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三十一章 伤亡

  原本作为杀招,[魔王降临]必须是在远吕智爆发无双乱舞,斗气充盈的时候才能够发动的绝招。但是在远吕智复活之后他根本没有进入无双乱舞状态,便随手激发了这一招堪称无敌的招数。

  顿时被魔气笼罩的半球区域,一个个被魔气所化的招数接连不断地攻击着。尚有余力的人纷纷靠着身上笼罩的斗气能量,试着在倒下前逃离攻击范围。

  当远吕智的攻击落幕,整个包围圈的二十几人几乎是人人带伤,其中关银屏由于战力最弱已经倒在了地上,大口地吐血了。

  “该死,这个怪物的实力比起以前更加强大了,没有爆发无双乱舞便能够拥有如此可怕的实力,这一仗该怎么打?”

  孙策虽然自号小霸王,但是面对远吕智这种怪物级别的人还是觉得头皮发麻。

  “大家不要放弃,远吕智他根本不是没有动用全力,而是已经无法继续爆发了!他现在根本无法再次使出无双乱舞,他已经抛弃了这股力量!”伏羲的声音顿时传遍了在场的每一个人耳中。

  当所有人望着站在攻击中心的远吕智时,发现他根本没有丝毫欲望想要替自己辩解,像是默认了伏羲刚刚的话一般。

  无双乱舞的特性就是极强的爆发力,一瞬间能爆发出常态下三四倍,乃至于更强的力量,而远吕智如果失去了那种力量的话无疑是失去了一大底牌。

  听到这消息的众人像是吃了一颗定心丸,心中再次升起了对抗远吕智的信心。伤重无法战斗者此时一个个退到了女娲、乐渊附近,其他人再次紧握着武器投入到了围攻远吕智的攻击中,其中力量最强的伏羲无疑对远吕智的威胁最大。

  一把堪称无双神器的[伏羲大剑]带着火焰力量一件劈向了远吕智的右肩。

  “锵——”

  远吕智就算是实力到了如今这一步,依然不敢肉身挡下这一击。手中的巨镰[无间]一动,顿时在半空中拦下了伏羲的攻击。

  “百鸟朝凤!”“青龙挽歌!”“霸王破云棍!”“万灵慑服!”“豹狼山啸!”……

  在远吕智与伏羲僵持之际,无论是赵云还是孙策,亦或者孙尚香还是张飞可不管什么莫名武将的尊严,现在他们的目的只剩下一个——将远吕智格杀至此。

  但是获得了世界力量支持的远吕智实力远超了在场诸人的想象,就在众人再一次发动猛攻以为能够一击奏效的时候,远吕智露出了他真正的杀招。

  只见远吕智单手抓着巨镰[无间],纵然是如此依然力压伏羲。而那只空出来的左手却是缓缓抬了起来,随后猛地对准了离他最近的小霸王孙策。

  [蛇魔弑],一招被他隐匿起来的杀招。一瞬间他的掌心凭空生出了一股巨大的吸力,而被他瞄上的孙策手上的奥义“霸王破云棍”却陡然停下了动作。孙策整个人像是失去了反击之力一般,垂下了抓着旋棍的双手,就这么呆愣愣地被远吕智吸到了手中。

  孙策被擒下可以说出乎在场之人的意料,根本无一人想到孙策会被这种方式轻易地擒下。而远吕智接下来的动作让在场的人一惊,逐渐远吕智竟然将孙策对准了即将命中他的赵云龙枪前。

  “糟糕!”

  眼看自己的攻击就要命中盟友了,赵云手中的长枪当即变招。也幸好赵云是女儿身,本身的韧性极佳,这才能在千钧一发之际将杀招[百鸟朝凤]的攻击进行偏转,仅仅是在孙策的战甲上留下几道口子就飘然而去。

  而其他人就没有这么好的反应了。虽然极力想要扭转自己的攻击,但是张飞的矛还是刺在了孙策的腹部,孙尚香的箭更是无法改变方向,一箭命中在了她亲哥哥的胸口……

  总而言之,这次的攻击不但无功而返,反而令他们这个盟军的险些身死。而接连受到重创的孙策毫无疑问已经垂危,就算攻击不再落在他的身上,恐怕他以后也很难再恢复到巅峰状态,一辈子残疾都是有可能的。

  而和远吕智对峙的伏羲虽然想要出手救人,但是远吕智的巨镰舞得那是滴水不漏,无论伏羲怎样强攻都无法摆脱出去。

  虽然孙策没有死去,但是他还在远吕智的手中。只见远吕智突然脸上露出了一丝邪笑,看起来像是有了什么诡计一般,将孙策的身体提着对准了伏羲。

  “混蛋,快点放了我哥!”

  孙尚香看着已经伤得神志不清的孙策,不由大声吼道。

  “你们想要,我便还给你们!蛇魔弑二段*血煞!”

  只见远吕智的左手突然黑气涌动,属于远吕智的魔气在一瞬间全都顺着他的左手涌入了孙策的身体之中。孙策在一瞬间吸收如此庞大的魔气,几近身死,但是远吕智又怎会这么白白让魔气消耗。

  只见已经浑身变得灰白的孙策,突然浑身爆裂开来,体内的鲜血结合着远吕智的魔气变成了一道道血箭笼罩了伏羲的身体。

  “混账!”

  望着惨死的孙策,和孙家几乎成了忘年交的伏羲只感觉满腔怒火无从释放。虽然想要为孙策报仇,但是面对这诡异之极的血箭攻击,伏羲选择了防守。

  只见随着伏羲身上斗气的爆发,雄浑至极的斗气在伏羲挥舞巨剑之下形成了一道圆形的盾牌挡在了他的身前。

  而正当伏羲认为能够挡下远吕智攻击时,意想不到的一幕出现了。只见一只只血箭像是虚幻的一般,直接从伏羲的气盾上穿了过去。

  “可恶,给我断!”

  伏羲临危不乱,手中的巨剑以不可思议的速度挥舞起来,顿时一支又一支血箭被他手中的巨剑斩断。但是纵然伏羲剑技超凡,面对犹如万千雨滴一般的攻击,依然有四五枚血箭刺入了他的大腿、腹部还有手臂、肩膀这几个地方。

  血箭像是带有极强的毁灭性,不但洞穿了伏羲的身体,还在伤口处腐蚀这伏羲的身体。

  蛇魔弑虽然是魔气结合血气的混合攻击,但是在远吕智力量的作用下还会戴上特殊的毒素,这种毒素绝对是致命的。

  而远吕智看到伏羲受伤之后,直接将孙策的头颅扔到了伏羲的身前道:“看到了,你根本没有资格保护任何人,没了力量你什么都不是!”

  远吕智也不再管中毒的伏羲,一提手中的巨镰向着身旁的一群武将冲了过去。

  “文台兄,真是无颜再见你了,我竟然连你的儿子都没能保护好,我有何颜面再拥有神之名?”

  伏羲双手将巨剑插在地上,强撑着中毒的身体不再倒下,撇过脑袋望向了惨死的孙策头颅,随后对着远处正在努力恢复伤势的女娲、乐渊点了点头。

  正如伏羲等人一直以来的信念,为了剿灭远吕智他们可惜牺牲自己的性命,而现在正是他牺牲的那一刻。

  不远处的战场,失去了伏羲牵制远吕智,在场的武将再也没有能够与远吕智一战的人。顿时整个场面变成了一边倒,关羽、张飞横死当场,赵云的龙单枪被斩成两段,她的一只手臂甚至都被砍了下来,前田庆次更是断掉了一条腿,一只胳膊,随时可能大出血死去。

  一瞬间战局来了180度逆转,联军这边死的死,残的残,在无一人能够参与战斗。

  远吕智的目光盯上了正在全力备战、恢复的乐渊和女娲,比起这群被他打败的无双武将,乐渊两人才是真正的威胁。

  “就算是部下战死也不参战吗?还真是两个冷酷无情的人啊!”望着一动不动的乐渊和女娲,远吕智出声挑衅道。

  乐渊虽然想动,但是刚刚一连串施法对于他的心神消耗太大,实力现在不足七成,就算是上前一战最大的可能性就是被实力大增的远吕智斩杀当场,最后的结果还是死,所以他此时还得忍耐,他们这一方还没有输。

  “烽火连天,赦令现!”

  只见一直在外围打转的周瑜、庞统两人终于完成了他们的任务,一瞬间随着两人打入地上的两枚铁令箭,远吕智瞬间被他们转移到了密封的法阵之中。

  虽然不知道这个法阵能够消耗远吕智实力多少,但是能拖一阵是一阵,现在在场的每个人状态都不好。

  就在远吕智入阵的十分钟之后,整个“烽火连天”大阵突然爆裂开来,布阵的周瑜、庞统两人猛地吐出一口鲜血。这个以他们毕生所学,联手布下的阵法竟然没能挡住远吕智十分钟。

  “还打算龟缩不动吗?乐渊!难道你想等你的朋友、部下全都战死再动手?”

  右手执镰的远吕智,一步步走向了聚在一起的乐渊等人。

  就在远吕智打算继续上前的时候,已经中毒颇深的伏羲挡在了众人身前。乐渊虽然已经将身上所有的药全都给他试了一遍,但是魔气之毒对于伏羲而言像是无解之毒一般,根本不顶用。

  面露死志的伏羲,再一次像一座大山一般挡在了众人身前,为众人阻挡着远吕智那狂风暴雨般的攻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