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二十章 隐线

  杂贺众,是战国时代寄居于纪州杂贺庄的一群特殊雇佣兵,他们最为出名的一个特点就是全员都是最为优秀的铁炮射手。而当杂贺被转移到新世界之后,这里同样沦为了远吕智的统治区。

  不过当远吕智被打倒之后,杂贺众的首领杂贺孙市将这里解放,使得这里成为了新世界中众多的中立区域之一。没有任何一方的势力霸占这里,同样也不与任何一方势力为敌,仅仅守护着这一方难能可贵的和平生活。

  即使是中立区域也不是常人能够来往的,这里禁止任何武装力量的进入。为此当女娲准备前来的时候,乐渊这一方也仅能轻装上阵,一伙人组成了一个20人的骑兵队,昼夜兼程赶向杂贺,最终在7天之后来到了情报中提及的地方。

  乐渊一行人还是非常引人注目的,对于杂贺这个平淡的地方而言,寻常别说马队,连商队都很少有人来,简直就是一个半隐世村落集镇。

  而女娲当踏入城镇之后,突然地对着其中一个方向娇喝道:“这是妖狐妲己的气息,她果然还在这一带,妖孽休逃!”

  随后也不顾乐渊等人的想法,一挥马鞭便向着远处奔去。

  “绮玲、银屏你们带着一队人跟着女娲,现在情况不明,别让她陷入对方的陷阱中!”

  乐渊没有直接和妲己交手的想法,正如女娲曾经所说的一样,现在最好的选择就是静观其变。毕竟谁也不知道远吕智留下的后手究竟是自行发动,还是需要某个人的动作才能奏效。

  乐渊在进入杂贺后当即下了马,然后对着跟在自己身后的孙尚香还有星彩道:“你们先找个落脚的地方,我还有些事情需要处理一下,一会儿就去找你们!”

  “知道了,我们也会帮忙打探消息的。注意安全,乐渊大人。”

  星彩对着乐渊一点头,随后与孙尚香一道前去打点一切去了。

  杂贺这个地方真的不算大,前后只是一个万人不到的城镇。就算是绕着小镇慢慢走一圈,所花费的时间也不过一两个小时,想要在这么一个地方找出一个人来绝对不难。

  乐渊走着走着突然在其中一间屋子前停了下来,只见在屋子墙上的角落里刻着一个非常隐蔽的图案,寻常人看到后或许只能认为那不过是个小孩的涂鸦,但是在乐渊的眼中却是自己人的信号。

  乐渊在杂贺的村落间左拐右拐,穿过一条又一条狭窄的小道最终在其中的一间小屋前停了下来。

  “叩叩——”

  乐渊在门上轻轻敲了两下,随后站定等待着里面的人。

  “请问是谁?”

  只见屋子里面走出来一个30岁不到的中年男子,只见他一身打着补丁的衣服,脸上饱经风霜,眼睛看上去颇有精神,但是整个人却平凡得紧。

  “来自南极星的过客,正在寻找北极星的信鸽。”

  “那么一定已经寻找了很久吧。”

  “不久,不过11年而已。”

  “还想要继续找下去吗?”

  “直到永远,誓死不弃。”

  当乐渊说完最后一句的时候,乐渊能够感受到眼前的男子明显的松了一口气。只见他一手倚着门板脑袋探出门口左右查看了一番,这才拉着乐渊邀请乐渊走进门内。

  乐渊的这段话也不是胡乱说的,格式也有着讲究。南极星正是手取川的代号,而北极星则是杂贺的代号,信鸽则是眼前探子的代号。

  而11年则指信鸽发出的最后一封情报是11天之前的事情。最后的“直到永远,誓死不弃”则是自己人的确认,一般人就算是找到了探子,也别想从他这里骗到情报。

  当乐渊进屋之后,眼前代号信鸽的男子顿时单膝跪在了乐渊身前低下头,对着乐渊说道:“大人,不知道您有什么吩咐?”

  “妲己的情报是你传递出去吧,那么在我赶来之前,对方又有什么动静吗?”

  打探消息最简单的方法还是从探子手里得到,妲己会来杂贺绝对不是什么巧合,这里有什么吸引着她。

  只见探子摇了摇头,随后又点点头道:“我也不知道算不算,妲己自从第一次被发现后,曾与总部关照过的和尚样貌的人物接触过一次,并且从对方手中接过一个麻袋,但是之后数次在被看到后,却没有再见到那个麻袋了。”

  探子还用手比划了一下那个麻袋的大小,说大不大,说笑不小。根据妲己扛麻袋的动作和它的大小来看,差不多有六十斤上下的样子。

  乐渊再三确认了几遍后,从探子的屋子里面走了出来。妲己虽然“不小心”被探子看到,但是却没有露出其他的线索,唯一值得注意的就是那个失踪的麻袋。

  乐渊步行来到了那边探子口中妲己与清平盛同时出现的区域,只见那里不过是个非常排斥的居民区,居住在这里的都是些杂贺本土的平民。

  “哈哈哈,来抢啊,我是最强的!”

  “别想溜走,等等我四郎!”

  “嘻嘻,太郎你这小子!”

  只见一群穿着寻常麻衣的孩子跑着一个竹子编织的球边打闹,便向着乐渊所在方向跑来。这群孩子的脸上没有一丝阴霾,看起来完全没有被外界的混乱打搅的样子。

  “啊——”

  只听到那群孩子中发出一声尖叫,拿着竹球的孩子突然摔倒在地,手中的球也被他抛飞出来,方向正巧是乐渊所在的方向。

  面对向他飞来的球,乐渊淡淡一笑猛地一跃而起,身体向后阳曲右脚猛地向上踢去,像是倒挂金钩一般右脚与竹球完全接触到了一起。当乐渊凌空360度后空翻着地之后,竹球正在乐渊的控制下黏在脚尖上。

  右脚轻轻一用力,竹球一跃而起来到了比乐渊脑袋稍高的地方,乐渊身体向前一探,竹球便来到了他的脑袋上。随着乐渊的动作,竹球在乐渊的脑袋、肩膀、胸口、膝盖、脚上飞舞着就是不坠落到地上,乐渊的动作顿时引得前面的一群孩子发出阵阵尖叫声。

  当乐渊停下,将球还给了几个孩子后,得到的是一阵阵崇拜的目光,和一声声“再来一个的”的呼喊声。乐渊轻笑着拿出了一把水果糖递给了在场的几个孩子,顿时一个个脸上笑得和朵花似的。

  就在乐渊分糖的时候,突然感受到了一个与众不同的目光。当乐渊抬起头望去的时候,只见一个十一二岁大小的可爱少女正躲在一个木桶后用一双炙热的目光看着他手上的糖果。

  当看到乐渊望向自己的时候,那名少女又再次躲到了木桶后,像是非常害羞的样子。

  “那个不是你们的伙伴,为什么不一起玩呢?”

  乐渊将糖果分给几个孩子的时候,不由询问道。

  “你说她啊,我们也不是很熟悉,她在不久前才出现的,既不和我们玩,也不见到处跑,好像很孤僻的样子。”

  孩子吃着糖回答道。

  而另一边,躲在木桶后的少女再次探出身子想要看看乐渊的时候,却陡然发现已经失去了乐渊的身影。她走了出来,将脑袋左右观察着,嘴里面喃喃道:“是离开了吗?真的好可惜啊!”

  “可惜,是在说我吗?”

  突然乐渊的声音从少女的身后传来,少女转身的一瞬间看着那张脸顿时吓了一大跳,身体不由自主地向后仰去,眼看就要摔倒在地了。

  “小心!”

  乐渊的手从少女的腰间穿过,然后一只手搂着她的腰,另一只手抓着她的手臂拉起了倒下的少女。

  当少女在乐渊的怀中时,一抬头看清楚了乐渊那张绝对亲和力爆表的脸还有那关切的目光,顿时脸上一红从乐渊的怀中跳了出来,那动作、那速度绝不是常人能够做得出来的。

  乐渊见到少女的动作,脸上的笑容反倒是笑得更加灿烂了,对于少女的身份更加确信。只见乐渊从自己的怀中抹除一个袋子,才能够里面拿出糖果对着少女说道:“我叫乐渊,这就当作刚刚吓到你的赔礼,抱歉了!”

  少女挥挥手,脸上也露出不好意思地笑容,眼睛时不时盯着乐渊手中的糖果说道:“那个,我叫卑弥呼,刚刚是我自己不好,真的不需要道歉了。”

  乐渊却像是没有听到这些,将糖果塞到了少女卑弥呼的手中,带着友善的笑意说道:“那么这个就当作是结识新朋友的礼物,我送你的第一份礼物好了。我自己做的哦,希望你能喜欢。”

  “谢谢,我没有什么能够送你的,真的很抱歉。”

  卑弥呼本身很想要乐渊的糖果,也不再矫情,接过后对着乐渊深深鞠了一躬后说道。

  乐渊对着卑弥呼发动了必杀技“摸头杀”,柔和的声音传入卑弥呼的耳中:“不需要道歉哦,朋友只见可没有什么不好意思,能够见到你这么可爱的女孩,就是我今天受收到的最好礼物了。”

  卑弥呼听了颇有些不好意思,将一枚糖果放入口中,顿时脸上笑开了花,糖果的美味将她的味蕾都差点融化了,这或许是她来到这里之后吃过的最美味的东西。

  有了糖果做探路石,乐渊和卑弥呼之间的交流障碍被扫除了大半,而乐渊那良好的形象也将卑弥呼的戒心扫除了不少,两人坐在一旁的石头上,一边吃着糖果一边先聊着。

  乐渊广博的见识,还有那时不时说出的笑话,将卑弥呼逗得咯咯笑,卑弥呼对于乐渊的好感度那是直线上升,而乐渊也同样从卑弥呼这里了解的不少她的过去。

  愉快的时间总是过得很快,两人从中午一直聊到傍晚,这样愉快的氛围一直持续到另外一个人的到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