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5章 底牌尽出齐斗法

  宇文拓主攻牵制,夏柔辅助治疗外甲时不时替乐渊挡挡枪,还有乐渊不按常理的放枪偷袭。三人之间相互配合让实力高出三人一筹的魔王撒旦那是捉襟见肘,虽然暂时还没能让他受到致命伤,但是这样下去败亡只会是时间问题。

  魔王撒旦自然也能在自己的脑海中模拟出自己战败的结局,但是想要突破三人的包围实在是困难得很,一旦撒旦表露出逃亡之象,那么他就会受到来自轩辕剑的致命性打击,到时候能不能走得了还是个问题。

  而且最关键的一样东西黑火母体(龙猫)还在乐渊的身边,看现在黑火母体的样子,只要没有了魔王撒旦的牵制,恐怕只要乐渊一声令下随时都可能跟着他离开魔界。到时候失去了至宝的魔王撒旦再想要重新培育出黑火母体,那恐怕没有个上万年时间的积累那是想都别想了,而且还需要一定的机缘。

  黑火母体绝不能就此失去,这是魔王撒旦在眨眼工夫就思考好的事情。不过如何反败为胜将乐渊三人打跑,甚至击杀在此却是个大问题,不断抵挡攻击的撒旦猛地在一瞬间看到了自己老家方向,随后心中渐渐沉了下去。

  “啵——”

  正当宇文拓又是一道毫无保留的黄金剑气喷射而出的时候,魔王撒旦不躲不闪双手汇聚于前,手掌之中汇聚出了大量的魔力,在黄金剑气临身的那一刻碰的爆发。

  黑色的魔力在一瞬间爆发出来形成一片黑暗迷雾,一刹那便将整个一片地区的可视范围给降到了极点。正在全力使出风系法术企图驱散这迷雾的乐渊,殊不知在自己动手的那一刻逸散的灵力就完全暴露了自己的位置。

  “当——”

  一只魔力巨手在乐渊前方五米处完全溃散了过来,只见夏柔不知何时依然出现在了乐渊的身前为乐渊挡住了这一击。心中暗暗感谢的乐渊不再拖沓,登时覆盖方圆十公里的巨型狂风顿时开始将四周的黑色迷雾吹散。

  “那是撒旦?他这是想逃?”

  当迷雾消失的那一刻,乐渊的视野中正发现魔王撒旦正一击打破了夏柔封锁住的这片空间,随后噌的一声向着这片毒雾绝地的中心区域跑去。

  “走,不能功亏一篑!”

  天上的宇文拓一声暴喝,随后三人纷纷拔地而起向着魔王撒旦逃窜的的地方追赶了过去。而像是失去了诸人的黑火龙猫却是陡然眼睛一亮,抬起右爪摸了摸自己的脑袋便再次化作黑色火焰钻入了地下,紧随着乐渊的步伐遁地朝着撒旦逃窜方向赶去。

  还没有输,只要还有着那个东西,击败这些人类不过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这就是看似逃窜的魔王撒旦心中所想的事情。想要在这个他精心隐藏的地方搬救兵那是不可能的了,不说他当初找到这里的时候就没有想到魔界会出现能够对他构成威胁的,就算有也没想过堂堂一届魔王会落魄到要手下来救援的地步。是故他能够依靠的只有他自己,而且这个秘密基地像研究室多过像堡垒,防御措施微乎其微,根本不足以抵抗宇文拓还有夏柔的联手。

  当乐渊等人将那些麻烦的小玩意一一突破,最终来到这个魔王撒旦的最核心区域时,发现这里看起来像是一个活祭坛,四周密密麻麻的特殊文字让人看得脑门发麻。

  “这些文字,好像……”

  刚刚站定下来的乐渊眼睛一扫过这几乎刻满了地面的特意文字,脑海中的某段记忆一闪而过,而这段记忆的来源正是那本撒旦的笔记本。这地上满满的全是来自于反曼陀罗阵的上古魔语,或许在某些地方做了些许的修改,但是绝对和反曼陀罗阵是同一根源的阵法。

  看着站在阵法正中央一动不动默默念叨着什么的魔王撒旦,宇文拓怎能再继续废话,根本没打算继续说什么举起轩辕剑便想一剑斩了魔王撒旦。

  但是在宇文拓动手之前,乐渊一手按在了他的右手上阻止了他的攻击。这阵法如果真的是根据反曼陀罗阵修改的,那么必然不是宇文拓能够轻易破坏的,而且魔王撒旦能够这么放心地让他们进来,自顾自地进行这阵法想必有什么不妥的地方。

  “我先来试试他!”

  只见乐渊向前跨出一步,身上陡然升腾起了充满不详气息的魔力,尤其是他的那只恶魔右臂此时更是散发出完全与魔王撒旦相差无几的魔族气息,这令正在念着某种奇异咒语的魔王撒旦都不由为之侧目。

  高大、恐怖、邪恶的巨大魔人在这座巨大的祭坛前现身,魔人虚影手中凝聚了无数空间之力的[阎魔刀]虚影猛地向前一斩,目标正是眼前一动不动的魔王撒旦,无物不斩的一记[碎虚次元斩]一刀斩出顿时像是跨越了咫尺天涯一般出现在了魔王撒旦的身前,眼看这一斩已经实实在在劈到了他的身上。

  而令乐渊、宇文拓还有夏柔感到惊恐的一件事情发生了,原本已经被碎虚次元斩撕裂的魔王撒旦的黑袍、血肉,还有吞噬掉的大半个身体竟然像是时间错乱,被人像是按了回放键一般一点点的返回原因。

  魔王撒旦的身体重新变回了正常状态,而乐渊的那一击[碎虚次元斩]更像是被彻底吞噬了一般消失无踪。那一记连宇文拓都不敢说安然接下的一招,竟然被这恐怖的阵法无声无息地接下了。

  “乐兄弟,这阵法……”

  望着这面前匪夷所思的一幕,纵然有着昆仑镜这穿梭时空的神器护体的宇文拓也是被冷汗打湿了后背。如果刚刚他跨入这恐怖阵法,恐怕他的下场也不会好到哪里去。

  “反曼陀罗阵,能够扭曲世间一切规则的旷世之阵,不过这阵法应该不可能被魔王撒旦这么容易启动。现在的阵法绝不是原本的反曼陀罗阵,或者应该称之为小反曼陀罗阵,效果比真的弱了不止一筹!”

  乐渊的话令宇文拓感到深深的不安,真的反曼陀罗阵威力暂且不说,但是光是眼前的这诡异阵法就让他有些束手无策。攻击,刚刚乐渊的做法让他同样没辙,攻击诡异消失也不知倒地发生了些什么;老实破阵,可是在场的三人就算是乐渊得到了笔记本也不知道该怎么破坏这启动的阵法;而慢慢等待,那谁知道阵法完全启动后又会有何种变化……

  “不能就这么下去了,必须阻止他!使出全力一击,这个阵法不可能拥有无限的力量,一定存在这某种极限,超越它的极限!”

  夏柔观察着这个阵法虽然找不到破阵之法,但是还是根据自己的经验说出了这个最可能的答案。

  乐渊与宇文拓齐齐点了头,与其干坐着着不如放手一搏,只要不被卷入这个小反曼陀罗阵之内,那么对于他们来说自身就是安全的,这样的情况下是最好的选择。

  宇文拓将轩辕剑竖在自己身前,右手握着剑柄,左手拂过面向自己一面的日月星辰图,只见被他左手拂过之处的剑身散发出无可比拟的金光,剑身上的日月星辰像是要彻底活过来一般,在他身旁的乐渊甚至在恍惚之间听到万民祈祷之声。

  而另一边的夏柔同样如此,全力以赴之下一阵阵似有似无的钟声从她身上向着周围扩散出去,就算是死寂的现在依旧像是能唤醒一切的起始之声般动人心魄。昊天塔悬于夏柔的头顶,阵阵能量像是不计后果般照射到三人身上,使得三人完全无需顾及自身的损耗。

  而乐渊最强也是最拿手的攻击,自然要数那个。永恒之枪再次出现,世界之力加持,枪身载着小世界之力变得璀璨无比,同时乐渊将九成九的力量全部灌输入枪身内,有着昊天塔的力量作为后盾,乐渊完全无需顾及什么衰弱期的问题。

  同一时刻,从三人手中迸发出的力量一齐脱手。率先抵达目标是乐渊的流星之枪,枪身脱离他右手的一瞬就像是划破了时空一般在转瞬之间命中了魔王撒旦的胸口。

  枪身触及的那一刻,来自宇文拓的攻击同样已经到达。剑气,依然是剑气,不过这剑气却是空前绝后的强大,[轩辕服太虚],像是震慑寰宇的力量,这一刻手持轩辕剑的宇文拓就是唯一的王。

  而两股力量一起爆发,就算是站在阵中心的魔王撒旦同样是心惊不已。这小反曼陀罗阵可是第一次被他用于实战,这种逆天之阵的开启必定面临着难以想象的天地阻碍。

  就算是老天爷也不愿意让这种逆反世间规则的阵法现世,就算是个残次品也是一样。所以魔王撒旦启动这个阵法就是一场豪赌,赌阵法的代价他能够扛过去。

  而代价来得如此之快,这次降临的不是天灾而是彻彻底底的人祸。宇文拓还有乐渊的攻击凭借小反曼陀罗阵的力量还可以压制的话,那么加上了第三股毁灭的钟声,便是撒旦无法抵抗的死亡之力了。

  只见以夏柔为中心,向着对面的小反曼陀罗阵开始发出了足以震碎空间的一次钟声攻击。这来自东皇钟的死亡之音,没有想象中的那么惊天动地,足以将人的耳膜穿孔的那种巨响。仅仅是引起整个魔界生命心底响起的钟声,送终之声。

  只见夏柔身前的空间一点一点的破碎,夏柔这不是要抹杀魔王撒旦,亦或是破坏小反曼陀罗阵,而是要连同这身前的一片世界一起毁灭。

  作为足以创造万千世界的神器东皇钟,既能创世同样亦能灭世,而且毁灭起来的威力同样不弱,尤其是在挡下锁定了一部分空间大小的时候。

  望着世界一点点的破碎,魔王撒旦所面临的恐惧那是常人所无法面对的,这种堪称BUG的能力也只有神器才能够拥有。

  此时的魔王撒旦顾不了原本的意愿,直接将小反曼陀罗阵的力量全数用来对抗乐渊三人的毁灭攻击。小反曼陀罗阵威力全数发挥,永恒之枪身上的世界之力一点点被抹去,力量正在一点点被吞噬,乐渊眼见攻击即将失败当即将枪回收。

  而轩辕剑剑气的攻击同样像是受到了影响,不过轩辕剑剑气也没有白来一趟,一剑之下将撒旦脚底下的法阵给震出了一道巨大的裂缝。

  阵法受挫,主阵的魔王撒旦随即嘴角溢血。不过对他而言最麻烦的还要数之后的世界毁灭之声,当即顾不得受伤全力将小反曼陀罗阵的力量用以对抗夏柔的攻击。

  世界的毁灭VS扭转世间规则之力,这一次的对决让乐渊彻底见识到了什么才是高层次的战斗。没有一枪一箭的拼杀,仿佛万籁俱灭一般一切都消失无踪,世界的毁灭停止了,同样的小反曼陀罗阵所在的地表法阵同样被彻底破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