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98章 阴谋初起

  一次战斗解决了敌方阵营的三人,虽然没有能够一次性将罗柔也彻底终结在这个世界,但是来日方长有的是机会。将李世民和张烈等人成功带出皇宫之后,乐渊直接拒绝了几人的邀请一个转身消失在了众人面前。

  随着这一次的行动,神农鼎成功返回了乐渊这一方的手中,距离赤贯妖星的出现还剩下两个月的时间。而从这一天过后,罗柔等人的行踪更加深居简出,一直缩在郡主府没有出来的迹象。

  而宇文拓也是无所作为,虽然一直和独孤宁珂进行交涉,但是和女人讲道理本来就是一件非常扯的事情。崆峒印和伏羲琴到现在为止还是没有丝毫的进展,而到了这一步乐渊不得不再次冒险潜入郡主府中。

  独孤宁珂作为隋炀帝杨广最为受宠、也是本事最大的一个侄女,她所居住的郡主府占地绝不比太师府小上多少。而其中仆役、侍女的数量更是多不胜数,其中的防卫力量就算比不上皇宫大内,也是当世一流的存在。

  而其中除了普通的人类侍卫之外,还有着不少独孤宁珂亲自收拢的妖魔鬼怪。而其中的佼佼者自然就是独孤宁珂的贴身女侍单小小和尉迟嫣红两人了。

  乐渊变形而成的郡主府侍卫走在郡主府的花园之中,有过几次潜入经验的他很快便躲避过搜查的侍卫来到了郡主府的内院。

  整个郡主府只有到了内院才算是真正到达了核心地区,像什么普通人的侍卫、侍女也只能在外院做做门面工作。唯有这内院之中才能称得上机关重重,根本不可能安全潜入的刀山火海。

  正当乐渊慢慢潜入的时候,在书房之中的独孤宁珂此时也正一脸霜寒地望着自己面前正颤颤巍巍,一脸雨打桃花般可怜模样的罗柔。此时狐妖的魅惑、我见犹怜在她身上体现得那是淋漓尽致,只要是有点怜悯之心的人,大概都会被她身上的精神波动和特殊气质所影响,不自主地对其产生怜悯、原谅。

  不过独孤宁珂又岂是寻常人,不说她真身是撒旦麾下的四将之一的魔将,而她亲自收服的千年狐妖尉迟嫣红就是以媚功闻名。罗柔这点本事还真的比不上天生狐媚的狐狸精,加上这段时间以来独孤宁珂的状态一直阴晴不定,罗柔的扮可怜效果那是更差了。

  “哼,罗柔你也别在我面前玩这一套,你的本事还是我让嫣红传授给你的。这段时间你们的表现实在令我失望,撒旦大人会选你们来助我,真是不可思议!”

  独孤宁珂对于罗柔等人几乎没有所谓的信任感可言,如果不是有着代表撒旦意志的信物作为担保。罗柔这伙人想要在她手底下混日子,简直就是羊入虎口。

  和撒旦麾下的独孤宁珂不同,独孤宁珂那是本体乃至于本质都是魔族出生,只不过此世为了潜入九州大地不得不附身于一岁便早夭的独孤宁珂身上。虽然因此而成为了独孤宁珂,也有了人类的一切感情,但归根究底还是一个魔族。

  而罗柔这样归顺在撒旦麾下,但是无论是能力还是本质还是人类的家伙,不管怎么表现对于独孤宁珂来说都是一个外人。

  如果不是之前一连串的小考验,罗柔一群人表现得还算可圈可点的话,此时龟缩在郡主府吓破胆子的一群人早就由于不安分被赶出去,任由他们自生自灭去了。

  “独孤郡主,这不是我们不愿意出力。而是那不知何方神圣的酒剑仙实在是可怕得很。我们这群人恐怕没有一个是他的对手。郡主手下能人异士众多,想必定有办法解决了此人!”

  不明不白被什么酒剑仙的人盯上了,罗柔此时的状态同样不好,如果不是对乐渊假扮的酒剑仙心有顾忌。此时她大概早已经按照独孤宁珂的命令前往太原宰了那李世民了。

  对于当日皇宫所发生的一切,早就在皇宫内埋下眼线的独孤宁珂也是有所耳闻,对于那位深不可测的酒剑仙独孤宁珂更多的是无奈。九州之地卧虎藏龙,时不时冒出一个仙人也属正常,怪就怪罗柔他们运气不好。

  “这件事不提也罢,趁此机会我要你和你的人替我讲一件事给办妥,那么之前你吗的失误我就此原谅你们,而且还会替你们记上一功,此时可有异议?”

  独孤宁珂一双眼睛轻轻扫过罗柔,顿时让罗柔双肩一颤。这段日子独孤宁珂的脾气变得非常古怪,活像是个更年期到来的人,为此死在罗柔面前人那是不计其数。

  一见独孤宁珂如此询问或者说质问自己,罗柔哪敢有任何的异议,僵硬地点了点自己的脑袋,表示愿意出力。

  “好,此番你带上你的人跟着雄武、雄奇这两兄弟,负责将我们手上的崆峒印和伏羲琴秘密送出大兴,至于送往哪里,之后跟着雄武他们走就行了!”

  说完这些,独孤宁珂仿佛已经十分疲倦了挥了挥自己的右手。对面的罗柔十分识趣地低下了自己头,慢慢退出了书房。当罗柔退下后不久,独孤宁珂的侍女单小小顺势走入房中。

  看着一手撑着额头,闭目坐在书桌前的独孤宁珂,单小小非常熟练地来到了独孤宁珂的身后,抬起娇嫩的双手在独孤宁珂的太阳穴上轻轻揉按了起来。

  “大人,这样你可感觉舒服些?”

  随着单小小的按摩,独孤宁珂发出了一阵阵轻吟,仿佛背负已久的重压得到了解放一般。

  “还是小小你最懂我,哪像那个罗柔,区区一介人类,也不知是怎么得到了撒旦大人的赦令,竟然能够介入到魔界入侵九州的大业之中,真是烂泥扶不上墙的家伙!”

  当罗柔一伙人不在时,独孤宁珂口中完全没有顾忌地对他们进行了鄙夷。罗柔一伙人简直将商人的市侩发挥到了极致,每次让他们执行任务的时候,罗柔等人就借此机会谈价钱搜刮一切有价值的东西。

  “是啊,郡主大人。罗柔这群人类对于您,对于撒旦大人没有丝毫的敬畏之心,有的只是人类丑陋至极的贪婪、畏死等性格,我觉得他们暗中有异心,还需多加防范才是!”

  单小小一边为独孤宁珂按摩,一边述说着种种罗柔等人暴露出来的不妥之处。

  单小小打探消息的能力,恐怕连罗柔他们自己都没有意识到自己正处于监视之中。如果说乐渊与所属本土阵营间的合作是互助互信的话,那么罗柔他们和独孤宁珂之间就是最为直接的相互利用关系。

  “郡主大人,还请您保重好身体,您现在真的不适合继续劳碌过度。就算您不为自己想想,也要为你的未来着想。真的不需要继续和宇文拓大人谈谈吗?你和他之间不但有着青梅竹马间的十多年感情,你们之间还……”

  单小小的忠心根本无需证明,她和尉迟嫣红可以说是独孤宁珂真正的左膀右臂。也正是因为如此,她才能在此时此刻毫无顾忌地对独孤宁珂进行劝谏。

  “够了,小小!”

  听到单小小的话,独孤宁珂直接一抬手阻止了她继续说下去。她猛地一抬起自己的右手对着自己桌子上的镇纸,顿时一阵微弱到近乎无可感知的发力波动扬起。

  随后只听到独孤宁珂发出一声怒喝道:“是谁敢窥视本宫!”

  下一秒,自书房大门正上方一道雷光爆射而出,只听得霹雳扒拉的响声,随后便是什么东西被炸开的声响。站在独孤宁珂身后的单小小第一时间冲出了门外,双手之间不知何时已经多出了金属丝线。

  不过当她冲出屋外的时候,发现的只有被雷光打得焦黑一片的石砖和炸开的一个大洞,至于人影什么的那是丝毫没有见到一个。没有见到敌人,单小小不再追寻反倒是重新回到书房之内守护在独孤宁珂的身边。

  “郡主大人,没有敌人的踪迹,是否是……”

  单小小还想要继续说下去,只见独孤宁珂却已经抬起了自己的右手打断了她的话。独孤宁珂明白单小小的意思是,最近她压力太大,所以才会出现了幻觉,但是独孤宁珂明白刚刚的感觉绝不是什么幻觉,有人在窥视着他们。

  “小小,你传令下去,以最快的速度准备转移神器。务必在三日之内准备好,我担心这神器继续放在郡主府不安全,还是快点藏起来的好!”

  独孤宁珂随后疑神疑鬼看了一眼只有她和单小小两人存在的书房,最后站起身在单小小的陪伴之下离开了整个书房。

  而当两人离开之后,原本空荡荡的屋子内出现了乐渊的身影。

  “呼,还真是一个感觉敏锐的女人。不过神器果然被这个女人留下了吗?而且听这话她和宇文拓之间有不清不楚的关系,真是难搞!”

  乐渊在书房内晃悠着,脑海中一直回荡着刚刚独孤宁珂那里听来的消息。随后眼睛突然向着书桌上一瞄,发现了一张特别标记好的地图。

  “这个是大地六芒?还有通天塔?按照这个路线来看,最后的目的地是在洛阳,不过和独孤宁珂刚刚所说的有关系吗?”

  看着这一份地图,乐渊非常肯定这和巴别之路有着异常重要的联系,不过是否和运送神器的事件有关。将这幅地图的内容全都扫描到了大脑内,乐渊再次扫视过独孤宁珂的书房,发现没有了什么异常之后,这才转身离去。

  神器争夺战第二幕即将拉开序幕,很快整个九州都将成为生死战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