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94章 温柔乡英雄冢(求订)

  神器失踪,自然不是推卸责任的时候,最重要的是找到神器是在什么时间、什么地点、被谁掉了包。这才是目前最为重要的一件事,而一直保管着炼妖壶的宇文拓自然是这一切事件的关键。

  随着宇文拓的不断挖掘记忆,一件小事在他的脑海中回忆了起来。就在三个月之前,他撤去了派往南岭鬼窟的四部将,毕竟虽然只是装模作样地吸引外人的注意,但是三个月的时间已经足够长了。

  但是就在他撤兵之后的第三个夜晚,虽然太师府和郡主府两大势力一直针锋相对,但是与独孤宁珂交好的宇文拓受到了一封来自于对方的宴会邀请。

  正是这一次的宴会邀请,成为了半年之中最有可能失去两件神器的时机。

  整个宴会宇文拓自然不可能滴酒不沾,不过以宇文拓的酒量和自制力自然明白该喝多少,事情一开始的发展也正如他所预想的那样,虽然也有不少人敬酒相劝,但是在他推辞之下真正喝进肚里的酒微乎其微。

  在这一场宴会即将结束之际,一件让宇文拓羞于再提的事情发生了,这是他这几个月以来的秘密,也是他根本无法与外人再提的秘密。

  郡主府后花园,在宴会即将结束时独孤宁珂单独将宇文拓邀请到了这里。月色朦胧之中,一阵优雅哀怨的琴声在整个后花园中响起,琴声中蕴含了少女无限的哀愁与幽怨,弹奏此曲之人的技艺之高就算是宇文拓这个见识过宫廷琴师的人也是叹为观止。

  当宇文拓走进琴声源头一瞧,发现这弹奏此曲之人正是邀他前来的独孤宁珂。独孤宁珂此时一系绿色青纱,在月光之中显得格外华美,而最动人的还是那双脉脉含情的眼睛,在宇文拓现身的那一刻便与他四目相对,眼中所含春情就算宇文拓是个榆木疙瘩也能明白。

  大隋大多早婚,尤其是女子,许多民间早在出生之际便与某家定下了娃娃亲。而像独孤宁珂这样杨广的侄女,虽然不能说婚姻不由自己做主,但是过了12、3岁之时也应开始操办了。哪像是到了如今16、7岁的年纪,却依然独来独往,没有任何人要的样子。

  与独孤宁珂相同的还有宇文拓,宇文拓比起独孤宁珂足足大了十岁,身份显赫乃是当朝势力最大之人,可谓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同样没有任何要娶亲的消息,更没有丝毫绯闻的存在,一直独身一人。

  两个同样孤独的人在此时此刻相遇,仿佛是老天的安排一样。沉淀了足足十年之久,压抑在心中难以释怀的感情在这一刻爆发。

  “宇文大人整个宴会都在独自喝闷酒,可是本宫这里招待不周?”

  一曲已毕,独孤宁珂睁开了自己的眼睛,望着还在发愣的宇文拓问道。

  “不,郡主多虑了,只是在下不怎么喜欢这样的氛围而已。时间已经不早了,如果郡主没有其他事情,本座便就此告退吧!”

  或许察觉到了两人孤男寡女在这里相见颇为不妥,而宇文拓也没有准备好接受这突如其来的感情,转身便准备离开。

  “请留步,本宫准备了一份好酒,希望能与太师共饮,还请太师不要推辞!”

  只见独孤宁珂抚琴的桌子上正摆着一瓶酒,酒瓶样式古朴,看起来有些年头的样子。

  “此酒名为[问心],酒不醉人,乃是我府中之人精心准备的,乃是天下间难得的好酒。不知本宫可有此荣幸,能与太师共饮此酒?”

  独孤宁珂将酒瓶端起,拿着两个酒杯来到了宇文拓的身前。而这就是宇文拓失去意识的开始,从他喝下[问心]酒的那一刻,他虽然身体没有醉,但是心却醉得一塌无涂。

  那一晚他第一次做了巫山云雨之梦,而梦中姑娘的那张脸虽然有些模糊,但是依然让宇文拓记忆犹新,正是那独孤宁珂的俏脸。那一晚宇文拓并没有离开郡主府,而第二日醒来时,宇文拓查看过自己的身体却又没有发现任何异象。

  身体内没有任何药剂的残留,所以昨晚的[问心]酒根本没有被下药。那么唯一的解释就是宇文拓被区区几杯酒给喝醉了,而他第一时间看了身上的炼妖壶,一检查之下也没有发现任何的不妥。

  这既有他醒来状态不佳之故,也有那两件仿制的神器实在是太过于神似的缘故。

  虽然昨晚的春梦让宇文拓耿耿于怀,但是在第二日想要向独孤宁珂当面告别之时,却被她的侍女尉迟嫣红告知:郡主身体不适偶感伤寒未能来送宇文太师,还请太师不要介怀。

  现在想来,宇文拓那一晚的确很有可能被独孤宁珂掉包了神器。宇文拓仅仅向乐渊等人表明喝醉了酒,至于与独孤宁珂那一晚究竟有没有发生些什么事情,他却有意隐瞒了过去。

  “独孤宁珂必然脱不了干系,区区几杯酒便能让你失去知觉,她能神不知鬼不觉掉包神器,自然也能在在你毫无知觉的那一刻将你杀死在梦中,宇文太师你还是有些不小心了!”

  乐渊听到宇文拓那醉倒在郡主府的时候是吓了一身冷汗,万一独孤宁珂手下的那群玩家,哪一个真的那么大胆,冒着得罪独孤宁珂的风险强杀宇文拓,乐渊这一方还真就全员GG了。

  就在乐渊这边分析着神器丢失问题的时候,在那郡主府的地下密室内。十个魔界阵营的玩家聚拢在一起,看着近在眼前的两件神奇崆峒印和伏羲琴是看得移不开眼。

  身为狙击手的梅寒松摸着崆峒印,脸上的痴迷那是真的如痴如醉。这崆峒印对于他们玩家而言目前可能用处不大,但是现实中想要长生不老的人数不胜数,谁知道他们玩家以后可以活多长时间,这样能够使得无数人长生不老的物件堪称无价之宝。

  “罗队长,你说那独孤宁珂怎么那样,让我们趁着那宇文拓醉倒的那一刻,直接干掉他不久得了吗?我们的可选任务可就是干掉他,那个奖励还是最丰富的一个,就算是只能被一个人拿到那也是值了!”

  梅寒松的想法代表了现在这个队伍的绝大多数人,一群人来到这个晋升世界,发觉任务直接******。被分配到了魔界阵营本就觉得不爽,但是为了提升实力忍忍就是了。而现在想要干掉敌对的BOSS,自己这一方的NPC上司却直接出手保住了对方BOSS,还有比这更加荒谬的事情吗?

  所谓的罗队长,也是这一支晋升任务团队的领导者——罗柔。和其他人一脸火大的表情比起来,她可就安稳得多。修炼媚术功法的她,在独孤宁珂手下千年狐狸精尉迟嫣红的手上可是获得了不少的好东西,这一趟晋升任务目前就她收获最大。

  “吵什么?你们难道忘了我们的任务是什么了吗?保证独孤宁珂存活,陈靖仇、李世民、张烈其中任意一人死亡;持有一件十大神器超过七天;还有就是让魔界大军攻入九州!”

  “我们得罪了魔界安插在九州的第一指挥官,我们还能在魔界阵营待下去吗?那就是直接把我们踢出了晋升任务,我们等于白来了!”

  “不要见小利而忘大义,我们这一次最主要的任务是完成晋升任务,那什么可选任务不做也罢!况且宇文拓现在不死,魔界入侵后哪能不死?到时候就是解决他的最好时机!”

  罗柔一副母鸡训小鸡的样子,把一群人训得半天抬不起头来。

  虽然罗柔的话很有道理,但是在一群人看来那是饱汉不知饿汉饥。那将宇文拓醉倒的[问心]酒就是罗柔献上的,为此独孤宁珂更是直接赏赐了奇术日薄西山的修炼法门给罗柔,更是将一件C级奇物太极护符给了罗柔作为奖赏。

  这饰品装备可是稀罕玩意,那修炼功法更是价值不低。这让进入以来一直忙着跑腿的梅寒松等人怎么能不眼红。

  不患寡而患不均,这句话罗柔自然是知道得一清二楚。而且他们这个阵营可不是想象中的那么和睦,主线任务一中陈靖仇、李世民、张烈的击杀任务,虽然说只要击杀一人就能算完成任务。但是他们这群人可是足足有十个人,换句话说最多只有其中三人可以满足要求。

  这一群人中晋升三阶冒险者的成功率最多只有30%,这还是情况最好的一种,万一某个人击杀了两个,那么晋升的名额更是会再减少一个。

  他们这群人既要忙活这次的任务也要警惕这次任务的伙伴,能否成为三阶冒险者全靠他们自己去争取。

  “话说,这陈靖仇和张烈又是谁啊?那李世民就是未来的唐太宗,我们这都知道,但是另两个能和他并列的家伙,完全没有听说过啊!”

  梅寒松指着主线任务一问道,他们这群人主线任务二持有神器大多已经完成,但是偏偏这主线任务一没有半点进展。这李世民可不是那么好杀的,身边一群奇人本事不低,而那李世民同样是一名好手,杀起来非常麻烦。

  而另外两个偏偏没人知道,这就导致一群人只能窝在郡主地下的密室。

  而罗柔却是半点也不着急,和尉迟嫣红相熟,也就意味着她和另一名独孤宁珂女侍的单小小相熟。单小小可谓整个郡主府首屈一指的情报专家,从她那里罗柔了解到了其中一人的消息——陈靖仇。

  在陈辅的协助之下,陈靖仇已经初露头角拉起了一支所谓的反隋势力,虽说不上有多么浩大,但也是不容小觑的队伍,而这一切也落在了单小小的情报网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