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26章 功成身退(三更求订)

  公元621年,这一年对于整个魔界来说多灾多难,被所有幸存下来的恶魔命名为“末日天灾”。就在这一天,魔界超过半数地区遭受到了毁灭性的灾难,魔界赖以为生的黑火能源系统全数暴走,将魔界绝大部分繁华的城市一并摧毁。

  整个魔界可以说损失惨重,无法估量的大量大恶魔因为黑火暴走而命丧当场,更无法估量的是魔界幸苦千年发展而来的力量一朝回到解放前,别说是书籍记载少得可怜,连能够还原这些稀有技术的恶魔工匠都一并大批量死亡,整个魔界的技术从此一蹶不振。

  如果说技术的失传还有大批恶魔的死亡仅仅是动摇了恶魔的根基,让他们直接从第一次工业革命打回到青铜时代。那么接下来的黑火暴走,笼罩魔界三日不灭就是彻底的灾难,当第三日天降无边血雨这才将这一场近乎不灭的黑火彻底浇灭。

  这血雨像是魔界在悼念魔界崛起之才的死亡,整整下了七天七夜。有人结合这之后魔界七君的失踪还有再也没有出现的魔王撒旦,将这场血雨称之为“天魔泣血”。

  之前的大量损失仅仅是伤筋动骨的状况,那么这顶尖战力的撒旦还有七君的死亡就是彻彻底底的大伤元气,整个魔界别说是崛起了,能够保证自己不被灭掉都是一个问题。

  魔界出现的种种问题无论多么严重都已经和乐渊没有丝毫关系了,别说他是身在人类九州这一边的,就算撇去人类的这一重身份,单单只以一个玩家的身份,乐渊也必须搞死魔界。

  从乐渊进入轩辕剑的世界算起,和乐渊对上的魔界生物不计其数,而每一次算计魔界都能带给乐渊无穷的好处。

  先是和魔界四凶之一的饕餮对上了,借着它的一条命完成了主线任务一。随后顺藤摸瓜干掉了其他三凶,一举完成了一个B+级的隐藏支线任务。

  随后又一举破坏了魔界借赤贯星入侵的计划,这是主线任务二要求。干掉魔王撒旦,这没得说,可选任务必须的。而干掉撒旦的同时他苦心培养的黑火也被乐渊接收了,这可是不世奇珍,不是区区奖励就可以说明的。

  而到了现在,乐渊在解决了魔界七君还有接近四成魔界居民之后,系统又给了一个大礼包,让乐渊被砸得一愣一愣,没想到率性而为的一次计划竟然也能得到收益。

  在得到系统“魔界在五千年之内,彻底失去反攻九州”的提示之后,一道任务完成的提示跳到了乐渊的眼前——

  A-级隐藏主线任务——人魔之争

  任务描述:魔界入侵之心不死,九州无一日安宁,人魔两界相争必有一伤

  任务要求:打击魔界本土势力

  任务奖励:传说度*1,A级道具抽奖*1,属性点*3,积分10W

  魔界被弄出了一大堆烂摊子,但是乐渊带着宇文拓还有夏柔已经拍拍屁股走人了,来得静悄悄,走得更是无人所知。颇有“我轻轻的走了,挥一挥衣袖,不带走一片云彩”的风度。

  再次启动虚空之阵,乐渊三人终于重新回到了赤贯星上。这接近九个月时间的辛劳让三人五劳七伤,几乎死在了魔界,但是对于还在赤贯星的于小雪、古月圣两个人来说,乐渊三人仅仅去了一天不到的时间。

  乐渊三人这几乎可以用惨淡来形容的样子,刚刚一出现在古月圣的面前便让他吓了一大跳。已经废了一臂的宇文拓尚且不说,光是三人此时弱了不止一筹的气息,便足以说明三人的状态委实不佳。

  作为杏林圣手的古月圣当即也顾不得为于小雪护法的事情了,三步并作两步挨个为三人查看了情况。

  面对来势汹汹的古月圣,刚刚回到赤贯星还没反应过来的宇文拓只能呆愣愣地被他摆弄着,剩下的左手没有反抗地便被古月圣我在了手中。

  古月圣为宇文拓把着脉,脸上时而隐晦,时而叹息,最后将宇文拓的左手放了下来。面对面看着比起去时沧桑了不少的宇文拓,古月圣摇了摇头道:“昆仑镜本源大损,受外力击伤,又受到不轻的冲击,虽然外伤已然痊愈,但是神器之伤和气难愈,唯有靠时间去抚平伤害,而你这右臂……唉,药石难医,恐怕唯有用神农鼎炼制神丹才能救治……”

  面对古月圣的诊治,宇文拓倒是显得格外的坦然。只有他这个经历了魔界之战的人才会明白,在那种情况下能够保下一条性命是多么的幸运和难得。

  “古月仙人无须担心,区区一条右臂而已,纵然只剩下一条手臂,我宇文拓还是那无人可挡的宇文拓,为了九州这一臂不要也罢!”

  宇文拓坦荡的胸襟还有那非凡的气度让他身前的古月圣听得连连笑着点头,对于宇文拓这样的表现古月圣是非常满意。

  而当古月圣紧接着为夏柔把脉之后,他的脸色变得更加古怪了。如果仅仅是一个宇文拓伤得比较重还能明白是为了与撒旦战斗,但是一向稳重,而且实力不比宇文拓弱的夏柔也伤成这样,事情恐怕没有他想象得那么的顺利。

  “同样是虚耗本源,但值得庆幸的是你的本源东皇钟并没有如宇文太师那般伤得严重,以你还有昊天塔的辅助,大约再养上半年恐怕就能自愈。”

  杏林圣手的话就算是同样医术不凡的夏柔也是听得连连点头。

  “有劳古月仙人,还请先看看乐兄弟的情况吧,他才是我们中伤得最重的一个,而且他现在的情况着实古怪得很,我看不明白……”

  夏柔的话成功地引起了古月圣的兴趣,连杏林大拿的青龙圣者都会说古怪的伤势,这让许久没有遇到难题的古月圣来了兴趣。他的手按到了乐渊的右手上,这一把就是足足一个时辰。

  期间古月圣足足抬了三次头,但是每次看向乐渊时都是露出一副见了鬼的表情,随后再次低下头冥思苦想,脸上皱着的眉头就没有松下来过。

  第一次抬头是手刚刚碰到乐渊那一刻,乐渊的脉象可以说是他见过最为强壮的人,初一摸上去根本感觉不到有丝毫的伤病,简直正常到不能再正常。不过当他再次抬头看向乐渊时,又觉得乐渊的脸上充满死气,这绝不是正常人应该有的。

  重新静下心来的古月圣再一次低下头,这一次把脉足足把了足足二十多分钟的时间,当他再一次抬起头的时候,他这才有了七分信心刚刚自己的判断没有错,乐渊的确是出了大问题。

  而古月圣的第二次抬头正是为了确认刚刚的想法,从脉象来看乐渊的活力仅仅是一种表象。虽然乐渊的身体已经完全恢复,各个部分的身体机能和正常情况下没有多少区别,但是这种正常恰恰是最大的不正常。

  古月圣非常清楚乐渊的身体绝对遭受过不可想象的巨大创伤,这种伤势并不是普通的攻击,所以以乐渊的身体恢复力才会出现现在这样似好似坏的情况。

  而当古月圣第三次低下头诊断的的时候,他的脸上同样露出了思索之色,只从乐渊的面相上他除了死气之外别的一点也看不到。只能继续从脉象上下手,而这一探从算是让他有了些许的线索。

  三次抬头,三次叹息

  古月圣的表现令一边在旁的夏柔还有宇文拓看得着急不已。虽然乐渊平平安安和他们一起度过了大半年的时间,但是对于当初乐渊收了那么重的伤还能痊愈,他们至今觉得不可思议。

  “唉——真是不可思议,你能活着真的是一种奇迹,或许当初你死了比较好,你的这种伤我,治不了……”

  当古月圣再次抬起头望向乐渊之后,他直接吐出了这么一句不明不白的话,但是其中的内容却让乐渊三人颇为不解。

  而随着古月圣的解释,还有乐渊自己的亲身体验,总算对他的情况有了些许了解。乐渊魔人不死身的运作原理暂且不提,但是这玩意也是有极限的,而当初天谴的效果很明显是一种不寻常的伤害,虽然魔人不死身成功靠着恢复力修复了天谴造成的肉体伤害,但是却无法根除天谴。

  乐渊的身体隐藏着的死气正是源自于此,这份来自天谴的力量就像是一份诅咒,无时无刻不再吞噬着乐渊的生命力。虽然平日里根本看不出来,但是一旦乐渊再一次过度使用魔人不死身的力量,这一股死气便会在一瞬间要了乐渊的命。

  这股力量非常庞大,想要根治便需要大到无可计算的生之力去中和天谴的力量。而灵丹妙药中蕴含的生之力堪称杯水车薪,远远达不到治好乐渊的水平,想要抵消天谴的力量难如登天。

  如果乐渊是轩辕剑世界的人真的算是死定了,没有其余机遇的情况下绝对会在某一天身体压不住天谴的力量横死当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