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63章 就是我做的,你看到了吗?(二更)

  木叶村豪门林立,比起其他四大忍村可是有着无法媲美的忍族力量。其中木叶有着整个忍界最为出名的三个血继界限家族,千手一族、宇智波一族还有日向一族。

  这三族之中,千手一族已经由于连年的战斗而只剩下纲手这一个本系族人,整个家族都可以说彻底崩溃了,再也不复当初初代火影还有二代目火影在世时的盛况。

  而剩下的宇智波一族还有日向一族就成为了木叶现在的最强忍族。两个家族的人在木叶有着超然的地位,最起码这两家里的忍者绝大多数都会以家族利益为第一优先,如果火影命令与家族命令相反,恐怕他们想的不是尊崇火影的命令,而是优先执行家族的命令。

  这种事情在任何一个忍村都是不可原谅的,但是偏偏忍族又是一个村子重要的力量来源。所以为了笼络这两大家族,作为火影的四代目可是花费了很大的功夫才将他们暂且稳住。

  比起不显山不露水,相对而言比较低调的日向一族。自二代目火影创立木叶警备队以来,便被逐渐孤立于村子权力核心之外的宇智波一族就显得有些高调了。

  宇智波一族不缺少天才,尤其是当他们的族人觉醒了写轮眼这一BUG能力之后,就算之前的水平再怎么差也能大幅度提升实力。所以这一族的整体实力可以说非常强。而强大的天赋,使得整个宇智波一族恃才傲物,与木叶村的人根本不可能和平共处到一起。

  当初的二代目之所以将木叶警备队分归于宇智波一族,本就是抱着安抚还有将他们与村民分隔的目的来的,现在的绝大多数宇智波一族的人却死抱着木叶警备队的身份不放,正和当初二代目火影所想的一般,渐渐不溶于村子的宇智波一族已经成为了一个尾大不掉的包袱。

  宇智波一族的驻地随着村子的几次规划越来越靠近木叶训练场,同时也从村子的中心向外迁移,族中许多人本就对这样的安排颇为不满。

  而乐渊之所以会遭遇到木叶警备队的驱赶,某种程度上也是受到这件事的牵连,年轻一代的宇智波族人正在试图使用这种方式向木叶高层表达他们的不满。

  “嗯,不愧是木叶豪门,这里虽然偏远但是尼玛都是有钱人,宇智波一族的房屋加起来就是个就是个小城镇了。族长大屋要不要这么大,也不怕晚上起来闹鬼……”

  乐渊在一群宇智波族人见鬼的眼神中,慢慢悠悠地推着小车来到了宇智波族长大屋前,看着这个占地惊人的巨大豪宅,再联想自己住的普通公寓,乐渊还真有点抱怨这该死的土豪生活。一族族长的生活就是奢侈,整个木叶的贫富差距有些大。

  能够摆摊摆到宇智波驻地来的屈指可数,毕竟宇智波一族的尊严不可能让他们允许自己的所在地像是个集市一般杂乱,虽然自己驻地也有族人开办的铺子,但是好歹还是有门面房的,像乐渊这样推着车来贩卖的那还是头一回。

  虽然乐渊的铺子籍籍无名,但是最起码的是他的行为引起了周边宇智波族人的注意,在胆大的前来试探过之后,乐渊的生意再一次打开了局面。不为别的,那从车上的食品散发出来的阵阵诱人香味实在是神仙来了也hold不住,一时间曾经在木叶街道上发生的一幕出现在了宇智波一族的驻地。

  乐渊的车前排期了长龙,而乐渊的各种小吃、点心像是卖不完似的一个接一个地迈出,同时价格是还比在外卖得更贵了五成,不过这点钱对于宇智波一族的人来说还真是小钱。

  随着顾客的聚集,乐渊的这个小铺很快再次引来了木叶警备队人的注意,而其中更是有将乐渊赶走的那三人组。三人一见乐渊竟然把店给开到宇智波驻地来了,那简直就是心里直冒火,这简直就是在向他们三个挑衅。

  “老板,我要一份三色丸子!”

  只见一个不大不小的身影来到了乐渊的摊子前,乐渊望着眼前只有8岁的孩子一愣,不为别的,只因为此人的额头上已经戴上了木叶忍者的护额。

  要知道整个木叶除非是战时,其他时候忍者学院学生毕业的年龄都在12岁,能够提前毕业的无疑都是天才中的天才,而在8岁以前就成为下忍的,整个宇智波一族中也只有眼前这个孩子——宇智波鼬。

  乐渊完全没有想到,自己这么随便一摆摊把这么一个天才人物给引了过来,不过随后他就释然了。这宇智波鼬最喜欢的食物,如果他没记错就是三色丸子,乐渊接过宇智波鼬递过来的前,将包好的三色丸子递了过去。

  “你要的丸子,小弟弟!”

  正接过丸子的宇智波鼬听到乐渊的称呼也是一愣,这个称呼可是很少会有人用在他的身上,一般人都是直接称呼他为天才鼬,熟悉的人则是称之为鼬,而他被叫做弟弟的时候那是屈指可数,尤其是当他表现出了超人的天赋之后。

  “老板你还是快点离开吧,木叶警备队不敢随意对平民出手的,你不要让他们抓住把柄就好了。”

  也不知道出于什么心思,又或者宇智波鼬真的是非常善良,对着仅仅是第一次见面的鼬提醒道。而他此事的目光已经将四周颇为不善的木叶警备队的人看在了眼中,心中正暗自想着是不是要出手帮乐渊一把。

  乐渊对于这个轻声提醒自己安全的鼬露出了微笑,看到了宇智波鼬的表现乐渊总算是觉得现在的宇智波一族还不算彻底没救了,不过今天的事情还轮不到宇智波鼬出场,今天这场大戏的主角只有一人,那就是他——乐渊。

  乐渊的右手伸上前,他身前的宇智波鼬完全没有注意到乐渊是如何出手的,便感觉到乐渊的右手的食指和中指此事已经点在了他的额头,就如同鼬往常对他弟弟佐助所做的一般,鼬的额头被乐渊轻轻点了一下,同时在鼬的耳边传来了乐渊的声音。

  “有些事情不亲身体验一下,人是不会悔过的,骄傲还有荣誉会将人的双眼蒙蔽,或许只有彻底的失败才能让他们看清楚自己的弱小,小弟弟你经历过无法那种刻骨铭心的无力感吗?”

  鼬猛地抬起头,只见周围的族人像是根本没有听到乐渊刚刚的话一般,同时鼬也从乐渊的眼神中观察到了一闪而逝的深邃,那是他从自己父亲宇智波富丘身上都没有看过的深邃感,不过时间短暂连他自己都不知是否是自己的幻觉。

  接过了三色丸子的鼬刚刚离去,还没等到他回过神来一直在一旁的木叶警备队的几人开始将周围聚拢的宇智波族人驱散,同时将乐渊团团包围了起来。

  “几位客人想要些什么呢?我这里有着特色点心,第一天开业量大从优哦!”

  乐渊那依然如常的轻松声音让木叶警备队的几人眉毛直跳,只是默不出声地死死盯着乐渊,似乎觉得乐渊根本就是故作姿态的小丑。

  介绍完了特色的乐渊看着依然不愿散开的几人,脸上那亲切的笑容转瞬而逝,随后是如万年不化冰山的严峻面容。

  “几位如果不是来买东西的,还请让开,不还要继续做生意,你们不会想要说这里也不准摆摊吧?貌似我翻遍了木叶上的手册,也没有规定这一条街不准买卖东西的,你们还有什么想说的吗?”

  对于乐渊的话,为首的宇智波悟没有先回答,仅仅是一记鞭腿,乐渊身旁那做买卖的小车登时化作了破碎的残片,保存在小车中的不少商品顿时四散出去落在了地上,沾上了污渍的小吃点心自然不能继续卖了。

  “这里是宇智波一族的驻地,你一介外人也想到这里来做买卖,你得到了允许了吗?这里可不是谁都能进来的,我们现在怀疑你是来刺探情报的,现在和我们走一趟吧!”

  在宇智波悟说话的瞬间,他身旁的几个木叶警备队的人便直接上前伸出手想要将乐渊的手臂扣上,像是对待犯人一般将乐渊押走。

  “啪——啪——”

  “轰——轰——”

  几乎是在同一时间,那两个离乐渊最近的木叶警备队队员还没有触碰到乐渊的手臂,身体便像是遭受到了猛击一般,身子突然被抽飞,两人像是变成了炮弹似的撞向了一旁路上的围墙,硬生生将围墙撞塌了,两人被活埋到了碎石堆下。

  “什,什么……阿亮,阿和,你们没事吧?是你?”

  宇智波悟先是对着被打飞出去的两个人大喊一声,随后与剩下的两名木叶警备队的人摆出了防御姿势,警戒地看着一动没动的乐渊。刚刚的一瞬间他根本没有看清楚发生了什么,但无疑是站在那里的乐渊嫌疑最大。

  乐渊举起了自己的双手,一副无辜的样子,随后又像是对宇智波悟的嘲讽,甩了甩自己的双手道:“刚刚发生了什么吗?宇智波一族也不能诬陷好人哦,有人看到是我做的了吗?别随便把屎盆子扣到别人身上,我还说是你出手偷袭了那两个人呢!”

  乐渊完全是有恃无恐,乐渊的爆发速度别说是眼前的几个还没开眼的木叶警备队的人,就算是真的有人开启了写轮眼,刚刚的那一刹那也最多让他们看到一阵不知所谓的迷影,根本别想看清乐渊动手时的动作。

  写轮眼就算再怎么神奇,也是要配合自身实力才能发挥出最大效用的,现在一群迷信写轮眼的宇智波族人如何能发挥出它的最大效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