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57章 蛇叔你好,蛇叔再见

  软体改造,可以自由伸缩或向任何角度扭曲。可以把手脚变成皮鞭般发动攻击。这是蛇叔音忍村独有的一种特殊技术,只有在蛇叔的专业改造之下才能够拥有的可复制型身体能力,不过要数谁玩这一招玩得最好,那除蛇叔之外别无他人。

  这软体改造本身就是蛇叔在有了蛇通灵之后,从蛇的身上获得的灵感。加上蛇叔又是白磷大蛇之身,自身对于这一招的掌握更是有着常人无法企及的优势。

  这就使得蛇叔完全可以用自己的身体成为捆绑他人的夺命锁,仙人化的身体加上团体改造的不可思议之躯,这就造成了乐渊被捆上之后远比被其他任何的绳索困住更加的麻烦。

  而在乐渊被缚住之后,蛇叔身上的仙术查克拉可没有闲着,近距离作用于乐渊的身上,使得乐渊根本不能够轻易使用空间移动这一招,仙术查克拉对空间移动有着强烈的影响,胡乱使用空间移动极易造成反噬。

  这或许就是乐渊所掌握空间能力的一大缺陷,虽然有着空间锚这个定位系统存在,但是稳定性却是深受各个世界环境影响。最起码这个世界的飞雷神之术就好像没有这样的问题,但是乐渊也不是没有优势,空间移动的施展全凭自身空间能力,完全无需飞雷神术法印记的辅助。

  被困住的瞬间,乐渊无暇去重新阻止那被莫名恐怖毒液腐蚀的魔人虚影,只能鼓动自身的肉体力量企图借此将缠绕在自己身上的蛇叔崩开,不过蛇叔毕竟是蛇叔,这肉体改造后的能力虽然不似纲手那样暴力,但是同样不弱而且更加兼具蛇的韧性。

  “呵呵,怎么样,我说过忍者的战斗不到最后一刻绝不能知道谁是胜者,这样的你难道还不认输吗?”

  只见缠绕在乐渊身上的蛇叔扭着似蛇的躯体,将自己的脑袋转到了乐渊的正前方,嘶嘶的沙哑声音从蛇叔的口中传来,令他更加像是一条蛇了。

  不过乐渊却没有表现出任何战败的沮丧,他相信这一战之中蛇叔虽然没有使出全力,但是也已经用了最起码七成的实力,这么一来乐渊对于忍者战斗模式熟悉的目的已然达到。而且正如蛇叔所言,与忍者对战最重要便是永远不要以为自己已经胜了,只有笑到最后的才是胜者,现在同样如此……

  “呵,是吗?认输这话反倒是我送给您的,你有一句话没有说错,不到最后一刻谁都不知道胜负,也快回来了吧……”

  正被蛇叔捆着的乐渊说出了最后一句没头没尾的话,什么东西快要回来了?正占据主动的蛇叔很明确眼前被自己捆着的乐渊就是他的本体,但是不知为何此时的蛇叔依旧是觉得危机仍旧存在,一直萦绕在他心头的威胁还没有除去。

  回来?有什么离开了呢?蛇叔的记忆自然不差,在短时间内便把这场战斗中的种种回忆了起来,很快他就知道自己究竟遗忘了些什么——被罗生门弹飞的永恒之枪。

  那枚带给蛇叔莫大威胁的金色长枪自然带给了蛇叔非常深的印象,不过在避过了那次攻击后蛇叔也没有继续关注这已经飞离战场的长枪,但是经过乐渊这一提醒才发觉那威胁正是源自于自己右后方长枪飞离的方向。

  正欲脱身离开的蛇叔却陡然发现自己在困住乐渊的同时也被乐渊困住了,乐渊的双手死死地抱住了蛇叔的身体,同时全力操纵之下将两人纠缠在一起,一时间休想要立刻脱离。

  “你,你知不知道会死!”

  感受着身后即将到来的危机,蛇叔的一双蛇瞳死死地望着眼前的乐渊,如果继续这样下去,最大的可能性就是他和乐渊一起被那永恒之枪的攻击笼罩,到时候两败俱伤还是轻的,最大的可能性就是其中一方死亡,或者两人一起死去。

  蛇叔完全没有想到乐渊会有这样的决意,竟然想用同归于尽的方式夺得最后的胜利,心中不愿乐渊这奇才就此死去的蛇叔还想要就此罢手,不过乐渊却是死活一副同归于尽的样子。

  “这一次,是我赢了!”

  乐渊的痛苦之中闪现出一片金色的光辉,那是向着他们两人坠落的永恒之枪的攻击来临的,已经来不及逃脱的蛇叔在此之际唯有双手结印试图进行最后的抵抗。

  “轰——”

  在片刻之间永恒之枪的能量冲击将乐渊还有蛇叔完全笼罩了进去,毁灭之力在消磨了大半之后虽然无法直接使得乐渊还有蛇叔死亡,但是亦在笼罩两人的瞬间对两人的身体开始侵蚀。

  这种由外及内的侵蚀速度极为有限,但是配合永恒之枪那神器级别的穿刺之后,造成的伤害可就大大不同了。或许蛇叔体表的蛇鳞当得上一件蛇鳞保甲,足以为他抵挡忍界绝大多数的兵器伤害,但是面对这永恒之枪却是犹如薄纸般毫无用处。

  永恒之枪一瞬间将蛇叔的身体刺穿并且好不势减地刺入了乐渊的身体,这枪身直到将两人刺穿这才静止下来。不过随着完全洞穿两人身体的伤口,那永恒之枪上附带的能量却有了宣泄口,向着两人的体内倾斜,常人恐怕在这毁灭力量下立时毙命。

  不过乐渊的身体怎么说也是非人之躯,对于永恒之枪的力量抵抗超乎寻常的强大,虽然这洞穿身体的伤势看起来麻烦,但是却完全在乐渊的承受范围内,完全是小伤中的小伤。

  而另一边的蛇叔就没有那么的幸运了,他的身体在被永恒之枪完全刺穿之后一阵痉挛,随后他猛地张开一张大嘴,从最里面再次蜕变出一个新的蛇叔出来。

  刚刚的结印并不是为了其他,这[大蛇丸流替身]再次令他逃过了致命一击。不过在脱身而出之后,蛇叔同时解除了仙人模式,用出了这种替身的蛇叔也是无法继续维持仙人模式了,不过他没有时间顾及自己,抬起头看着还被刺穿的乐渊。

  这一见之下这才发现乐渊哪还需要他的关心,只见被永恒之枪攻击到的乐渊却像是个没事人一样将蛇叔残留下的焦黑身体推开,随后从自己身上随意地将完全洞穿的永恒之枪拔了出来。

  “你的,身体……”

  蛇叔的话还没有说完便完全被乐渊的身体吸引了,只见那被永恒之枪刺出了恐怖伤口竟然在短短数秒内止住了血,而那到巨大的伤口也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修复着,仅仅是不到20多秒的时间竟然除了一道疤就看不出有其他伤势了。

  乐渊将永恒之枪扛在肩头,打量着不断惊疑地望着他的蛇叔,带着些许笑容道:“如何?我们还要继续比试下去吗?时间似乎所剩无多了哦,如果再不出招可就只能算是我赢咯!”

  直到此时乐渊还不忘继续提醒蛇叔这场比赛的时间,如果按照之前约定好的规则,一旦双方僵持不下到了约定的时间,那么比赛的最后胜者便会被指定为乐渊。

  而听到了乐渊提示的蛇叔却没有丝毫的动作,却见他微笑着摇头说道:“好吧,好吧,这一次算是我输了,你的实力的确是令我钦佩,我答应你将秽土转生的修炼卷轴交给你,但是你能否学会就全靠你自己了,这一招非常难学……”

  乐渊听到这里脸上一喜,毕竟这秽土转生可是几乎不传之秘。除了蛇叔这里之外便只有木叶的封印卷轴可不是别人想拿就能拿到手的东西,被加密封印的各种人数几乎只有木叶少数几个人才懂得解析之法,乐渊就算拿到手也别想轻易将其破解。

  像原主角漩涡鸣人那样一拿到就能学到的多重影分身之术只能说是三代目给的外挂,一般人哪能够那么容易得到一村之密。

  而蛇叔的话还没有说完,似乎对于乐渊他有了新的安排,只见他眼睛望着南方的某个方向不知在想些什么,口中继续说道。

  “我还要送你一场大机缘,你不是想要回到自己的世界吗?关于这个我虽然也想帮你,但是很可惜我对时空忍术研究不深,不过我可以介绍个专家给你,或许你能从他那里得到一些线索,不过在此之前你得配合我检查下身体……”

  说着说着蛇叔表现出了怪蜀黍、金鱼佬才会表现出的怪异笑容,乐渊那堪比初代目仙人之体的恢复能力还是吸引了他的注意力。想要研究明白这种能力本质的蛇叔是对着乐渊又是抽血,又是观察,看来那是下定决心研究出些什么才甘心。

  不过好在蛇叔虽然兴奋于研究方面,但是也没有忘记指点乐渊日常的忍术研究,乐渊总算是没有落到独自一人埋头苦修的地步。

  就这样又过去了一个月的时间,蛇叔的研究暂告一段落,就在这个时候他递交给了乐渊一个卷轴,这是一封信,同时也是一封介绍书,而它需要乐渊转交给现在的木叶火影四代目波风水门。

  蛇叔这是打算放乐渊一人外出游历了,而这波风水门正是他口中的专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