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5章 伏羲神宫

  乐渊抛给宇文拓的这个问题绝大多数已婚男性大概都碰到过类似的,这就好比有人问你:你母亲和你妻子同时落水,你会先救哪一个?这种蛋疼问题要你选择一般,无论做出如何的选择都是不完美的。

  而宇文拓面对这样的选择在静思了一天之后,却做出了一个看似贪婪却又是所有所有人都早已经猜到的选择。宇文拓非常了解独孤宁珂此时的心理,就算是自己死也要让孩子活下来。

  而作为一名丈夫,一名父亲。宇文拓自然也不会将他们中的任何一人推向死亡的深渊中,所以最终宇文拓选择了两个人都要救,而为了实现这一计划他足足闭关了七天,期间房门连出都没出过一次。

  当第七天的朝阳洒在了宇文拓的房门上之时,他所在的房门终于打开了,而当宇文拓走出来时所有人俱被他那憔悴的模样给吓了一跳。

  原本宇文太师是何等的雄姿英发、气盖山河,而现在的宇文拓鬓角的发色已经完全变成了银白,胡子拉碴的整个人看起来老了十岁也成熟了十岁,眼神中布满了血丝看起来非常的劳累。

  为了推演无数种可能性,宇文拓简直就是不顾自身地使用昆仑镜的穿梭时空能力,将自己的意识在无穷无尽的时间线中穿梭,寻找着一种能够同时拯救独孤宁珂和孩子的方法。穿梭时空本就是一件劳心劳力的事情,就算宇文拓的体力是寻常人的百倍依然耗空了本源,让他如此实力的人都展现出了苍老。

  宇文拓出关后不久,仅仅是稍微恢复了自己的状态便拉着夏柔、古月圣两人一起开始为独孤宁珂净化魔魂。

  夏柔操控昊天塔转换能量加持在宇文拓的身上,古月圣以医术配合[圣堂神水]将其中净化的力量以最无害的方式作用在独孤宁珂的身体上,而宇文拓则是其中的关键,以昊天塔转换而来的神力全力催动昆仑镜将独孤宁珂体内体内孩子的生长时间放缓百倍。

  而完成了这一切之后,宇文拓就差瘫倒在地了,不过他的努力绝对是最安全也是最稳妥的方法,[圣堂圣水]在独孤宁珂的体内会以极为缓慢的方式净化,而这种方式的净化不会浪费其中的任何效力。

  在30年之内将能够使独孤宁珂的魔魂完全净化,而接下来的50年则会慢慢净化独孤宁珂肚子里的孩子,甚至按照宇文拓的想法,他的孩子还能够从[圣堂神水]那强大的净化能力中因此得到无穷的好处。

  时间来到了赤贯妖星降临前的一个月,宇文拓要恢复消耗的本源而一直陪伴着已经在[圣堂神水]力量下有所改变的独孤宁珂。而夏柔却是在听说乐渊似乎要前往伏羲宮复活一人的时候执意要跟着一起去。

  “你真的确定吗?这次复活只能是一个人,为了一个月后的行动,不能令小雪女娲石的本源损耗过多,即使是这样你也要一起前往?”

  乐渊向夏柔解释了一番此次仅能复活一人的原因。

  “无妨,此次仅仅是想确认你所说天女白玉轮复活之效而已,一个月、一年、十年我都等得起,只要能令他复活!”

  夏柔的执着,夏柔的坚持,或许是她此生最大的执念了也说不定。算上夏柔、于小雪还有爱凑热闹的黄蓉,此行连带上乐渊一共有四个人。

  看着前来送别的古月圣,乐渊像是突然想起了什么连忙询问道:“古月仙人,这伏羲所在宫殿不会也有着天上一日,地下一年的规矩吧?万一我们错过了封印赤贯妖星的最佳时间岂不是坏了大事?”

  天上一日,地下一年。这是由于两个不同空间的时间流速造成的时间差,使得人的感官受到影响造成了,赤贯妖星的所在处就是这么一处奇异的地点。

  “放心,这伏羲宮大可不必如此紧张,那里的时间与人间同步,只要你们能在一个月内赶回来就行!”

  古月圣呵呵一笑回答道,乐渊的谨慎反应让其感到满意,随后又再三嘱咐不要破坏上神居所之后,古月圣便安心地向着乐渊等人挥手道别了。

  盘古斧,伏羲琴与女娲石三者的力量渐渐产生共鸣,随后手执盘古斧的乐渊猛地在虚空中一挥,顿时一道黑色的裂缝出现在了半空之中。

  乐渊轻车熟路地走在了最前方,带领着其他三人穿过了半空中的空间裂缝。

  刚刚从裂缝中走出,乐渊便感受到自己来到了一处灵气异常充裕的地方,比起仙山岛那是有过之而无不及。展现在他眼前的是一处仙气渺渺,如梦如幻的宫殿前。

  “这三个字,好特殊的文字!”

  乐渊身为一名语言学大师的天赋提醒着他这种文字潜在的价值,不由使用起了真*语言大师技能进行快速学习,可惜这类文字的数量还是太少,乐渊除了连蒙带猜判定为[阴阳宫]外,再也没有了其他线索。

  当夏柔等人从空间裂缝中走出来后同样被眼前瑰丽的仙宫所折服,而其中要数赶出最大、最为深刻的就是于小雪了。身为女娲石的转世,她潜藏的记忆在看到这座宫殿的同时开始苏醒,泪水从瞪大的眼中慢慢流出。

  “小雪,你没事吧,要不要休息一下?”

  乐渊将一块手帕递到了她的身前,轻声询问道。

  “谢谢,乐大哥。只是刚刚脑海中突然浮现出了不知名的悲伤,眼泪就不受控制地流出来了,我没事的。对了,我知道天女白玉轮的所在了,跟着我来吧!”

  于小雪接过手帕擦了擦脸颊上的泪滴,随后轻车熟路地带着乐渊等人沿着宫殿的其中一条路走向了偏殿。只见于小雪在大殿门口呢喃了一句后这才一手将门推开。

  “这天女白玉轮由我来主控,大家请向后退一退,不然可能会被阵法的力量所影响。”

  于小雪从乐渊的手中接过水灵珠和伏羲琴,随后又分别将水灵珠和伏羲琴放置在偏殿的两处,紧接着自己又站到其中的一个方位慢慢站好。

  “嗡——”

  只觉得于小雪的身上和伏羲琴上同时绽放出一道白光,乐渊只觉得自己在一瞬间毫无抵抗之力被白光完全笼罩,随后便全然感受不到了时间与空间的流逝。

  当乐渊再度回过神来的时候,只见自己依然站在偏殿之内,但是殿内的一切却早已经变了一个样子。

  整个宫殿内富丽堂皇,虽然没有任何的灯火但是璀璨无比,乐渊甚至能够感受到自己的耳边隐隐传来阵阵地狱。而他身旁夏柔等人的身影早已经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则是一男一女的身影。

  男子气宇轩昂,眉宇间有着一股舍我其谁的气势,但是又带着令人感到亲近的气息。而他身边的那个女子却根本看不清脸,仿佛有一侧个白雾遮挡住,但是从身上传来的气质却又让人一眼觉得定是个绝色佳人。

  乐渊看着这一幕什么话也没有说,因为他感觉得非常清楚,虽然这里的一切都非常真切,但是他自己却与这里格格不入,对于这里的一切来说他只是一个没有实体的幽灵。

  乐渊就像是一个过客,看着这对男女之间的每一天,男的每日抚琴奏曲,而女的则有时吹箫伴奏,有时起舞弄影与之和鸣。这一男一女好似神仙眷侣,令人着实羡慕。

  而那男子的琴艺虽然进食幻境,但是却也让乐渊深感学无止境。而一切的变化就在某天男女诞生下的一个女孩之后,女孩的出现使得这对男女的生活变得更加多姿多彩,但是一场意外夺走了女孩的生命。

  女娲、伏羲还有白玉一家三口,乐渊在看到那对男女的那一刻其便已经猜测出了他们的身份,随着白玉的降生更是应证了这一点。伏羲所在宫殿生活着的当然只有伏羲一家人了,而现在展现在乐渊眼前的便是这天女白玉轮阵法诞生的始末。

  幻境中的一切最后全都化为了碎片,留给乐渊的只有那一首首无论如何都难以忘怀的曲子。从幻境中醒来,乐渊仿佛过去了大半辈子一般,但是当望向自己身旁时这才觉得或许刚刚的幻境仅仅是一瞬间而已。

  无论是黄蓉还是夏柔都没有感受到那一股幻境,似乎整个法阵启动时只有乐渊受到了影响。天女白玉轮启动,女娲石的重生之力在这里放大了百倍,阵法中央的水灵珠在这股力量之下上下飞舞,好想彻底活了一样。

  伴随着女娲石重生之力的灌输,水灵珠那种要活过来的感觉越来越强烈,不仅仅是乐渊有了这样的感觉,甚至连夏柔和黄蓉都感觉到了。

  夏柔看着这一幕不高兴那是假的,只要这水灵珠的复活成功,那么陆承轩同样能够复活成功。

  但是直到天女白玉轮的力量彻底平静下来,这一枚水灵珠依然没有新的变化,好似复活失败了一般。

  “这是失败了?”

  明明在乐渊的感受之中水灵珠就要活了,但是无双女娲却没有化形而出,依然保持着水灵珠的样子。看着已经由于本源损耗而累倒在地的于小雪,乐渊走上前将地上的那枚水灵珠捡了起来。

  谁知手刚一碰到水灵珠,乐渊整个人便停了下来。脸上的失落一扫而空,取而代之的是成功的喜悦。

  这天女白玉轮到底还是成功了,但是却非乐渊所想的那种成功。原时间线中,拓拔玉儿那是在肉体保存完整,灵魂尚未入轮回的情况下复活成功的,而无双女娲可没有这个待遇。

  无双女娲的本体早已经化为了灵力消散了,天女白玉轮只是唤醒了她的意识,将她的意识彻底复活了。但是想要重新拥有躯体,那么便需要最起码百年的苦修才能化形而出。

  不过好消息是这个时间还可以缩短,一颗水灵珠需要最起码百年的时间,每多上一颗灵珠吸收灵气的恢复速度变快上一倍,而加上圣灵珠的辅助这时间可以在减少一半,也就是说只需要十年的时间便能够令无双女娲完全复活。

  有了无双女娲这个成功案例的存在,乐渊也对陆承轩的复活有了一个估计。昊天塔吸星换月的能力是五灵珠吸收速度的十倍以上,换句话说最多五年,最少两年,被复活了灵魂的陆承轩便能靠着昊天塔的能力化形而出。

  看着重新稳定下来的夏柔,乐渊松了一口气。这个不逊于宇文拓的顶级战力可不能这么崩了,刚刚的那一番推测自然不是瞎说的,陆承轩绝对能够复活,但是那个时间就没有乐渊所说的那么乐观了。

  昊天塔吸星换月这能力不假,但是吸星换月的效率也是受天时地利影响了。乐渊刚刚的推测是在像乐渊所在的小世界能够全程配合的情况,如果放到了正常的世界,这个时间会翻上一番不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