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零二章 游斗

  对于生活在江户城的居民来说,昨晚上发生的一切是混乱的、神奇的、不可思议的一晚,没有人知道江户内城究竟发生了些什么,但是那在天空中发出幽绿色光芒的巨大火球和冲天而起造成巨大爆炸乃至于引发局部地震的流星,让所有看见这一幕的人至死难忘。

  昨晚在江户城所发生的一切可以称之为神迹或者称之为天灾,无双世界中的武将单体实力无可比拟,但是却很难有人能够做到如昨晚一般的强大输出破坏能力,所以无双武将的战斗更加适合竞技场PVP之类斗将,真要论起杀戮根本没有像身为肉搏系法爷的平清盛这般来得强大。

  而完成了救人、破坏两大任务的乐渊当第二天,整个江户城戒严。虽然没有进行全城搜捕,但是对于进出江户地区的各个要道都派了以往数倍的兵力进行把守,虽不能说插翅难飞,但是也绝不是一般人可以突破的。

  半月之后,江户以北,通往北方荒原的关隘,由乐渊等人装扮而成的杂技团大车小车地来到了这里,没有例外的理由全员接受了盘查。而新加入进来的大力士本多忠胜、胖小丑德川家康,弓舞者孙尚香和稻姬格外受到了观察。

  “嗯?你们就是那个在江户闻名的杂技团?怎么比起传说的还要多出几个人,这些家伙是谁?”

  一名把守在关隘上的武将金牛看着伪装起来的孙尚香和稻姬不由质问道。

  而身为老板的乐渊自然不能默不作声,一看有人来找茬了立马上前喜笑颜看地和金牛热情地握起了手。一握手,对面的金牛脸色一遍,原来就在握手的瞬间他感受到了乐渊将某些东西塞到了他的手中。

  “哈哈哈,这位大人您这是哪的话,我们可是正经生意人。就算是再怎么好看的表演,看多了也是会腻的,所以我们杂技团趁着在江户巡游的表演的时候又招收了几名有潜力的苗子,你看这不是都很平常吗?”

  乐渊的手一指,精神在不知不觉间笼罩在了金牛的身上。言语中仿佛带着某种魔力,指着伪装起来和普通人没什么差别的四人,顿时让原本感到有些不对劲金牛将一切归咎于自己的神经过敏。

  随后隐晦地看了看手中的金子,金牛顿时脸上大喜。像他这样虽然是武将,但是守在这种没油水地方的人可是过惯了苦日子,难得遇上乐渊这样慷慨的金主。

  而此时那群在马车上反复检验的士兵也是或多或少得到了不少好处,一个明显带着丰富收获的士兵小跑着来到金牛的身边,在他耳边汇报道:“报告大人,经过我们的检查这就是一支正常的杂技车队,一切正常。”

  “嗯,干得好。”金牛点了点头,随后大手一挥向着身后的人说道,“放行!”

  通过金牛所在的关隘,乐渊等人算是正式脱离了江户地区的控制。没过多久已经褪去伪装的众人便迎来了妲己的第二轮追捕,这次的阵容可以说更加豪华。

  军师司马懿、诸葛亮,冲锋的武将更是包括了魏蜀吴乃至于战国的各国势力,为了对付乐渊这么一支深入远吕智势力深处的队伍,妲己可以说是精锐尽出。

  没有底蕴正面交锋的乐渊一行人只能一次又一次地选择避开锋芒,在深山老林之间更换身份,虽然摆脱了远吕智军的追捕但也把自己搞得筋疲力竭。

  很快在向导貂蝉的带领之下,一行人来到了下一个目的地——手取川。虽然根据成员貂蝉的意愿,希望能够通过她来说服吕布投诚,但是无论是乐渊还是身为吕布之女的吕绮玲乃至于其他人都对这个计划不抱期望。

  吕布是何人?一个敢用鬼神为自己命名的人,他若是认定的事情别说是貂蝉,恐怕连天王老子来了都没有用。貂蝉虽然是他心中的至宝,但还无法影响他对于大局的决策。

  而来到手取川之后,经过乐渊和德川家康两人的观察,认为这里是作为据点的好地方。手取川,掌握着最大的一个水坝,唯一能够避开水坝水攻的一个方式只有从难免强攻,但是那里的地形根本不适合发动强突式的冲锋,所以只要派精兵强将把守,便能据守其中以一敌万。

  更关键的则是,收服手取川远比江户的确更加具有可行性。在江户地区,虽然关羽、张飞是名面上的最大领导,但是无论是手底下的兵还是将是来自各个地区的,虽然平常听他们的命令,但是一旦和远吕智对抗,分分钟就反叛给你看。

  而手取川,也不知道吕布是怎么训练出来的,或许是由于鬼神之名的威压,这里从上到下的兵和将都对吕布有着不可思议的忠诚。某种程度上,就算吕布要求他们去砍远吕智,恐怕他们也不会有丝毫的犹豫。

  “鬼神吕布真是名不虚传,没想到除了无双的武力之外,竟然连治军也这么真知灼见,真是难得。”

  作为曾经的一方诸侯,德川家康看到吕布的手段不由赞叹道。

  反倒是一旁守卫在他身边的本多忠胜对于吕布的做法颇为不屑。虽然不可否认他没办法做到吕布这种程度,但是靠恐惧去驱使一个人的行动绝不是永远可行的。

  “或许这种方法也只适用于吕布,现在这只队伍的凝聚力全都集中在吕布身上,一旦他发生什么意外,这支队伍别说战斗了,恐怕下一秒便会全线奔溃。”

  乐渊一眼看出了这只队伍现在的弱点,但是想要击败吕布对于一般人那是想都别想,所以这个弱点实际上对于吕布来说根本算不上弱点。能够击败他自然也能击败他的军队,而无法突破他军队的重重阻隔,那么想要击败他这个一军首领也是痴人说梦。

  现在乐渊他们想要接触到吕布还需要一个时机,一个能够让貂蝉单独和吕布相处的时机,而已经成为背叛者的貂蝉能够光明正大见到吕布也只有靠着舞姬的身份。

  很快整个手取川再次引发了剧烈的轰动,从江户而来的杂技团将在手取川展开巡回表演,顿时已经处于高压状态中的手取川地区顿时有了发泄口,乐渊等人的表演可以说是场场爆满,很快名声便传遍了整个手取川。

  而在手取川的城主府,作为吕布手下的糜芳此时正满头大汗地低头站在吕布的身前。作为被安排到吕布手底下干事的人,糜芳真的是压力山大,尤其是现在的吕布在失去貂蝉后脾气实在是太差了。

  微眯着眼睛的吕布居高临下地看着颤颤巍巍的糜芳,仿佛是在看着一个蝼蚁一般,如果不是妲己把糜芳派来做监粮官,恐怕吕布怎么也不会让这么一个窝囊废加入到他的军队之中。

  “哼——”

  吕布的一声轻喝顿时让原本就有些吃不住的糜芳差点跪倒在地,糜芳的丑态顿时让吕布看得更加不满了。他站起身,威严的声音传遍了整个大厅:“你想要邀请那个什么杂技团,来酒宴上助兴?谁给你出的注意,真是不知所谓。”

  一看吕布的样子,糜芳就知道他根本就没有关注过最近风头正盛的杂技团。随即糜芳抬起头看着吕布的那张脸露出比哭还难看的笑容道:“大、大人,这支杂技团可不简单,所表演的内容可不是寻常人所能比拟的,短短时间便引起了全郡的轰动,我想大人最近操劳有些倦了,正巧借此放松放松。”

  吕布看着自己身前这正想献媚的糜芳,不知为何一阵恶心。看着糜芳的那张脸,吕布不由想到:如果貂蝉还在的话,恐怕已经将这个混账赶走了吧。

  一想起已经叛逃的貂蝉,吕布心中升腾起无法抑制的哀愁。随即对着身前的糜芳挥挥手,一副完全不在意的样子道:“这件事情就交给你处理,别把事情搞砸了。”

  “是,大人!”糜芳抱拳退去。

  糜芳会去主动承担宴会事宜自然不是平白无故的,作为蜀国的一员,这个时期的糜芳还不是以后叛蜀投吴的那个糜芳,所以虽然委曲求全在远吕智麾下做事,但是骨子里还是认为自己是一名蜀将。

  所以当星彩秘密与其接触后提出要与吕布接触后,他直接一拍大腿连想都没有想便把这个事情接下了。而之后的一切更是本色出演,面对鬼神吕布时的恐惧、谄媚,让外人看起来那是根本连一点的破绽也没有。

  而手取川中妲己隐藏起来的探子自然也没有看出什么破绽,还以为这是正常的宴会而已,就在糜芳的安排之中,这个关键的宴会操办了起来,而宴会地点正是吕布所在的城主府。

  当天晚上,夜幕降临之后,数十位武将在受到请帖后纷纷来到了吕布府上赴宴,而糜芳则像是个管家一般热情地接待着这些人,坐在主位上喝闷酒的吕布不知道,围绕他展开的一场大宴就要开始了。