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三十三章 令人绝望的强大

  接连两招没有奏效,乐渊当即收招一个后跳离开了远吕智的身边,重新打量起了远吕智。只见对方神光内敛,虽然看起来气息有所衰弱,但是气势却没有丝毫的减弱相反还变得更加的强大了。

  “乐渊先生,杀了这个魔鬼,为大家报仇!”

  父亲惨死的星彩,对着乐渊的背影呐喊道。她父亲和二伯两人一并死在远吕智的手上,加上被远吕智害死的大伯刘备、军师诸葛亮,星彩与远吕智之间可以说有不共戴天之仇。

  随着星彩的呐喊,无论是孙尚香还是关银屏,亦或者被重创的赵云、吕绮玲等人纷纷为乐渊摇旗呐喊。对于击败过一次远吕智的乐渊,她们心中是把所有的希望全都寄托在了乐渊的身上。

  “真是有意思,她们这些人虽然分属不同阵营,但是无一例外都把希望寄托在了你的身上,如果你死了,她们会露出一个怎样绝望的表情呢?”

  远吕智的脸上露出一丝兴奋的表情,看起来非常想要知道这个问题的答案。再次望向乐渊的眼神中,看起来像是打量必定能够战胜的猎物似的针对对手,不知道远吕智是从哪里来的信心一定能够战胜乐渊。

  乐渊与远吕智对峙的时候,灵觉扫过了周边地域。虽然由于远吕智的大范围清场,使得周边看起来开阔了不少。但是一旦打起来,这点场地根本不够用,一不小心便会波及周边让乐渊身后的一群人身死。

  乐渊猛地一抬手,顿时一阵狂风涌起,随后卷起了铺天盖地的沙尘,将远吕智笼罩在了其中,逼得他不得不闭上眼睛来抵挡沙尘对他的影响。

  好机会,当沙尘达到足以掩盖乐渊形迹的时候,乐渊的身体动了。由于风沙摩挲的声音,使得乐渊行动的声音一并被掩盖住了。

  乐渊在风沙中好似毫无阻碍般直达远吕智的身旁,随后一记全力的重拳猛地轰向了远吕智的胸口。比起剑击,乐渊的这一拳不但毫无杀气,而且连敌意都被乐渊刻意敛去,为的就是能够击中远吕智。

  没想到就算是乐渊这样隐藏,依然被远吕智反应了过来。只见他将手中的巨镰猛地挡在自己的胸前,顿时化攻为守,让乐渊的拳头狠狠地击在了他的巨镰刃面上。

  只听到“当”的一声,远吕智整个人便被乐渊大力击飞,乐渊趁胜追击,猛地飞起直追半空中的远吕智,随后紧随其身一手抓着他的衣领再次发力掷出并在他的身上附着上了风灵力。

  随着乐渊的动作,远吕智顿时飞出了好几公里远,当乐渊想要再次追击,一剑刺向远吕智的时候,却没曾想原本被他连连得手两次的远吕智却在半空无处借力之时一手挥动巨镰挡下了这一击。

  “嗤嗤嗤——”

  远吕智在半空中一个鹞子翻身,重新将身形稳住,最后双脚落地在地上划出一道十多米长的跪倒,随后猛地将巨镰插入地面中,这才停止了移动的身体。

  望着基本没有受多少伤,但是已经被成功转移的远吕智,乐渊深深的松了一口气,无论如何他的主要目的还是达到了。

  “在庆幸吗?费尽周折你不就是想要让我远离那群女人吗?没想到你也腐朽了,为了区区几个女人,你可是浪费了我故意留给你的几个好机会!”

  远吕智竟然用怒其不争的目光望着乐渊,似乎在心底有些可惜乐渊。

  “让我?不必!我会亲手将你打败,第二次!”

  乐渊的身体猛地越想半空中,左手拭过剑刃,只见龙魂剑的剑身顿时燃起了火焰,随后一阵龙吟在天地间响起。从剑身中冒出的无数火焰在这一刻组建起了火龙残魂的身体。

  “又是这只火龙吗?当初能够阻止我一时,不代表现在也可以,你认为我还会给你机会吗?”

  望着俯冲向自己的火龙残魂,远吕智攥紧手中的巨镰[无间],斗气猛地汇聚于巨镰上,随后一脸向着火龙残魂虚空劈了五道刀气。

  “啊呜——”

  虽然火龙残魂的速度不慢,但是依旧伤在了远吕智的手中。一声惨叫的同时,火龙残魂吃痛着一口咬向了远吕智。

  巨龙上下颚合上的速度和咬力绝不是寻常生物能比的,远吕智面对火龙残魂的这一咬,顿时身体一虚从这一击中脱逃,随后一脚踏在火龙残魂的嘴上飞身跃起。

  “今天就让我来屠一次龙!”

  只见一瞬间的功夫,远吕智已经借着刚刚那一条来到了火龙残魂的颈部,然后远吕智扭动起了身体,抬起双手将巨镰的刀刃放到了自己的身后,想要用全身的力量挥动巨镰,将火龙残魂的脑袋给砍下来。

  “贯穿他!冈格尼尔!”

  金色的永恒长枪在远吕智挥动巨镰的那一刹那被乐渊投掷而出,带着金色气焰的长枪,在空中划出一道弧线随后锁定了动手的远吕智。

  不同于对军破城级别的技能[流星Gungnir],乐渊现在是单纯的将自己的力量灌注如永恒之枪,然后激发出枪自带的必中与贯通两个技能。

  虽然破坏范围上与毁灭性上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大,但是无论是消耗还是单体伤害上绝对不弱于乐渊的任何一个招式。最重要的是现在绝对不会失手,永恒之枪脱离乐渊的手之中直接越过火龙残魂飞向了远吕智的心脏。

  “灭杀!”

  即使是致命的攻击射向了自己,远吕智同样没有停下手中的动作。只见巨镰[无间]没有丝毫的停顿砍进了火龙残魂的鳞甲中,伴随着远吕智的斗气和力量,穿透鳞甲深深砍进了脖子中。

  “吼吼——”

  火龙残魂只来得及发出一声惨叫,随后再也无法支撑住,全身的火焰在这一刻喷涌而出,随后身体渐渐散去,化为一道火焰脱离了远吕智的攻击,紧接着重新回到了乐渊的剑上。

  击退了火龙残魂,面对突如其来已经来不及闪避,也无法闪避的攻击,远吕智选择了硬抗。手中的巨镰[无间]在斗气的强化下带着噬人的银光。

  “锵——”

  一镰挥出的远吕智在半空中与永恒之枪正面硬刚上了,而且就局势而言看起来还不分胜负的样子。

  “滋滋滋——”

  代表永恒之枪力量的金色光辉与[无间]上的银色斗气相互抵销,不断发出电闪雷鸣的声响,随后只看到远吕智身上的黑气猛地上涌,金色的永恒之枪便发出一声悲鸣被远吕智的攻击击飞,落在了他身后百米意外的地面上,打出一个巨大的坑洞出来。

  号称必中的一击虽然的的确确锁定的远吕智,但是却在他的力量之下没能击中远吕智的身体。乐渊必杀的一击被远吕智一镰刃破解了,乐渊左手只能挥手将飞回来的永恒之枪放回到了包中。

  远吕智接永恒之枪的攻击不是没有代价的,永恒之枪虽然被打偏了,但是依旧有不少的力量作用在了远吕智的巨镰上。只见坚不可摧的上等武器[无间]上已经被永恒之枪崩出了一个小口子,还有几道小裂痕。

  乐渊的身上泛出一道蓝光,顿时原本已经消耗不少的力量顿时有变得充盈了起来。而能量已经回满的乐渊,下一秒便用出了他的极限状态——魔人形态,顿时蓝黑色的硬甲覆盖了他的全身,一道道细微的电流在他的体表涌现着,这正是他无法将自身力量控制自如的体现。

  对于如今的乐渊来说,魔人形态的力量实在是太不稳定了。强则强矣却无法作为一个稳定的手段来用,连乐渊自己都不知道能够维持这样的状态多久。

  “这就是真正的你,果然和我有几分相似之处,来吧,全都展现出来!”

  远吕智望向乐渊的眼神变得格外的火热,身上的魔气肆虐着,在魔气的作用下身体上的蛇鳞变得更加得凝实。

  “嗖——”

  乐渊的身体在千分之一秒内行动了,就在乐渊动的瞬间远吕智同样挥动了手中的巨镰,右上方斜劈下来,目标正是直冲过来的乐渊。

  “嗡——”

  远吕智的镰刃所能劈到的只有乐渊留下的残影,而乐渊的身体在穿过远吕智的同时,给他留下了绝对难以忘怀的礼物。

  只见巨镰的刀刃上被密密麻麻布满了无数的小型纹章,同时连远吕智的身体上同样被纹章所覆盖。

  “好快!刚刚的那一瞬间,竟然爆发出了连我都没有看清楚的速度。”

  远吕智说着就想使用魔气驱除纹章,但是乐渊又岂能让他如愿。

  “爆——”

  虽然乐渊魔力的触动,所有的纹章在这一刻被完全引爆了过来。不可否认远吕智的确有着足以和乐渊魔人形态相媲美的实力,但是乐渊还有着“子弹时间”这一极限加速能力,两两结合之下爆发出了超越想象的极致速度。

  当无尽的纹章全都爆破,乐渊以为远吕智就算不死也已经倒地不起的时候,从烟尘中却走出了一个看起来不可思议的身影。

  只见远吕智看起来毫发无伤的从灰尘中走了出来,手上的巨镰[无间]已经消失,不远处的地面上还存在着巨镰[无间]的镰柄残肢。

  而远吕智那灰白的头发和皮肤已经消失,他身上的魔气在这一刻竟然透露出了神圣的感觉,完全不像是个魔王所能拥有的东西。而且乐渊在这一刻竟然感受不到区区十多米外的远吕智所散发的气息,虽然看似尽在咫尺却又不可感知。

  现在这种状态的远吕智已经和原来根本不是一个层次,乐渊面对这样的远吕智,直觉竟然告诉他这是不可战胜的,让他立刻逃跑。

  “逃跑,开什么玩笑,我要战啊!”

  虽然直觉是那么的真切,但无论如何乐渊不可能让自己不战而退。随即速度在这一刻发挥到极限,带着毁灭性雷光的右拳猛地挥出,只要这一击落实,乐渊相信就算是远吕智也绝对会伤的不轻。

  “散!”

  远吕智望着进攻的乐渊轻轻地吐出了一个字,而伴随着远吕智的声音,乐渊右手上不但雷光消失无踪连拳头上的力量都在这一刻猛然消失。

  “啪——”

  乐渊的一拳被远吕智的左手轻轻地接了下来,没有对他造成任何的伤害,然后远吕智的右手在乐渊的目光中以不可思议的速度抬起,随后对着乐渊的额头弹了一下。

  “啪——”

  乐渊就像是受到高速火车撞击一般,整个人无力地被猛地撞击出去,脑袋上的硬甲被远吕智轻轻一谈便布满了裂痕,鲜血在这一刻从脑袋上流下。

  远吕智一步一步走向乐渊倒地的地方,然后望着已经神智不太清楚的乐渊,弯下腰右手扣着乐渊的脖子,将乐渊整个人都给提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