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66章 幻术?没有月读级别你就是自寻死路口牙(二更)

  一方豪门宇智波一族,可以说是整个木叶最土豪的一个忍族。虽然在二代目火影的政策之下不断被打压,但是作为创建木叶起便举足轻重的强大忍族,多少年以来的积累让它成为了当之无愧的豪族。

  一百万两或许对某些无名小卒而言会是一大笔财产,但是只要成为了上忍,一般不夭折的情况下累计一百万两的资金根本就不是什么难事。而宇智波富丘作为一族族长,如果真想要替族人还债的话自然也不是事,区区一百万两就算是直接要现金,他也能直接支付,根本不会有丝毫的吝啬。

  作为一族之长,宇智波富丘本不应该随便出手,但是乐渊的身份实在是有些敏感。作为一名血继界限者却没有被拘禁,甚至连现在也只是有几个根部的人在盯着,这简直就是不可思议的事情。

  对于任何一个忍村而言,不属于自己的血继界限拥有者出现后往往等待他的就是严密无比的监视,甚至在第一时间使其“被消失”,使用一切方法令这种血继界限能够为自己所用。

  宇智波富丘有些想不明白四代目火影对于乐渊的存在究竟是这么想的,漩涡玖辛奈会来此无疑说明四代目火影对于乐渊很看重,但是偏偏乐渊现在又像是被放养,根本没有进入木叶忍者的圈子。

  是故,整个木叶中直到现在对于乐渊实力的了解,恐怕也只有接到信件的波风水门,见识过乐渊战斗的日向雏田还有日向日差这三个人了。

  今天的战斗,并不是简简单单地为一笔一百万两的钱财而展开的,更重要的是宇智波富丘想要通过这一战了解到乐渊究竟有什么用的才能令波风水门做出这样的让步。

  距离宇智波驻地不过数千米的木叶第二训练场,这里作为宇智波一族专用的训练场基本上没有外人会进入这里,而这里正适合乐渊与宇智波富丘之间的战斗。

  两人之间相距30米的距离,而他们周围百米之内都没有围观着的存在,为了能够让两人放手一战所有人全都退得很远。而前来帮忙的漩涡玖辛奈在见到乐渊主动应承下赌斗之后,脑海中也想起了自己丈夫波风水门对于乐渊实力的评价,也就没有继续看下去,真如她之前所言直接去找宇智波美琴去了。

  而漩涡玖辛奈虽然放手了,但是跟着她而来的两名暗部可没有离去。他们两个就是波风水门的眼睛,同时身负着密令的他们两个会在最关键的时刻出手,以防双方结下不可调和的矛盾。

  乐渊、宇智波一族、火影势力、根部四方全都汇聚于这一片训练场,而其他被这场闹剧吸引的势力本着不想要惹麻烦的心理没有前来围观,但是也在时刻关注着这一战的胜负。

  一方是木业豪门的族长宇智波富丘,实力深不可测,是木叶上忍中众所周知的强者;而另一方却是生面孔,虽然冰遁的消息被这群人探知,但是乐渊的实力究竟如何却无一人知晓。

  日向驻地内,骤然听到宇智波富丘要赌斗的消息,族长日向日足还以为自己听错了。堂堂的一族之长会在村子里面和一个名不见经传的人物赌斗,这对于有着豪门傲气的日向日足来说是不可想象的,但是当听到赌斗对象是乐渊这个略有耳闻的人物时,他不由喊来了自己弟弟日向日差。

  “族长大人,不知您喊我来有何要事?”

  只见未进行任务的日向日差并没有携带护额,但是为了隐藏额头上的笼罩鸟印记的他还是戴上了白色布带。日向日足行礼时语气带着拒人千里之意,一点也看不出来是见到自己亲哥哥时的语气。

  “唉,日差我不是告诉过你许多次了吗?没有人的时候,叫我兄长就行了,你我二人可是亲兄弟,而且你还是雏田的救命恩人,我们之间根本不需要那么生分,听说宁次表现出来的资质不错,有没有兴趣撮合宁次和雏田……”

  日向一族族长日向日足对于自己的弟弟日差可是有着非常多的亏欠感,虽然是兄弟但两人一人是宗家另一人是分家,享受的待遇那可谓是天差地别。自觉有愧于弟弟的日向日足竟然想用这种方式回报日向日差,让日差的儿子宁次以后能够进入宗家。

  日向日差跪坐在自己的兄长面前显得非常激动,毕竟这对于自己儿子而言简直就是最大的机遇,能够改变他一生的命运。不过一想到族长长老,日向日差自己兄长的提议恐怕很难实现。

  两兄弟拉过家常之后,日向日足总算是说道了今天的主题。

  “弟弟啊,你应该听说过乐渊这个人吧,他今天似乎要和宇智波一族的族长比斗,你觉得他这一战能够坚持多久呢?”

  日向日足没有见过乐渊的实力,所以在他的心中还是认定了宇智波富丘能够赢,所以直接问日向日差觉得乐渊能够坚持多久这个问题。

  “兄长,我觉得那乐渊不一定会输。虽然火遁对于冰遁的确有着克制作用,但是那水无月一族擅长的可不仅仅是冰遁,对于水遁和风遁同样是专家,而那乐渊的实力不容小觑,他有着能够战胜宇智波富丘的可能性……”

  如同日向日差这一对兄弟这样的讨论同样在诸多家族中进行着,毕竟这一战很困难奠定未来木叶势力的变动。而对于乐渊这个未表明的“水无月一族”的潜力,所有木叶家族都对此抱着观望的态度,或许这一战将直接让他们下定决心。

  而其中的重中之重则出现在火影办公室,难得一直在家养老的三代目火影出现在了这里,而今一老一少两位火影围拢在一起。只见三代目火影摆弄着水晶球,[望远镜之术]正是这个忍术的名字,三代目火影在位时就是用它监视整个木叶村的。

  “三代大人,您什么时候把这一招传授给我,没有这个监察起整个村子真的很费力!”

  看着三代目摆弄这个忍术,波风水门只觉得有些羡慕。毕竟他虽然靠着飞雷神之术也能迅速查遍整个木叶,但毕竟没有这一招方便。

  “水门啊,你还年轻,想当初我传给自来也那家伙的时候,他可没把我气死,竟然想着用这一招去偷……咳咳,所以呢我觉得有必要在传授你这一招前,对你有一个考验期……”

  波风水门听了三代的话只觉得满头黑线,别说他根本没有和自来也一样的癖好,光是家里的漩涡玖辛奈就搞不定了,在用这一招去偷窥岂不是自寻死路?

  当波风水门再一次看向水晶球的时候,这一场的战斗才刚刚开始。

  面对乐渊的宇智波富丘不知何时已经露出了他们宇智波一族的招牌能力写轮眼,血红的瞳孔之中三枚勾玉已经将乐渊锁定。乐渊像是完全不在意似的与宇智波富丘的血色写轮眼对视了,围观的一群人无不对乐渊报以鄙夷的嘲笑。

  整个忍界只要听说过写轮眼的,谁不知道对抗写轮眼的人最忌讳的就是直视写轮眼。

  “一对一必逃之,二对一袭后方。”这就是绝大多数人面对写轮眼的做法,写轮眼具备的幻术能力实在是棘手,如果本身幻术不行的人只有被戏耍的份。

  正与宇智波富丘对视的乐渊,从那一双血色之眼中看出的只有一股带有恨意的不详力量,或许低级别的写轮眼还感觉不出来,但是到了三勾玉以上的时候,必定能够从中感觉到这股力量。

  而正当乐渊对视了一秒时,只见宇智波富丘的写轮眼三勾玉顿时旋转起来,乐渊只觉得一股特殊的力量在瞬间侵入他的脑海,试着将乐渊的精神扰乱。

  幻术的基本原理,是施术者用自己的查克拉扰乱对方的精神、查克拉,以达到操控对手五感从而形成无法脱离的幻境。理论上只要拥有意识的人都会中招,而想要破招则有两个途经。

  一是用巨量的查克拉冲击,二则是让自己的查克拉恢复正常流动。前者是通过海量的查克拉直接驱逐干扰自身五感的敌方查克拉;后者是平复由于对方幻术而混乱的五感。

  而乐渊身中幻术后只觉得宇智波富丘的查克拉在瞬间将他带入了一片血色荒原之中,而周围全是尸山血海,乐渊被笼罩在无尽的恐怖的杀戮气息之中。

  用尸山血海招待一个经历无穷杀业的魔人,这无疑是一个最糟糕的主意。这尸山血海某种意义上带给乐渊的不是恐惧,而是无比的亲切,他自己才是最大的杀戮之源。

  只见地面上的尸骸一点点爬起来,像是冤魂索命似的向乐渊一点一点爬过来,无穷无尽的尸骸站起,四周根本没有半点逃离的踪迹,普通人恐怕早就被这里吓得半死了。

  “幻术?太嫩了,破!”

  乐渊可没有时间和这些幻象都下去,仅仅是将自己的灵觉稍一收缩,随后立刻以爆弹式的爆发激发了出去,顿时那笼罩在他周围的血色幻影全部消失不见。

  而外界,乐渊和宇智波富丘的对视仅仅是过了一秒。乐渊已然从幻觉中脱身而出,而宇智波一族的人就发现他们族长的写轮眼之中已经留下了一滴血泪。

  “嘶——难道说族长在那小子手里吃亏了?不会吧!”

  “难道写轮眼的幻术还拿不下那小子,这不可能啊?”

  “族长加油,让那小子尝尝我们宇智波一族的厉害!”

  ……

  现场是群情激奋,但是只有宇智波富丘知道乐渊或许比他们知道的更加难以对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