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29章 剑啸易水

  从异域空间的伏羲宮返回,夏柔在仙山岛待了三天之后便向乐渊等人告别了,她来到轩辕界的目的已经全部完成,而且更已经完成了乐渊的委托,此行已经了无遗憾也到了该分别的时刻。

  “诸位,我们就此别过,若是他日还有机会,定要再来山海界一聚,到时候我会一尽地主之谊招待你们。”

  成功将陆承轩复活,夏柔脸上的笑意越来越多,不再是那一副抑郁寡欢的样子。对于乐渊等人的邀请,她可以说是真心实意,有过共患难的交情,夏柔那是真心把乐渊等人当作朋友。

  “若有缘以后定会再见面,需要我以盘古斧之力助你打开通往山海界的通道吗?我想这应该就是盘古斧最后的使命了,送你们回家!”

  乐渊的这句话显得有些多余,若说穿梭虚空的能力或许盘古斧是专家,但是这不代表东皇钟就无法做到。要知道东皇钟还有着一个“天界之门”的称号,而其本质能力是创造诸天万界,往返于山海界与轩辕界这种事早在数百年之前夏柔便独自做过一次。

  不过夏柔却没有拒绝乐渊的好意,虽然她的确能够做到,但毕竟不是东皇钟的本职能力,对于目前状态未满的夏柔来说能够多恢复一点总是好的,有人帮把手何乐不为呢?

  一道划破天际的巨大黑色裂痕出现在了仙山岛的上空,夏柔在所有人的目送中飞向了天空中的黑色裂痕,当夏柔完全消失之后,手持盘古斧的乐渊这才将这道通往山海界的通道彻底关闭。

  修复九天结界的事件已经全部告终,这苦心收集而来的各个神器也到了物归原主的时候,首先这该还的便是已经彻底完成使命的盘古斧。乐渊可是清楚的地记得自己借斧时的约定,现在正是履行这个约定的时候。

  再一次通过海螺呼唤出了小鲸鱼,在小鲸鱼的肚子里面度过了一天一夜,乐渊这才再次回到这海上建木。重回故地总是让人感慨万千,而这通天建木更是留给了无法磨灭的记忆,这小建木可还在他的小世界英灵殿栽种着,刚刚适应小世界环境的小建木与乐渊的世界产生联系不久,想要成长成这棵通天建木的样子那就需要耗费海量的时间去滋养。

  这通天建木上根本无法飞行,所以早已经了解的乐渊不得不再一次以自己的双脚去攀登。这一走便是整整三天,三天的时间乐渊再一次和建木的灵物打了声招呼,并且习惯性地将其中的击中特别物种收到了天书仙境中进行收藏。

  建木之顶,在这空旷之极的大叶片上,乐渊沉声静气后双手聚拢对着远处呼喊道:“盘古元神前辈,我来咯!请出来一见吧!”

  乐渊的声音在整个通天建木中回荡着,声音传播的很远很远。最终当声音远去之后,在乐渊的眼前那久违的盘古元神出现在了他的面前,依然是一副刚刚睡醒的样子。

  “我说是谁回来找我这孤家寡人呢,原来是你这小娃娃。盘古斧已经用好了吗?我可是知道了哦,你们这群后辈可是把整个魔界都坑惨了,真的是万年难得一遇的盛况,要知道整个——没事,总归你这次干得不赖,没丢我们九州的脸!”

  盘古元神的称赞就算是乐渊都感觉颇有些不好意思,毕竟就是是被赞誉也是各有不同的,被老师赞誉和被校长赞誉是两回事,而盘古元神的等级可比校长高得多。

  而盘古元神口中的差点说漏嘴的那个信息自然也没有被乐渊过滤掉,“整个”什么?盘古元神似乎差点说漏了什么非常重要的东西,但是看他的样子就知道又是个不能泄漏的消息。

  “不知前辈对我这身体情况可有何建议否?还请指点一二!”

  乐渊算是对古月圣所说的数百万枚灵丹绝望了,同时又对系统那无所不能的治疗第一次产生了不信任,所以当有一个近乎无所不能的前辈出现时不由开口询问道。

  “嗯,行逆天之事,受天谴之罚。你这小娃娃也算是合该背黑锅,你和另一伙不懂事的小娃娃扰乱了天象,将某些不该动的人给动了,你又给出了不该给的东西,现在的天下大势连老夫都有些看不懂了,而你又让一群合该跟你一起受罚的小娃娃死了,这所有的罪自当由你一人承担……”

  总之按照盘古元神的说法,这天谴原本不改爆发的。但是乐渊还有罗柔那一伙人做得太过,乐渊将兵书给了陈靖仇,又指引他们师徒俩南下发展,现在造就了这不该诞生的陈国。而罗柔那边也不安分,一下子干掉了李世民,虽然唐还是建立了,但是地盘缩水了不止一筹,而那唐太宗同样不见了踪影,由李建成继位的唐国也不知会将历史导向何方。

  以上两件事不过是让乐渊还有罗柔等人上黑名单,本来不会发生什么事情,但偏偏乐渊绞杀撒旦的事情让这一时间持续发酵,尤其是当乐渊使出本不该存在的十二帝阵曲后,直接泄漏天机作死似的将自己暴露在天地之间,这一下算是彻底将天谴引爆了。

  总而言之,盘古元神现在那就是一句话:没辙了。

  化解乐渊体内的天谴只能靠机缘,机缘来了立马解除身体内的隐患,机缘不到便只能靠水磨工夫去慢慢耗。

  盘古斧还给了盘古元神,乐渊便挥别了通天建木,乘着小鲸鱼返回仙山岛。

  夜晚的仙山岛,在莫支滩前乐渊正拿着一支竹剑在这空荡的沙滩上舞剑,说他心血来潮也好,兴起装逼也罢,反正是随手从仙山岛拔了一根苦竹做成了一柄竹剑便连夜来到了这里。

  “涛山阻绝秦帝船……”

  漫天的绿色竹影遍布整个莫支滩,像是有万千竹叶随风飘落,但是这竹叶看似无害实则是由无数青色风罡凝聚而成,漫天竹叶随风飘荡,随着乐渊手中竹剑一指,顿时化为略色长流击打在海面上,溅起滔天巨浪。

  “……汉宫彻夜捧金盘……”

  一道身影拔地而起窜上天空,而无数的绿色竹叶在这一刻紧随其后形成一条绿色蛟龙。乐渊手中的竹剑轻轻一抛,顿时化为绿色流光深深地插入了沙滩上,一股沙浪向着四周涌去。

  “……玉肌枉然生白骨……”

  那击入沙滩的竹剑突然飘然升起,一分二,二分四,四分八……数量在短时间内越变越多,最后竟然铺天盖地,将这一小片地区的天空都遮盖住了。

  “……不如剑啸易水寒!”

  绿色蛟龙乘着沙浪向着乐渊所在奔腾而至,威势滔天,大有蜕变为真龙之象。而那分散与空中的漫天竹剑随着乐渊一指,顿时化为剑雨射向扑面而来的蛟龙,无数竹剑在射入蛟龙后便被蛟龙身体内的青色罡风搅碎,但是更多的穿身而过,将蛟龙击打得体无完肤。

  不过这绿色蛟龙毕竟不是真正的生物,虽然看着样子被无数竹剑射穿的样子极惨,但是本身在没有伤到核心之下依然没有溃散。自身由于受到乐渊的攻击显得稍稍一缓,在攻击结束之后便再度迎面冲向了乐渊。

  “破空!”

  从那竹剑上爆发出滔天剑气,化作一道巨大的剑气之影整个将蛟龙的脑袋还有小半个身体击碎。核心被毁,这漫天罡风也像是失去了依托,一点点消散,化作漫天无害的竹叶慢慢飘落,最后落雨地面消失不见。

  一击过后,乐渊重新落回到了地上,落地的瞬间他的脸色一边望向了自己左手的竹剑。只见这根由他力量精心加持,完全不逊于百炼精钢所制宝剑的竹剑竟然化为飞灰整个爆裂开来。纵然是由乐渊力量精心加持的存在,终究无法在战斗中承受如同刚刚那般力量的挥霍。

  “乐兄弟真是好兴致,不但剑法通神,这诗也是一绝,不知这诗可有名?”

  只见从黑暗之中,独臂的宇文拓从中缓缓走出来到了乐渊的身旁,而他的手上提着的竟然是两壶酒。

  “不过是拾人牙慧罢了,这诗可谓《叹长生》,至于这原本的名字不说也罢。宇文太师怎会有如此雅兴来此,难道不多陪陪独孤郡主吗?”

  望着终日守在独孤宁珂身旁的宇文拓会单独来找自己,就算是乐渊也觉得颇为惊讶。

  “哈哈哈……什么太师、郡主的,这大隋早已是过眼云烟。我痴长你几岁,不妨叫我一声大哥,你我兄弟些相称,岂不快哉!”

  说着宇文拓将手中的一只酒壶递给了乐渊,两人一起举起酒壶碰撞一下一起痛饮了起来。

  正在喝酒的乐渊突然感觉自己怀中一沉,低头一看便看见宇文拓竟然直接将轩辕剑塞到了他的怀里。

  “大哥身无长物,这轩辕剑就当是大哥送给你的见面礼物吧,还希望乐兄弟不要介意,轩辕剑神力已失,只剩下材质不俗的剑身,希望此剑能够帮助你斩妖除魔。”

  乐渊拿起手中的轩辕剑,果然发现此间已经神力全无,多次的使用将其最后一丝力量也耗尽了。但是纵然如此轩辕剑也是不可多得的神剑,可惜此剑依然是无法带出的神物。

  “既然大哥如此慷慨,小弟自然也不能吝啬,这炼妖壶留给大哥护身,大哥你就收下吧,里面的小妖定能帮助大哥。”

  以物易物,这一幕和原本世界中陈靖仇和宇文拓之间最后的一幕何其相似。交换神器,以示情谊。乐渊失去炼妖壶的同时,他手中轩辕剑的不可带出提示也同步消失。

  失去力量的轩辕剑就是一柄材质极佳的利剑而已,充其量就是一柄带着锋利特性的利剑,就综合等级而言顶多是B级水平。而炼妖壶这个A+级宝物连带着里面的黑火皮卡丘综合评价不可计量。

  看样子乐渊是亏本亏到家了,但是两者都是不可带出的“废物”,这样一想也没亏到哪里去。

  而当轩辕剑提示可以带出时,乐渊直到现在才发现这就是他一直都有在做,但是从来没有任务提示的隐藏任务的最后报酬,一并已经失去了核心剑气只剩下剑身的轩辕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