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43章 婚礼前奏

  上头一句话,下头跑断腿。不过对于某些人而言,就算是跑断腿那也是一件幸事。这不是心里犯贱,而是对于他们而言能够为神明效力便是他们最大的幸事。

  这便是乐渊的小世界中绝大多数子民的想法,不管他们之前是哪一国的子民,但是从被乐渊拯救之后他们心中唯一的信仰便只剩下了乐渊一人。

  而一般情况下不显于世的乐渊却在不久之前通过英灵殿的侍卫长吕绮玲向所有人通告了一件事情,那就是他们所有人的神将于三月之后举行天婚。

  算算日子,乐渊现在的肉身年龄已经超过了20岁,而心里年纪更是早就不知道过了结婚年龄多少,两辈子加起来总是到了可以成婚的时候。而另一边女方,玲花自然已经成熟到随时可以出嫁,而黄蓉则是刚刚褪去青涩,再也不是那个有几分孩子气的小丫头了。

  这是属于几人之间的约定,乐渊成就三阶之日便是他们的成婚之时,乐渊一直拖到现在已经是对她们的辜负。不过按照黄蓉她们两个的想法,既然要举行婚礼那么便要一起举行,那个被已经雪妍带走的艾斯德斯自然也不能落下,既然成为了一家人就绝不能丢下她不管。

  对此,作为一家之主的乐渊也有着自己的想法。关于婚礼的一切已经被他交给了小世界的一群人张罗,必定要给黄蓉她们一个毕生难忘的婚礼。而消失的艾斯德斯那边,则是交给他自己去交涉。

  想要找到艾斯德斯便需要率先见到御姐雪妍,而御姐雪妍长久以来避而不见,使得乐渊根本找不到任何机会主动联系她。自从将艾斯德斯掳走之后,御姐雪妍就像是彻底从里世界消失了一般,根本没有半点线索。

  不过说没有半点线索却是太绝对了一点,或许还有着线索存在,但是想要通过它找到御姐雪妍却是难上加难。眼前这个油盐不进的光头男就是最大的阻碍,看着身前的转职导师元一乐渊只有说不尽的无奈。

  要说这里世界除了乐渊之外还有谁能和御姐雪妍扯上关系的,恐怕也就只有这不知深浅的光头转职导师元一了。不过在这个专属于元一的办公室内,无论乐渊如何的恳求,那元一却一直抽着烟,就是一句话不说。

  “我说元一导师,元一大叔,元一大爷……元一老秃驴,元一——”

  “嘭——”

  乐渊还没有继续骂完,声音戛然而止。随后原本还站在元一面前喋喋不休想要让元一开口的乐渊已经整个横飞出去,整个人以超音速砸在了这办公室内的一面墙上,顿时整个墙面被砸出一个人形坑洞。

  “呃——我去,你要不要下这么狠的手,如果不是这里造成不了伤害,我岂不是要被打死了?刚刚戳到你的痛处了,元一秃驴?”

  当乐渊好不容易从凹陷的墙上爬下来后,望着完全看不出刚刚出了一拳的元一出口讽刺道。有反应就是好事,怕就怕这元一像是得道高僧般心如止水,只要他还有这最基本的七情六欲,那么想要从他的嘴里面撬出东西来就不是问题。

  而当乐渊再一次喊出“秃头”二字的时候,周身隐隐之间已经将小世界之力完全笼罩,顿时原本元一那根本看不清楚的动作终于被看到了一丝痕迹。

  双手交汇叠加的乐渊终于接住了元一的这一次攻击,被击退三米之后乐渊甩了甩还有些疼的手掌对着元一说道:“我都被你打了两次,你不给个说法可是说不过去啊,干脆你把雪妍的下落告诉我,我们俩扯平了怎么样?元秃(二)!”

  “我这不是秃,仅仅是毛发稀疏而已啊,混蛋!”

  看到乐渊还是抓着他秃顶的事情不放,元一又是一拳向着乐渊的鼻尖揍了过来。看着这一招的乐渊顺势就想再次依葫芦画瓢挡下来,但是谁知近在咫尺的拳头像是突然消失般瞬间加速,穿过了乐渊的阻挡将乐渊再次击飞。

  “咻——我去,你来真的!我都流鼻血了,你看我都被你打成重伤的,总要给个精神补偿金,我不要钱,你给我消息就行,怎么样?”

  乐渊再次从墙面上下来,一抹鼻尖发现这一次元一的一击直接破坏了系统的防护规则给予他真实伤害了。不过也只是让乐渊的鼻子流血的小伤而已,不过坐地起价的乐渊可不愿意放弃这个机会直接凑到了元一的身前再次询问道。

  看着像是块狗皮膏药一般就是撵不走的乐渊,连元一都是彻底没辙了。要说武力驱赶,他的实力的的确确比刚刚晋升的乐渊强大得多,但是作为系统NPC的限制同样不少,向刚刚那般直接击伤乐渊的出力已经是目前的极限了,再爆发可就真的犯禁了。

  而不使用全力,有对付不了进步惊人的乐渊。乐渊的实力的确是进展迅速,远超他的想象,刚刚对付领域时的反应更是比起上一次时更加熟练。

  不用武力,元一更是那乐渊没有办法。乐渊现在的三阶冒险者可是真正的里世界贵族,身份在整个里世界中也能算得上是当红辣子鸡,无论是玩家还是系统NPC都得有着必要的尊重。

  就算元一放下面子去叫系统卫兵过来去干,那群只能欺负普通玩家的卫兵见到乐渊后不跪舔就是好的,哪里会去驱赶。总之一句话,那就是想要在里世界靠着NPC驱赶乐渊根本不可能。

  文武不行,元一那是彻底没法子了。看着像是大爷一般站在自己面前不断探寻的乐渊,他只能一遍又一遍地叹息,最后一拍身旁的桌子站了起来。

  “啪——”

  他的这一巴掌那是声音沉闷,不过却让人心头一震,不由顺着声音向他望去。元一的脸上布着愁容,看起来像是实在憋不住的样子,就要开口说话了。

  “唉——实话和你说吧,那妍丫头我们也曾联系过,但是次数屈指可数,也仅仅是联络,连面都没见过一次,而且还都是她主动联系我。你的这个忙我是帮不了了,不过你找她究竟想要做什么?你以前不都是干脆想要避着她嘛,她可是一直威胁你来着,难道你小子看上她了?”

  元一这是哪壶不开提哪壶,到了这种时候还要打趣乐渊。不过很明显他是选错话题了,乐渊此行可不是为了御姐雪妍而是想要找到艾斯德斯。

  乐渊直接将那枚带有“妍”字的纽扣掏了出来,轻轻放在了桌子上。随后望着一脸疑惑望着自己的元一,乐渊自嘲地笑了笑。

  “如果雪妍姐找到你了,替我将这个转交给她。另外帮我转赠一句话,我三个月后大婚,如果她还承我帮过她忙的情,那么便让艾斯德斯回来,这算是我最后的也是唯一的一次请求!”

  乐渊能做的也只有这个,和已经雪妍之间的联系就只剩下这枚纽扣。如果不是实在是别无他法,乐渊绝不会用“求”这个字,不过究竟能否把乐渊的意思传达就真的要看天意了。

  “喂喂,你小子要成婚了?也太不够意思了吧,怎么不请我去喝你的喜酒呢?你是不是看不起我啊?不过你小子知不知道,这婚姻呢是爱情的坟墓,你小子也不像是个那么早亡的命格,怎么就……”

  元一向乐渊滔滔不绝地灌输着不要结婚的念头,不过乐渊将他的这些话完全当作耳旁风。婚姻是爱情的坟墓?如果说按照凡人的生命来看,乐渊在任务世界经历的时间加起来早就能够抵得上从出生到死亡的凡人一生了,但偏偏过去了这么长的时间乐渊依然真正有过一次家庭。

  无论发生什么样的意外,这一次的婚礼都是绝不容有失的存在。况且婚礼已经开始筹办,这时候说不办了,那不是耍人玩吗?不管怎么说乐渊也是小世界中唯一的神,虽然言必信行必果称不上,但是结婚这种大事也不是能够轻易推翻的。

  乐渊的坚持,乐渊的执着根本不为外人所知。乐渊将要交代的事情全数和元一说清之后便转身离开了转职中心,而当乐渊的身影完全从转职中心消失后,一直嬉笑着没有正形的元一脸色突然变得严肃无比。

  元一撒谎了,他的确是只和御姐雪妍只有为数不多的几次联络,但这不代表他没有办法主动联络到她。而现在的这种情况他可不能完全视若无睹,左手拿起桌上的纽扣,右手联系起了御姐雪妍。

  “哟,妍丫头许久不见,变得那是越来越漂亮了。有没有找回当初玩家的感觉呢?你可是我们所有人的希望也说不定哦,可别被这一世代的后辈给超越了!”

  元一的话被雪妍彻底无视了,她接通这次的通话可不是为了听这些内容的。

  “元一,有什么事情直说吧。我记得上次和你说过没有重要的事情别来打扰我吧!还是说你真的这么清闲,想要和我对练一下呢?”

  御姐雪妍操控着艾斯德斯的身体看来已经愈加熟练,似乎大有完全融合的趋势。艾斯德斯那一张蔚蓝的发色已经变得愈加地深邃,大有由蓝转黑的趋势,同时眉目间也有着几分属于御姐雪妍本来的神采。

  “别啊!你看这是什么?那个你让我帮着照看的小子可是刚刚来过一趟哦!”

  元一将手中的“妍”字纽扣亮了亮,看着脸色微微变化的御姐雪妍,随后猛地攥在手心里继续说道。

  “听那小子说,在三个月后他就要结婚了,如果你还承他的情就让你把艾斯德斯放回去,这是他最后也是唯一一次求你!”

  御姐雪妍在听到乐渊要结婚的时候猛地一捂着胸口位置,刚刚从心底传来一阵悸动,那是被她封锁于内心深处的艾斯德斯传来的抵抗。虽然这具身体被她所掌控,但是却也无法完全抹去同源的艾斯德斯。

  两人之间的战斗一直持续着,而乐渊无疑就是艾斯德斯现在的支撑。一听到乐渊的消息,那来自于艾斯德斯的反击就更加强烈。

  “哼——这种事情别来烦我!我还要继续修炼,你自己看着办!”

  强忍着身体上的不适,御姐雪妍关闭了这一次的通讯,随后望着始终无法解决的另一个自己的意识怔怔发呆。两个人的融合比起她想象的更加麻烦,艾斯德斯的喜怒哀乐****悲会一点点传递到她的身上,而她的点点记忆也会同步浸染到艾斯德斯的脑海中。

  两人会互相影响,最终究竟会变成一个怎样的个体无人可知。但是唯一可以确定的一件事情,那就是最后的新个体绝不是纯粹的御姐雪妍也不是纯粹的艾斯德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