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90章 山海之行

  盘古元神三问三击的最后一击看起来那是非常的随意,仅仅是弹了一下乐渊的额头,虽然力道出于意料地强劲,让乐渊都感受到非常的疼痛,但要说威胁度那几乎为零,简直放水放到尼加拉瓜大瀑布的程度。

  在盘古元神试炼结束的那一刻,他手中的盘古斧就像是完全不在意一般直接扔到了乐渊的手中,随后又连打几个哈欠像是困极了的样子。

  “年纪大了就是这样,稍微活动开身体就觉得特别累。小狐狸的请求我已经完成了,之后九州的事情就要看你们年轻人的了。对了,这建木之子就交给你了,它在你那里应该能够茁壮成长的吧!”

  只见盘古元神一挥手,一株只有乐渊巴掌大小的小树苗在一团光之中飞到了乐渊的手心,乐渊甚至能从这小光团的树苗中感受到一股初升太阳一般活跃的意志存在。

  一个世界仅仅只能容纳一颗建木的存在,而轩辕剑中的建木正是这个世界的建木之母。而在山海界之中同样存在着一颗年龄不小的建木,那应该算是建木的第一棵子树,在当初山海界初造的时候便被投入其中。

  而千万年过去了,建木之母接连几次分株即可移植到新的附属世界之中,而最近的这一棵却是犯了难,没有新生世界诞生,便无法提供给建木平稳生长的环境,而乐渊那在试炼中显露出的世界之力引起了盘古元神的注意力。

  盘古元神与建木之母是共生状态,而这也是盘古元神无法参与守护九州的重要原因。

  失去了躯体的盘古元神虽然面前从上古存活了下来,但是却只能借助建木之母那庞大的生机继续存活下去,根本无法远离建木之母。

  这一切既是他的幸运也是他的不幸,从他与建木之母建立共生关系的那一天起,他便成为了建木的守护者。建木带给他生机,而他则靠着盘古遗留下来的力量守护建木。

  如果撒旦真的在入侵九州之后胆敢跑到这东海之上,那么盘古元神自然不介意让他好看,但是以撒旦那小心谨慎的态度早就将九州之地存在危险的地方打探地清清楚楚,这建木便是一处绝密的禁地。

  这个新到手的建木之子非常特殊,本来以它的存在应该被归类于生命体的范畴之中,只能舍弃躯体进入小世界,但是当乐渊表现出意志想要纳它进入之后,只见世界之力将其团团包裹起来,随后传送启动,小建木便直接消失在了乐渊的手中。

  当乐渊意识投入到小世界时,发现小建木并没有出现在小世界内,相反被世界之力包裹着的它只能待在世界之外的虚空之中。

  乐渊的世界等级依然不够,根本无法直接收纳任务世界中的存在,只能以这种方式强制是带有肉体的存在进入。提升小世界的等级迫在眉睫,而手中的那半本天书便是希望所在。

  乐渊将盘古斧纳入炼妖壶中,此时此刻乐渊手中已经存在着炼妖壶、伏羲琴、盘古斧、神农鼎、崆峒印这五件神器的存在,只需要保管超过七天,便能成功完成可选任务一。

  挥手向盘古元神告别,乐渊纵身从云巅之上的建木树枝上一跃而下,同时召唤小鲸鱼的那枚海螺出现在了他的手上。

  “呜呜——”

  为了爬上建木乐渊足足攀登了7天,而这下建木乐渊却仅仅花费了1个小时,这还是花了些时间躲避是不是窜出来的灵兽才耽搁的。

  从天而降的乐渊稳稳地落在了小鲸鱼的背上,一连七天的时间不见还真有些怀念小雪跟在身边的日子。

  “小家伙,我们该回去了,希望这次回去小雪他们已经完成觉醒了!”

  自己这方的实力越是强大,将来对抗另一阵营干掉撒旦的机会也就越大。魔王撒旦他非杀不可,为此这山海界之行已经在不知不觉中提上了日程。

  当乐渊再次踏上仙山岛的那一刻,依然是古月圣现身前来。不过相比之前的那一次,他现在的样子倒是少了几分冷漠,整个人看起来友好了不少。

  “见到那位前辈了吗?”

  古月圣没有继续支支吾吾说些什么,直接当头问道这次的行程。

  “那是自然的,前辈他可是念叨了许多遍小狐狸呢!看来也是对古月仙人想念的近呐,古月仙人难道对于这次的行程就没有什么想问的了吗?”

  说话间乐渊还用挪揄的口气调笑了古月圣,但是他的脸上没有丝毫的不喜,反倒是望着乐渊沉默不语。

  乐渊见此,也不再嬉笑,而是将炼妖壶中的盘古斧拿了出来,顿时感受到盘古斧神力的古月圣笑了。虽然乐渊成功归来已经说明了他通过了盘古元神的试炼,但是直到乐渊拿到通过试炼的证明,这才让古月圣完完全全地放下了心。

  只见古月圣向着乐渊行了一礼,这一礼颇让乐渊显得受宠若惊。虽然古月圣的冷漠让他颇为不喜,但是现在平白无故受人一礼还真让他觉得必有妖孽。

  “仙人这是何故?在下何德何能能够受您这一礼?”

  乐渊两步上前伸出双手欲要将古月圣扶起,而古月圣坚持将这一礼进行下去,礼毕之后这才对着乐渊抱拳道:“之前多有得罪,世间能够抵御神器诱惑之人实在是太少,女娲石转世的小雪跟随在你左右,而这神器也大多落入你手,你身上更是带着些许魔族气息,不得不令我心生迟疑……”

  古月圣的怀疑让乐渊颇为尴尬,他所说虽不能说句句属实,但是也将乐渊所干的绝大多数事情说得一清二楚。而且有些比乐渊自己记得都清楚,灭群妖,除四凶,广降甘霖,救万民于水火,如果不是乐渊显示是一名“修道之人”,恐怕已经有了图谋不轨之嫌。

  “古月仙人,不知小雪和宇文太师两人还有多久才能从闭关之中出来呢?算算日子,也有半个月了吧?”

  乐渊从离岛来回建木各花了2天多,而在建木他则花了整整7天攀登,2天多的时间用在试炼上,这么粗略算起来真有半月之久了。

  只见古月圣掐指一算,口中念念有词,当他再次睁开眼的时候脸上露出了笑意道:“五日之后便是他们出关之日,到时候他们必能激发超越常人之能,封印天之痕定当机会大增。”

  而乐渊此时同样笑了,不仅为于小雪他们实力大增而高兴,而乐渊那可选任务一五日之后同样大功告成,到时候就算不带着几件神器也没有关系了。

  五日之后,于小雪三人出关,此时宇文拓和于小雪两人的实力才真正让乐渊大开眼界。于小雪此时已然将五灵破邪诀修炼至登堂入室之境,一身实力已经在B级之中站稳脚跟,而宇文拓更是一副深不可测的样子,就算说摸到A级门槛也是犹未可知。

  而此时仙山岛众人再一次齐聚之后,于小雪和宇文拓见到乐渊带着盘古斧成功归来了,脸上的笑意在那一刻更盛了。

  而仙山岛上的三人两仙先是第一次有机会坐下来商量,对于乐渊口中的反攻魔界计划,古月圣和何然两人正想和乐渊好好讨教一番。

  “你这计划还是太过于冒险,一去山海界究竟能否平安回归犹未可知,可能等到你回来时魔界早已经大举入侵,到时候一切晚矣!”

  古月圣听完了乐渊的计划出口驳斥道,乐渊的计划实在是疯狂,虽然效果颇丰,但是不确定性依然很大。

  “去与不去这虚空之阵同样无法摆出,缺少了东皇钟和昊天塔这两大神器,我们不得不使用巴别之路才能前往赤贯妖星,与其这样我们不如拼上一把,试着从山海界将昊天塔和东皇钟带回来,这样不是对我们更为有利吗?”

  乐渊的反驳也不是没有道理,封印天之痕必须的两种阵法——失却之阵和虚空之阵。失却之阵的琴、鼎、印、镜、石已经完整,而虚空之阵的钟、剑、斧、壶、塔缺失其中任何一样都会无法布出。

  “可是你去了的话,我们这边的神器也会……”

  宇文拓还有一些迟疑,如果乐渊前往山海界,乐渊所发现的炼妖壶等神器是否会愿意交给他们也是一个问题。

  “无妨,在我前往山海界的时候,我会把必要的神器留下的。这伏羲琴、神农鼎还有崆峒印乃是失却之阵必要之物,还请宇文太师誓死守护他们。”

  乐渊没有丝毫的不舍,当即将盘古斧取出炼妖壶,随后将整个炼妖壶递给了宇文拓。

  “这巴别之路,需万灵之血过于邪恶,这炼妖壶便交予太师你亲自保管,希望你能善用这件神器。而这盘古斧我则用来前往山海界,明年的天狗食日正好是替代盘古斧力量的大好时机,若我无法带着盘古斧归来,希望你能借此封印天之痕。”

  将一切交代好,乐渊仅仅带着一件盘古斧便准备独自前往山海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