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六十八章 驳斥(二更)

  药王山齐云峰,兴陈小筑内——

  正坐在小筑大厅里的陈辅,此时的样子可以说是既担忧又无奈,这个时间点了,自己的爱徒竟然依旧没有回来,也不知道是跑到哪里去野了,这样的事情已经足足半年多没有发生过了。

  “唉——靖仇,你什么时候才能了解到自己肩负的是多么伟大而神圣的使命。”

  陈辅从座位上慢慢站起来,一步一步走出了大厅,转过头看着这件屋子牌匾上面的“兴陈”二字。

  “兴陈……杨拓不灭,何以兴陈?这复兴陈国的大业,其中的难点果然还是在这杨素养子杨拓的身上,如果不能对抗他的黄金剑,陈国当初发生的一切最终还是会重蹈覆辙!”

  陈辅看着“兴陈”的牌匾,不由想起了当初陈国覆灭一战。堂堂陈国万余人的精英军队,连隋朝的大军都没有见识到,便被一个不到12岁的孩子一剑灭杀,而且还不是正经的交锋,只不过让他练手而已,这对陈国的老臣陈辅而言是难以忘怀的巨大打击。

  正是慑于杨拓(宇文拓)的实力,陈辅这才带着陈国唯一血脉陈靖仇隐匿于这药王山中,就算外面的隋朝几经兵戈,实力大减之下依然是不敢有丝毫的动作。在陈辅看来,只要这宇文拓无事,那么就算天下属于隋朝的军队十不存一,依然无法动摇这隋朝的统治。

  在门外左等右等依旧不见陈靖仇的踪影,陈辅无奈地叹了一口气,随后走进屋内拿起了一卷古经。上面记载着些许十大神器的描述,看着这卷古经的内容,陈辅在一边的桌子上拿起了一个看起来极不显眼的青铜古壶,谁也想不到这看似平凡的青铜壶正是十大神器之一的炼妖壶。

  “根据古经记载,只要找到琴、鼎、印、镜、石这五件神器,便能摆出九五之阵,到时候阿仇便能顺利复国,到时候就算是那杨拓也无法阻止陈国的复兴!”

  陈辅摸了摸手中的古经和炼妖壶,无力对抗宇文拓的他只能把所有的希望放在这古经中提到的“九五之阵”上。当他再次拿起一卷经书后,指着其中一页反复摸索。

  “这经书曾有记载,相传在这伏魔山有一面具有神力的古镜,想必这就是那神器中的昆仑镜了,等到阿仇学有所长,便带着他一同去寻找这几件神器!”

  就在陈辅暗自下定决心的时候,此时却突然从大门外传来了陈靖仇的声音,这顿时让陈辅担心不已的心放了下来。

  “师傅,师傅……”

  陈靖仇的声音中带着说不尽的喜悦,这跳脱的个性大概才是年仅14岁的少年应该具备的。

  而陈辅虽然喜悦于陈靖仇的回归,但是作为一名师傅却不能不对陈靖仇的误时行为提出批评。

  “阿仇,我不是提醒过你,做大事的人喜怒不行于色,你怎么还是这个样子,把我的教导都放到哪里了,啊?”

  还没有见到陈靖仇,陈辅的严厉教导便传到了他的耳中,顿时让原本遇到谪仙而兴奋不已的陈靖仇顿时脸垮了下来,不知道接下来该如何是好,只能对着紧随其后的乐渊和于小雪尴尬地笑了两笑。

  “嗯?阿仇,这两位又是何人?你带他们两人来此又是做什么?”

  陈辅的脸上露出不快,同时又暗暗吃惊。作为修道已久的人,他的实力纵然比不上他那位师兄公山铁,但是也算上是一个天下难得的好手,相当于陈国的国师那个等级。

  但就算是这样,依然只能隐隐感受到娇小的女娃(于小雪)有着不逊于自己的气息,而更大的乐渊却丝毫感受不到,但是偏偏乐渊那一看就出尘非凡的气息提醒着他乐渊不简单,这么一想乐渊的实力岂不是远在他之上。

  要知道在隋朝那边,他陈辅可是鼎鼎有名的通缉犯。当初隋朝为了抓捕他这个陈国遗民可是颁布了大奖赏,至今还在天下各郡张贴着,不然他也不会隐居在这么一个四周无人之所。

  自己师傅脸上的不快,陈靖仇当然是熟悉得很,但是一个天大的机缘就摆在自己的面前。只见陈靖仇三两步来到了陈辅的身边,对着他行了一礼,随后在陈辅的耳边说起的悄悄划,他这一么一说,陈辅边听边看着乐渊的脸色都变了,数次在乐渊和于小雪的脸上左右打量。

  当陈靖仇全部说完,陈辅这边已经已经在脑海中不知考量了多少,这才来到乐渊的身前对着乐渊行了一礼。

  “听我这徒儿说,两位可是仙人?”

  说着,陈辅的目光还不有打量这一旁和自己貌似实力相差不大的于小雪,随后又深感自己这么一大把年间竟然还比不上一个小姑娘,眼前两人还真有可能会是仙人。

  “是也不是,这边这位靖仇兄弟说得有所偏颇。”乐渊淡淡一笑,随后一指自己身边的于小雪,“这是于小雪,现在依然在修行之中,尚未得道,若想超越凡尘,获悠久之寿命,还需红尘历练不可。而我名为乐渊,同门之间有一名讳酒剑仙,虽已具备仙人之能,但是距离得道还有不小的路要走,是仙非仙,可称之为陆地散仙。”

  说着,乐渊将自己的力量逸散开来,顿时一股让陈辅还有陈靖仇感到错愕惊世的磅礴力量压在了两人的肩头,而陈辅原本心中的那点怀疑在见识到乐渊的力量后消失无踪。

  仙人,这可是无法估量的仙缘。这个世上有多少人能够见到真正的仙人,就算是陈辅的师兄公山铁被世人称之为神仙,但是陈辅知道他师兄依旧无法堪破寿命大限,终有死去的一天。

  而乐渊这样面容如少年,实力却比师兄公山铁墙上十倍不止的人,不是神仙又会是什么?陈辅当即恭迎乐渊和于小雪到这兴陈小筑一聚,而原本想要惩罚陈靖仇的心也顿时散了。当走进大厅的那一刻,乐渊的灵觉一扫,顿时大厅内的每一件物品被他牢记于心,而古经和炼妖壶同样不例外。

  作为刚刚觉醒了部分女娲石力量的于小雪,此时却是疑惑地看了一眼一边桌子上的炼妖壶,她在望向炼妖壶的时候只觉得自己的心在燃烧,仿佛那个壶正在和她说着什么一般。

  乐渊同样观察到了于小雪的异象,一只手伸到于小雪的肩头,体内灵力帮助于小雪疏通郁结,让其紧皱的眉头渐渐松了过来。

  当在乐渊和陈辅坐下,而陈靖仇和于小雪分别站于两人身边之后,陈辅便抱拳对着乐渊说道:“不知仙人来这药王山可有要事,老夫在这药王山已有十多年岁月,虽不能说了解这山中一花一草,但是大大小小的地方还是了然于胸的,若有需要帮忙的敬请开口!”

  “需要帮忙的恐怕不是在下,而是陈辅老先生你吧!这边这位的靖仇兄弟可是你当年以自己亲孙还来的陈国皇子?没想到距离陈国覆灭已经过去这么多年,你能将其抚养成人看来花费的心血颇多啊!”

  乐渊的话乍一听轻描淡写,但是无论是陈辅还是陈靖仇此刻都是久久不能平静。

  “你,你是从何得知这件事的?”

  陈辅被道破这保守了14年的秘密,顿时紧张的凑个座位上站了起来,既紧张又有些担忧地望着乐渊。陈靖仇是陈国皇子的事情,一旦被捅出去,那么等待陈靖仇会是永无止境的追杀。

  “师傅,仙人他说得可是真的,您当初真的是牺牲了您的……”

  陈靖仇虽然知道是自己师傅救得自己,但是没想到当初陈辅竟然是牺牲如此巨大,顿时满腔的话不知该从何说起。

  不理会一旁还激动的师徒俩,乐渊接下来的话让陈辅顿时放心不少。

  “陈靖仇的身世依旧还是个秘密,陈国的一切大概已经成为了过眼云烟,只要你们俩不闹出什么事情来,根本没有人会追究你们的过去。”

  就在乐渊说话的时候,只见他手一扬顿时在陈辅身旁桌子上的古经直接飞入了他的手中,这一举动让一旁的陈辅不由一惊,有意无意地将炼妖壶看得更紧了,似乎深怕乐渊故技重施将炼妖壶也强行拿走。

  “哗哗——”

  那本在陈辅手中视若珍宝的古经,此刻在乐渊的手中却像是无用的杂书一般,随随便便被翻了过去,用一目十行根本无法星人乐渊现在看书的状态,一本书仅仅是一盏茶的功夫便被看完了。

  “陈辅老先生也对这神器有兴趣?如果你是为了追求神器力量去复国的话,我劝你还是多花些心思去培养靖仇兄弟吧,与其放在那种虚无缥缈的事情上,不如稳扎稳打更好!”

  乐渊的话听起来像是规劝陈辅,但是在陈辅看来却像是在否定他这么多年以来的成果。强忍着心中的怒气,陈辅望着那本被乐渊送回来的古经道:“不知仙人有何高见,难道这圣人之言也是无稽之谈吗?这可是明明白白记载着,集齐五神器便能摆出[九五之阵],使人成为一国之皇,难道圣人说的也是假的不成?”

  “圣人?哪位圣人?陈辅你这是愚蠢还是天真,随意找来的一本古籍就让你死心塌地地相信这根本不存在的[九五之阵]?你倒是和我说说,这究竟有哪一朝哪一代,甚至有哪一个皇帝是靠着你所谓的[九五之阵]上位的!”

  乐渊的话字字珠玑,一字一字将陈辅的心震得半天说不出话来。他从获得古经开始便视其如至宝,对于上面的每一句话都视如真理,从来没有想过存在假的可能性。但是经乐渊这么一问,他才有所思考,这古经会不会是妄言。

  从古至今皇帝出现过不少,但是他的确没有听说过凭借[九五之阵]上位的,一个都没有。如果真的存在的话,或许早就流传于人世,而不是区区这么一卷古经之中。

  虽然陈辅有所动摇,但是光凭借这几句话就想让其死心还远远不可能。就算提出质疑的是乐渊这个仙人也不行,为此他还怀疑地看着乐渊道:“难道仙人你也在打神器的主意?”

  一时间,整个大厅内充满了火药味,乐渊和陈辅的交锋才刚刚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