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8章 一曲神魔惊(二更)

  轩辕剑剑气之魂的突然爆发超越了所有人的想象,谁也没有想到在宇文拓这个轩辕剑执掌者断了一臂,这轩辕剑被对敌人夺走之后还能发生这般变化。如果再给撒旦化身2一次机会,恐怕打死他都不会再去碰那把轩辕剑。

  一剑灭魔,这轩辕剑之威在这皇甫暮云身上发挥得那是淋漓尽致。不过这中强大到不可思议的力量也不是没有代价的,现在的皇甫暮云仅仅是和昊天塔同归于尽之后数百年来在轩辕剑中蕴养出来的一点新生力量而已。

  而为了对付这撒旦化身,轩辕剑剑魂皇甫暮云也算是拼了。不但耗尽了数百年的静养所得的力量,甚至为了确保将撒旦击杀连他自己都搭上去了。

  一剑过后,撒旦化身2那是彻底从黑暗领域中消失了,但是轩辕剑也是神光不再,能否恢复往日的神光还是未知之数。轩辕剑算是废了,不过能够再次杀死一个撒旦化身对于乐渊一方却是好事。

  现在这一刻,宇文拓的战斗力算是彻底废了。昆仑镜本体都在撒旦化身的偷袭之下伤到了,虽然有着夏柔的紧急治疗,但是没有古月圣那样的精心调养,恐怕十年之内宇文拓都没法彻底恢复。

  乐渊直接将力量耗尽的轩辕剑重新拿到了手中,将剑放到了宇文拓的手中,这宇文拓为了这一次的战斗可以说是付出了太多,可以好好休息了。

  而那剩下的撒旦化身3可以说是气急败坏,好好的局面被他的另一个化身高到这幅局面,简直就是自作孽。按照撒旦原本的计算,刚刚的一轮偷袭,不但一个化身换了乐渊这一方两人战力几近大损,优势不是一般的大。

  而现在却失去了三分之二的力量,虽然依然对上夏柔还有着7成的胜算,但是想要无伤拿下乐渊三人难度却不止高了一筹。魔王撒旦为何要拿下乐渊三人?还不是为了这神器增强自己的力量好入侵九州吗?以后真的要转生到九州,拿着几件神器护身,那岂不是事半功倍。

  可现在却有几分偷鸡不成蚀把米的势头,凭空失去了三分之二的化身,就算最后将领域完全收回,能否恢复到自己本体五成的实力还是一个问题。到时候实力不足的撒旦,能否成功完成自己的计划还是个未知之数,就算不进行计划光是坐稳魔界之王都会有大问题。

  “可恶的神器,可恶的人类,我能要了你的一条手臂,同样也能要了你们的命!”

  只见魔王撒旦最后的一个化身拿起宇文拓的断臂,手中魔焰凭空而起,那只血肉模糊的断臂登时在这魔焰的力量之下化作飞灰,整个消失无踪了。

  “该死,宇文太师的手臂!”

  保留手臂和没有手臂,断肢重生起来难度可是两个样,搞不好这宇文拓还真和原著一般要断臂一辈子了。某种意义上,这宇文拓的断臂主因还是乐渊,如果乐渊不带着他来着魔界,宇文拓的手臂也不会遭此一劫。

  可是撒旦却不会给乐渊任何的机会,两个化身被灭他已经再也折腾不下去了,也没有那个和乐渊三人硬碰硬的胆气。他现在唯一的打算就是,借助领域的特性,最好先将宇文拓还有乐渊磨死,到时候再趁机对付状态不佳的夏柔。

  伴随着撒旦再一次融入黑暗,乐渊等人失去了他的踪迹。而乐渊等人作为被动防守的那一方承受的压力无疑是最重的一方,不但要护着伤势过重的宇文拓,还要担心这撒旦的再一次偷袭,精力、心神的损耗在黑暗领域内成倍地增长。

  渐渐的乐渊等人也算是明白了撒旦那以逸待劳的想法,想要借助领域耗死乐渊等人,这失血过多嘴唇变得惨白的宇文拓无疑是受到魔气侵扰最严重的一个,从右臂开始渗出的血有的地方已经变黑,如果不是夏柔护住了宇文拓,这种情况反倒是会更加严重。

  相比较于夏柔为了分担宇文拓承受的领域伤害,乐渊一个人对领域的承受能力却是好得太多。有小世界之力挡着,乐渊近乎没有受到黑暗领域的任何伤害,除了表面上“虚弱”了一点外,伤势在魔人不死身的作用下正以飞快的速度修复着。

  一方以逸待劳,另一方则是不断被削弱,这样下去结果不言而喻。不过就算乐渊这边再怎么着急也没有用,无论乐渊这边根本就没有针对领域的好方法,唯有等待撒旦主动出击。

  “不能再继续这么下去了,宇文太师再在这领域中会死的!替我护着他,看我将撒旦给震出来!”

  夏柔望了一眼已经陷入昏迷之中的宇文拓,转头对着乐渊说道。随后不等乐渊有所动作,便从地上站了起来,来到了两人的身前。

  “咚——咚——咚——”

  东皇钟的钟声再一次响起,在这个死寂的世界之中,东皇钟的钟声是那么的庄严肃穆,像是要震慑诸天万魔一般,夏柔一人足足接连敲了72声,这东皇钟的力量似乎传遍了整个领域,但是依然没能将撒旦震出来。

  72声东皇钟钟声之后,夏柔的脸上已经有些发白。就算有昊天塔的力量支持,连续七十二击依然是不小的损耗。

  “咚——”汗水出现在了夏柔额头。

  “咚——”一滴,两滴,三滴,每一击都是用夏柔的生命在拼搏……

  “咚——”望着身前不断使用东皇钟力量的夏柔,乐渊此时唯有仰视,在这一刻夏柔就是无可比拟的神……

  …………

  又是整整六声东皇钟的绝命之音,合计总共81声东皇钟的力量释放,虽然每一击都并非是世界毁灭这样的超大攻击,但是架不住这数量之多。

  当这整整81记东皇钟钟声落下,整个黑暗领域此时竟然有了微乎其微的裂痕,或许夏柔还有乐渊看不出来,但是身为领域之主的撒旦却是惊疑地看着已经停歇的夏柔。

  如果夏柔状态再好一点,或者体力再充沛一点,那么让她这么继续震下去,敲足108下还真有可能凭借东皇钟将黑暗领域彻底崩碎。

  宇文拓重伤昏迷,夏柔精气神耗损严重,乐渊更是“重伤虚弱”之中,现在撒旦前来偷袭应该是十拿九稳的了,但是偏偏之前的一连串变故真的令撒旦没有了之前的雄心壮志。深怕在惹出什么幺蛾子来,让他再度吃上闷亏。

  撒旦这一次是打定主意要龟缩到最后了,他的核心战术只剩下一个——耗。凭借领域的力量和乐渊等人耗到底,耗死乐渊三人,兵不见刃地干掉三人,以最小的损失、最稳妥的方式做到。

  两大主力战力大损,乐渊这一方还真的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虽然乐渊状态还保存了8成,但是凭借他的实力想要做到宇文拓和夏柔的这般地步还真的力有未逮。

  真的万事皆休了吗?世上有着无限的可能性,乐渊一边戒备地地盯着四周,一边在自己的空间背包中寻找着那一丝希望,自己的道具、装备难道就没有一个能够解决现在状况的吗?

  天无绝人之路,乐渊的手中在一转眼的功夫便多出了一个卷轴。这便是他最后的也是最大的底牌,能否一解现在的危局恐怕全都要靠它了。

  对于乐渊这凭空变出东西的本事,无论是夏柔还是撒旦都是见怪不怪,但是这卷轴又有什么用处却无一人知晓。只见乐渊在拿出卷轴之后便直接将卷轴捏碎,随后那个古朴的卷轴随之化为一道青光钻入到了乐渊的身体之中。

  “宇文太师,青龙圣者。今日一战,我要向你们感谢,虽然未能脱困,就由我来为你们献上一曲,一解此时心中郁愤之气。”

  伴随着乐渊的话,只见在眨眼之间盘膝坐下,手中的炼妖壶直接将壶中的伏羲琴放出,乐渊一挥手之间他的身前多了一个小伏案,乐渊将伏羲琴放置于伏案之上。

  而躲在黑暗中的撒旦默默看着乐渊所做的一切,在他看来乐渊这是困兽之斗,根本毫无用处。号称最强之力的十大神器轩辕剑已经废了,拥有毁天灭地之能的东皇钟也未能将他如何,现在区区一个能够操控人心的伏羲琴,又能把他怎么样?难道还想要用伏羲琴操控他撒旦的心灵不成?

  撒旦对于这种念头是嗤之以鼻,神器的力量还是要靠神器使用者来定的。如果这伏羲琴现在的执掌者是伏羲,那么撒旦也不摆什么黑暗领域了,直接抱头鼠窜溜之大吉,那是一点也不丢人。但是区区一个乐渊,想要借助伏羲琴操控他魔王撒旦,那简直就是个笑话。

  虽然是个笑话,但是撒旦依然不敢放松警惕,谁能知道这个举动是不是一种隐藏,还有着其他什么目的呢?在乐渊三人彻底失去战斗力之前,魔王撒旦是打定主意龟着。

  而乐渊双手按在琴弦上,仅仅是与伏羲琴接触的那一瞬间,顿时还清醒的夏柔和撒旦便发觉乐渊彻底变了,身上的气息不说还是乐渊的,但是整个人表现出来的气质却与刚刚的战斗疯狂比起来有了一丝看似违和但又天人合一之感,真是活久见的感觉。

  古朴、神韵、威严、神威如狱……种种形容词用在此时此刻的乐渊身上仿佛都不为过,因为现在坐在伏羲琴面前的乐渊像是从里到外彻底变了一个人似的,坐在伏羲琴前的再不是一个人,而是一个真正的神。

  “叮——”

  乐渊弹奏的第一个琴音出现了,正是这一个琴音预示着大战的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