,明明堪比自然界最为强悍的狂雷。

  是故乐渊仅仅将黑雷放出来不过五秒钟不到的时间,乐渊便已经察觉到雷神之剑那不堪重负的声音。如果在这么继续下去,那便是硬生生将一柄还算不错的剑给毁了的下场。

  不过虽然停止了攻击,但是刚刚的雷之地狱也不是全然无用功,最起码鬼鲛制作出来的一大片湖区被彻底摧毁了,一群人再一次回到了地面上。

  “鼬先生,看来我们这一次还真是遇上了怪物啊,体术和忍术都是无懈可击的强大,不愧是摧毁了木叶的人啊!”

  干柿鬼鲛此时也是重新扛起了鲛肌,如果在不和鲛肌合体的状态下他的查克拉也不是真正意义上的不可估计。遇上乐渊这样同样是超规格实力的人,他的招数完全没有优势可言。

  “你们都推开,这个家伙由我来对付!”

  只见宇智波鼬眼中的三勾玉转了起来,与之对视的乐渊猛地停下了动作,整个人就像是呆住了一般。

  “切,原来这混蛋也是有弱点的吗?原来是幻术白痴吗?”

  飞段看着像是被宇智波鼬写轮眼施展的幻术困住的乐渊,有些兴奋地拿着手中血腥三月镰向着乐渊方向走了过去。

  “嘿嘿,这可不是普通的幻术,写轮眼的幻术又岂是普通人可以比拟的,不过幻术的确是对付他的好办法!”

  角都看着乐渊中招的这一幕也是如此说道,不过也不是每一个人都能将幻术练到宇智波鼬这般地步。

  不过就在飞段接近乐渊还有两米的时候,宇智波却是突然身子一晃,随后猛地对着已经极为靠近乐渊的飞段喊道:“白痴,他没中术!”

  没中?乐渊刚刚与宇智波可是在幻术之中好好聊了一会儿,这种精神层面上的较量乐渊从来不觑任何人。不过为了现在这个时候醒来刚刚好,乐渊对着没有准备的飞段便是一枪刺去。

  永恒之枪刺穿了飞段的右胸,随着乐渊举起永恒之枪,飞段整个人被高高跳起,像是个玩具一般被乐渊随手挂在永恒之枪上。

  “混蛋,很疼啊,我一定要将你献给邪神大人!嘶——”

  被永恒之枪刺中,飞段只觉得犹如遭受世上最痛快的刑罚,或许对于他这样的邪神教徒而言,受到永恒之枪这样的神器袭击将会遭受到远超常人的伤害。

  “那么鼬,就让我看看你真实的实力吧,不然的话你们几个可就得彻底留下了!”

  说话间,乐渊的身上散发出肉眼可见的蓝色魔力波动,对于飞段等人而言自然而然地将其归纳与一种特殊的查克拉。不过就算是特殊的,能够达到肉眼可视的程度也是一种一场厉害的说明。

  一个可以媲美须佐能乎第三形态的魔人虚影出现在了所有人的面前,而其中反应最大的就要属宇智波鼬了。乐渊的这一招实在是和他的底牌须佐能乎太像了,无论是形成模式还是最终定型的状态都是一模一样。

  “你,果然是最大的变数,那么就让我看看你是否有改变世界的力量……”

  宇智波鼬在这一刻也不再隐瞒,身体状态令他无法掌控百米之大的完全体须佐能乎,但是为了对抗乐渊魔人虚影,第三形态已经足矣。

  当宇智波鼬的须佐能乎出现的这一刻,无论是干柿鬼鲛还是飞段、角都都成为了配角。

  须佐能乎VS魔人虚影,巨大人偶间的对决才刚刚开始。

  “啧啧,还真是意想不到的一幕啊,宇智波鼬一直隐藏的万花筒写轮眼的秘技须佐能乎并不感到意外,但是另一个叫做乐渊却也能施展时媲美须佐能乎的力量,该说不愧是变数吗?”

  正隐匿于远处的宇智波带土望着现在的这一幕说道,只有一只万花筒写轮眼的他根本无法施展这威力无穷的一招,对付宇智波鼬的时候难保会出现意外,所以看到宇智波鼬使用这一招的时候格外认真。

  “你可别忘了这家伙可是被大蛇丸加上了你们宇智波一族的血统,能够使用出如此的招数并不令人意外,你不出手吗?现在配合宇智波鼬可是解决这个变数最好的机会!”

  黑白绝合体状态中的右半部分的黑绝对着宇智波带土说道,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他貌似对于杀乐渊这件事非常地热衷。

  “不用,他貌似对于各大忍村没有兴趣,不一定会对我们造成威胁,而且就算我出手也很难将他留下来,他的时空忍术或许已经与当初的波风水门不相伯仲了,这一次就当做是收集资料吧!”

  随着宇智波带土的拍板,隐藏的两个人再一次望向了对决中的乐渊和宇智波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