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五十八章 灭妖(端午节快乐)

  而那于小雪虽然由于多年以来遭到村民的鄙夷而心存怯懦,但是当这一次河神祭典看清楚了乡亲们那冰冷到了极点的人心之后,虽不能说大彻大悟,但是对于世俗人心的见解那是上了不止一个层次。

  当鲛精裹挟着他她法离开的时候,于小雪藏在衣袖的手中已经暗暗捏着乐渊所给的卡牌,一旦鲛精有什么不轨的行径,她绝对会第一时间将卡牌给使用了。

  而那鲛精也不知时不时赶着回洞府,完全没有注意到此时于小雪脸上的神态并非是什么恐惧亦或者是焦虑不安,相反在望向鲛精的时候是不是地露出杀意。

  于小雪是善良,但是这并不意味着她没有所谓的杀念。鲛精食人这件事可是被她见证过三年,三年前她手无缚鸡之力,虽有疗伤之法但无制敌之力。而在三年后,得到女娲传承的仙法,于小雪在短短几日内初窥门径,不说斩妖,但是自保足矣。

  [五灵破邪诀],这门由女娲所传的仙法重在“五灵”和“破邪”两点上。

  五灵乃是指本功法的基石就是对与五灵之力的提炼与掌控。女娲族天生就是擅长使用五灵之力的神族后裔,而于小雪乃是女娲石转世,某种意义上有着和女娲族相同的特质,并且神器的本体能够让她毫无顾忌的大量吸收五灵灵气,快速提升修为。

  而吸收五灵珠的灵气正是五灵破邪诀的其中一个修炼法门,将五灵珠融入体内,以五灵珠为核快速吸收某一系灵力,当该系灵气吸取达到顶端之后再修别系,最后达致五灵平衡、生生不息之境。

  而破邪则是小雪所掌仙法的另一特点,对于非人的存在,这门仙法有着寻常功夫难以匹敌的超强克制能力,堪称是世间妖魔鬼怪等一切异类的克星。

  鲛精带着于小雪极速辗转了差不多二十多里,这才在复杂无比的地下水道中停了下来。这密密麻麻的地下水道,既是他生存修炼之所亦是他保命的关键。

  只见鲛精将于小雪放置在了一个石头座位前,随后一阵妖风过后,鲛精出现在了旁边一个小小的水潭之中。

  “呼,还是这地乳精华之中待着最为舒服,只等我将这千年地乳精华全数吸收,我就是名震世间的千年大妖了,哈哈哈……”

  这鲛精一进入这看起来颇为狭小的水潭中时,整个妖身都缩小了不止一圈,整个看起来只有四五米大小了。

  而于小雪这时候也注意到了他所说的千年地乳精华所形成的水滩,不愧是天地难得一见的异宝,于小雪能够感受到其中浓郁的土之精华,这宝贝给了水属性的鲛精还真有些暴殓天物的感觉。

  本来以于小雪的资质,乐渊如果将土灵珠先给她,那么她的修炼之路可以说是畅通无阻,毕竟于小雪的本体属性就是土。但是在修炼了五灵破邪诀之后,这点问题本就不大,而且那枚水灵珠也不简单,蕴含了无双女娲千年修炼的种种记忆,对于初入修行的于小雪而言才是真正宝贵的东西。

  “你这妖孽,有这天材地宝为何还要月河村村民活人献祭,你难道不知道天理循环,报应不爽这句话吗?以妖法杀人,必遭天谴!”

  于小雪望着鲛精,娇喝一声对着鲛精质问道。

  “嘶——这乡野间的丫头哪来的威严?”

  面对于小雪的质问,鲛精本能地感觉到来自上位者的压迫。但是问题在于于小雪虽然异于常人,但是本身的修为在鲛精看来根本不值一提,此时却以下克上,让远强于她的鲛精感到了不妙。

  “呔,你这小丫头又知道些什么?看我吞了你,把你体内的异宝给夺了过来!”

  看着身为河神的自己竟然会被这一个小丫头吓了一跳,鲛精顿时感觉有失颜面,身体一下子从地乳精华潭中跃起,身体重新化为十米大小猛地扑向了于小雪。

  “嗡——”

  于小雪当时就将灵力输入到了早已经准备好的左手中的卡牌之中,顿时一道蓝色的魔力防护罩出现在了于小雪的面前,同时慢慢变大直到成为了一个直径两米的全方位保护圈。

  “哐咚——”

  鲛精根本没想到于小雪在仓促之间还能展开这样的保护圈,根本制止不了自己这一跃,顿时一头撞向了蓝色的魔力护罩。

  乐渊的魔力防护罩本身不是针对物理攻击设计的,但是架不住乐渊本身的实力远超鲛精,而且鲛精本身也不是物理系的好手,这一撞看似威力很强,但是只能把防护罩撞的一晃,泛起一阵阵波纹,便再也没有了动静。

  “乐大哥准备的咒宝还真是厉害,现在就让我来为惨死的月河村居民报仇吧!”

  死者为大,就算于小雪现在看不惯月河村村民的嘴脸,但是已经死去的月河村女孩却不在这个范畴之中。只见身处保护圈内的于小雪手一扬,从右手指间闪现出无数3、40公分长短的冰锥。

  “妖孽,纳命来!”

  无数的小冰锥像是暴雨一般砸向了鲛精,这一招正是冰法*冰石乱坠。就算鲛精擅长水系法术,但是面对这有破邪之力加上水灵珠强化的一招,依然不敢硬抗。

  操控着身下的河水,鲛精的身子像是游鱼一般在空中灵活地闪避着攻击,小雪的攻击虽然犀利,但是终归经验尚浅,无法准确地把握战局,白白错失了许多胜机。

  不过虽然经验不足,但是靠着水灵珠和功法的优势,于小雪和鲛精之间的战斗依然打得那是不分上下。

  鲛精硬实力的确强过于小雪,但是架不住身无长物。根本无法和有着顶级仙法五灵破邪诀、超级宝物水灵珠、高级道具卡牌以及资质顶尖的女娲石转世的氪金玩家于小雪比较。

  鲛精这一场斗法那是格外憋屈,虽然以前的降妖者也有着不俗的法器,但是和于小雪这丫头手上拿着的东西比起来那真是小巫见大巫。

  “水旋!”

  随着不断的游斗,于小雪体外的防护罩接连受到攻击,在最后一记水旋攻击后溃散了过来。鲛精见此机会大喜,也顾不得于小雪的攻击了,身体猛地缩小,顿时速度再次提升,向着于小雪便冲了过来。

  “咚——”

  鲛精这以为稳操胜券的一次冲锋再次受到重创,那该死的蓝色防护罩就是一记铁壁挡在了鲛精的面前,在鲛精撞击后于小雪的冰锥攻击打在他的鱼鳞甲上带出了血痕。

  “嘶——你河神爷爷就不信了,这防御法宝你还能再来几个,等你河神爷爷破了这乌龟壳,看我不把你抽筋剥皮,折腾你这小娘皮!”

  鲛精也是个没有多少见识的家伙,在他看来这能够防御他攻击这么多招的东西也是个宝贝,就算于小雪能够拿出一两个已经是天大的运气的,不可能还有那么多。

  不过世界上最为绝望的事情,大概就是给了你希望再亲手将其破碎。鲛精冒着身体被攻击划伤的疼痛,将于小雪身上的那一层防护罩打爆,但是偏偏就在这个时候,从于小雪的身上每每再现那坑死人不偿命的蓝色防护罩。

  就这样互有来往了差不多小半个时辰,鲛精的身上已经布满了各式各样的伤害,有被冰锥戳伤的,有被冰块冻伤的,更有鱼鳍被撕裂了下来。

  而于小雪此时的状态同样不怎么样,由于剧烈的战斗,让还是凡胎的于小雪只觉得气喘吁吁、香汗淋漓,脚再也迈不开了,而那手也抬不起来了,体内的灵力更是枯竭,虽然水灵珠在不断传输力量,但是一时半会儿也派不上用场,更关键的是她手中防护卡牌已经全数用光了。

  “哈哈哈,你这小丫头也终于油尽灯枯了吧,能把你河神爷爷逼到这般地步你也是第一人,像你这种修有法术的丫头肉的滋味一定不一般,我要将你清炖吃了,一定对你河神爷爷的修炼大有裨益!再夺走了你身体内的宝物,真是一举两得!”

  费了这么多的功夫,身体又受到重创,对于鲛精来说光是一个水灵珠就能全数补回来,而吃于小雪顶多算个甜头。

  “哇吼——”

  一声大吼,鲛精张大了长满噬人牙齿的巨嘴向着于小雪这里扑了过来。

  而于小雪根本无力闪躲,体力耗尽、灵气已干涸、防御卡牌更是消耗一空,于小雪此时只是闭上眼睛暗想:对不起贺老伯、小朔,我不能再见到你们了。乐大哥,你在哪里?真希望你能快点来,除了这可恶的妖怪。

  闭着眼睛的于小雪一直没有感受到疼痛,正当她疑惑着鲛精为什么不杀她的时候,只觉得自己的身前正有着惊人的寒气逼迫过来。

  当于小雪睁开眼睛的时候,正是乐渊那伟岸的身体挡了她的身前,为她阻挡下了鲛精的攻击。

  乐渊的双手双手中出现了粗大的冰柱,正是这个冰柱撑住了鲛精那正想要咬下的上下颚,使得他别说吃人了,只能哇哇哇地乱窜根本别想合上嘴。

  “雨恨云愁!”

  乐渊按在冰柱上的那双手并没有离开,相反在于小雪的感觉之中,远超她体内灵力量的水灵力顺着乐渊的手蔓延到了鲛精的身体上。

  仅仅是眨眼的功夫,活动着的鲛精顿时失去了动静,一层厚厚的冰壁将其整个冰封了起来。

  乐渊的这一招不但使得鲛精的动作停止,也在这一招之中断绝了鲛精的生命,雨恨云愁形成的冰封在包裹住鲛精的同时无数的冰刺刺入了鲛精的身体。

  为祸月河村三年之久的鲛精在这一刻陨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