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一十三章 负伤

  进来的不到20人中,若论对远吕智威胁最大的人无疑就是乐渊。别说赵云等人都是他的手下败将,就说乐渊这个变化最大连他都有些看不透的存在,可以说是一群人中最值得他一战的。

  “哼——干得不错,不过你能坚持多久?”

  远吕智的嘴角一翘,右嘴角上扬配合那青色面孔上的古怪蛇纹更显几分邪异。随着他双手力量一点点增加,巨镰正在一点点地向着乐渊和刘备挥来。

  “刘备大人,快离开!”

  虽然赵云等人极力想要赶过去救刘备,但是乐渊和远吕智只见兵器的交锋可不仅仅是兵器互撞而已。乐渊身上的涌起的剑意和远吕智身上的斗气交杂在一起形成了常人难以靠近的龙卷风暴,除了位于两人中间的刘备外,其他人连稍微靠近都会觉得站不稳。

  而跪在两人之间的刘备像是受到重创后神志不清一般,根本对赵云等人的呼喊没有反应,双眼无神地看着正前方的乐渊。而正与远吕智纠缠的乐渊更是没有精力分神救他,能动的也只剩下一张嘴了。

  “别发呆了,想要活命就快点离开!”

  乐渊大喊之下不由用上了洗髓经的力量,声音中带着一种振聋发聩的力量,顿时原本还有些迷糊的刘备有了清醒的趋势,跪着的身体在一点点颤动。

  双手被束缚在身后的刘备,一只脚移动着踏在地上,眼看就要站起来了。只不过由于刘备正低着头,而且身前还有乐渊挡着,没有人能够看清楚他此时的状态。正和远吕智对抗的乐渊虽然能看到,但是亦没有精力顾及上刘备,导致一直到此刻都没人看出刘备的异常。

  只见刘备摇摇晃晃站起来后非但没有选择离开乐渊和远吕智的战场,反倒是稍稍弯下了自己的腰,似乎在忍耐着什么。

  正死死盯着远吕智的乐渊猛地发现对方的脸上露出了好似嘲讽一般的笑意,同时一阵阵莫名的直觉刺痛感提醒乐渊存在着危险。

  就在乐渊放在远吕智身上的灵觉分出一部分想要探查这危险来自何方的时候,正在两人之间的刘备猛地爆发出身上的斗气,顿时捆绑着他的绳索被斗气冲散。而进入无双乱舞状态的刘备速度变得飞快,一只手伸向腰后竟然拔出了一把匕首。

  而乐渊同样在此时看清楚了刘备此时的模样,只见刘备脸上刚刚的平和、仁义模样全消,双瞳变成了金色的蛇瞳,和远吕智看起来格外的相像。而更让人感到不安的,是刘备脸上此时的疯狂和嗜血之色,手中的匕首在无双乱舞的强大支持之下快如蛟龙一般,对着乐渊的心脏狠狠地刺了过来。

  “刘备大人!”“乐渊大人!不——”

  看到刘备的惊人之举,所有关心刘备和乐渊的人不约而同地喊出了声,但是根本无法插入其中的他们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这一幕。

  就在刘备一匕首车如乐渊的心脏后,刘备的脸上露出了错愕,虽然匕首的确刺入了乐渊的心脏,但是在刺入到一定程度后他便再也车不进去了,就像是有一只无形之手正卡着匕首不再让它动弹一般。

  “无形之手”自然是乐渊的手段,在被匕首刺中之后,他的身体一颤差点扛不住远吕智的攻击。但是无法动弹的乐渊只能依靠自己的肉体,匕首插入的瞬间便靠着肉体瞬间卡住匕首前进。

  “可恶,给我动啊!”

  只见无法前行的众人之中,吕绮玲陡然爆发出了全身的斗气,身体在无双乱舞的作用之下竟然克服了压制在众人身上的强大力量。

  随着吕绮玲获得了自由,手中的双翼飞戟全力挥动了起来,伴随着吕绮玲全身力量的一掷,双翼飞戟宛如手里剑一般在空中划过一道弧线旋转着冲向乐渊三人。

  只见双翼飞戟划出一道弧线绕过了在前的乐渊向着靠后的远吕智脑袋划了过去。

  远吕智手上的力量一松,巨镰被乐渊向前一推,刚好挡在双翼飞戟飞行的轨迹上为远吕智挡住了这一击。

  “为了刘备大人,怎么能在这里认输!”

  吕绮玲爆发之后的第二人是赵云,只见她的身上同样爆发出了青蓝色的斗气,无双乱舞加持下的她化为一条青白色蛟龙冲过交锋形成的龙卷风一枪刺向了远吕智。

  赵云的突破极大地鼓舞了其他人,关羽、张飞等等一个接一个的无双武将爆发出无双乱舞的力量开始对着远吕智发动了猛烈的攻击。

  而乐渊也趁着远吕智被纠缠之时,一把抓着刘备便跳出了战圈。随后看着依旧紧紧抓着匕首的刘备,乐渊一掌拍在了他的胸口。

  “噗——”

  刘备受到乐渊的一掌后,一口鲜血喷出,紧接着双眼上翻倒在了地上。

  一击将已经魔根深植的刘备打到在地,乐渊陡然身子一晃一手伏地单膝跪下,鲜血自他的胸口不断地向外流出。

  “刘备大人!”诸葛亮喊道

  “乐渊大人!”孙尚香和稻姬齐声喊道。

  没有加入战斗的这几个人飞快地来到了受伤的两人身边,查看起了两人的伤势。

  诸葛亮一手搭在刘备的脉上,检测过后对着一旁正检查胸口匕首的乐渊低头道:“谢谢您对刘备大人留手了,我会替他驱除魔种的!”

  而另一边被孙尚香和稻姬两人扶着的乐渊状况可就不像是他所想象的那么乐观了。虽然匕首刺中了他的心脏,伤势看起来非常严重,但是乐渊知道这个伤仅仅是小事,匕首拔出后三秒钟止血,3分钟愈合,10分钟后连一条疤痕都见不到,这就是乐渊对于魔人不死身的自信。

  但是这把由刘备刺出的匕首上不知道涂抹了些什么东西,乐渊只觉得浑身忽冷忽热。一会儿冷得快要冻僵了似的,一会儿又像是放在火炉中炙烤一般。

  “中毒了?”

  这是乐渊在感受到身体异常之后的反应,毕竟以乐渊现在的身体寒暑不侵那都是轻的,正常情况下不可能出现像现在这样的异常反应。

  “中毒…蛇毒…远吕智?”

  一连串看起来毫无瓜葛的信息被乐渊联系到了一起,远吕智或者应该用另一个词来称呼他——蛇魔,原型便是日本神话中的八歧大蛇。

  能够让乐渊的身体都受到影响的毒素自然不会是普通货色,乐渊怎么看都只能从远吕智这个实力不弱的蛇魔身上找到如此高等级的毒素。

  虽然不知道身中毒素的具体特性,乐渊也只能拼一把身体素质和黄蓉准备的丹药了,乐渊把身上带着的祛毒丹、净莲丹、雪蟾丸等等一系列具有解毒、去负面效果的丹药全都服下,随后便取出了永恒之枪不断地将其掷出,企图用永恒之枪附带的“誓言”技能接触身上的蛇毒。

  随着乐渊的掷出,身上仿佛真的产生了效果。乐渊的身体化为一座战场,毒素和各种丹药的药力还有永恒之枪的能力发生了一场惊天动地的战斗。

  乐渊对此只能忍耐,汗水不断地从额头上留下滴落在石板上。

  看着脸色一变再变的乐渊,守候在乐渊身边的孙尚香和稻姬能做的只有祈祷。和乐渊相处了这么久,几乎没有看过乐渊因为痛苦而皱眉的两人,一直以为乐渊根本没有疼痛的感觉,这一次通过毒素才像是第一次认识乐渊一般。

  而就在另一边,为刘备去除魔种的诸葛亮也进入了最为关键的一刻。虽然这种事情已经进行了许多遍,但是诸葛亮依旧是冷汗直冒,去除魔种的过程说难不难,靠的便是像诸葛亮这样精神超凡的谋士型无双武将进入被植入者的身体,用精神将魔种逼出体外。

  但是不知道为什么进行了这么多次之后,诸葛亮面对刘备体内的魔种竟然产生了一种陌生的感觉。

  “刘备大人,再忍耐一会儿,我马上就帮您恢复健康!”

  诸葛亮稍稍静了静心,随后将自身的精神力鼓动起十成随后猛地进入刘备的脑海深处。

  只见灰蒙蒙的意识海之中,一枚黑色的巨蛋伫立在意识海的中央,从上面散发出一阵阵黑气使得乐渊的意识海更显灰蒙蒙。

  “这便是一切的源头了,刘备大人回来吧!”

  诸葛亮的右拳聚起耀眼的白光,下一刻便见到一把纯粹由诸葛亮精神力凝结而成的剑出现在了他的手中。厌恶地看了一眼这枚魔种,诸葛亮毫不犹豫地将剑劈了下去。

  “锵——”

  剑身与魔种的碰撞发出了犹如金石相撞的声音,而诸葛亮此时的脸上却阿弥有丝毫的喜色,现在的情况和他所预料的可不同。

  虽然手中的剑劈了下去,但是仅仅崩掉了魔种的一个角而已,和诸葛亮之前对付魔种时的一分为二不同,眼前的魔种似乎“硬”得超乎寻常。

  当诸葛亮想要使出第二剑的时候,只见被崩开一个口子的魔种的破蛋壳出一个蛇瞳正死死地盯着他。被这蛇瞳盯着的诸葛亮有种被远吕智本人盯上的感觉。

  “可恶,留你不得!”

  诸葛亮也知道情况有变,再继续拖延下去可能会导致主公刘备受到损伤,也顾不得那个魔种“蛋”里究竟是怎么会是,精神力之剑发出耀眼的光辉,随后汇聚了诸葛亮全身力量的一件劈了下去。

  没有发出金石碰撞声,诸葛亮的精神力之剑根本就没能劈下去,只见处在半空中的剑被一团团不知从哪来的黑气缠绕住动弹不得。

  而那股黑气亦没有停下,通过缠绕的剑身一点点向着诸葛亮精神力本体蔓延过去,看来似乎要和诸葛亮一较高下了。

  而当诸葛亮陷入苦战之时,乐渊体内的毒素也像是被逼急了一般,完全不顾战场“乐渊”的承受能力,像是疯狗一般四处破坏着。虽然丹药力量在不断削弱着它的能力,但以现在的情况看乐渊可能在清除毒素前便被它搞死了。

  祸不单行,不提正在逼毒、解除魔咒的两人出现问题,那群围殴远吕智的人同样出现了大问题。虽然十几名顶尖的武将开着无双乱舞对远吕智进行围殴,但是远吕智的力量超乎想像的可怕。

  十几个人联合起来的攻击非但没能在短时间内对远吕智进行压倒性攻击,反倒是远吕智像是闲游散步般在十多人的攻击中自由穿梭,举手投足之间将所有人的攻击化为虚无。

  随着时间的推移和战斗的日益激烈,所有人的体力在飞速消耗着,随着星彩的无双乱舞到了极限强制解除,一个个便像是得到信号一般纷纷解除了无双乱舞状态。

  而解除了无双乱舞状态的武将也像是彻底失去了战斗资格一般,被远吕智轻轻松松地打倒在地,最后场上竟然只剩下了关羽、张飞、赵云、孙策、前田庆次和吕绮玲六个人在苦苦支持着。

  战斗一下子变成了一边倒,远吕智压着其他六个人打,除了吕绮玲看起来像是还能坚持之外,其他人的无双乱舞亦不过是在强撑,似乎一群人的结局已经可以预见。

  三线危机,乐渊等人的状况一下子差到了谷底。无论是乐渊还是诸葛亮,亦或是吕绮玲等人都继续帮助,但是恰恰此时任何一方都没有伸出援手的能力。

  “不能这样了,尚香,我们上!”稻姬将乐渊轻轻放倒在地上,随后拿起手中的弓对着孙尚香道。

  “嗯——”孙尚香点头道。

  在场能够出手的人只剩下了两个远程攻击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