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69章 达成夙愿,秘术到手(二更)

  依旧还是那个颇为宽敞的火影办公室,不过和上一次来时相比那几个隐藏于一旁的暗部早已经无影无踪,想必是四代目火影一早便挥退了他们,取而代之的是一个叼着烟斗的眼镜老者——三代目火影。

  被两大火影盯着,恐怕一般人早就吓尿了。而乐渊这个闹出了震天动静的人物却像是个没事人一般,除了脸上带着几分酒后的红晕之外,整个人那是要有多平静就有多平静。

  “四代目大人许久不见,近来可好?这边这位想必就是三代目火影,忍界的忍雄了,果然是风采依旧啊!”

  看着乐渊自来熟的和他们打着招呼,四代目火影显得有些哭笑不得。或许乐渊不知道他刚刚闹出的动静有多大,但是在整个木叶忍者圈子绝对是不小的动静,而且很有可能被各个村子埋伏的密探知晓,不知什么时候便会被送到各个村子的影手中。

  而站在四代目火影身旁的三代目火影,却在静静地打量这乐渊,他可是早就从四代目火影这里打听清楚了,乐渊正是从他的得意弟子大蛇丸那里介绍来的,光是得到大蛇丸的认可就足以证明乐渊的实力了。

  看着与四代目火影颇有几分相似性的乐渊,三代目火影完全不像是个当过火影的人,相反像是一个邻家老爷爷般笑呵呵地向乐渊问道:“大蛇丸最近怎么样?他的音忍村应该发展得还不错吧,一村之影的负担会不会非常重呢?”

  这像是父亲询问自己儿子近来发展的问话,如果出现在1号世界几乎不可想象。不过在这个和平发展的2号世界里面,却是再寻常不过的事情,一般人或许不知道,但是几乎所有势力都把音忍村当作一个小号的木叶村对待,这看似分开的两个忍村根本就是穿一条裤子的。

  “自然很好,音忍村的发展一如既往的平稳,整个村子发展得非常健康……”

  既然三代目火影有心想要多了解一些音忍村的情况,乐渊也自然把自己在音忍村的所见所闻一点点告诉了三代目火影,乐渊这完全不像是被叫到火影办公室问话的,反倒是像来拉家常的。

  不过当乐渊陈述完毕之后,一直静观着的四代目火影却是脸色一凛,这变化被乐渊看在眼中,自然明白真正的问话就要开始了,不过习惯见招拆招的他也能看看四代目火影的处理方法。

  “乐渊,你可知道你今天究竟惹来了多大的麻烦,随意向宇智波一族挑衅,万一引发出争端木叶的损失不可计量,再加上你与宇智波富丘族长间的战斗,一不小心可就是一人战死,那对整个木叶而言才是一场灾难……”

  四代目火影在喋喋不休地数落着乐渊今天惹下的麻烦,而乐渊在大多数情况下也是左耳朵进右耳朵出,这种话也不过时说说而已,何况今天的损失也算是在四代目火影的掌控之内,并没有造成什么不可挽回的损失。

  “……你难道就没有反省一下吗?为什么无缘无故去找宇智波一族的麻烦,你难道真的是觉得自己完全不怕宇智波一族的报复吗?”

  四代目火影颇有恨铁不成钢之感,乐渊的实力和潜力在今天的一战中基本上已经表露无疑,如此年轻(20不到的样子),如此才情(战胜了老牌上忍宇智波富丘),就算是没到影级之列也差不多了,如果好好调教一下,完全有能力当作是下一代的影来培养。

  “这也不能全怪我,我只是去赚生活费了而已,谁让我在木叶只是一个无业游民呢,不去赚点钱我可真的要去乞讨度日了。我原本也不想的,谁让某人一直不愿意教我呢?”

  乐渊这话中的抱怨之意连一旁的三代目火影都听得出来,更何况作为当事人之一的四代目火影。当初收到那封来自大蛇丸的信中,大蛇丸对于乐渊的安排总结只有四个字“自行安排”。

  已经成为外人的大蛇丸根本没有能力去强迫要求作为一村之影的波风水门传授乐渊[飞雷神之术],不管是于情于理都找不到任何的理由,令波风水门传授给乐渊这个外人木叶村的不传之秘。

  所以当乐渊住进木叶村之后,四代目火影就一直将他放养,并且通过日常的监视试图探清乐渊的虚实。而这一探就是整整一个月的事件,而波风水门也很理解乐渊的想法,被人一晾就是一个月时间,这放谁心里都不舒服。

  “好,今日也正是时候。乐渊,我且问你一句,你愿意加入木叶吗?”

  只见四代目火影的眼神一下子变得严肃无比,毕竟这件事情可不轻松,关系到之后乐渊在木叶村如何自处的问题。不管乐渊是怎么想的,他现在只是木叶村的暂住者,根本无法被木叶村完全接纳。

  “加入木叶?成为木叶的忍者?”

  乐渊反问四代目火影,毕竟加入木叶这个框框实在是太大了,没有一点限制根本不好开口。而面对乐渊的反问,四代目火影选择了点头。

  “没问题,不过也只是我在这个世界的身份而已,你应该知道我总归有一天是要离开的,这木叶忍者的身份不可能束缚我一辈子吧!”

  对于加入木叶村,乐渊没什么疑问。毕竟他可不是这个世界任何一方势力的人,所以根本没有什么负担问题,加入木叶也不过是因为这里有着波风水门而已。

  就在此时波风水门对着一旁的三代目火影点了点头,随后三代目火影随即会意从一旁的柜子中取出一个木叶护额递到了乐渊手中。

  “好,从今天起你就是木叶村的一员,你想要的时空忍术我也会传授给你,但是你能否学会我不做保障。但如果你胆敢背叛木叶,木叶定将你绞杀,无论你逃到何方……”

  乐渊啥也不说将这木叶护额戴在了头上,不过刚刚佩戴好的他随即想到了一个很重要的问题。他可不是从忍者学院里面出来的正规忍者,他的级别该怎么算,总不可能让他一个不逊于火影的高手还归类到下忍那一级上面吧。

  “咳咳,那个四代目火影大人,我现在算那个上忍呢还是中忍,你总不会把握安排到下忍里面吧?如果真是那样,我可受不了,你看我的实力也不弱,再差也不能和一群小鬼一般吧!”

  看着乐渊这么急地询问着自己的等级,波风水门也是笑得咧开嘴来,只见他拿出一份文件,上面竟然是一份连乐渊看得都直呼精准的档案,里面的内容正是乐渊他自己的。

  原来这波风水门早已经将一切都安排好了,乐渊现在就是一名光荣的木叶特别上忍,这还是由于乐渊寸功未入的原因有所压制,不然妥妥的是一名木叶上忍。

  毕竟乐渊的战绩和实力可是实打实的,击败宇智波富丘的事情就算是想压也压不下去,要是被宇智波一族的人知道击败他们族长的人还是一个下忍、中忍,难免不会被认为是有意贬低他们宇智波一族。

  在纳入木叶编制之后,波风水门也没有食言很快就将修炼[飞雷神之术]的精要给了乐渊,不过虽说是精要但也不是什么忍术修炼方法,而是一堆堆的实验数据类的信息。上面叙述了所有历代研习者对时空的研究和理解,按照波风水门的说法就是如果无法从这上面理解时空忍术的本质,就无法完成下面的修行。

  [飞雷神之术]不愧是超高难度的忍术,的确不是一般人可以用出来的。这门时空忍术可不同于带土的天赋空间术[神威],[神威]只需要靠着写轮眼就能自如使用,而[飞雷神之术]的使用可是伴随着极大的风险,没有即为高深的造诣很容易死在这个忍术上。

  毫无疑问,掌握了[飞雷神之术]的波风水门已经算得上是空间上的专家。对于如何打开空间、如何用空间打开合适的地点、以及如何保证自身在空间中安全穿梭已经有了极为深的造诣。

  空间忍术之所以危险,那就是因为打开的异空间可不是一个正常的空间,没有非常专业的知识和能力或者丰富的经验绝对被打开的异空间给吞得渣渣都不剩,根本无法通过异空间达到空间转移的目的。

  而波风水门给乐渊的这些卷轴里面,正是他还有二代目火影对于空间的理解,可以说没有这些的话一般人根本别想顺利掌握时空忍术。

  乐渊对于空间的学习也是一个头两个大,毕竟空间实在是深奥难测,一般人就算看着卷轴也别想看懂。而乐渊总算有着常人所没有的一个优势,别人是是根本不懂空间才从理论试着完成空间忍术,而乐渊是掌握了空间能力反向验证这些空间理论,比起常人来说可以说有了一大捷径。

  一般人根本无法入门的空间原理,对于乐渊而言却是早已经大半个身子跨入门中,现在只差这些理论来完善他对于空间的理解。

  一时间乐渊如饥似渴地吸收着大量的知识,[飞雷神之术]的术式对于乐渊而言已经无足轻重,反倒是这些波风水门和二代目火影千手扉间的心得更为重要。

  不过乐渊也不可能永远宅在家里研究着卷轴内容,他现在可是已经成为了一个木叶忍者,现在的他可得随时听从来自于火影的命令。

  这不,刚过了没几天他便收到了四代目火影的一则讯息,要求他前去火影大楼报道。

  日向一族设宴,庆祝日向雏田的获救,并且似乎有喜事要宣布,而作为真正营救日向雏田的人,四代目似乎想要带乐渊出席这场宴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