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92章 重生

  女子国宫殿内,乐渊站在宫殿正中央被数十道目光注视着,要说全然不在意那是假的。尤其是这些目光来自于莺莺燕燕的各色女子,还才是真正让人在意的地方。

  女子国的国民可不都是如夏柔这样看起来温婉的绝色佳人,还有着媲美施瓦辛格那魔鬼筋肉人的女汉子存在,乐渊虽然不是出现在女子国的唯一男性,但是如乐渊这般从天而降,出场方式如此独到的却是史无前例的第一个。

  虽然在女子国中,国主夏慧才是真正的主事人,但是夏柔无论是自己妹妹的身份还是女子过二国主的身份,亦或者青龙圣者的身份都有着足够的话语权。

  而且这次的交流双方也被指定了是乐渊和夏柔两人,所以坐在主位上的夏慧闭上了嘴巴,将脑袋转向一边看向了自己妹妹夏柔脸上那略带波折的脸上。

  “轩辕界早已经与山海界断绝了联系,不知阁下又是轩辕界的何人,为何能够手持盘古斧降临这山海界呢?”

  曾经去过一次轩辕界的夏柔自然明白想要拿到盘古斧是多么的困难,也知道整个轩辕界也没有多少人知道另一界的事情,乐渊如此大费周章来山海界求救,目的绝不简单。

  “在下不过是区区一修炼之人何足挂齿,敢问青龙圣者,另一神器转世者陆承轩何在?”

  看到仅有夏柔一人存在,另一人陆承轩完全见不到踪影,乐渊心中隐隐有了些许的猜测。

  乐渊不提陆承轩还好,这一提顿时让夏柔眉头一皱。轩辕剑5男主陆承轩的死亡可以说是夏柔心中永远的痛,两人在一起旅行的半年中,由于神器转世者的身份惺惺相惜,可以说成为一对神仙眷侣是水到渠成的事情。

  而陆承轩最后的牺牲更是她心中无法抹平的痛,和轩辕剑剑气双生子皇甫暮云同归于尽的陆承轩留下的只有一座昊天塔。

  女子国国主夏慧一拍王座扶手,顿时连带着一丝冰冷道:“陆兄弟为了我山海界牺牲,此事整个山海界人尽皆知,还请乐渊先生不要再提了,面对我妹妹在心生愁绪。”

  轩辕剑5的男主死了,这对于乐渊而言既有意外也有惊喜。虽然少了一个神器转世,但是或许能够让乐渊这一方最后对抗撒旦的力量不减反增也说不定。

  “青龙圣者还请恕罪,轩辕界此时正面临万年以来最大的劫难。九州之地赤贯妖星即将现身,笼罩在九州的九天结界岌岌可危,而结界外西方魔界虎视眈眈,九州随时都有覆灭之险,还请青龙圣者看在轩辕界与山海界枯荣与共的份上,随我前往轩辕界,共同对抗西方魔界的入侵!”

  乐渊的话虽不多,但是透露出来的紧张之情已经不容多说,西方魔界或许别人不知道,但是身为青龙圣者的夏柔却知道的不少。

  只见她皱了皱眉头,随后望着乐渊道:“不知现在你收集了多少神器,距离赤贯妖星现身还剩多少时间呢?”

  “除东皇钟与昊天塔之外全数集合,昆仑镜转世者正和女娲石转世者一起为完善九天结界而奔波,希望青龙圣者大人随我一并前往!”

  乐渊再一次请求夏柔随他奔赴轩辕界,不过他的话语只是让一边的夏柔皱皱眉,似乎夏柔还有着其他的想法对于前往轩辕界一事举棋不定。

  “青龙圣者不想要救昊天塔转世陆承轩吗?根据上古传说,集合了伏羲琴与女娲石,便能前往伏羲所在宫殿启动天女白玉轮,此阵可复活任何七天内魂魄未散之人,身为昊天塔转世的陆承轩,或许异于常人,能够用此法将其复活也说不定!”

  对于夏柔的迟疑,乐渊在这一刻再一次抛出了一个重磅炸弹,使得她听得那是一愣一愣的。死者复生这种事情无论是搁在哪里都是不可思议的,更别提已经死去足足五年的陆承轩还有希望复活。

  某种意义上,此时的夏柔适合宇文拓同一级别的存在。本身就是十大神器最为顶尖的东皇钟的转世,身体内有着无穷无尽的力量,完全爆发足以毁灭诸天万界。

  如果只论本身功力,那么继承了青龙圣者之位的夏柔虽然年仅20岁出头,但是却比年龄更大的宇文拓更加强大。而且也许是陆承轩遗志的缘故,夏柔能够毫无滞碍地使用昊天塔,这种组合比起宇文拓加上轩辕剑来得不遑多让。

  在听闻乐渊说有死而复生可能的那一刻,从夏柔身上爆发出难以想象的力量,一瞬间整个女子国宫殿内的一切都被静止了下来。所有人别说是动弹,连眨下眼睛都做不到。

  夏柔慢慢从座位上站了起来,居高临下地望着宫殿正中央的乐渊,眼神中带着几分探究,似乎想要从乐渊的眼睛看出乐渊是否有在说谎。

  “乐兄弟所说可是真的?这天女白玉轮真有起死回生的功效?”

  生死有命,此乃天地间永恒不变的规则。打破生死的界限,是无数人、神企图去做的一件事情,但是真正能够做到的却少之又少。原因无他,代价太大,限制太多,世界上不存在完全无条件的复活。

  最起码这个颇为宽广的山海界之中,虽然奇特的人或事物虽多,但从来没有天女白玉轮这样类似的东西存在。骤然听到复活之事,容不得夏柔不小心一点进行确认。

  对于夏柔的疑问,乐渊唯有重重地点头。这种事情也是乐渊一直期望的,想要复活一人的又七只夏柔一人,乐渊也想将无双女娲复活,乐渊不喜欢欠人情,同样也不喜欢欠别人的命。

  女娲以生命助他创造小世界的恩情,乐渊不能不还。而罗柔这个女人为了一己之私,将乐渊肉身杀死的怨同样也不能不报。乐渊欠女娲一条命,而罗柔欠乐渊一条命,这些都会在这轩辕剑的世界中得到解决。

  乐渊的话成功打动了夏柔,于公于私这轩辕界的九州大地都不能落入西方魔界之手。原本罗柔只打算出手帮忙修复九天结界便返回山海界,但是乐渊以施展渊以施展天女白玉轮复活陆承轩为代价,成功换取了夏柔的全力配合。

  不过虽然夏柔得跟着乐渊走了,但不能这么随便一走了之。身为青龙圣者的她身份极为敏感,随随便便消失的话,还可能引起整个山海界的大震动。

  夏柔忙着处理她离开前的交接事宜,而乐渊则是忙活着任务面板上的时间问题。自从他离开了轩辕界之后,任务面板上另一阵营降临的时间便彻底停滞了,没有增加也没有减少,一切都停在了倒数53天上。

  53天,接近两个月的时间。如果是在其他时候,完全足够乐渊安心准备,挖好一个大坑等着另一阵营的人降临。但是问题在于乐渊所在的地方是山海界,这53天如果是按照乐渊经历的时间那自然不是问题。

  但如果是以轩辕界作为时间点计算,那么区区53天可能在乐渊一眨眼的时间内便度过了。

  虽然在乐渊的催促之下,夏柔的交接工作非常迅速,在短短一天之内便已经处理完成,但是乐渊心中对于时间把握的不安却是无人可知。

  盘古斧再次被乐渊一斧划出,天空中的黑色裂缝连接着轩辕界与山海界,乐渊带着夏柔两人一跃而起窜入了天空之中的裂缝。

  和当初来山海界一般,乐渊这次返回轩辕界同样感觉到了时间凝滞感,从山海界回来的他直接带着夏柔出现在了一望无际的大海之上。

  当回到轩辕界的那一刻,乐渊第一时间便是显示出任务面板,查看清楚现在究竟过去了多少天。

  这一看,乐渊只觉得大事不妙。只见原本还有53天的倒计时,此时却只有三个字出现自那里“已降临”。53天早已经度过,而且还不知道距离另一队人马降临过去了多久。

  乐渊稍一感知,便发现他和夏柔目前正字仙山岛以东方向,距离仙山岛还不算太近。

  “青龙圣者,请抓住我的手,我们现在还需要继续赶路,我想我们已经耽搁了不少时间,恐怕很快便到封印天之痕的时间了。”

  在夏柔抓住乐渊手臂的那一刻,乐渊周身的空间力量顿时全数调转起来,夏柔随身携带的微缩昊天塔同样在不停吸星换月,将吸收的力量释放到夏柔周围助她修炼。

  “走!”

  有了昊天塔的力量帮助,乐渊调转起力量也是方便了许多,顿时两人三次空间转移之后便重新回到了仙气逼人的仙山岛上。

  乐渊的重临自然引得古月圣的注意,古月圣出现的那一刻一见乐渊身旁的夏柔便连忙施礼道:“参见青龙圣者,有青龙圣者前来相助,此乃轩辕界之福,乃万民之福!”

  对于夏柔实力,颇有耳闻的古月圣对于乐渊请来夏柔那自是高兴万分。

  “古月仙人,据我离开究竟过去多久了,赤贯妖星应该还没有现身吧?”

  看古月圣的样子,乐渊便知道赤贯妖星大概还没有到,但具体过去了多久却是个大问题。见乐渊这幅着急的模样,古月圣也没有含糊,比划了一下自己的手给出了答案,整整半年的时间。

  别看乐渊这没有多少感觉,但是对于古月圣他们这群人而言,上一次的见面已经有半年之久了。于小雪和宇文拓两人早已经离开仙山岛,为了以防万一开始了通天塔的建造。

  虽然通天塔劳民伤财,但是总比万民身死来得好。虽然隋炀帝对于建造通天塔颇有微辞,但是在宇文拓的要求下还是开工建造了,而这半年时间却足以通天塔完工,一切都静待赤贯妖星现身的那一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