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一十九章 失败的潜入

  在蜀国一行人来到手取川的当天夜晚,乐渊便安排他们各在在手取川的公馆之中住了下来,每一个人的屋子安排可以说是乐渊精心设计,屋内安排绝对是领先这个世界千年。

  而其中最为特别的一个居所,大概就是身为仙人的女娲所在的房间。应她的特别要求,为她准备的屋子是整个公馆最为偏僻幽静的地方,和其他人所住房间有着几十米的距离。

  当时间过了子时,整个公馆陷入了黑暗之中,所有人都进入了梦想。在这漆黑无比的夜晚,乐渊却像是丝毫没有睡意一般来到了这个他本不应该出现的地方。

  就在他悄然踏入公馆的那一刻,一股独特的力量触动了他的神经,那股力量和他在女娲身上感受到的相差无几。

  “这种时候还动用力量,看来果然有古怪。”

  乐渊更加确定自己今晚的行动不是想太多,当来到公馆前的池塘前时,乐渊啥也不多说直接一脚跨了上去。随后没有溅起丝毫的水花,乐渊整个人陷入了池塘水面里。

  当乐渊的身体再次从水中出现时,已经来到了镜世界中。在空无一人的镜世界,乐渊沿着记忆中的路线走向了女娲所在的房间,随后直接破门而入。

  屋子中的摆设理论上和现实一模一样,床铺没有丝毫被翻动过的痕迹,整个屋子就像是根本没有人一般。

  乐渊皱着眉头走到了这个房间最特别、也是最出彩的一个设计前,一面巨大的落地镜,这面镜子的工艺和精巧程度绝对当得上一件宝贝,这个时代无论是女人还是女神都绝对不可能忽视它的存在。

  而女娲之所以会满意地待在这间屋子里,这面镜子的功劳也是不容小觑的存在。乐渊右手按在镜子上,随后一股隐晦、不可查的波动一闪,随后乐渊整个人穿过镜子来到了女娲所在的房间。

  或许乐渊真的不具备当贼,尤其是采花贼的潜质,刚刚从镜子中走出,便发现女娲一脸寒霜地站在他的面前,凤目一凝似乎无法想像乐渊这么一个打倒了远吕智的人物会大半夜闯入她的屋内,而且还用这么匪夷所思的方式。

  “乐渊先生,您难道不知道擅闯女子闺房是何种行径吗?真是太让人失望了,没想到能够击败远吕智的人物会有这样的癖好。”

  女娲摇了摇自己的脑袋,像是非常失望的样子,随后淡然地走到桌边坐了下来,抬起头望着乐渊一挥手道:“如果没有事情的话,请自行离开吧,今晚的事情我会当做什么也没有发生,为你保留一点颜面的。”

  “保留颜面?我倒觉得女娲上神你是一点也不坦率,刚刚我可是感受到了,你那独特力量的气息,方向东南,居然是东吴势力范围。”

  乐渊的脸朝向了东南方向,女娲虽然看不到他的脸但本能感觉他仿佛在嘲笑女娲的行动犹如掩耳盗铃一般明显。

  当乐渊的话说道一半,屋子内的女娲就没有了原本的淡然。连她也没有想到自己已经小心翼翼到了极点的动作,依旧被乐渊这么一个外人感受到了,她对于力量的控制可以说是这次前来的三人中最强的,连和她同源的伏羲都难以察觉。

  “我不知道你刚刚感受到了什么,但是没有做过就是没有做过。我还要休息,请您出去吧!”

  女娲脸上没有丝毫被揭穿的羞愤,站起来走到门边上,打开门指着门外淡淡地说道。

  乐渊什么话也没有和女娲辩解,径直从女娲的身边穿过,一只脚跨出了大门。在即将离开房间的时候,从乐渊的口中吐出了两个名字:“伏羲,太公望!”

  “等等!你究竟知道些什么?或者说,你究竟是何人?能够消灭远吕智,比且知道我们三人的事情,你有何目的!”

  女娲突然一步上前一只手扣在了乐渊的右肩上,拉住了正要离开的乐渊。

  “知道些什么吗?啰嗦的大叔伏羲,还有骄傲的仙人太公望,你们三人难道不知一起来到了这个世界,为了对付即将准备复活远吕智的妲己吗?”

  乐渊的话让女娲平淡的脸上出现了波动,拌嘴这下一句话女娲脸上的扑克脸被彻底打破了,“平清盛的事,你们都知道些什么?”

  乐渊透过自己所知道的事情成功唬住了女娲,看着一副所知甚多模样的乐渊,女娲认为自己再隐瞒下去也毫无意义,对于乐渊的轻视是她此行最大的疏漏。

  “真应该和伏羲说一声,你这家伙才是最大的变数。”

  女娲叹了口气,无奈地说道。

  “和伏羲说?难道你刚才的力量气息是和伏羲取得联络产生的?伏羲在东吴!”

  女娲刚刚说了一句,乐渊便从她的只言片语之中得出了一个猜测,而从女娲那后悔不迭的表情中就能确定他自己猜得不错。

  乐渊的深夜密会虽然开始出现了纰漏,被正主女娲抓了个正着,但是接下来的发展却让一切又回到了正轨之中。

  虽然身为神的女娲在寻求凡人的帮助,但是归根结底上她也不过是想要借助乐渊等势力的情报网去寻找妲己的下落,实际上根本就没有打算真的将消灭妲己的重担交到凡人的身上。

  不过乐渊的先知先觉让她渐渐意识到人类比她想象得更加可怕,或许在消灭远妲己这件事情上人类或许会做得比她想象中更加出色。

  接下来的便是交换情报时间,对于他们这群神仙的真正目的,在乐渊的不断追问之下,女娲又像是挤牙膏似的吐露出了不少“实情”。

  首先便是“远吕智之死”,对于追击他的三仙而言,远吕智会死在乐渊这样的“凡人”手中可以说是超乎了他们的意料。

  原本在女娲等人的计划之中,应该是由率先潜入到这个被远吕智封闭起来世界的左慈在暗中行动,不断破坏远吕智对本世界的屏蔽,让三仙找到机会能够进入这个世界,由他们三个消灭远吕智。

  不过没想到异军突起,乐渊这个不再计划内的人物不但在短时间内剿灭了绝大多数远吕智的军队,还将妲己和远吕智逼到龟缩在古志城的地步,简直是叹为观止的行动效率。

  被女娲用看怪胎的眼神看着,乐渊也只能呵呵一笑,把这权且当作是对他实力的赞赏听了。

  这第二件实情就是和那便故意含糊其辞想要遮掩过去的“异宝”有关。虽然女娲一再隐瞒异宝的真正名号,只以“异宝”二字代称,但是对于异宝的力量女娲却透露出了一些。

  异宝的真正力量就是创世。这一听是不是觉得非常高大上,创造世界这种力量也能由一个“异宝”做出来,那简直是世间无可比拟的宝贝。

  但是女娲下一秒就泼冷水了,异宝虽然强大无比,但是却远远没有他人想象中的那么强大。首先驱动那件异宝需要庞大的能量,远吕智之所以能够将战国和三国世界中的不少地方强行拉到新世界中,和这片大陆结合起来,那是靠了积攒在异宝中千万年的力量才做到的。现在全都被远吕智挥霍一空,下一次使用还不知道要等到猴年马月。

  而除去创世需要能量这个缺点,异宝想要启动还需要虚空。创造的世界并不能随便搁置,必须存在于世界之外的虚无空间之中,光是这一点就不是常人能够找得到的。

  而被这件异宝的作用也不仅仅如此,持有异宝创世的人在异宝所在世界能够获得一部分权柄,这种权柄能够让他获得近乎神的力量,只要舍得承担负荷就算是翻云覆雨、时光倒流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

  当女娲谈到世界权柄的时候,乐渊不由会想到自己险死还生的那一次。远吕智操控恐怖的天象对着他发动了近乎天遣似的攻击。现在细细想来,那种力量的确不是他自身所持有的,不然远吕智也不会在古志城之战的时候完全没有使用,这应该就是他使用世界权柄才能达到的力量。

  “你刚刚说时光倒流也能做到,那么死而复生这种事情呢?有没有可能做到,复活已经死在这个世界的人,这应该也是权柄的一部分吧?”

  乐渊这算是替蜀国的人问出了这个问题,毕竟如果被他们知道了异宝的这部分消息,恐怕他们就算拼了命也会去找的。

  对此女娲只是摇摇头,对于乐渊的想法她在接触蜀国诸人的时候便已经知晓,正因为如此她才特地隐瞒关于异宝的这部分信息。

  “能做到,但是代价太大,根本不值得。以命抵命都算不上,而是用数个人的性命去做抵押,而且这几个人还得比死者更加强大。就算复活过来,他的寿命能有原本的几成还是个问题。何况他的灵魂还能回来与否又是个问题……”

  女娲在说到最后的时候,声音不自觉有低了下去。看来对于这个话题她不想再继续谈下去了。

  至于两人之间谈起了最后一个问题则是关于远吕智的复活仪式。远吕智的复活方式暂时无人可知,唯一直到详情的大概就是潜逃的妲己和生死未卜的清平盛。

  在明确找到远吕智复活的条件之前,女娲他们这群人的意见就是任其自生自灭。既不将妲己逮捕,也不能让其随意流窜,逃出女娲他们的视野。必须将妲己的行踪牢牢地把在自己手中,这样才能随时准备出手。

  “所以说,我已经开诚布公将我的情报告诉你了,你难道不露出一点诚意来吗?”

  女娲坐在桌子的另一头望着乐渊说道。

  诚意?乐渊当然想要诚意,但是女娲绝对还有重要的事情隐藏着,这是毋庸置疑的。不过为了双方之后的合作,乐渊也不打算私藏了,有些东西总归是要公布的。

  乐渊从怀中掏出了一份密报,这是他在三天之前收获的,密报来源地是雇佣兵的乐园——杂贺,这里同样是杂贺孙市的故乡。根据乐渊派出的密谈汇报,就在密报发出前一天,一名疑似妲己的人物曾经在杂贺路面过,并且曾和一个高大的和尚有过秘密接触。

  “明天我们就出发,目的地——杂贺!”

  女娲在看了这份密报后当即拍板做出决定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