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33章 人心难医

  这段日子里面,玄道子一直在筹备着前往仙山岛的各种事宜。而乐渊则为了不打扰小雪与家人的相距一直缩在天师道观中,一次也没有与之接触过,两人之间时隔五天再次聚到了一起。

  不过在乐渊看来,现在的于小雪可没有当初那副见到亲人的喜悦之色,眉宇之间总是不自觉地戴上些许哀愁,似乎有着什么心结一直萦绕于心头无法解开。

  虽然她在见到乐渊之后强颜欢笑向乐渊打着招呼,但是那不自然的笑容还有眼神中隐藏的犹豫,却是无论如何都无法完全隐藏的。见到这般模样的于小雪,乐渊便知道定然有麻烦事出现在了她的身上。

  如往常一般平常的交谈,五日不见的两人谈论起了这几天的所见所闻,也正是从这次的交谈之中乐渊明白了现在的于小雪究竟是在为什么而烦恼。

  这一切还要追溯到乐渊离开之后,在那之后一切发展都合乎常理。多年未见的一家人自然是要聊聊家常,加深加深已经生疏的感情。

  对于重视亲人的于小雪来说这样的生活或许是她希望已久的,而当夜晚外出的小朔回归之后,这种感觉越加明显。虽然多年未见,但是已经长得颇为壮实的小朔还是一眼就认出的这个没有多少改变的姐姐,而于小雪同样从眉宇之间认出了变化颇大的小朔。

  一家五口人难得地坐到了一起,虽然仅仅是粗茶淡饭,并非是山珍海味,但是对于于小雪而言却是一生中难得的一次晚饭。这美好的开始让于小雪心底升起了一丝留在月河村的心思,但是这样的日子却在两日后有了改变。

  小朔再一次由于客栈的事情外出,而客栈内只剩下了身为弟媳的单雨荷还有于小雪两个人。也不知出于什么心思,两人聊着聊着便从小朔的家常聊到了乐渊的身上,单雨荷话里行间竟然在打听着乐渊还有于小雪两人的修炼事宜。

  “小雪姐姐,你这不愧是和得到高人一起修行的,这都十年了还是这么青春靓丽,哪像我为夫君生了小宝之后,这不都快变成黄脸婆了,这真是岁月不饶人啊……”

  单雨荷说着还摸了摸根本么有皱纹的脸,似乎在感叹着自己在不知不觉中已经变老了,这让一旁听着的于小雪只能尴尬地赔笑,也不知该说些什么才好。

  而这谈话仅仅是一切的开始,随着交流的不断深入,从单雨荷的言语之中竟然透露出了想要一起修行的念头,甚至想要让于小雪将长生之法传授给他们一家子,使得全家都能够长生不老。

  这个念头一开始于小雪还没有反应过来,直到单雨荷脸色一变,似乎想要通过于小雪向乐渊这个仙师表达拜师的意图时,于小雪这才察觉到自己的这个弟媳是多么的不简单。

  有野心,有能力,只差一个机缘。或许真的将她引入修道之路还真能让她一飞冲天,不过这种机遇对于小朔而言绝不是什么好事,是单雨荷的机遇,却是小朔一家的灾难。

  一人得道鸡犬升天这种事情只能是少数人的机遇,整个小朔一家子,就算乐渊将最好的修炼之法传授给他们,能够真正修炼有成的除了那个孩子之外恐怕便只剩下单雨荷了。

  而修道最麻烦的一点就是斩断尘缘,不然亲人的离世是永远避免不了的事情。到时候夫妻离心,父为子送终这种事情随时都有可能发生。

  传人长生之法有时候也会引起家庭崩溃,更何况是这一家之主还是自己最爱的弟弟。于小雪那是想都不想便拒绝了单雨荷的要求,这修炼之法别说是于小雪根本无法传授给他们,就算是能,她也决不会这么做。

  而随着于小雪的拒绝,那单雨荷也在潜移默化之间对于小雪的态度有了变化,总是在话里行间挤兑这于小雪,更是在贺老伯还有自己丈夫小朔耳边提起这事。

  而一家人的观点便在单雨荷的言论之中一点一点偏向她,一时间不对的一方反而成为了于小雪。就算小朔性子偏软,而贺老伯更不是个喜欢强求的人,但是在单雨荷的经营之下整个家中竟然若有若无地在孤立着于小雪。

  给还是不给,这成了于小雪心中难以解决的一个问题。毕竟引导家里人走上修炼一途真的是看似甜美的毒苹果,虽然乍看之下让所有人都有了长生的希望,但是为此使得妻离子散、家庭破碎的事情从来不是少数。

  而在被孤立了两天之后,于小雪那是再也受不了家中那怪异的氛围独自出来散心了,而能够一解她心中困苦的也只有乐渊一人了,这不一出来就奔着乐渊所在地来了。

  “真想不到,这单小娘子竟然有这般心智,有了孩子、丈夫还想要修道成仙,真真是不容小看,真让她走入仙途或许真的会断情绝性也说不定,真的是决绝了……”

  玄道子在一旁听着于小雪的话,不由发出这种感叹,对于单雨荷的本质他是第一次察觉到。不过他现在也就只能嘴上说说而已,这自家人的事情他一介外人根本不好插手。

  而于小雪此时只能将所有的希望都放到乐渊的身上,现在的这个家真的是太陌生了。她这个离家十年之久的少女在家中根本没有多少的话语权存在,而偏偏性子怯懦的小朔也是个怕老婆的主,而老人家贺老伯现在也不好替小雪说话,一下子孤立无援的小雪真的是一点法子也没有了。

  而坐在那里的了只是低头沉思了一会儿,将所有的一切在脑海中回忆了一番,这才抬起头来对着于小雪说道:“这事说难不难,说容易也绝不容易,毕竟改变人心的方法有很多,但是人心偏偏又是最难以琢磨的事情,关键还要看你是怎么选择的……”

  “若你愿意,传他们修炼之法也不是不可以,但是以他们的资质恐怕也难有所成,恐怕还会惹来杀生之祸也说不定。毕竟匹夫无罪怀璧有罪,这修炼之法还是值得某些不怀好意的人铤而走险的。但若是你不愿意给,我这里同样有上中下三条对策可供选择!”

  这小雪自然是不愿意因为自己的问题使得弟弟小朔一家妻离子散,所以这传法之事是绝不会做的,而对于乐渊所说的三条对策却是颇为感兴趣,连忙望着乐渊静候这三条对策。

  这所谓的上策自然是攻心,以乐渊的手段令小朔一家做一段黄粱美梦还是办得到到,到时候让三人在梦中自悟,令他们失去修炼执念自然是最好的办法,兵不见刃,轻而易举便打消了他们的念头,还无需担心破坏小雪和他们的感情。

  而这中策攻体就显得残忍了许多,那就是以乐渊的手段直接修改他们的记忆,以术法手段阻止他们念想。这对于小朔一家人而言显得非常的残忍,这记忆一旦修改就意味着他们的性情也会受到影响,这可不是说改就能改的,涉及到方方面面,后果很严重。

  而这下策则是对于于小雪而言残忍,和中策有异曲同工之妙。这中策仅仅是令小朔他们忘记修炼之事,而这下策却是令他们完全忘记小雪。这下策不会改变他们的性情,但是对于于小雪而言被彻底忘记,便意味着她的过去彻底消失,这是多么残忍的事情可以想象。

  选择权在于小雪的手中,对她而言这三条无疑是上策最佳。令小朔他们一家自悟,副作用最小,效果还是最好的,但是操作难度无疑是最高的一个,成功率也是不敢保证。

  而中策和下策就相对而言简单不少,操作起来的难度对于现在的乐渊绝对不大。半宿的功夫便能完全处理好,保证是一点一次性搞定。但是副作用不小,效果尚可,但是对于于小雪的伤害可不小。

  一旁的玄道子是无法插嘴,在他看来干脆就选中策,最直接也是最方便的。毕竟人心难医,就算是这一次令他们醒悟,但是谁知道会不会再次升起修炼执念,难道到时候再来一次?

  而乐渊所想的却是使用所谓的下策,长痛不如短痛。让小朔一家在凡间安安稳稳地过完一生或许才是他们最大的幸福,与仙交织到一起并不是好事情,而对于寿命注定远超凡人的小雪,过于留恋凡尘也不是什么好事,就算是能够救小朔他们一次,也不可能永远守着他们不放。

  而于小雪经过了漫长的考虑之后这才有了自己的想法,不出乐渊所料,于小雪选择的是最符合她心性的上策,以徐徐之法不伤害任何人地改变小朔一家的心思。

  当乐渊与小雪商量好接下来的具体行动计划之后,小雪的脸上终于再一次露出的纯真的笑容。向乐渊挥手道别,小雪这才迈着轻快的步伐向着月河客栈走去。

  而望着她远去的背影,乐渊唯有摇头叹息,希望这一次的结果真的如小雪所愿那般的顺利,但是人心啊,真的是世间最复杂的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