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8章 魔界阴云

  人间的变化暂且不提,在那终日被黑日笼罩的荒芜西方魔界之中,生活在这里的魔界子民的日子可不好过。他们所有人名义上的主人,拥有魔界之王名号的撒旦就在一年之前大发雷霆,为此一座魔界中的城池因此被毁灭,一座城里面半个人都没有活下来。

  撒旦的反复无常整个魔界无人不知无人不晓,而被毁灭的一城恶魔更是无人会为其叹声不公,最多在此时发生时有恶魔会感叹句撒旦大人又遇上烦心事了,随后整座被毁灭的城市便会被所有逐渐遗忘在记忆之中。

  这就是魔界的生存之道,弱肉强食在这里是永远的至理。强大的恶魔杀了弱小的恶魔完全不需要理由,甚至直接在大街上宰了某个恶魔将其做成烧烤,只要实力足够强大便不会有任何人胆敢过问。

  人世间所谓的道德伦理、正义规矩在这里全部都不值一提,在西方魔界之中没有规矩,信奉的只有一个,那就是绝对的力量。力量强者支配弱者的一切,反抗强者,就是反抗魔界的天。

  这就导致了整个魔界最好的生存之道除了变强之外,就是找一个足够强的人做靠山。不然可能一夜之间,某个恶魔的尸体便会出现在不为人知的小道之中,慢慢腐蚀直到完全化为白骨。

  魔界势力交错,每日崛起的魔中新秀数不胜数,因此而陨落的同样不少,魔界的环境孕育了数不胜数的魔中精英,但是能够在魔界这样混乱无比的环境中存活下来的少之又少。

  最后当魔界相对稳定下来之后便形成了一王七君的局面,这也是整个魔界万年不变的一大局势,就算是在独孤宁珂在潜入九州之后这一点依然没有改变。

  所谓一王,指的正是这西方魔界之主魔王撒旦。自从上古年间,撒旦(路西法)率领大批天使堕天反叛了上帝耶和华成立西方魔界之后。拥有绝强手段和力量的他便是当之无愧的魔界之主,无数后起之秀想要将他打落王位,可是万年过去了他的王位依然无人可以动摇。

  而七君,则是地狱七君的简称。在撒旦反叛到魔界之后,包括除了跟随他堕落的天使之外,还有无数本土魔界诞生的恶魔在内,在这一群人之中有七人脱颖而出,成为了当之无愧的一方霸主。

  这七人分别是恐怖天使沙利叶(Sariel)、堕落天使默菲斯托菲里斯(Mephostophilis)、欲望天使罗弗寇(LucifugeRophocale)、苦毒天使茵蔯(Melilim)、骄傲天使拉哈伯(Rahab)、智慧天使巴贝雷特(Balberith)以及沉默天使度玛(Douma)。

  这七个人的领地构成了魔界的七大版图,坐拥魔界七分之四的土地和人口,完全是一般恶魔眼中的天。而占据了其余七分之三土地与人口的撒旦,则是这七人公认的王。

  而撒旦一直准备了万年之久的入侵九州计划自然也被这七人所知,但是正是因为如此,七个人才会从起初的热情澎湃,到随后的一次又一次被现实的惨败而打击得信心全无,直到现在还有几个能够对这个计划保持信心的已经很难知道还有几个了。

  就在魔界以东地区,属于恐怖天使沙利叶的领地之中,就在前不久由于撒旦的入侵九州计划再次失败,而使得一城遭殃。这种事情早已经不被恐怖天使沙利叶放在心上了。只不过撒旦麾下四将之一妮可的失联,让他有了几分兴趣。

  自从独孤宁珂进入到仙山岛的隔世结界之后,撒旦便再也无法联系到他这个心腹魔将,加上[圣堂神水]的破坏,更是直接切断了两者的联系。随后赤贯星非但没能破坏九天结界,相反结界变得更加坚不可摧,让撒旦明白计划再次失败了。

  赤贯星降临后的第五个年头,西方魔界以东地区恐怖天使沙利叶的领地。

  这一日依旧是如往常一般赤红的天空,空气中飘荡的硫磺气息还是让一众恶魔倍感亲切,挂在空中的一轮黑日像是撒旦的眼睛一般注视这整个魔界的动静。

  由于天界的关闭,使得魔界长久以来已经无法再次对天界发动有效的进攻,整个魔界都不得不进入了长时间的和平,这一切在魔界恶魔看来是如此的荒唐。

  而就在这看似和平的一天之中,东方的天空突然出现一道划破天际的黑色裂缝,随后不等魔反应过来的刹那之间便随即消失,如果不是绝大多数恶魔都看到了这一幕,恐怕这还会被少数人认为是看花了眼。

  就在黑色裂缝出现的那一刻,三道人影几乎是在一瞬间蹿了出来,速度之快没有任何一个人发现,近乎和黑色裂缝消失的时间一致从空中不见了踪影。

  恐怖天使沙利叶所属王城——弗劳尔城,在天空中空间裂缝出现的那一刻,作为实力最强者的沙利叶便在裂缝打开的刹那间感受到了从裂缝一段传来的人界气息,几乎是在眨眼的功夫便从宫殿中飞了出来。

  可惜他的速度还是慢了一点,当他出来之时乐渊等人的身影早已经消失无踪,他仅能见到刚刚关闭的空间裂缝。

  就在他无法察觉的弗劳尔城其中的一条街道中,已经完全收敛气息的乐渊三人几乎是同一时刻看向了头顶正在振翅附在半空中的沙利叶。

  或许是恐怖天使沙利叶作威作福惯了,又或者在自己的地盘从来不需要收敛气息,又或者这就是恶魔一族的习惯从不掩藏,乐渊三人能够非常清晰地感受到属于沙利叶的气息。

  “这就是魔界?果然到处都是难闻的气息,而且空气中异族的气息实在是太过于浓郁了,最重要的是实力不弱!”

  宇文拓看向沙利叶的眼中闪过一丝凝重,这沙利叶的实力或许并未能让他感到生死大敌的威胁,仅仅需要他花费一番功夫便能击败,或许全力的宇文拓只需一击。但是刚来到魔界便见到一个足以媲美乐渊这一等级的强者,整个魔界又会强到何种地步?

  “我们这又是身处何方?想要在众多恶魔之中击杀撒旦可不容易,而且我们就算收敛人类的气息,依然会显得非常引人注目,这可不好办啊!”

  夏柔用手武者口鼻,空气中是不是飘过的硫磺气息实在让她颇为不习惯。就算以她的实力并不需要呼吸,但是作为人的习惯怕是不容易更正。

  “月之天使吗?看来这里是独孤郡主所提的沙利叶的地盘,我们看来到了魔界以东地区,距离魔王之城斯克利普斯还有不小的距离!”

  乐渊刚刚低下头便对着身旁的两人将侦测到的信息复述了一边,随后对着自己的空间背包淘了一番,最后从袍子中拿出了两套能够将周身裹得严严实实的黑袍递给了对面的两人。

  解决了外貌的问题,还有更重要的气息。乐渊直接在魔界完成了第一次的魔人化,随后将近乎凝结成实体化的魔力结晶烙印做出了两枚带有浓厚魔族气息的水晶,然后对它们做出了微小调整后再次交到了宇文拓两人的手上。

  一行三人做好了完美的遮掩之后出现在了他们见证的第一座魔界都市之中。而这所谓的魔界骤然看出来却是和人间相似得很,不但有着近乎相同的街市,连这里的居民都没有如乐渊等人所想的那样全是些奇形怪状的样子。

  魔界族群数不胜数,但是真的要说的话化为人形便是他们对于实力的其中一个评价。当然这里的化人指的是原本的非人形魔族,对于他们而言如何将不适合生活的身躯变小便是对于他们实力最好的考验。

  而绝大多数类人型魔族却恰恰相反,人类的身躯真的不适合魔界的战斗,魔界并不如人间有着足够的矿产能够制作战甲等防护品。因此厚实的表皮和坚硬的甲壳就是有效减伤的手段,而为了追求战斗力往往他们的战斗之躯朝着大的方向发展。

  正当乐渊三人在这充满了异族风情的街道上行走的时候,突然乐渊等人路被阻挡了下来,只见一个约有3米高的巨大身影出现在了乐渊的面前。

  眼前一个脑袋上长着凸角,全身被犹如石质硬甲皮肤的壮实恶魔给拦截了下来,只见这人抬手就想抓住乐渊的胳膊,乐渊脚下一转躲过了他这一抓。

  没想到自己失手的壮实恶魔脸上带着玩味继续动手,对于他而言眼前三个气息弱到仅比最劣等的“小恶魔”高一点的三个家伙,还不是想怎么耍就怎么耍的,刚刚能躲过不过是乐渊的运气好。

  乐渊起初仅仅是以回避为主,看到周围的恶魔见到这人在街上随意动手非但没有一个有阻止的想法,相反一个个像是看戏一般看着壮实恶魔“以大欺小”的做法。

  实力为尊再一次在乐渊的面前得到了证明,乐渊给予宇文拓和夏柔两人的魔力结晶靠着两人的力量工作,他们输入到结晶的力量越大,散发出来的气息便越是强横。

  而身后人界教导的宇文拓和夏柔都习惯性地保持了低调,仅仅输入了极为微弱的力量,而乐渊同样本着低调行事的原则,将自身气息保持在了街上一般人的水准,但哪曾想即使这样还是被恶魔找上门来。

  “小个子,装什么装,还不把斗篷给大爷我摘下!不然大爷我等会儿逮住你了,把你们的肋骨拆下来磨牙!”

  只见壮实恶魔一直攻击无果,越发的暴躁起来,而乐渊见他这样永无休止的攻击终于停下了闪避双手抓住了对方抵得上自己大半个脑袋的巨大拳头。

  “嘭——”

  “呃——”

  被乐渊的双手拦截,壮实恶魔闷哼一声便想要反抗,但是无论如何使力始终无法将手抽出,乐渊就像是无底洞一般将他的力量收纳。

  “滚!”

  只听到身处于黑袍之中的乐渊吐出这么一个声音,随后不等壮实恶魔反应过来,一道巨大的力量便将它整个人抬起,随后猛地砸进了坚硬的地面之中。

  望着周围一群不敢相信的恶魔,乐渊一瞬间将自己的气息拔高了数十倍,顿时周围的一群恶魔像是看到雄狮的羔羊一般猛地向周围散去,一瞬间乐渊他们周围空处了一大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