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70章 南下(一更)

  陈辅拜服,献上炼妖壶,这局面看起来非常不错,似乎乐渊的目的到这一刻已经达到,但是乐渊却依然是那副淡漠高远、不食人间烟火的样子。

  只见乐渊右手一扬,陈辅双手呈上的炼妖壶便凭空浮起,自陈辅的手中飞出。而陈辅对于这种操控炼药壶的力量全然无知,心中暗暗对乐渊这一手御物之术评价再上一层。

  “陈辅老先生可是有心考校在下?这炼妖壶你虽说要赠与我,但是你在这炼妖壶上留下的印记却是做不得假的,这炼妖壶同一时刻只能由一人操控,不解除前一人的印记,落入他人之手便是不值一提的空壳!”

  乐渊当场叫破了陈辅留下的后手,让一旁陈靖仇羞臊的从事,不由望着自己的师傅。自己这师傅说一套做一套的行为,可是大大有违圣人之言,令根本没有多少心机的陈靖仇大为不解。

  “仙人不愧是仙人,这炼化炼妖壶之法乃是我祖上传予我的,这解除之法甚难,除非我濒死之际自断灵印,不然这印记着实难以抹去。若仙人愿意辅佐阿仇重登宝座,老夫这条性命赠与你又有何关系!”

  陈辅不愧是陈辅,就算是乐渊没有表示要出手相助,但是他可是从于小雪的表情中看出来了,乐渊两人对于这炼妖壶很是关心。为此他不惜以自己的性命作为依托,希望能够让乐渊留下相助陈靖仇。

  而这所谓的印记解除之法虽然困难,但并非需要濒死之际,只须完全隔断炼妖壶和陈辅之间的联系,随后用第二人的灵力将印记抹去即可。

  乐渊冷哼一声,这一声在陈靖仇看来是对于自己师傅耍小手段的不愉快。而陈辅在这一声之下却是差点肝胆俱裂,只觉得眼前的乐渊恐怖如斯,仿佛随手便能取走自己师徒俩的性命,心中不由暗暗后悔,自己是不是走错了一招。

  “陈辅老先生实在是太小看我了吧,区区印记何难之有?看我将其化去!”

  说话间这炼妖壶落到了乐渊的手中,与此同时从乐渊的手中升腾起一阵淡蓝色的灵力。灵力逐渐升起,随后将整个炼妖壶包裹了起来。

  “混元炼!”

  乐渊轻吟了一声,这声音未曾隐瞒顿时传入到了陈辅师徒俩的耳中。

  “混元炼,这难道是什么仙家道法吗?能够强行抹除我的印记?”

  陈辅目不转睛地看着这一幕,心中不由暗暗想到。

  这[混元炼]不过是乐渊胡诌出来的名字,那蓝色的灵力真的就只是普通的灵力团而已,目的不过是为了吸引陈辅的目光。而乐渊真正的杀招在右手那只不起眼的手套上。

  C+级摘星手套的附带技能——凌空摘星,具备强制抹除某件认主装备印记的能力。

  这十大神器的等级乐渊不得而知,乐渊的鉴定术根本看不透它。但是乐渊可以保证,这十件神器最低等级都不会低过A级,而且还都是极品以上的。

  C级装备附带的技能想要对A级装备起到作用这原本是不可能的事情,不然乐渊手上的这件摘星手套可就真的是逆天了。对着宇文拓的轩辕剑来那么一下,岂不是预示最强力量的轩辕剑就要易手了?

  如果是正常状态,乐渊还真就做不到。宇文拓和轩辕剑虽不是主从关系,但是两者同源,加上十多年的相互联系,身为昆仑镜转世的宇文拓基本上可以作为轩辕剑真正的主人来看,两者之间的联系已不是外人所能分割的。

  而陈辅和炼妖壶之间可就大大不同了。先不说陈辅不过是一介凡人,而这炼妖壶更是不完整的状态,根本没有真正意义上的管理者。

  能够掌控炼妖壶的只有一人——壶中仙,准确来说是这第一任壶中仙赤松子。赤松子是从炼妖壶内诞生的仙人,受到女娲钦点,能够操纵炼妖壶将天地间的神、魔、仙、鬼、妖、人,万事万物都收服到炼妖壶内,和造化仙鼎的收纳功能如出一辙。

  而之后炼妖壶几经转折,在数人手中流传,虽然依旧能够操纵炼妖壶收妖、炼化,但是这纳人之功效却已经消失不见。能力更是大幅度降低,必须将妖魔大幅度削弱,才能平稳收妖。

  陈辅掌控的灵印,虽然让他成为了炼妖壶的使用者,但是想要完全掌控炼妖壶却是万万不能。是故当乐渊的凌空摘星开始发动时,炼妖壶中的陈辅灵印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反抗激烈。

  这凌空摘星的奥义却是让乐渊眼前一亮,不愧是南盗侠的传承之物,这妙手空空的能力巧妙至极,一瞬间的功夫不但将陈辅与炼妖壶之间的联系屏蔽了,而且还在眨眼的功夫将灵印消磨了大半。

  一刻钟之后,陈辅的脸上已经没有了半丝血色。原本还想要借此机会和乐渊拉上关系,没想到偷鸡不成反蚀一把米,这炼妖壶不但送出去了,而且还恶了乐渊,简直得不偿失。

  正当陈辅还想要说些什么的时候,乐渊一挥手打断了他正欲脱口而出的解释之词。

  “陈辅老先生,我和小雪乃是修行之人,这人世间的战事本不应该插手,所以如果你想说什么劝我出仕的话就大可不必了,而且我们两人还有一件至关重要的事情要办,恕我等不能久留,不过还有时日,关于靖仇兄弟的事情倒是可以秉烛夜谈,好好商谈一番!”

  乐渊的这一番话,顿时让陈辅大喜过望。虽然不能得到乐渊这位仙人的鼎力相助,但是能够得到一些金玉良言也是不错的,毕竟对于未来陈辅还有太多的考量了。

  这一夜,陈辅书房的灯火一直没有熄灭过。陈靖仇这小子倒是想要和小雪搭上线,但是小雪每日习惯性的打坐练功让他根本插不上话,只能无奈地回房睡觉。

  而当第二天日上三竿之后,这陈辅的书房才再次打开。打开后,陈辅虽然双眼布满血丝,但是脸上的喜悦却怎么也遮盖不住。当那一双眼睛看到正走过来的陈靖仇时,那样子就像是看到了羔羊的饿狼一般。

  “师傅早安,仙人早安!”

  陈靖仇打了个寒颤,随后向着乐渊和陈辅请安道。

  乐渊的主线任务二到此刻已经正式开启了,倒计时在一点一点的流逝着,只要乐渊保证接下来的一个月炼妖壶不遗失,那么乐渊的主线任务二便能成功完成。

  “不知仙人此行,将前往何方呢?”

  陈辅虽然再三挽留,但是一见乐渊态度坚决便知道再无留下的可能,不过依然想要询问乐渊的动向,昨晚从乐渊这里实在是知道了太多好东西,“仙人见闻”简直让他叹为观止。

  “我们两人将前往九州西北之地,敦煌千佛洞。事后也许会见一见那天下无敌的宇文太师也说不定,这九州安危也有着他的一份责任!”

  抱拳向陈辅试图告别,乐渊接下来就要在两人面前使出一个符合仙人的离去方式,只见乐渊脚一跺地。损失从地上的泥土演变成了一只巨雕,随着乐渊一手摸上巨雕,这雕化为金属光泽的铜雕并且彻底活了。

  乐渊和于小雪两人纵身而起,跃到了巨大的铜雕背上做了下来。

  乐渊转过头对着陈辅师徒再次抱拳道:“今日一别不知何时才能再见,他日若有缘,渊必将与靖仇兄弟开怀畅饮一番!”

  “乐大哥,当我学成出山之日,一定会去找你们的,到时候可别忘了我啊!”陈靖仇挥舞着手高喊道。

  乐渊轻笑一声一拍身下铜雕的身子,下一秒铜雕冲天而起在陈辅两人的眼中化为一个黑点大小,随后向着西北方向极速飞去。

  这铜雕上的日子可不是什么人都能承受的,虽然这速度奇快,但是相应的狂风呼啸而过,没有点实力被甩下铜雕也不是不可能,更别提那一刻不停的冷风,寻常人绝对会被冻僵的。

  而这对于乐渊来说不值一提,对于于小雪更是一种历练。两人在这一刻将灵力外放,笼罩在身体外侧形成一个风罩,不但挡住了这狂风的侵蚀,还能够锻炼自己的灵力掌控。

  接下来的目的地敦煌乐渊也不算陌生,当初在新人任务世界的《中华小当家》之中便前往过一次,当初去那里是磨练、寻宝,这一次的目的同样包含了寻宝这一项。

  十大神器之一的伏羲琴便被收纳在敦煌千佛洞中,现在的宇文拓可还没有觉醒昆仑镜的能力,虽然从义父杨素那里听说过赤贯妖星的事情,但是根本没有想到赤贯妖星会在两年后降世。

  而乐渊现在就是打这个时间差,将原本由宇文拓亲自取得的伏羲琴作为投名状获得有宇文拓的信任,争取在敌对阵营降临之前将宇文拓这个助力拉拢到他这一边。

  一旦将宇文拓拉上战车,那么乐渊这边便几乎绑定了胜局,整个天之痕的剧情中,就没有出现过比宇文拓更加强大的人物,他就是天下无敌的存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