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60章 你就是那啥大舅哥他爹(二更)

  忍历51年中发生的大事件,数来数去大概就要算乐渊现在碰上的这件事情了。木叶豪门之一的日向一族的宗家大小姐日向雏田被云忍掳劫,而最后的结果是分家日向日差击杀云忍后将其救回。而云忍倒打一耙,使得木叶不得不交出自杀代他哥哥死的日向日差。

  这件事追根究底还是原著之中的木叶村积弱,偌大的一个村子四代战死,三代老去,三忍离村,村中两大忍族不安分,使得这云忍村的人悍然出手。而实力大减的木叶,为了平息可能再次掀起的大战,做出的牺牲。

  而这个乐渊存在的2号世界,木叶虽然力量有所衰退,但是波风水门还在的情况下理论上云忍村不应该走现在的这一步棋才对。而偏偏这件事情还发生了,不过有了乐渊的参与这件大事会走向什么样的结局还犹未可知。

  “大哥哥,坏人死了吗?”

  雏田站在乐渊的身旁,看着瘫倒在那的云忍首领不由向乐渊所在靠了靠。毕竟对于一个还没有出过村见识过真正战斗的孩子而言,死人真的不是那么容易接受的事情。

  不过听到雏田称呼的乐渊却是摸了摸自己的脸,乐渊现在的这一张脸还真别说非常显年轻。乐渊看上去和忍者大陆16岁上下的成熟少年比起来的确有些年轻得过了头。

  “我可是20岁咯,你要叫我叔叔,雏田!”

  乐渊揉了揉一旁不敢接近摔倒的云忍首领的雏田脑袋,随后缓步走向了那个倒地的云忍首领。

  “什么嘛,你看起来和大哥哥没什么两样,你这是要做什么呢?”

  看到乐渊蹲到了云忍首领身边,正在抱怨着乐渊那副年轻模样的雏田重新恢复到了原来的活泼性格。乐渊大概还没有注意到,这2号世界的雏田可不是原本那腼腆害羞的性格,可比普通孩子更加外向,在确认了乐渊不是坏人后那不是一般的活泼。

  却见乐渊一指点在了云忍首领的脑袋上,随后那根抵在云忍首领眉心位置的食指正在发出莹莹闪光,随后在雏田那不可思议的表情下,原本还躺在地上的云忍首领在转瞬之间便被一条绳索整个捆绑了起来然后乐渊牵着一根身子从他身上移开,云忍首领顿时就像是一个气球一般全然没有重力似的飘浮了起来。

  “给,他就是你现在的玩具了,我们去帮帮来救你的那个人吧!”

  乐渊将系在云忍首领的身子就这么递交到了雏田手上,就像是给孩子玩具的家长一般随意。随后可不管雏田的想法,在她的一声尖叫之中再一次将她抱了起来,随后以超凡的速度继续前进。

  一路上停顿了几次,就是这几次停下脚步,雏田手上的“气球”就又多了四个,这正是一路上被乐渊解决的那些云忍。乐渊同样没有将他们杀死,而是一个个打晕了捆绑起来,现在的云忍像是长龙风筝似的一个接着一个。

  他们如果不是被乐渊打晕了,恐怕这群云忍要羞愧死,他们怎么说也是云忍村的精英,现在不但成为了俘虏还变成了孩子手中的玩具,这不是丢他们自己面子的问题,而是直接丢了云忍村的面子。

  有着乐渊的速度,一行人很快就来到了最初被乐渊听到打斗声音的地方。有着乐渊所做的标记存在,乐渊赶回来的速度那是非常的快。

  不过当乐渊赶回来的时候,现场的情况可是比他想象得更加简单。作为唯一一名发现并且追来的木叶忍者,日向日差那等同于上忍的实力没有半点水分,不过面对数倍于自己的云忍精英的阻拦还是疲于应付。

  尤其是日向一族可是出了名的忍术白痴,绝大多数的族人对于遁术的掌握那是微乎其微,根本无法使用好体术之外的忍术。而成为上忍的日向日差同样有着这个问题,除了三身术和瞬身术这样有限的几个忍术,他就只剩下了柔拳这么一个对敌方法。

  而云忍这边可是花样百出,面对那标志性的一双白眼,做足了功课的云忍村一行人可没有一个傻到和日向日差对拼体术的份上。云忍本着能远程就不近战,能忍术就绝不体术的作战方针,一直在和日向日差打消耗战。

  而孤立无援的日向日差面对这近乎赖皮的打法那也是只能见招拆招,作为一名体术见长的忍者他只要能够抓到一个小小的破绽就能一套干掉其中的一个忍者。

  柔拳中的点穴能力可不是白教的,而对这一招颇为了解的云忍也是对于日向日差的拳脚有所顾忌,双方也多是以游走为主,真正对对方造成的伤害实在是有限得很。

  “是,是日差叔叔,大哥哥你去帮他大坏人吧!”

  还没有开眼的雏田仅能凭借那偶尔传来的声音听出这位常常带着凶相的亲人,虽然每次见面时都用一副仇恨的目光看着自己,但是对于自己的这个叔叔雏田还是非常尊敬的。

  乐渊将自己抱着的雏田轻轻放了下来,随后在她的肩头一拍,一道最为基础的防护悄然在她的身上布下。

  “那雏田你就乖乖待在这里等我,我没有出声之前可千万别出来哦!”

  将雏田隐匿于一旁,已经无所顾忌的乐渊脚下暴起,整个人如同一颗炮弹似的直接出现在了此事的战场之中。

  “轰——”

  从天而降的乐渊溅起一阵烟尘,乐渊的突然出现使得整个战场上的双方都不由罢手,同时分开一个安全距离齐齐关注着乐渊这个突然出现的第三方势力。

  烟尘散去,乐渊像是个没事人一般伸出右手对着一左一右两方人马笑着打招呼道:“嗨,各位晚上好啊!要不要大家停下来一起吃个宵夜喝个酒,能够闲逛到一起也是缘分不是吗?”

  乐渊这谈笑间的打招呼在场的可没有一人相信,这荒郊野外的地方闲逛,脑子有病的才能闲逛到这种地方来。正所谓来者不善、善者不来,所有人都猜不透乐渊是怀着怎样的一个目的来到这里的。

  “哟,那边三位云忍村的大哥,我刚刚见到你们的同伴了哟,他们似乎有些劳累已经睡着了,你们不去陪他们吗?这种大晚上的,被狼叼走可就不好了!”

  听到乐渊的话,三名云忍眼色一凛,互相间对视了一眼瞬间将乐渊判定为了敌人,本着先下手为强的原则三人一起对着乐渊出手了。

  “水遁·水乱波!”

  “雷遁·地走!”

  两个云忍一前一后施展了忍术,先有带着强大冲劲的水遁作为头阵,再接着这阵水加强雷遁的攻击能力。

  几乎是在水遁击中乐渊的同时,后发而先至的雷遁·地走也在前一刻通过地上的积水命中了乐渊。两发忍术配合之下几乎发挥出了不低于B级强攻忍术的威力。

  并且由于积水的作用,这雷遁的攻击速度快若闪电,近乎不可闪避。命中乐渊后的巨大冲击,将地面上的水都给冲散了。一旁的日向日差只能略带惋惜地望着被击中的乐渊。

  不过下一秒,在场的几个人就纷纷愕然。只见乐渊像是个没事人似的从爆炸中走出来,不但像是根本没被击中般,身上更是连一丝的水渍都没有。

  “咳咳,你们这里欢迎的方式还真是特别,既然如此,我也来做个回礼好了!”

  乐渊话音刚落,剩下的一名云忍的攻击便到了。一条利用地上积水组成的咆哮水龙悬于天空之上,虽然仅仅是流水组成的水龙,没有生灵的意志,但是依然是不容小觑的存在。

  B级忍术[水遁·水龙弹之术]在这名云忍的手中展现,借着地上的水,他在这森林之中使出了威力不减的一招。咆哮的水龙在半空中盘旋随后以巨龙俯冲之势向着乐渊发动了攻击。

  “水龙吗?冻结吧!”

  正在操纵着水龙弹的云忍突然发现自己对于忍术的操控突然断了,与此同时在场的几个人骤然发现原本还在俯冲的水龙突然停滞了下来,与此同时水龙身上不断流动的水流在这一刻停止,整个水龙在短短的三秒之内化为了一条完全不能动弹的冰龙。

  [仙术·雨恨云愁],论冻结能力或许还比不上艾斯德斯的[魔神显现]天赋控冰能力,但是比起这个世界的水无月一族想必是不遑多让的。

  而见到乐渊这一招的那三名云忍,此事也正如上面所说的那样指着乐渊颤颤巍巍道:“冰、冰遁?你难道是水无月一族的人?”

  站在另一侧的日向日差也是一脸狐疑地望着乐渊,这个猜测不是没有道理的,目前整个忍界掌握冰遁的也只有水无月一族的血继界限,不过如果把雪之国的那群冒牌货也算上,那就真算不少了。

  不过很明显,四季分明的火之国现在还没有冷到雪之国的那种程度,所以这不可能是雪之国那种借助气候演变而成的伪冰遁。

  对于这一重身份,乐渊既没有承认也没有否认,只是在云忍惊呼的同时暴起冲向了云忍三人组。两者的实力差距甚大,三人就算是想要反抗那也是于事无补,别说忍术根本无效,就算是想要体术反击也只有被镇压的份。

  顿时在区区10秒内三名云忍村的精英便被各个击破,全都倒在地上昏迷不醒了。

  乐渊转过头对着还在一旁发愣的日向日差露出了一个笑容道:“那边那位,要一起吃个宵夜吗?”

  日向日差愕然,刚刚乐渊说完这句话三名云忍倒下了,现在乐渊又来问他,这让他该怎么回答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