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五十九章 自投罗网(二更)

  乐渊出现的时机可不是完全的巧合,对于原著中的一号女主角于小雪,乐渊可不会认为她有着不死之身,虽然神器转世的身份让她有着保命的底牌,但是毕竟还太年轻,难保会留下祸根。

  为了保证这位未来女主的平稳成长,乐渊也算是费尽心思。不但提供了数张可以形成防护罩的卡牌,还特地在于小雪的身上刻下空间锚,一早通过这枚空间锚赶到了鲛精的洞府中隐藏起来。

  打BOSS升级这是主角提升实力最为关键的一个环节,而刚刚接触修行没多久的于小雪正是需要这个,鲛精的实力正好她磨练斩妖之心和熟练自己的术法,摆脱过去普通人的心态。

  而乐渊可以说近乎全程围观了于小雪的战斗,整个战斗在乐渊这个等级的人看来有些不堪入目,但是作为于小雪的初战,乐渊勉强给了个合格的评价。

  于小雪所掌握的水系法术虽不能对鲛精造成致命伤害,但是有着乐渊防护罩的作用,将其斩杀还是不成问题的,但是经验不足的于小雪只能造成了鲛精表层的伤害,仅将鲛精战斗力削弱到了6成。

  眼看底牌尽出,没有了对抗手段的于小雪就要死在这鲛精的手底下了,一直隐匿于一旁的乐渊这才一个空间移动挡在了于小雪的身前,一记水系高级仙术雨恨云愁解决了战斗。

  “小雪,有件事情千万要记住了!可以失败但是绝不能认输,如果在失败前认输,那么便彻底失去了翻盘的希望,所以在失败前绝不要放弃抵抗!”

  乐渊望着生机尽断的鲛精,一边转过身一边对着于小雪说道。乐渊所说的可都是实实在在的经验,战斗的时候实力和经验的确非常重要,但是有时候决定最终胜负的完全是心态,执着。不放弃之人才能获得最后的胜利。

  “烟雨还魂!”

  乐渊的右手此时按到了于小雪的脑袋上,顿时一股庞大的水灵力化成了无形无质的生命力将于小雪身上的伤痕、体力快速补充。

  “谢、谢谢,乐大哥。”

  被乐渊这么一个陌生的大龄男生摸头,仅仅13岁的于小雪只觉得满脸通红,原本就对乐渊这个唯一的男性朋友有所好感,现在又被乐渊拯救了,顿时好感噌噌噌上涨。

  “无妨,我曾说过会保护你,就绝不会让你受到这个鲛精的迫害。而且这是你的第一次战斗,怎么样有没有什么特别的感悟呢?”

  乐渊手上的龙指环闪了两道光,顿时原本于小雪衣物上的一些污渍顿时无影无踪,整个人有便会了原来的那副整洁清爽的模样。

  “嗯,我觉得有些对不住乐大哥,明明给了我这么好的宝物,我却连鲛精都……”

  于小雪有些不好意思,自己这边近乎神级装备,但是依然不是鲛精的对手,让她觉得对不住乐渊的栽培,脑袋走在不知不觉间低了下来。

  “啪——”

  一声过后,于小雪揉搓着有些疼的脑门,抬起头眼角泪水止不住流出来两滴,一脸委屈地望着乐渊。

  “傻丫头啊,我可不是责怪你,每一个人的成长都不是一蹴而就了。你虽然是神器转世,但是你可没有生而知之的本事,随着你的成长,你的力量会逐步觉醒,到时候恐怕很快就能超过我也说不定呢!”

  乐渊摸着于小雪的脑袋半开玩笑地说道,虽说是半开玩笑,但是对于于小雪的潜力,乐渊也并不是胡说的,神器觉醒后的实力无法以常理来推论。

  不过安慰好了小雪这丫头,乐渊转过头看向了这个颇为巨大的鲛精。乐渊可没有忘记他可是身上背负着一个支线任务。

  “怎么了,乐大哥?难道这鲛精还没有死吗?”

  看到乐渊盯着巨大的鲛精冰雕不放,于小雪来到了乐渊身旁望着这座巨大的冰雕道。

  “不是,我只是在想,妖类修行不易,这鲛精百年修为一朝散,真是时也命也,着实有些可惜。”

  乐渊此时走上前一只手按在了巨大的冰雕上,手上微微一发力,顿时整个冰雕发出了咔咔的声响。

  冰雕整个破碎,鲛精的身体也断成了两截,大量带有腥气的血液留了出来。乐渊操控着鲛精的残尸,将其一点点分解,最终在接近脑袋的地方发现了一枚带有能量的内丹。

  望着乐渊这犹如屠夫的分尸举动,于小雪皱着眉头,武者自己的嘴站到远处。看到乐渊终于停止了动作,于小雪这才问道:“这是什么?”

  “妖类大多有内丹,这是他们修炼的精华所在,而向鲛精这样曾经接近化形的妖怪更是有很大的可能存在。对于修行之人而言,吸收一枚内丹可抵得上数年甚至数十年的苦修,所以斩妖除魔之辈络绎不绝。有些是为了伸张正义,有些则纯粹是为了杀妖取丹。”

  乐渊的脸上带着几分不屑,杀妖取丹这种事情实在是太LOW了,如果修为嗑内丹就能嗑出来,还要那么多的修炼方法做什么,做一个吃货就足够了。

  “那么乐大哥你这也是要服下内丹吗?”

  于小雪来到乐渊面前,细细打量着这枚鹌鹑蛋大小,散发着乳白色光华的内丹。

  乐渊摇摇头,这枚内丹虽好,但是效用不过是提升100点能量上限,乐渊现在根本不缺这点能量上限,而且吞下这个实在是有够恶心的。

  趁着这个机会乐渊将村中玄道子的身份向于小雪托出,然后又将两人间的约定一并说了出来,期间还提及了那个冯村长的底细。

  骤然听到已经相处了十多年的老村长竟然会是个主动勾结养妖的人,于小雪的嘴巴都张得大大的,怎么都无法相信这个事实。

  就在乐渊将鲛精的内丹收入怀中的时候,于小雪突然啊了一声,一手指着不远处的小潭子道:“乐大哥,那个鲛精似乎说那是什么千年地乳精华,这东西对你一定有用吧,你要不要一起把它带走些呢?”

  “千年地乳精华?”

  乐渊自然也察觉到了这个散发着浓郁土之精华的小潭子,但是只不过是看了一眼便暗骂鲛精不识货,这哪是什么千年地乳精华,用游戏中的术语这就是“不老泉水”,能够增加生命值上限的绝世宝物。

  而在乐渊的鉴定术之中,此宝属性为土,能够大幅度提升使用者的生命力,但是每人的限定只有1L,之后服用再多都是无效的。

  这么一大潭子少说也有8、9个立方吧,上万人服用也够了也说不定啊。乐渊估摸着这里面的存储量暗暗想到,不过幸好发现这的只是一只鲛精,万一是什么老鼠精、鼬鼠精,早就修为飙升,这个月河村能不能保住还是个问题。

  “小雪,你不妨到这不老泉水中泡一泡,这对于你或许能产生不错的效用呢!”

  乐渊提议道,这地之精华“不老泉水”蕴含着庞大的生命力,与女娲石所蕴含的生命力不谋而合。

  乐渊直接取出一套蓝白相间的素云袍递给了于小雪,随后自动走到了20多米外站岗放哨起来。

  于小雪接过这乐渊递过来的衣服,脸上一红随后暗自想到乐渊一个大男人为什么会有女孩子的衣服,将脑海中的杂念清空之后,于小雪这才解衣宽带,露出了小荷才露尖尖角的青涩身体,一步步跨入了石潭之中。

  当于小雪整个没入石潭之后,石潭中的不老泉水慢慢的竟然沸腾起来,小雪错愕的望着这一幕,小雪只感到脑袋一晕,随后整个人都意识全消。而满石潭的不老泉水在这一刻化成白色的雾气将于小雪整个笼罩起来,慢慢渗透进入于小雪的体内。

  于小雪身上发生的这一幕并没有被乐渊看到,如果真让乐渊见到了,大概乐渊也会感叹一声无心插柳柳成荫,没想到还真让他找到了觉醒女娲石的渠道。

  而在外面当门神守候的乐渊,此时却在打量这这枚新到手的内丹。区区一个小鲛精就能得到一枚增加能量上限的内丹,这个世界妖怪数量数不胜数,岂不是一个天大的宝库,更为关键的是炼妖壶和神农鼎的存在,一旦获得炼妖壶或是神农鼎乐渊甚至怀疑能够短时间制造出批量的高手出来。

  数不尽的妖怪护卫和神丹妙药,这些无论是对于谁来说都是妙用无穷的宝贝,乐渊思索着未来道路的同时,对于未来出现的对方阵营充满了期待。

  就在乐渊思考的时候,这安静得可怕的地道中突然传出一阵脚步声,乐渊的灵觉外放向脚步声传来的方向,顿时脸上露出古怪的神色,那个脚步声的主人不是别人正是通妖的人奸冯村长。

  这冯村长会摸黑感到这鲛精所在处也不是闲的,这算是他和鲛精之间约定俗成的规矩,每当他为鲛精献上活祭品后便能从鲛精这里得到好处。

  只见冯村长还没走到鲛精的洞府,刚刚转过一个弯便看到了一直期待中的鲛精的身影。

  “河神大人,请留步,是我冯子云啊!”

  只见冯村长对着正向洞府放心移动的鲛精喊道,顿时前方的“鲛精”停了下来,转过身望着他。

  “河神大人,这今年的份量已经交给您了,这延寿液能不能交托给老朽呢?”

  冯村长可怜巴巴地望着“鲛精”说道。

  “延寿液?”化作鲛精的乐渊眉头一皱,随后反应过来这应该说的是不老泉水,“你又认为我该怎么赏你呢?”

  冯村长眼珠子一转,顿时脸上一喜道:“这按照往年的份量,每献祭一个童女,您便给我延寿一年的量,这一次献上的于小雪可曾令您满意?足足抵消了三年的献祭,我想要个五年的延寿液不过分吧?”

  就算乐渊早知道这冯村长不是个好东西,但是听到他这以人命换取自己长寿的行为依旧感到可恶至极,这种人简直就死不足惜。

  “五年?哈哈哈——好大的口气,你难道没有一点羞愧之心吗?她们可都也是你的村民,和你都有沾亲带故的血缘关系,你还真舍得!”乐渊怒极反笑,望着冯村长喝道。

  “这又有什么舍不得的?这村上哪一家哪一户没有受过我家的恩惠,我只不过是挑选几家前来报恩而已,而且死得不过是一些女娃子而已,又没让他们的命根子死,我这也算是对得起他们了。”

  冯村长冷冷一哼,言语中没有半分的后悔,仿佛死掉的这些女孩都是蝼蚁一般,存在的目的仅仅是为他提供延寿一年量的不老泉水。

  “死不足惜的混账!”

  在冯村长的眼中,只觉得眼前的鲛精身子一晃,一道劲风笼罩在他的身上便整个人陷入了昏睡之中。

  乐渊直接撤去了幻术,走上前三下五除二将冯村长这个人渣捆绑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