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三十四章 绝望中的绝望

  随着乐渊将远吕智引开,女娲这边的这一群伤残人士同样不好受。别的不说,光是不远处远远盯着她们这群战斗力直线下降的妲己就不是好相与的,虽然乐渊像是与她相熟的样子,但谁也不知道这个没有参与进来的女狐狸究竟是抱着什么想法。

  而另一边,女娲这伙人全体战力在乐渊离开后直线下降。

  女娲这个最强者,由于虚耗精元现在战斗力不足三成,以后就算恢复了,伤及根本的她也很难再做突破。

  孙尚香,斗气消耗一空,虽然极力恢复,但是经历了至亲之死的多重打击之后,战斗力几近于无。

  吕绮玲兵器双翼飞戟已经布满裂痕,随时可能破碎,加上消耗不轻,战斗力能够保持在六成就算是不错的,武器一坏,实力再降三成。

  关银屏,父亲之死加上与远吕智对抗时被其一击命中,使得她靠着武器双头锤的作用勉强活了下来,但是腹部重创,虽然勉强止住了血却再无战斗力可言。

  星彩重创,黄月英精神枯竭。王异、蔡文姬还剩下7成战力,但是她们本身就不是战斗力出众的人。赵云断了一臂,武器被毁,就算是以后养好了伤,战斗力也达不到她巅峰的七成。前田庆次什么的就更不用说了,一群人那是全员负伤,而且还是那种伤到根本的要命伤势。

  “女娲大人,乐渊大人他一定能够胜利的吧!”

  吕绮玲守候在她的身边,眼睛却一刻不停地望着远处激战的声音,口中不由问道。

  不单单是吕绮玲想要知道这个答案,在场的人无一不想知道这最后可能的胜者会是谁。

  而女娲同样望着远处传来的一阵阵激烈的爆炸声,还有时不时的火光。虽然看不到确切的战斗情况,但是光凭这远远传来的声音,便能想象两人之间的战斗绝不轻松。

  女娲的手抚了抚从周瑜身上拔出的[伏羲大剑],目光中流转着思念和哀伤之情。作为伏羲千百年来的至交好友,她是再清楚不过伏羲爆发后的实力,别看破坏力的范围算不上大,但是单体伤害却足以一击将颠峰时期的女娲击成重伤垂危。

  但纵使这样的力量依然没能带给远吕智重大的伤害,能够做到这一步,女娲有理由相信远吕智已经成功掌握了世界之力的操控方式。

  像远吕智这样创造了一个世界后,获得了其最高权柄的人是很难击杀的。他的背后背靠着的是一个世界,这意味着某些情况下远吕智能够抽调世界之力对其自身强化达到不可思议之境。这种状况下的远吕智,几乎是无敌的。

  看着一群关切地望着自己的女孩们,女娲只得强压下心底的不安,对着一众人安慰道:“既然我们已经将所有的希望都压在了他的身上,那么就全心全意地相信他吧,他不是已经创造了很多的奇迹了吗?”

  到了现在这一刻,女娲只能期望仙界已经发现了这个新世界的异常,能够尽快派遣援军来助战,不然的话今天之后恐怕他们这些反抗势力就要全灭了,而剿灭内乱的远吕智可能再次隐匿本世界,然手伺机将其他世界乃至于将仙界吞噬。

  就在此时,一个黑影字远处飞来。先是一个小点,然后在众人的眼中渐渐变大,最后眼力最好的孙尚香率先看清楚了黑影的真面目,但就是这样她才感到什么才是绝望。

  只见她心目中的英雄乐渊已经完全失去了抵抗之力,双臂垂荡在身体的两侧,眼睛紧紧闭着,血污将脸都覆盖了起来,若不是胸口那若有若无的起伏,孙尚香甚至都会以为他已经死了。

  而最为关键的是,乐渊是被远吕智提着脖子飞来的。作为生死大敌的远吕智现在看来虽然有些狼狈,连他那招牌似的武器[无间]都已经消失不见的,但是看起来却更加的恐怖了。

  远吕智落在地上犹如一片羽毛般轻盈,就算是在场诸人六识聪慧都险些没有听到他落地的声响。但就是这么轻轻的皮靴落地发出的声响,却猛地敲击在了在场每一个人的心头上。

  “怎么会,乐渊先生不可能就这么败了的,这不可能……”

  孙尚香是最不能接受这一幕的,说着便想冲上前去。不过子啊她身边的星彩第一时间反应过来,也不顾自己身上的伤口,一把从孙尚香背后将其抱住。

  “怎么了?不敢相信吗?喂喂……都给我看清楚了,这就是你们的希望哟!”

  远吕智说话间,将在即提着的乐渊猛地转移到了身前,将乐渊那张已经完全成为魔人形态的脸展露在了诸人面前。

  “看到了吗?他和我比起来可没有好到哪里去,一样是常人眼中的异类,恶魔!只不过是为你们打生打死,和我战斗过,你们便把他奉为什么英雄,着实让人发笑!”

  “看到了吗?这就是英雄的下场,当什么英雄,最后还不是任凭我拿捏!叫啊,杀啊,怎么没有半点反应了呢?”

  只见远吕智当着众人的面,变拳为爪在乐渊的胸膛上猛地连抓数十记,虽然没有穿透硬甲的防御,但是力量之强依然伤及乐渊肺腑,顿时从已经昏迷的乐渊口中喷出一口口鲜红的血液。

  “可恶,放了乐渊先生!”

  吕绮玲再也忍耐不住,身子一瞬间从女娲的身边消失,再次出现时已经然出现在了半空之中。手中的双翼飞戟在她的无双乱舞的激发之下散发出蓝色的光芒。

  “嗤——”

  飞舞着的双翼飞戟划过一道弧线,射向了远吕智的脑袋。

  全盛时期的吕绮玲都对远吕智构不成威胁,更何况此时的吕绮玲实力不到原本的六成。只见面对这呼啸而至的一击,远吕智只是轻轻地抬起自己的左手,以一只左手挡在了攻击线路上。

  “当——咔——”

  双翼飞戟在撞到远吕智的左手时竟然发出了犹如兵器相撞才能发出的声音。随后便见到犹如神兵的双翼飞戟最终不堪重负,在远吕智的手中彻底破碎。

  纵然心爱的兵器折在了远吕智手上,但是对于吕绮玲来说已经够了。这个时间段已经足够她靠近远吕智咚远吕智的手上抢人。

  只见吕绮玲飞跃至远吕智的头上,双腿盘坐在他的脑袋上,一双修长有利的双腿此时化为了勾魂索,死死地缠在了远吕智的脖子上,同时双手猛地扣住了远吕智的脑袋。

  “放了乐渊大人!”

  虽然吕绮玲已经施展了浑身解数,看起来已经锁住了远吕智的要害,但是她还是没有丝毫的信心能够凭借自己的力量制住远吕智。

  而被吕绮玲死死锁住后,远吕智像是没有受到丝毫的影响一般,缠在自己脖子上的要命双腿看起来像是围巾一般,只见他突然仰天一吼,顿时身上散发出强得可怕的黑色气焰。吕绮玲顿时像是受到了重击,再也缠不住远吕智整个人向后飞去,最终倒在了地上,一口口鲜血不要钱似的被她吐在地上。

  “休伤我绮玲姐姐,远吕智!”

  只见关银屏在看到吕绮玲被震飞之后,一脚猛地踏在地上。顿时大地一块土块被她震出,随后关银屏猛地右手从地上一抬,将那块犹如小山一般的巨石抬到了脑袋上。

  “呃呃呃——”

  关银屏孤注一掷举着巨石便向远吕智冲了过去,随后像是完全没有留意到这一击可能重伤到乐渊一般,将手上的巨石猛地向下一扣。

  “嘭咚——”

  仅仅是一声巨响,只见被关银屏俱在手中的巨石整个四分五裂了过来,而这一击不是砸远吕智砸出来的,而是被远吕智正面一拳给击碎的。

  远吕智在关银屏愕然的同时犹如鬼魅地冲到了关银屏身前,随后一手扣住了她的脖子,将她和乐渊一般整个提了起来。

  “这点力气,连个我挠痒都不配啊,一边待着去吧!”

  远吕智随后看都不看关银屏一眼,随手向自己的身后一甩,顿时关银屏在地上擦出一道狠狠地沟渠,随后生死不知地倒在了吕绮玲的身旁。

  一个,两个地被远吕智毫不费力的击倒,剩下的人也不再观望,鼓起了自己剩下的力量一起冲向了远吕智。

  “咚——”“咚——”“咚——”……

  一连数声之后,在场的幸存者纷纷倒在了地上,只剩下无力动手的女娲还能保持着站姿。

  “姐姐,救救大哥哥吧,他是好人,我不要他死!”

  只见远处的卑弥呼恢复了一点点的体力,随即便拉着妲己的衣服呢喃道,像是在哀求又像是哭诉。

  卑弥呼那声嘶力竭的声音自然被妲己听在耳中,妲己将她放置在地上,随后身形猛地消失随后恭敬地出现在了远吕智的身后。

  “远吕智大人,乐渊还不能死,现在各地的反抗军依旧络绎不绝,我们还要借用他的名声,最起码他现在对我们还有用处!”

  妲己的话似乎是产生了一点作用,只见远吕智停下了脚步,慢慢转过身看向了妲己。只见远吕智此时的蛇瞳之中不带丝毫人类的感情,有的这是冰冷残酷的兽性。

  “作用?他现在的作用仅仅是令我愉悦而已,其他什么都不是。”

  远吕智猛地将手中的乐渊一口扔到了地上,乐渊整个人都陷入到了地面之中,这一击顿时让乐渊一伤再伤,整个人看起来好不凄惨。

  而这时候,远吕智猛地对着远处握成爪状,顿时赵云已经断成两截的豪龙胆前半段被他摄入手中。

  正当妲己疑惑远吕智此意为何的时候,却见原来冷冷地望了妲己一眼后说道:“你的作用同样已经微乎其微,你已经被人心腐蚀了,妲己!要怪就怪你和人类走得太近了。”

  远吕智突然行动,手中的豪龙胆猛地刺入了妲己的腹部,随后把她整个提了起来,妲己就像是糖葫芦一般被枪刺穿。而远吕智仍不满足,将串有妲己的豪龙胆猛地灌注入魔气使之变得更加锐利与杀伤性,随后猛地刺进了地上的乐渊胸膛。

  乐渊和妲己两人贴合到了一起,而豪龙胆上的魔气像是找到了宣泄口一般开始沿着枪身腐蚀起了乐渊,顿时乐渊身体的恢复力被彻底压制,原本的伤口进一步恶化,他和妲己一起陷入了步入死亡的深渊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