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三十二章 牺牲

  伏羲必死,这是曾经为他检查过身体的乐渊得出的结论。远吕智的蛇魔弑对于伏羲这样的仙界居民伤害比起凡人还要大得多,像是远吕智特地为仙界等人所创的一般。

  无比可怕的腐蚀性,一旦中招便犹如跗骨之蛆,无论怎么试图驱散魔气之毒,都是徒然无功。

  如果伏羲什么的都不做,不运气、不战斗、不劳累,乃至于不去做任何刺激魔气之毒的事情,那么将这个毒素封锁之后,伏羲拥有差不多二十多年的时间,才会被这种毒素完全腐蚀。仙人之体的抗性比起常人来说实在是高太多了,而这二十年的时间对于一般人而言可能很长,但是对于伏羲来说实在是短暂。

  而且以什么都不能做为代价活二十年的时间,就算是一般人会这么做,他伏羲也绝不敢就这么心甘情愿的平淡活下去。况且现在面对了还是致命的危机,这更加驱使这伏羲要燃尽自己所剩不多的生命,贯彻身为仙人保护凡人的使命。

  “哦?你这是孤掷一注了,看来你还真是不怕死啊,伏羲!”

  远吕智停下了脚步,望着身上充满死气的伏羲淡淡说道。作为敌人,远吕智虽然不敢苟同伏羲那种“我为人人,人人为我”的美好追求,但是作为对手他还是很满意他的执着。

  “噌——”

  伏羲的身上突然燃起了如同赤红火焰一般的狂热斗气,那种力量超乎一切的炙热,这是将生命当作燃料燃烧产生的命火的光芒。伏羲在这一刻使用了禁术,将自己所剩不多的生命一股脑地爆发了出来,换取了超乎常人的强大实力。

  “女娲!不要忘了我们三人来此的使命!一定要消灭远吕智!”

  伏羲醉着身后的女娲大吼一声,随后便义无反顾地冲向了对面的远吕智。

  燃烧命火后的伏羲无疑是强大的,比起所谓的无双乱舞,此时的伏羲更像是觉醒。以生命力的损耗换取自身潜在力量的觉醒,炙热的斗气裹挟着[伏羲大剑]将地面斩出一道有一道的巨深不见底壕沟。

  但就算是面对这样爆裂的攻势,远吕智依旧是没有被逼到极限一般,看起来依然胜券在握,不紧不慢地挥舞着手中的巨镰与伏羲激战。

  战局看起来是伏羲压着远吕智打,并且使得远吕智受到了不少的伤害。但是观战的诸人都知道,再这么下去输的唯有伏羲。

  远吕智身上的魔气一一刻不停地笼罩在他的身上,每当被伏羲击中受到损伤时,魔气变坏化为一道黑蛇钻入伤口,随后伤口就像是得到修复一般自动愈合。

  而主攻的伏羲,虽然看起来像是无视了所有伤害的狂战士一般,但是毫无疑问他只是在硬撑而已,一旦命火燃烧殆尽,无法打倒远吕智的他还有身后的一群人只有死路一条。

  战斗一直持续了半个小时,伏羲此时身上燃烧着的血红色斗气已经开始萎靡,力量比起一开始也微微有些下降,他似乎就要走到生命的尽头了。

  “远吕智,你必死!”

  伏羲突然速度陡然上神,手中的大剑被红色斗气包裹,整个人像是变成了一把巨大的利刃一般,向着远吕智冲了过去。

  “找死!”

  看到伏羲这直来直去的一剑,远吕智只感觉自己被侮辱了一般,手中的巨镰横着一扫,只要伏羲不变招那么绝对会被这一击拦腰斩断。

  就在远吕智自信满满以为伏羲会因此而变招的时候,却见伏羲非但没有改变攻击路线,反而直愣愣地再度加速冲了过来。

  “嗤——”“嗤——”

  一前一后两道声音响起。

  而由于各个战死而悲恸不已的孙尚香再次发出了呐喊:“伏羲大人!”

  只见心存死志的伏羲不躲不闪,冲到了远吕智的身前,在远吕智的巨镰攻击到之前一把将手中带有灼热斗气的巨剑刺入到了远吕智的胸口。

  而远吕智在受伤之后,手上的攻击也没有停下,顺势将伏羲的身体一分为二,斩成了两截。

  “伏羲,你这家伙!”

  看着用以命换命打发重创自己的伏羲,远吕智的连露出了愤怒之色。

  而听到孙尚香喊声的伏羲脸上微微一笑,似乎完全感受不到拦腰重创的痛苦,随后脸上陡然带着一股决绝道:“一起死吧,远吕智!”

  在死亡前的一刻,伏羲将自身还没有散尽的力量全都汇集于胸口上,随后猛地将其引爆。只见一团红色火光猛地从伏羲所在出现,随后在瞬间将靠着他的远吕智吞噬了进去。

  “轰——”

  伴随着伏羲的自爆,一朵小型的蘑菇云产生了,巨大的火球腾空而起,将远处五十米内都笼罩到了一起。同时爆炸产生的劲风差点将倒在地上的残兵败将给吹跑了,乐渊只能使用起风灵力形成一个无风带,保护着众人不受伤害。

  “怎么会?伏羲大人,伏羲大人也死了吗?”

  孙尚香嘴角的鲜血还没有拭去,还没有从哥哥孙策的悲痛中走出来,另一边一直敬仰着的伏羲又再次逝去,一连串的打击让她跪倒在地,眼泪止不住地落在地上。

  “尚香,别哭了。孙家只剩下你一个人,孙坚大人还在等着你回去,别哭坏了身子。”

  一身内伤的周瑜拖着残躯来到了孙尚香的身边,试着安慰痛哭中的孙尚香。

  但是当孙尚香刚一抹眼泪,抬起头望向周瑜的时候,只听到一声急促的破空声,随后身边的周瑜传来闷哼。

  “呃——”

  “滴滴,滴滴……”

  几滴带着粘稠感、还有些温暖的液体留到了孙尚香的手上,当孙尚香望去时,发现一旁的周瑜被[伏羲大剑]钉死在了地面上,她手中的鲜血正是来自于周瑜。

  “公,公瑾哥哥!不——”

  由于孙尚香和大小乔的关系都不错,自然也和这个和大哥哥一般相差无几的周瑜关系同样不差。今天失去的亲人已经太多太多,一连串的打击让孙尚香肝肠寸断。

  而乐渊可没工夫理会周瑜之死,插在远吕智身上的巨剑会命中周瑜,那么毫无疑问说明了一件事情——远吕智没死。而乐渊目前最重要的任务就是确认远吕智他还剩下多少的战斗能力。

  伏羲的舍命一击和自爆毫无疑问是远吕智目前以来受得最重的一击,虽然活了下来,但是身上的状态看起来可不怎么样。只见身上全是焦黑的烧灼痕迹,巨大的伤口遍布了他的胸口,不仅仅大剑的剑痕还有着被爆炸撕裂的伤痕。

  而远吕智在出现的那一刻,所有人都已经麻木了。伏羲舍命一击依旧没能击杀远吕智,而他们这一方已经战斗力全失,还有谁能够阻挡远吕智吗?

  乐渊在此刻站了出来,远吕智身上的伤口在魔气的修复下逐渐消失。但是伴随着远吕智伤口的消失,他身上的气息也在一微不可查的速度下降着。他的这种自我修复能力是存在着代价的,绝不可能无条件修复所有伤势。

  对于伏羲的死,乐渊若说没有愧疚,那是假的。原本他是有能力救下伏羲一命的,虽然魔气的确很难缠,但是如果乐渊舍得自己空间背包中的A+级的圣堂神水的话,那么伏羲所受的伤完全不成问题。

  就算不去治疗伏羲,只要乐渊能够提前出手助战,也不需要他牺牲自己做出自爆的攻击来。说到底对于乐渊而言,无论是仙界三仙还是魔王远吕智都是威胁,如果能够消耗双方的战斗力对于他来说都是值得的。

  但是到了现在这一步,已经轮不到他再做保留了。剩下的这群人绝大多数都是乐渊的死忠,已经归顺到乐渊的麾下,如果让他们战死的话,可选任务的奖励那可就毛都别想拿下一根了。

  “终于舍得站出来了吗?哈哈哈……我可是等你很久了,可别让我失望啊!”

  远吕智看着站出来的乐渊,脸上终于露出了畅快的笑容。

  “是吗?那么你就去给伏羲——”

  乐渊的身体在这一刻猛地从众人眼前消失,下一秒一竟然出现在了远吕智的身后。只见乐渊手持龙魂剑一记力劈华山就要劈向远吕智的脑袋。

  “陪葬啊!”

  “锵——”

  对于乐渊的突然一击,远吕智像是完全看清了一般,手中的巨镰向后一伸,将这一剑给挡了下来。

  “难道这就是你的全力吗?可比伏羲差上不少啊!”远

  吕智扭过脑袋,语气中透露出失望之意。

  “咚——”

  一个巨大的拳头猛地从乐渊身后出现,随后一击向着与乐渊僵持的远吕智砸了过去。

  乐渊的脸上却没有丝毫得手的喜悦,魔人虚影的攻击并没有如他预想的那般奏效。只见远吕智的右手被魔气笼罩后竟然生出了蛇鳞外甲,随后稳稳地将乐渊的攻击接在了手中。

  远吕智到现在为止还在留手,他能够从刚刚伏羲的自曝中生还少不得这一招蛇鳞外甲的帮助。而且这提供给他的似乎不仅仅防御能力而以,一切又回到了原点。

  现在比拼的就是乐渊和远吕智之间谁的底牌更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